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4、墨墨,女兵第一跟你不能比【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也是冷眼旁观,没有插手的意思。

    冉菲菲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杜娟,又看了看倪婼,最后咬了咬唇,直接跑出了帐篷。

    跑过墨上筠时,忽的一顿,谨慎地看了她一眼。

    神色意味不明。

    墨上筠没有在意。

    “喂,怎么样?”

    梁之琼从床上坐起来,朝墨上筠扬眉问道。

    “什么?”

    墨上筠斜眼看她,似是不明所以。

    将被子一掀,梁之琼坐在床边,一只脚将鞋子勾了起来,继而准备穿鞋。

    同时,问墨上筠:“查清楚了吗?”

    “嗯。”墨上筠不动声色。

    早已了然于心的梁之琼,微微低着头,手指慢条斯理地系着鞋带,“谁干的?”

    “喏。”

    墨上筠一挑眉,看向杜娟的方向。

    冷不丁的,杜娟整理背包的动作一僵,脸色又白了几分。

    梁之琼没吭声,穿好两只鞋后,低头看了眼腕表。

    还差15分钟。

    时间还来得及。

    站起身,梁之琼拍了拍手,继而大步流星地朝杜娟走了过去。

    原本失魂落魄的倪婼,一见情况不对,立即站起身。

    往前几步,挡在了梁之琼面前。

    “你想做什么?”倪婼警惕地盯着梁之琼,满脸的防备和紧张。

    “不用你假好心。”

    杜娟放下背包,转过身来,斜斜地看着她,冷冷地剜了她一眼。

    倪婼脸色登时苍白。

    梁之琼打量了两人一眼,觉得有趣。

    “杜娟,我……”

    转过身来,倪婼欲要解释,可一偏头,就见到杜娟那冷冰冰的眼神,顿时没话。

    审讯她的是澎于秋,最初说杜娟承认罪行了,她开始还不相信,装作不知情,后来坚持不下去了,才如实将情况说出来。

    她觉得,既然杜娟都说了,她再撇开一下自己的关系,牺牲杜娟保护自己,应该没什么不对。

    可是,自从回到帐篷见到杜娟后,倪婼就发现杜娟对她充满敌意,本想好好跟杜娟赔礼道歉,可杜娟也一直没有给她机会。

    这种敌意来的太莫名。

    怪她明哲保身,没有一起下水?

    明明是杜娟自己先承认的啊……

    倪婼也有点不高兴。

    “看起来,起内讧了啊。”

    拍了拍手,梁之琼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两人。

    倪婼皱了下眉。

    倒是杜娟,盯着倪婼,心里却极其恶心。

    事先说好绝对不出卖对方,可这件事一追究下来,倪婼就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给供出来了,什么罪行都交代的清清楚楚,还把自己的关系全部撇清。

    怎么有这么恶心的人?

    现在倒是假惺惺的过来装好人了。

    够白莲花的。

    杜娟心情低落,冷着眉眼,一把将挡前面倪婼推开,推得人一个踉跄后才稳住。

    抬头,杜娟直视着梁之琼的视线,“被子是我弄乱的,你想怎么样?”

    梁之琼玩味地挑眉。

    看样子,是要破罐破摔了啊。

    她活动了下手腕,脸上笑的有些张扬,一抬手,紧紧抓住了杜娟的肩膀,“不怎样,去谈谈心。”

    杜娟被她桎梏住肩膀,肩膀处的疼痛顿时蔓延开来,疼的自己直皱眉。

    未来得及反抗,甚至没有开口,人就被梁之琼强行给带出了帐篷。

    倪婼站在原地,有些担忧地看着杜娟和梁之琼离开,但,很快注意到在旁观看的墨上筠后,强行把那抹担忧给收了回来。

    不管怎样,也不能让墨上筠看了笑话!

    “墨上筠。”

    不知何时,已经穿戴整齐的林,忽然喊了墨上筠一声。

    墨上筠抬眼看她。

    “刚刚有人来找你。”

    林说了一句,弯腰开始整理被褥。

    轻轻蹙眉,墨上筠问:“什么人?”

    林想了想后,才道:“那个很聒噪的,说有事跟你说。”

    那个很聒噪的,她有在墨上筠身边见过,仅仅是知道有这样一个人。

    她是有一次跟黎凉、向永明遇见,才记得燕归的。

    名字一时忘了,就是见那人跟黎凉、向永明一起吃过饭,尤其是跟向永明一起,她一顿饭吃完,他们俩就吃了两口,全程都在聊天。

    后来,有一次遇见黎凉,聊了几句,顺带聊到了燕归,才得知道燕归是墨上筠的青梅竹马,说是铁哥们儿,最开始那两天一直缠着墨上筠。

    但黎凉说他的话不可全信,信了两三分即可。

    “知道了。”

    墨上筠耸了耸肩。

    聒噪的,除了燕归,她想不到别的人。

    不过,有什么事,下午考核遇见便知道了。

    *

    下午二点。

    蒙蒙细雨,凉风拂面。

    集合地,两百多人,准时排列站好,如一排排青松,大雨中屹立不倒。

    杜娟不在,梁之琼及时赶到,看起来心情不错。

    墨上筠被燕归强行拉到了女兵最后一排。

    燕归身高一米八,却死乞白赖地站在第一排,而且站在墨上筠身后,任由无数白眼丢过来,他也岿然不动。

    脸皮厚的出奇。

    但,燕归聒噪的说了几句话,还没来得及说重点,就见澎于秋拎着喇叭上前,开始说下午的考核。

    适时地打断了燕归的话。

    燕归悻悻然闭嘴,有点儿小不爽。

    澎于秋没有关注她,自然不知道他的情绪,自顾自地说下午考核。

    下午是五公里武装泅渡,不分组,一起行动,就由牧程、季若楠、澎于秋领队,阎天邢不在。

    在此之前,全员跑到河边,路程两公里。

    “跑吧。”

    一说完,澎于秋就懒洋洋地说出两个字。

    话语不似命令,可话音一落,大部分人立即朝大河跑去。

    墨上筠混在人群中间,不紧不慢地往前跑。

    “嘶嘶~”

    燕归紧随在她身后,跟蛇似的出声,吸引着墨上筠的注意。

    “说话。”墨上筠摸了摸耳朵,兴致缺缺地说道。

    “墨墨,”燕归嬉皮笑脸的,“听说你被人污蔑了?”

    这话,是单纯的问话,可语调……

    倍儿幸灾乐祸。

    墨上筠一顿,视线微凉,悠悠然扫了他一眼,“怎么,你好像挺开心?”

    “不不不,我很担心。”

    燕归立即将脸上的笑容收回来,以尤为严肃正经的表情朝墨上筠保证道。

    墨上筠懒得搭理他。

    就她对燕归的了解,事情解决的这么快,燕归应该是很失望的。

    毕竟,唯恐天下不乱。

    “墨墨。”

    燕归又跑近几分。

    墨上筠没有应声,等着燕归的后续。

    很快,就听到燕归神秘兮兮地声音,“你知道那个秦雪吗?”

    秦雪。

    墨上筠微微凝眸,回忆了一下。

    是有点儿耳熟。

    片刻后,她偏头,看向燕归,“女兵第一?”

    燕归讶然地挑眉,“厉害,我就说嘛,虽然你看着事不关己的,但什么消息都关注一点儿。”

    废话。

    女兵前五,焦点存在,谁不知道?

    更何况——

    前五名,有三个都在7号帐篷。

    郁一潼常居第二,林稳定第三,梁之琼时而在第四、五名徘徊,时而远离十名,成绩毫不稳定。

    “……说事。”墨上筠声音稍冷地提醒他。

    “秦雪跟秦莲是双胞胎姐妹,姐姐保持第一,秦莲也在前五,人长得还漂亮,男兵都在议论来着。”燕归说到这儿,故意停顿了下,继而刻意讨好道,“当然啦,跟墨墨你还是不能比的。”

    墨上筠丢了他一记冷眼。

    “其实吧,她们是怎样的风云人物,应该都跟你没关系,可耐不住你的兵……哦,你们侦察营那八个男兵,都是你的死忠粉。先前不是跟你说了吗,自从第一天听你是他们副连长后,就有人调侃,结果结下了仇。这几天有事没事就摩擦起火,斗上几句嘴。”

    燕归一路滔滔的说着。

    这才说了一个大前提。

    墨上筠听的有些无聊。

    但很快,燕归也意识到前提有些长,就直入主题,“就今天中午吧,那一拨人正在议论秦雪,说她成绩好什么的,结果你们一连那几个路过,就被他们叫住,故意将你跟秦雪比较了几句,这话吧……说的是有点儿不好听。然后,你的忠实粉肯定不高兴了,就说你多厉害……”

    墨上筠有点明白了。

    “然后呢?”

    “没然后了,季教官路过,把他们的战火扼杀在摇篮,”燕归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但很快,眼底就又燃起了点兴致来,“不过,听说他们晚上会继续。”

    ------题外话------

    摊手,昨晚熬夜到四点,总算把论文写完,今天顺利答辩,不过接下来要开始无数次的修改论文……唔,尽量多更吧。

    另外,二更求票,┗|`o′|┛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