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2、最怕空气忽然安静【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正如墨上筠所料,吃了饭,外面开始下起雨来。

    淅淅沥沥的雨水,并不大,但很快便打湿了大地,空气也似是沾了湿气,稍有沉重。

    食堂的人渐渐离开,而墨上筠则是以“躲雨”为借口,吃完饭后,就坐在食堂左门附近看雨。

    林出去转了一圈,最后又回了食堂找她。

    “梁之琼说,杜娟和倪婼被牧教官和澎教官带走了,说是要分开审讯。”林第一时间汇报信息。

    “嗯。”

    墨上筠背对着餐桌坐着,手肘搭在桌面,偏头看着大门外的景色,应得很是随意。

    细雨绵绵,雨声滴答,声音很轻,如密密麻麻的针一般掉落。

    外面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地,雨水打在其上,绿草轻轻晃动,有水珠溅开,在空中形成细小的水花,继而落到地上,潜进泥里。往远一些,是连绵的山脉,有朦胧的雨雾遮挡视野,山脉轮廓在阴沉昏暗的天空下,若隐若现。

    “林。”

    墨上筠喊她。

    林微微凝眸,下意识出声,“什么?”

    “你觉得,”墨上筠视线从门外收了回来,继而抬眼看向站在一侧的林,“这事算严重吗?”

    闻声,林微微一愣,才意识到她在说什么,想了下才道:“算。”

    不是她偏帮墨上筠。

    而是这件事的兴致,实在是太恶劣了。

    光明正大的竞争,符合规矩,就算公然放狠话,也不会有人计较。但是,私下里做卑鄙无耻的勾当,已经严重违反部队纪律,这种人出现在部队里,简直就是祸害。

    林很生气。

    比见到那些不思进取、没有觉悟的兵,更好生气。

    不过,这种怨气不好同墨上筠说,而她现在只是以学员的机会,更没有权力去管,只希望这件事公正解决,不要影响到墨上筠。

    “那么,”墨上筠轻轻扬眉,一字一顿地问,“除名如何?”

    除名……

    林愣了愣。

    除名可以说是除了开除军籍意外,最严厉的处分了。

    这个惩罚确实有些重。

    而且,想要给人扣上这个处分,不是轻易能办到的。

    “开除军籍都可以,”林拧起眉头,“不过,我记得除名就四条,一是隐瞒入伍前的犯罪行为,入伍后被地方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二是无正当理由,坚持要求提出退出现役,切经常拒不履行职责,经批评教育仍不改正的;三是擅离部队累计30日以上,或者无故逾假不归累计30日以上的;四是……”

    “背的倒是挺利落的。”墨上筠摸了摸鼻子,直接打断她。

    林顿了顿,以极其严肃的口吻道:“你让背的,背不出来还罚抄。”

    墨上筠:“……”

    耸了耸肩,墨上筠转移话题,“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陷害战友、长官,属于严重违纪,往严重里说,除名惩罚还是能落实的。

    “除名的事,你能直接管吗?”林问。

    “不能。”

    “……”林莫名其妙,“那你怎么让她们除名?”

    “没有‘们’。”墨上筠斜眼看她。

    “罚动手的那一个?”林恍然。

    “嗯。”

    “那另一个呢?”

    “记过。”墨上筠直言道。

    “那也行,”林点了点头,“问题是,这件事,你管不了,阎教官也管不了,你们只能提出处罚的建议。”

    倪婼也好,杜娟也好,都是临时来这里参加考核的,她们都有自己的部队。

    墨上筠淡淡道:“我知道。”

    倪婼和杜娟的原部队,她事先就打听清楚了。

    对这两人来说,很不巧。

    那俩部队,她都有熟人,有一个还是墨沧曾经的部下。

    有人羡慕她的人脉,也不是没有道理。

    当然,她不会动用人情关系,让原部队对倪婼和杜娟做不合理的处理,但也绝不会让人对其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有些事,可大可小。

    而,对于一个连素质都没达标的兵,也用不着手下留情。

    墨上筠站起身。

    “你去哪儿?”

    还陷入沉思的林,一直等墨上筠走出两步,才回过神来喊她。

    墨上筠低头看了看表,直截了当道:“快出结果了,去看看。”

    林一愣,同样看了看表。

    离一点,还差十分钟。

    审讯的话,应该就半个来小时。

    这么快?

    她还在纳闷,墨上筠却已经走出了食堂帐篷。

    想了下,林也没有久留,加快步伐跟上墨上筠的速度。

    外面下着雨,她们都没伞,细细的雨水打落下来,沾湿了帽檐、发间、眉眼、脸颊、脖颈、肩膀……,这个季节,不算冷,雨水凉飕飕的,打在身上剥夺着温暖,却也在接受范围之内。

    林跟在后面,看着墨上筠的背影。

    身形颀长、腰杆笔挺,高挑偏瘦,衬得肩膀有些单薄,可那浑身的淡然和随意,总不会让人生出怜惜和保护,反倒是让人以平等或是仰视的角度去看她。

    她走路时,不慌不忙,每一步踩得都很稳,稳得像她平时做事一般。

    那一瞬,林忽然就信了她的话。

    ——好的结果,还是坏的结果?

    ——好的。

    ——你很有信心?

    ——我什么时候没有信心?

    也是,墨上筠做事,什么时候没有把握了?

    所以,墨上筠说快出结果了,那就是真的快出结果了。

    至于记过与除名——

    墨上筠能说,大抵就有了想法。

    *

    距离1点,还差7分钟。

    澎于秋和牧程分别从两个帐篷出来。

    时间巧的很,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来的,一抬眼,就见到对面的“战友”。

    两人互看一眼,皆是一脸的沮丧。

    然后,在毛毛细雨中,直接朝对方走了过去。

    一碰面,两人就沉着一张脸,默契地叹了一口气,继而抬起手,搭住了对方的肩膀。

    “问清楚了吗?”牧程问。

    “太清楚了。”澎于秋感慨,随后又问,“你呢?”

    牧程摇头,“我也是,太清楚了。”

    “我就威胁了一下,说倪婼把她供出来了,她撑了两分钟……就两分钟!全说了。”

    “这么说来,我这边还算好的,撑了五分钟。”

    “这两人之间一点信任都没有。”

    “对,不成气候。要我们俩被策反,怎么着都能坚持一两天吧?”

    “扯!”澎于秋白了牧程一眼,“我们俩能被策反吗?”

    “……”

    牧程悠悠然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可是他们俩第一次合作。

    在出任务的时候,都没碰到一起过。

    被策反……那还真说不准。

    很显然,注意到空气中的沉默,澎于秋也想到这一点,于是有那么点儿心虚。

    片刻后,他拍了下牧程的肩膀,真诚地看着牧程,“兄弟,相信我。”

    牧程回他一个尤为和善的微笑,“在只准救一个的前提下,我跟萧初云之间,你选谁?”

    “……初云。”

    澎于秋忠于良心。

    话音一落,两人都不声不响地把搭在双方肩膀上的手给拿了下来,中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心情很是抑郁、忧伤。

    这一心呐,就是容不得两个。

    过了会儿,牧程不死心,又朝澎于秋靠近,“那我跟梁之琼呢?”

    “……女士优先。”说完,澎于秋同情地看了牧程一眼。

    “……”

    牧程识趣的收回视线。

    气氛,似乎越来越尴尬、压抑了。

    又过了会儿。

    “你怎么不问问你跟阎爷?”澎于秋主动问道。

    牧程阴恻恻地瞧他,“这还用选?”

    澎于秋:“……”

    仔细一想,牧程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放到他们部队,所有人都得抢着选阎爷。

    毕竟——

    一来,阎爷是部队的主心骨,缺了谁都可以,唯独不能缺了他;二来……唔,救回来之后,还可以大肆宣扬一番啊。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得气氛越来越尴尬、空气越来越冷。

    但,忽然出现在视野内的两人,却适时地中止了他们之间这种极不协调的气氛。

    墨上筠和林,一前一后地走来。

    两人停下脚步。

    很快,两人走近。

    “有结果了?”墨上筠看了他们俩一眼,直接问道。

    “有了。”牧程第一个点头,解释道,“两个都招了,主意是杜娟出的,被子也是她弄的,倪婼全程知情。”

    听完,墨上筠倒是一点不惊讶。

    杜娟容易冲动,情绪极易被感染,而倪婼比较冷静,不像是会出这种馊主意的人。

    只能是杜娟了。

    想至此,墨上筠朝牧程挑眉,“刑哥呢?”

    牧程倒是没觉得不对劲,直接道:“在会议帐篷吧,那是我们临时的工作室,队长一般都在那里。”

    然,刚一回答完,牧程感觉到空气中的沉默,一想,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

    再看澎于秋和林,脸色都有些不对劲。

    刑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