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9、跟我的兵道个歉,这事就算了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你们,服不服?”

    清冷的五个字。

    一字一字,随着清凉的夜风,飘落到他们耳底。

    这时,墨上筠身后之人,下意识胜出一股自豪感,默契地站在了墨上筠后面,就连向永明都推开压在身上之人,站起来,身形笔直端正的站在人群里。

    前面的人,陆陆续续自己爬起来、被人扶起来,听到墨上筠的话后,脸色皆是变了变,一时尴尬到不行,谁也没轻易出声。

    1对14。

    就连他们之中最厉害的辛双,顶多以一敌三,而且不可能毫发无伤。

    可是,就算是这样的辛双,在考核中,都是名列前二十的。

    眼下,一个在五十名开外徘徊的女人,竟然以一人之力,保证自己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将他们14个人全部放倒。

    简直天方夜谭。

    这个,就算是成绩名列前三的段子慕,怕是也办不到。

    他们需要一定的缓冲时间,以至于,跟懵了似的看着墨上筠,一个字也回答不出来。

    这时,段子慕慢悠悠地走出来,再次来到两路人马的中间。

    “辛双,你们输了。”

    偏头看向辛双那一堆人,段子慕一字一顿地给出了答案。

    辛双忍着身上各处疼痛,往前走了一步,看了眼段子慕后,又看向墨上筠的方向,拧了下眉头后,颇为不甘愿道:“我服了。”

    碍于颜面,他是不想跟墨上筠认输的。

    可是,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也容不得他说不服。

    如果说,墨上筠只是打倒了他一个人,他还有狡辩的余地,可是,墨上筠实实在在地将所有人都给打败了……

    哪有那么多理由来狡辩?

    有过一瞬间,想说墨上筠“卑鄙”来挽回颜面,可一想,这样无聊地争辩,只会更让他们无地自容。

    那么多人围攻一个女人,全输了,还好意思说人家卑鄙无耻?

    那不是笑话么。

    倒不如直接承认了。

    男子汉大丈夫,连一个“服”字都说不出口,那才是真正的懦夫。

    墨上筠将手电筒往身后一丢,黎凉连忙伸出手接住。

    “既然如此,”墨上筠拍了拍手,漫不经意道,“跟我的兵道个歉,这事就算了了。”

    “为什么?”辛双皱了皱眉。

    跟墨上筠道歉,他还可以理解,可跟她身后那帮人……

    不甘心!

    能力差不远,让他们怎么心甘情愿地低头?!

    墨上筠眼眸一眯,唇角勾笑,“需要我找你们领导反映,你们考核期间,议论别的领导,顺带故意找人挑衅找茬吗?”

    “你凭什么?!”

    辛双身后,有一个人没好气地反问。

    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墨上筠慢条斯理地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领章。

    一杠三星。

    在光线的反射下,晃瞎人眼。

    众人:“……”

    明晃晃的一杠三星,除了段子慕这一个两杠一星外,在场所有人的军衔都要比她低。

    没错,在这里他们都是考核学员,没有谁需要服从谁,可——

    离开后呢?

    她一个年轻的女军官,跟他们部队反应,上面不好好给他们上几堂思想教育课?

    段子慕盯着她的领章看了好几眼。

    随后,没忍住笑了,眼底满是笑意。

    在这种时候,拿军衔说事,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先是实力碾压,然后是军衔碾压……

    厉害。

    可是,相对于辛双那一群人的不爽和憋屈,墨上筠身后的那一群人,却发自肺腑的感动。

    他们心甘情愿地守护墨上筠的名誉,同样,墨上筠也处处给予他们一定的尊重!

    就算他们跟对面那群人动起手来,到时候被发现、被淘汰,他们也不觉得亏!

    “不就一个道歉吗,‘对不起’三个字,张张嘴就说出来了,”燕归笑眯眯地出来打圆场,在辛双等人将他当叛徒看的时候,他却笑容不减,“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墨墨是我的青梅竹马,你们又是找茬在先,于情于理我都该帮着他们不是?”

    众人:“……”

    妈的,好想揍他。

    “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

    段子慕也适时出声,提醒他们的同时,略到威胁地扫了他们一圈。

    燕归也好,段子慕也好,都很明确地表明了立场。

    倘若他们死撑着不道歉,极有可能跟这两人树敌。

    段子慕不用说,谁也不想跟他这种有实力、有军衔的人为敌,更何况,听说他还是军区重点培养的狙击手。

    燕归虽然实力不算突出,可头脑灵活的很,而且在为人处世这块就跟开了外挂似的,在男女兵里都很吃得开,长得又一副人畜无害、童叟无欺的模样,别提多让人降低防备了。

    就连他们,在见到燕归站在墨上筠身后前,还一直傻乎乎的以为燕归是站在他们这边的,而在此之前,他们什么想法都被燕归套了过去。

    想至此,他们就无比憋屈。

    反正不是一个善茬,不到必要时刻,也不想跟他撕破脸皮。

    “来,三个字而已,一二三,对——”

    燕归凑上前去,抬高了声音,帮他们加油助阵。

    “对——不——起——”

    14个人,在极其憋屈的心情下,异口同声地出声,朝对面那群人道了歉。

    墨上筠眉头一动。

    继而偏过身,朝身后的人询问,“怎么样?”

    “听不清啊。”向永明立即帮腔。

    “声音太小了,跟蚊子叫似的。”

    “就是,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

    其他人也非常默契地出声。

    墨上筠耸了耸肩,一抬眼,视线扫向最前方的辛双。

    燕归了然,手一抬,亲热地搂住了辛双的肩膀,“兄弟啊,识时务者为俊杰,这话还是有道理的。咱们能就大声点,道个歉,这事儿就翻篇了哈,我跟你们保证,我墨墨绝对是说到做到之人。”

    毕竟有仇也当场报了,事后扯平,没有再计较、报复的必要。

    辛双烦躁地看了嘀咕个没停的燕归一眼。

    偏偏,燕归还挺不识趣,说的正起兴。

    辛双将他的手给推开,然后朝身后的兄弟看了一眼,示意他们这次用心点,然后偏向头,再一次看向对面。

    “对——不——起——”

    众人气沉丹田,猛地抬高声音喊道。

    站在一侧的燕归,捂住耳朵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时失聪。

    他欲哭无泪的往前走了两步。

    这帮家伙,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散了。”

    墨上筠耸了耸肩。

    这话明明是跟黎凉等人说的,可对面的人却下意识松了口气,转身就散开。

    一想,才意识到不对劲,又默默地站了回去。

    墨上筠斜眼看了看段子慕,正好跟段子慕的视线对上,她挑了下眉,算是跟段子慕打了声招呼,然后摆手,领着黎凉等人离开。

    黎凉他们也老实地跟在他们身后。

    见此,燕归也识趣的跑过来,来到墨上筠身边。

    径直往前走,路过了对面一行人。

    “墨上筠!”

    辛双偏头看向她,抬高声音喊她。

    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步伐一顿,神色慵懒地偏过头。

    “你明明可以超越秦雪,为什么不?”辛双又好奇又憋屈地提出质疑。

    只要墨上筠在考核中拿出真正实力,他们也不会如此议论墨上筠,更不会有接下来这一连串的事!

    想到他们营14名精英都拜倒在墨上筠收下,他的胸腔就憋着怒火,连深深呼吸,都会牵扯着疼痛。

    太特么难受了!

    “超越你们,没什么意思。”墨上筠说到这儿,注意到所有人的视线都注意到她身上,不由得勾了勾唇,“事先提醒一句,今晚的事,我希望什么都没发生过。倘若谁走漏了风声……”

    顿了顿,墨上筠倏地眯起眼,语调冷不丁阴冷低沉几分,“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一字一字,饱含着威胁。

    光是这夹杂着杀气、危险的声音,就让在场之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黎凉等人识趣地紧闭上嘴,而辛双一行人,心有怯意,强撑着没在脸上表露出来。

    妈的。

    一句话,就让他们蠢蠢欲动的内心,瞬间归于平静。

    若说刚刚,还迫不及待地想同人透露一下女兵中有墨上筠这一号人,可眼下——

    找死才将这事儿说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