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3、墨上筠,你算不算给自己挖了个坑?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极其随意的一声“刑哥”,着实让澎于秋和林惊了惊。

    林惊讶的是,原来墨上筠跟阎天邢关系这么好。

    而澎于秋惊讶的是,墨上筠和阎天邢竟然这么亲密?!

    气氛陷入静默中。

    墨上筠却仿若未觉,跟牧程点了下头,就转身去了会议帐篷。

    这一次,林没有跟着。

    澎于秋沉默地目送她离开。

    半响,他才出声:“那我们还要去找队长吗?”

    “别了,先做总结,过会儿再去。”牧程好心提醒。

    *

    会议帐篷。

    雨下的有些大,墨上筠走近后,便在门口停了下来。

    “报告!”

    身姿笔挺地站着,墨上筠看着门帘,喊了一声。

    很快,里面传来阎天邢沉稳的声音,“进来。”

    墨上筠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进门便是会议桌,墨上筠第一眼,视线就从上扫过,却未见到人影,只见阎天邢常用的位置上,摆放着一叠的资料。

    偏了下头,墨上筠扫了一圈,赫然发现站在饮水机旁的阎天邢。

    他正在接水。

    第一杯刚满,却不急着往回走,而是拿出另一个杯子,继续接。

    墨上筠多看了两眼。

    一抹侧影,身形挺拔、颀长,帐篷内亮着灯,一身迷彩作训服,铁血硬朗的气息迎面扑来,而他身上笼着淡淡光晕,棱角分明的侧脸轮廓稍显朦胧,又将那尤为明显的气场淡化不少。

    这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任何动作、行为、神态,都引人注目。

    墨上筠走了过去,在阎天邢左边的位置,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随后,阎天邢端着两杯水,走了过来。

    将其中一杯水放到墨上筠面前后,坐下,动作自然而然,没有丝毫违和感。

    “结果出来了?”

    刚一坐下,阎天邢便抬起眼睑,朝墨上筠问道。

    同时,顺势打量了墨上筠几眼。

    明显淋了雨,肩膀的衣服和作训帽湿了大半,从帽子下露出来的头发都被打湿,有水珠顺着发梢一点点的滴落。

    帽檐下,五官精致,有雨水从皮肤上滑过,未干,留下湿的痕迹,狭长的凤眼微微抬起,有水珠滴落在她细长的睫毛处,轻轻颤动,好似随时都能掉落到清澈黑亮的眼睛里。

    阎天邢不动声色地收回打量视线。

    “嗯。”

    墨上筠应声。

    然后将牧程说的结果,跟阎天邢汇报了一遍。

    为等阎天邢说话,她又将惩罚的建议,如实跟阎天邢说了。

    杜娟除名,立即离开考核。

    倪婼记过,继续留下考核,待到淘汰时再给通知。

    阎天邢没有第一时间回应,看了眼豪迈地将杯中水一饮而尽的墨上筠,他抬手,将右手边的保温杯拿了过来,继而放到墨上筠跟前。

    墨上筠看了看他,会意,却没有立即去动保温杯。

    “你对这事,似乎很在意。”

    往后一倒,阎天邢靠在椅背上,别有深意地出声。

    “嗯。”墨上筠眸色微沉,没有否认。

    “有理由吗?”阎天邢漫不经意地问。

    墨上筠扬眉,“见识浅薄,还没见过这种兵。”

    顿了下,阎天邢却忽的笑了,只是唇角轻勾,眼底浅笑,却将冷峻疏离的气息一扫而光,有点暖。

    “笑什么?”墨上筠眯起眼。

    “失望吗?”

    眉目笑意收敛,阎天邢嗓音慵懒低沉。

    “有点儿。”墨上筠沉声道。

    有点儿,还行,情绪不算大。

    她只是单纯的看不惯。

    在非军队的地方,发生这种事,她能理解。

    中学时离家近,没有住过女生宿舍,却总有人喜欢找她说些小八卦,同宿舍的年轻女生尚且能因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勾心斗角,眼下7号帐篷这种状况就更不用说了。

    只是,这里是部队,她们是军人。

    既然是军人,就要对自己有所约束,这里并非是让她们胡作非为的地方。

    当一个军人能耍手段坑害自己战友的时候,这人就已经失去了能被称之为军人的资格。

    有些人,可以为了身上的军装,而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有些人,却不管不顾这身军装,而做一些诋毁军人的事。

    这种现象,无可避免。

    但,一旦发生,便不可原谅。

    这种事发生在别处,她可能只是随便听听,可发生在她眼皮子下,她就不得不按照她的方式处理。

    “二连那件事呢?”阎天邢慢条斯理的问。

    微顿,墨上筠道:“也有。”

    “对部队呢?”阎天邢继续问。

    “不至于。”

    墨上筠声音清冷,极其果断。

    阎天邢微微点头,“你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打电话。”墨上筠如实回答。

    阎天邢低笑。

    还真是实诚。

    不过,也难为她特地来跑一趟。

    “可以。”

    没有犹豫,阎天邢点头。

    很快,拿出手机,交给了墨上筠。

    这里虽然处于荒郊野岭的,但手机的信号还真不错,墨上筠连续打了好几通电话,竟是一点儿都没受到阻碍。

    她总共打了三通电话,一通是给侦查二连的连长办公室打的,让朗衍帮忙找一下她的手机,调出了两个电话号码出来。

    尔后,就这两个电话号码,一一拨过去。

    这两个,都是倪婼和杜娟的领导,并非直系的,军衔有点高,中间跳了好几级。

    墨上筠很年轻,电话那边的两个人,起码三四十岁以上。

    按理来说,墨上筠不会跟他们认识的。

    可阎天邢却发现,墨上筠跟他们很熟,熟到她一说事,对方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意识到墨上筠并非为那两人求情后,立即表了态,严肃客观地处理犯事的兵。

    阎天邢看着墨上筠打完电话。

    显然,墨上筠得到了想要的结果,挂了电话后,神色少了几分沉重,多了些许轻松。

    手一抬,手机便朝阎天邢抛了过去。

    “谢了。”

    墨上筠微微眯起眼,有笑意在眼底流转。

    阎天邢伸手,捞过手机。

    走过来,墨上筠低头,扫了眼桌上的保温杯,抬手将其拿过来,顺势把杯盖打开。

    一打开,里面便有袅袅升起的水雾,有茶叶在杯中漂浮,若隐若现。

    墨上筠将水杯递到唇边,喝了两口。

    茶是温热的,入口的一瞬,便驱逐了身上的寒气,暖了许多。

    喝完,拧紧杯盖,将其放了回去。

    阎天邢默然地看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眼底萦绕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还有几个问题。”墨上筠拍了拍手。

    “说。”

    “杜娟什么时候走?”

    “下午。”

    “第一轮淘汰多少人?”

    抬眼看她,阎天邢倒是毫不隐瞒,“一半左右。”

    墨上筠颇为扫兴,“倪婼得留着?”

    据她所知,倪婼的成绩,算是中等偏上。

    倒是杜娟和冉菲菲,应当是第一轮便会被淘汰的。

    “嗯,还准备在下一个阶段,把她跟你一组。”

    墨上筠:“……”

    “墨上筠同志,”阎天邢眉眼笑意渐浓,声音低沉有力,“这算不算,给自己挖了个坑?”

    “……还好。”

    *

    鉴于阎天邢很是败兴,墨上筠早早地离开了。

    离下午的考核,还有二十来分钟,墨上筠回了一趟7号帐篷。

    季若楠不在,倪婼和杜娟都回来了。

    她进去时,杜娟脸色惨白,面容憔悴,失魂落魄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冉菲菲跟在她身边。

    “杜娟,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你为什么要走?”

    “杜娟,难不成真的是你——”

    “走开!”

    杜娟暴躁出声,手用力一推,直接将冉菲菲给推开。

    冉菲菲往后一个踉跄,本欲稳住的,可最终还是一个不防,摔倒在地。

    她一抬眼,看着近乎陌生的杜娟,眼眶不由得湿润了。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坐在自己床边的倪婼,听到动静,有气无力地看了那边一眼,很快就垂下了眼帘,不愿再看。

    墨上筠再看了眼另一边。

    倒是一副截然相反的景象。

    林、郁一潼、梁之琼,都在各自的床铺睡觉。

    一个个的,明明都没有睡着,尤其是梁之琼,眼睛半眯起在看戏,可偏偏,都装作睡死过去一般,一动不动的,全然有冷眼旁观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