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30、没准就是墨上筠做的!【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距离8点还剩20分钟,墨上筠找到了季若楠。

    十分钟后,墨上筠来到集合地,准备八点的考核,而季若楠则是将冉菲菲、倪婼、杜娟以及梁之琼全部叫到7号帐篷。

    除了倪婼和杜娟外,冉菲菲和梁之琼都是一脸懵逼。

    然,等她们俩注意到梁之琼的被褥后,当下就反应过来。

    梁之琼顿时怒火中烧。

    谁特么动了她的被子?!

    季若楠看了她一眼,抢在她发飙之前道:“好好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梁之琼深吸一口气。

    “季教官,梁之琼的被子叠成这样,应当是问她自己,找我们来做什么?”倪婼面不改色,极其平静地问。

    “放屁!”梁之琼怒火又燃起来,视线狠厉地扫向倪婼,“我的被子叠成什么样,我自己能不知道?”

    说着,心里充斥着火焰,梁之琼抬腿就朝倪婼那边走,手中的拳头也提了起来。

    季若楠眼疾手快地挡在她跟前,制止了她欲要挑起战火的动作。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季若楠警告地看了她一眼。

    梁之琼一偏头,冷冷地盯着她。

    季若楠却恍若没看到,将她往后面一推,然后看向倪婼三人。

    “找你们来,也是问问情况。”季若楠不动声色,“我也是住在这里的人,梁之琼这两天能把被褥叠成什么样,我们大家心里都有数,她已经第三次不合格了,断不能再对内务应付了事。你们三个,应该是最晚出帐篷的,就想问问,你们走之前,被子是不是这样。或者说,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报告,我没注意!”倪婼率先出声。

    “我也没注意。”杜娟也适时开口,眼神却往下看,不敢直视季若楠。

    “我……”冉菲菲迟疑了下,迅速看了倪婼和杜娟一眼,轻轻咬了咬唇后,如实道,“我先一步走,不过我记得,我走的时候,梁之琼的被子叠的很好,绝不是现在这样。”

    闻声,倪婼和杜娟交换了下眼神,隐隐有那么点不高兴。

    同时,也有点庆幸。

    还好先让冉菲菲出了门,不然,冉菲菲这种柔柔弱弱的性子,肯定会露馅。

    季若楠微微点头,然后道:“我刚刚,稍微调查了一下,自你们离开后,就只有墨上筠一个人进了门,排除一个冉菲菲,就只剩下杜娟、倪婼、墨上筠。”

    她的话刚说完,倪婼的语气就重了起来,“季教官,你这是在怀疑我们吗?”

    “没准就是墨上筠呢!”杜娟撇嘴,阴阳怪气地猜测道。

    “你特么扯淡!”梁之琼从季若楠身侧走出来,没好气地叫嚣,“墨上筠为什么动我的被子?”

    杜娟快速扫了季若楠一眼,然后反驳道:“你跟她关系很好吗,你怎么就相信她绝对不会动你的被子?”

    “呵。”梁之琼冷笑一声,“人都不在,随你们摸黑。但我话放到这儿,一旦让我发现我的被子是你们弄的……你们别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季若楠平静地看着她们的争执。

    一切都跟墨上筠猜想中的一样。

    她是提议息事宁人,背地里将梁之琼的被褥叠好,然后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第一轮考核绝对不会让始作俑者通过。

    毕竟,她不能保证,一定能找到证据。

    但是,墨上筠坚持要来这一出,对始作俑者的反应进行预料,眼下一切事情都是按照墨上筠剧本走的。

    据墨上筠分析,始作俑者就是倪婼和杜娟,而具体是谁做的,还需要继续调查,也不可避免是两人一起做的。她们这番行为的目的,就是出于对梁之琼和墨上筠的憎恨,一来可以挑拨墨上筠和梁之琼的关系;二来对此事追究的话,没准会让墨上筠或者梁之琼离开,也就是一箭双雕。

    让季若楠佩服的是,墨上筠不仅料到了倪婼和杜娟的说辞,就连梁之琼的反应都料到了。

    也是够厉害的。

    “先这样吧,事情我们会继续调查,你们先去考核。”季若楠适时打断她们。

    就这么会儿的争执,时间已经过八点了。

    杜娟、倪婼二人不想耽搁考核,自然不愿与梁之琼继续争执,拉着冉菲菲就直接走了。

    梁之琼没好气地站在原地。

    转过身,梁之琼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季若楠,一字一顿道:“墨上筠不可能动我被子。”

    “你好像很认可她?”季若楠忽的笑了下,“我没记错的话,你动了她两次被子,没准是她恶意报复呢?”

    “她有底线。”梁之琼皱了下眉。

    刚开始,她跟墨上筠确实存在争执。

    她两次掀开墨上筠的被子,后来被墨上筠用柳枝拍打强行站军姿,算是结下了梁子。

    后来墨上筠两次让她不合格,也让她怀疑墨上筠有报复嫌疑。

    但是,墨上筠会因澎于秋的人情教她整理内务,她按照墨上筠的方式整理内务后,也没有再不合格。昨晚也能帮她三次除掉蛇,甚至在最初没有把她丢到地上,俨然没有争锋相对的意思。

    更何况,她相信,一个能跟澎于秋一样,被预定为四月集训教官的人,不可能连素质这关都存在问题。

    这种卑鄙无耻的事,她不相信墨上筠会做。

    “这事就是她跟我说的,放心,谁也没有怀疑她。”季若楠笑道。

    梁之琼一愣,“她也怀疑……”

    “嗯。”季若楠点了下头,“你先叠一下被子,待会儿我来检查内务。”

    “行。”

    梁之琼一口应了。

    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胸口憋得怨气,在无形间消散了大半。

    *

    上午的套餐考核,墨上筠稍稍加快了速度。

    控制在三个小时左右,完成了整个流程。

    成绩提升了十来个名次,但是,也不见得有多明显。

    “墨上筠!”

    在原点等待的澎于秋,一见到墨上筠,就立即喊道。

    “到!”

    墨上筠应了一声。

    继而大步流星地走至澎于秋跟前。

    跟澎于秋站在一起的,还有牧程。

    “阎教官让你去一趟会议帐篷。”澎于秋朝墨上筠说着,顿了顿,又强调,“现在。”

    “嗯。”

    墨上筠毫不意外地点头。

    见她要走,澎于秋又喊她,“诶,你等一下。”

    墨上筠斜眼看他。

    澎于秋迟疑了下,眸色微沉,道:“那件事,需要证据。”

    “我知道。”墨上筠耸肩。

    不过,这种小儿科的事,还不至于去费尽心思去找证据。

    人证?

    物证?

    人证可以找,物证俨然没有。

    但,在周围的帐篷里一一询问,亦或是去问那些极有可能路过的人,定然是浪费时间。

    倒不如让她们自己承认来的简单。

    墨上筠慢条斯理地走了。

    眼见着她离开,牧程稍稍靠近澎于秋,手里拿着个笔记本和签字笔,装模作样地涂涂画画的,可头却悄悄地偏向澎于秋。

    “你说她会有办法吗?”牧程问。

    “会。”澎于秋果断点头。

    “这么相信她?”牧程惊讶。

    “那倒不是,”澎于秋耸了耸肩,“如果有人想污蔑她,这件事是她自导自演的,你觉得,她会坐以待毙吗?”

    牧程了然地抬眼,“你的意思是,事情落到她头上,她就必须想出办法解决?”

    “不然?”澎于秋耸肩,“如果她没有这点能力,怎么成为四月集训的教官?”

    “但是,没有人证物证,人家两个人,她一个人,而且她们两方都有作案动机……”说到这儿,牧程的脸色微微一变,有点儿古怪,“我适当地想象了一下她跟两人一人一句进行争辩的……嗯,场景。”

    被他这么一说,澎于秋下意识地想象了那样的场面,下一刻,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怎么就这么冷呢?

    牧程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叹息:“我虽然相信她的口才,能够秒杀那两人。不过,我还是希望她能采用别的办法。”

    顿了顿,澎于秋点头。

    他很赞同。

    ------题外话------

    好像保底月票已经到账户了,嗷嗷,妹砸们,求个票啊啊,安抚一下瓶砸这颗被导师深深伤害的心灵吧。

    这事不得不吐槽,导师以为下周周六答辩,但其实是这周周六,所以她不慌不忙地让我们弄开题报告,下午还把焦虑到不行的瓶子说哭了,然后,时间紧,明晚之前搞完论文初稿……唔,祝瓶子好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