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7、少废话,来不来?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赶着回去,一起上吧。”

    声音从树上传来。

    离的很近的一棵树,枝叶繁茂,树干粗大,借助漆黑的夜色,是个很好的隐蔽场所。

    话音一落。

    几道手电筒的光线打了过去。

    随后,见到一处树枝微微动了下,有树叶轻轻飘落,紧随着,一抹身影从树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地。

    光线很刺眼,也很亮,那一片区域,入眼都尤为清晰。

    从树上一跃而下的,是墨上筠。

    迷彩作训服,帽檐微微压着,遮掩着额头与弯眉,只见玲珑精致的五官,在光线中愈发的漂亮,一双狭长黑亮的眼睛,折射着耀眼的光线,眸底深处有光芒闪烁,一时让人移不开眼。

    她只手放到裤兜里,身姿颀长、腰杆笔直,在诸多讶然、惊愕的目光下,慢悠悠地往前走,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了过来。

    与此同时——

    隐蔽在地面的燕归,冷不丁的掀开树枝树叶杂草等障碍物,直接钻了出来。

    这一动静,又吸引了不少注意力,光线一扫过去,就看到燕归那张灿烂的小脸,以及笑出来的小米贝齿。

    又是这缠人的家伙。

    众人默契地将注意力转移回来。

    “墨副连!”

    “墨副连!”

    “墨副连,你怎么也来了?”

    ……

    侦察一连的人陆续反应过来,立即露出讨好的笑脸,朝墨上筠迎了过去。

    墨上筠没理会他们,慢条斯理地往前走,视线从黎凉和向永明身上扫过,紧接着掠过站在中间的段子慕,看向对面的辛双一行人。

    一个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往那儿围了小半圈,仗着人数优势,气势倒是足得很。

    脸都很熟,墨上筠甚至能记得他们的大概成绩。

    论综合实力,不算黎凉和向永明,这些人,连一连的六人都比不过。

    走至黎凉右侧,正面对着辛双,墨上筠停了下来,慢慢地动了动手腕。

    “黎凉。”

    墨上筠一字一顿出声。

    “到!”

    黎凉立即应声,一如在侦察营时的读者端正严肃。

    理了理袖口,墨上筠抬眼看着对面,懒洋洋地吩咐:“带着人,一边待着去。”

    对面一行人一愣。

    黎凉也是一愣,倒是不担心墨上筠,反倒怀着刻意的心情,表情正经地问:“几个小喽啰,不至于让您出手吧?”

    “靠!小喽啰骂谁呢?”

    “呵!还没动手呢,就好大的口气!”

    “一个女连长,还真想单挑我们所有人不成?”

    ……

    对面立即骚动起来。

    一枚哨子落入手中,墨上筠将其递到唇边,狠狠吹了一声。

    “哔——”

    刺耳的声响,让对面的议论立即停止下来。

    黎凉、向永明,以及一连众人,识趣的不出声。

    黎凉和向永明已经养成看到哨子就立即闭嘴的习惯,而一连的人对墨上筠那枚哨子早有耳闻,是她在二连镇压噪音的无二法宝。

    眼下,哨子俨然不是她在侦察营的那枚,但,管她从哪儿弄来的,有用就行。

    “喂,你干嘛呢?!”

    “知道打不过,就玩虚的是吧?!”

    “我看啊,她就是存心想把教官们引过来!”

    ……

    墨上筠手指把玩着哨子,在他们的注视下,再次将哨子递到唇边。

    但,还没来得及吹响,对面的噪音,就渐渐地安静下来。

    平心而论,谁也不希望制造太大的动静,以免引来其他学员或者教官,不然他们不仅失去了一争高下、夺得颜面的机会,甚至还会被教官们责罚。

    聚众斗殴,极有可能被全部赶出这次考核。

    自然,不能让墨上筠再制造大动静。

    见到他们识趣,墨上筠手指一勾,将哨子从唇边移开。

    段子慕颇有深意地打量了下墨上筠,继而在她的注视下,慢慢地退后了几步,将场地全然让给了她。

    这时,燕归也跑了过来,在他的暗示下,黎凉等人全部在墨上筠身后站好,左右站成了两路人马,就跟护法似的。

    “你们14张嘴,我说不过你们,”手里把玩着那枚哨子,墨上筠不紧不慢道,“来个代表说话。”

    对面,14人皆是愣了愣,下意识想张口说话,可联想到墨上筠手中那枚哨子,又识趣的闭上了嘴。

    顿了顿,辛双上前,冷冷盯着她,“我来。”

    墨上筠微微眯起眼,神情闲散,字字顿顿地问,“是先动手呢,还是先把话说清楚?”

    “你想说什么?”

    辛双紧紧蹙眉,多少带有点防备。

    隐藏在树上,无人发觉,这一点就不简单。

    听说她是二连的连长,可据他所知,二连就两个男兵,其余六个都是别的连队的,若说两个连队被她的美色征服,那显然不可能,他们都没肤浅到这种地步。

    而,看他们的神态和下意识的动作,都是不自觉的对墨上筠表示尊敬。

    完全没有刻意将她捧高的意思。

    这是一种潜移默化下的行为。

    若非真的对墨上筠心悦诚服,他们是不可能有这种反应的。

    或许,这个时不时被他们当做话题人物、吐槽中心的女连长,确实有那么点儿本事。

    “你们若是被打伤了、打残了,怎么跟教官解释?”

    将绑着哨子的绳子在左手手掌处缠绕几圈,墨上筠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们事先说好,这件事绝不会被透露出去。打伤了也好,打残了也好,都由我们负责。”辛双面色严肃地回答,说完,又不爽地看了他们一眼,补充道,“当然,如果是你们被打伤了、打残了,也希望你们能守得住秘密!”

    “放心,后面的假设,没有可能。”墨上筠抬起眼眸,极其平静地回答。

    她说这话时,语调也好,神色也好,都不曾有半点张扬,而是满满的自信,一种无须刻意展现、全然自然流露的自信。

    可给人的感觉却是——

    嚣张!

    狂妄!

    自大!

    一瞬间,让人怒火中烧,有憋屈的火焰聚集在胸腔,一时发泄不出来。

    段子慕唇角笑意加深。

    有趣。

    真打算一挑十四,而且,对自己的“赢”极有信心。

    换句话说,她完全相信自己不会输。

    虽说是靠成绩单将人折服,在导师推举下直接成为四月集训教官之一的人,可……确实有些张狂了。

    连他,对付两位数以上的人,都有点儿棘手。

    尤其是这群人都是老兵,本身就有一定的身手。

    他,顶多应付八个。

    而墨上筠需要面对的,是他所能应付地近两倍。

    “这种话,等你们赢了再说!”辛双阴下脸,摆明了很不高兴。

    “用不着他们出手,”墨上筠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一个人就行。”

    “你一个人?”辛双深沉的眸色里多出几分惊讶。

    与此同时,其他的人也炸开了锅——

    “口气这么大,你是靠吹牛皮当的副连长吗?!”

    “一个人,单挑我们十四个人,还特么是一女的,都能称之为年度笑话了吧?!”

    “小美女,一挑一算了,要不你从我们中随便选一个,你赢了,就算你们都赢,行不行啊?”

    ……

    “哔——”

    冷不丁一声哨响,将他们嘈杂的声音再度压下来。

    跟他们的沸腾喧哗相比,墨上筠身后的八个人,包括燕归,都表现的尤为镇定。

    啧。

    有了以往的经验,他们绝对相信,墨上筠敢说出这种话,就证明她有绝对的把握。

    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她,唯一的结果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打脸。

    他们才不做这种无聊的事儿呢。

    唔,无论做什么事,只要坚信墨上筠就好了。

    至于碾压对方一事——

    他们只需要看着。

    没准,以后还能回去好好跟连里说一说呢,跟说戏似的,应该还挺有趣的。

    “少废话,来不来?”

    懒得跟他们说多,墨上筠将哨子一收,朝他们丢了个烦躁的眼神。

    男兵也这么啰嗦!

    辛双沉着脸,“我们可不会以多欺少,你一个小姑娘——”

    “呵。”

    墨上筠冷笑一声。

    辛双的话被打断,稍有不爽。

    这时,墨上筠的手一伸,朝他勾了勾手指,以极其挑衅地姿态,“行,你先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