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1、单独审讯,速战速决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会议帐篷。

    墨上筠没打招呼,掀开门帘便走了进去。

    然,一进门,往里面扫了眼,就不由得愣了愣。

    里面有两个人。

    阎天邢坐在会议桌旁,也就是平时坐的位置,手里拿了一份文件,季若楠就站在阎天邢身边,微微俯下身,几乎要靠近阎天邢的耳畔,笑着跟阎天邢说着什么。

    声音压得有些低,墨上筠并未听清。

    但这两抹身影,一坐一站,靠在一起,画面倒是挺和谐的。

    她进门的动静,也吸引了两人的注意,两人的视线顺其自然地朝这边看来,季若楠也站直了身子。

    “来了?”

    季若楠第一时间朝墨上筠打招呼。

    墨上筠点了下头,然后直接朝这边走过来。

    她一走近,阎天邢就漫不经心地将手中文件合上,继而抬眼盯着墨上筠。

    墨上筠神色一派坦然。

    “什么事?”

    走到阎天邢左手边第一个位置,墨上筠将椅子拖出来,继而自然而然地坐了下来。

    季若楠看了她两眼,然后走至她对面的位置,也顺势坐下。

    “7号帐篷的事,我们想问问你的想法。”季若楠回答。

    墨上筠悠悠然抬眼看她。

    “没想法。”墨上筠耸了耸肩。

    “那,计划和建议呢?”季若楠换了个说法。

    “一个问题,”墨上筠靠着椅背,懒洋洋地道,“我算嫌疑人之一,要不要避嫌?”

    季若楠犹豫了下。

    “不用。”阎天邢淡淡出声。

    “那行,”墨上筠点了点头,继而偏头看他,“离间计,会用吗?”

    阎天邢莞尔,“会。”

    “就这样。”

    墨上筠笑了下,准备起身。

    “还有个事儿。”阎天邢叫住她。

    “你说。”

    阎天邢的手指轻轻在桌面叩响,他不紧不慢地问:“你想要怎样的结果。”

    “我?”墨上筠不由得挑眉。

    季若楠看了看两人,心里也觉得有些奇怪。

    墨上筠不是教官,对最终的处理结果,应该没有发言权。

    阎天邢这做法……

    将心思按捺住,季若楠没有出声。

    “补偿。”阎天邢悠然回答。

    墨上筠挑眉,“留一个,走一个。”

    “行。”

    阎天邢应声。

    “有结果了,跟我说一声。”

    “嗯。”

    见阎天邢应声,墨上筠也不久留,朝两人道了声别,就起身出了会议帐篷。

    原本想跟阎天邢说一下具体方案的,不过,在见到阎天邢之后,墨上筠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她能想到的,阎天邢何尝想不到?

    叫她过去一趟,估计重点在于——补偿。

    她步伐平稳地出了门。

    季若楠看着她的背影,稍有沉思。

    “阎……教官,”季若楠疑惑地偏头,看向阎天邢,“为什么让她做最后决定?”

    阎天邢微微垂下眼帘,将手中的文件继续打开,慢条斯理地重复道:“补偿。”

    “行吧,”意识到问不出什么,季若楠无奈道,“离间计,是想离间倪婼和杜娟吗,还是说加上一个冉菲菲。我觉得冉菲菲并不知道这件事。还有,我们要用怎样的方式离间倪婼和杜娟?”

    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阎天邢扫了眼腕表,才道:“半个小时后,让澎于秋和牧程过来一趟。”

    “……好。”

    季若楠无奈点头。

    看得出,阎天邢并没有跟她说计划的意思。

    “继续。”

    敲了下文件,阎天邢把话题拉回来。

    季若楠看了眼打开的文件,点了下头,接着先前的话题继续。

    文件上是这一批人的基本资料,男兵由牧程和澎于秋负责,女兵由季若楠负责,本来应该在第一阶段结束后做总结,可后天季若楠就要提前走了,所以也提前跟阎天邢进行总结汇报。

    她将每个女兵的基本成绩做了个总结,然后跟阎天邢讲个别比较突出的。

    在墨上筠进来之前,季若楠正在说墨上筠,谈到墨上筠以前在学校的事,所以看到墨上筠后,才及时停住了。

    “我以前跟你说过她,将近一年的时间,她在各种项目上都胜我一筹。”说到这儿,季若楠不由得苦笑,“我当时还以为她是故意针对我,结果前段时间跟她见过一面,她竟然不知道我是谁,我的身份还是她猜的。”

    阎天邢没说话。

    墨上筠记忆力不错,但对不上心的人和事,基本不会理睬,更不用说记住。

    “算了,说下一个吧,”季若楠继续道,“秦雪和秦莲,这对双胞胎姐妹,自从来这里后,成绩都保持在前五,姐姐秦雪常居第一,妹妹秦莲一般在第四和第五两个名次徘徊……”

    *

    中午12点,牧程和澎于秋被召回到会议帐篷。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墨上筠不在。

    只有季若楠和阎天邢。

    一开会,阎天邢就对今早7号帐篷的事件做了个总结,三言两语排除对墨上筠的怀疑,目标直指倪婼和杜娟,同时提出了单独审讯和具体方案。

    季若楠、牧程、澎于秋三人默默听着,只觉得心里震撼不已。

    在没有任何把握的情况下,直接对倪婼和杜娟进行“审讯”……就算是清楚是她们俩做的,但他们的手段显然是不合规矩的。

    不过,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杜娟和倪婼的行为和想法,简直不配当军人。

    光是“陷害长官”这一条罪名罚下来,她们的军旅生活怕也是不长远了。

    对阎天邢唯命是从的牧程和澎于秋,没有任何质疑,将详细审讯步骤听得清清楚楚。

    而,知道这个“单独审讯”是墨上筠提出来的季若楠,多少有些惊愕和汗颜。

    没有证据,糊弄那两人,等于是空手套白狼,也亏她想得出来。

    阎天邢交代这一切,只花了十来分钟。

    “下午两点前,我需要结果。”

    话到最后,阎天邢的视线冷飕飕地扫向他们。

    “是。”

    “是。”

    牧程和澎于秋立即应声。

    尔后,以同病相怜的身份,怜悯地互相看了一眼。

    唉。

    真特么难兄难弟啊。

    “散会。”

    阎天邢说完,收了手中文件。

    他第一个出了会议帐篷。

    季若楠同情地看了看牧程和澎于秋,最后说了句“祝你们好运”后,也提前走了。

    “做好打一场恶战的准备吧。”牧程叹息。

    “我觉得我不太合适这么邪恶的角色。”

    说完,澎于秋自己感受了下自己的良心。

    啧,良心竟然不痛。

    “我也觉得我不大适合。”牧程感慨。

    两人顿了顿,视线在空中交汇。

    唉。

    墨上筠多合适啊!

    怎么就要避险呢?

    两人视线移开,再度叹息。

    “走吧,速战速决。”牧程站起身,也不再拖拉。

    澎于秋同样起身,面色忧愁。

    *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一个帐篷的室友。

    一到中午,林和郁一潼,也知道了早上的内务事件。

    郁一潼倒是没有管。

    可林,在帐篷内转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后,特地在食堂里等着墨上筠。

    不出所料,墨上筠等着排队打饭的人少了,就拎着饭盒来到食堂。

    林拿着饭盒,一直在旁等着,见墨上筠来了后,便跟在她后面一起打饭。

    墨上筠打好饭,找了个位置坐下,林遂直接跟上去,就在墨上筠对面坐了下来。

    墨上筠就当没看到她,自顾自地吃饭。

    倒是林,看了会儿,忍不住了,直接问:“梁之琼床铺被弄乱的事,教官打算怎么解决?”

    “下午考核前,会有结果。”墨上筠漫不经心地回答。

    “好的结果,还是坏的结果?”林皱了皱眉。

    “好的。”

    墨上筠往嘴里送了一筷子米饭。

    “你很有信心?”林紧紧盯着她。

    轻轻一笑,墨上筠反问,“我什么时候没有信心?”

    “……”林沉默片刻,“如果她们串通口供,一起来污蔑你,你怎么办?”

    墨上筠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对于根本不可能成为事实的话题,她没有兴趣为这个假设给出答案。

    ------题外话------

    好多月票,好感动。

    不过瓶子要赶论文,答辩过后还需要修改,短时间内应该很忙,等有空了就多多更新。

    谢谢亲们对瓶子和《王牌》的支持,爱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