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9、触及墨上筠的底线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啊——啊——”

    “怎么办,怎么办——”

    “倪婼——菲菲——”

    7号帐篷内,充斥着杜娟充满恐惧的叫声。

    帐篷外,郁一潼和林岿然不动,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剩下的那名助教等了会儿,见她们俩没有任何反应,完全没有进门帮忙的意思,顿时有些看不下去了。

    “你们俩,不进去帮忙?”助教皱了下眉头,朝她们问道。

    “帮什么忙?”林不明所以。

    助教:“……”

    顿了顿,助教耐着性子道:“你们一个帐篷的,就算有争执和瓜葛,这种时候,也得注意一下团结精神吧。”

    “嗯。”

    林应付地点头。

    助教以为她被说动了,松了口气,可过了会儿,发现她和另一人依旧一动不动的。

    助教无奈,“你们知道这次算考核吧?”

    “猜到了。”郁一潼回答他。

    “猜到……”助教郁闷道,“那你们有没有猜到,集体的成绩,代表个人的成绩,你们继续拖下去……成绩怕是不好看。”

    虽然意识到自己说的比较多,可一看这两人这模样,就忍不住透露了口风。

    林坦然道:“刚走那个,腿粗,不怕被拖。”

    没有墨上筠出手,她们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就将那些蛇解决。

    拖一会儿又怎么了?

    反正她们速度最快,不是拖不起。

    助教:“……”

    简直没法聊了。

    *

    不到十分钟,墨上筠就拿着一床新的床单,不紧不慢地回来。

    郁一潼和林如门神一般,守在门边,留下来的那个助教,站得远远的,看他黑着脸郁闷不已的模样,怕是恨不得蹲墙角画圈圈诅咒人了。

    帐篷内,隐隐听到抽泣的哭声。

    “进去。”

    朝郁一潼和林看了一眼,墨上筠眉头轻轻一挑。

    两人会意,转过身,进门。

    里面亮着灯,光线明亮,视野清晰。

    帐篷里剩下六条蛇。

    一条正在墨上筠的床铺上游动,梁之琼缩在被窝里装死,被子将自己包裹的紧紧的,不留丝毫缝隙给那条蛇。

    两条蛇爬上了杜娟的床,一条被杜娟紧紧抓在手里,她的手背被蛇咬了一口,蛇头下方一寸处,被她狠狠咬了一口,蛇已经奄奄一息,杜娟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狼狈不堪,嘴角还挂着蛇皮和鲜血。

    然而,床尾处一条准备攻击的蛇,中间隔着一床被子,却无时无刻不在刺激她的神经,她整个人僵住了,像是失了魂。

    冉菲菲床上没蛇,可却将头埋在被子里,嘤嘤嘤地哭个没停。

    倪婼坐在床边,手边是一条被活生生摔死的蛇,蛇身有多处损伤,鲜血淋漓,而倪婼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虚脱的坐着,脸上挂满了泪水,慌张和恐惧还未散去。

    还有两条蛇,在地上游动。

    墨上筠手一抬,折叠刀落入手里,手指一动,刀身被挑开。

    她走向自己的床。

    郁一潼和林分别负责地上的两条蛇。

    有了先前的经验,三人对付蛇,可谓是得心应手,不到一分钟,三条活蹦乱跳的蛇,已经死在她们手上。

    很快,墨上筠拎着已死的蛇往外面走。

    “墨上筠……”

    冉菲菲出声喊她。

    墨上筠适时地停下来。

    “能不能,帮帮杜娟。”冉菲菲恳求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问。

    眉头微动,墨上筠漫不经心道:“给个理由。”

    冉菲菲身形颤抖,紧张地咬着唇。

    她不知是跟墨上筠道歉,还是代替杜娟跟墨上筠道歉。

    跟蛇共同相处了这么久,她早已浑身乏力,没有动弹,却比跑了一天还要累。

    刚刚是一着急,才喊了墨上筠。

    可是,她有什么理由让墨上筠帮忙呢?

    更何况,杜娟和倪婼,甚至她,私下里都说过墨上筠不少坏话。

    她迟迟没吭声。

    杜娟和倪婼早已吓懵,自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片刻后,墨上筠偏头,朝林喊了一声,“林。”

    转身进门的林,看了看她,见她扫了眼杜娟的床铺,便懂了。

    “哦。”

    林点头。

    这段时间,这几人应当是度秒如年,难熬的很,又非血海深仇,墨上筠既然都发话了,帮一把又没什么。

    林直接朝杜娟的床铺走了过去。

    墨上筠拎着手中的蛇出了门。

    没有立即回来,她去洗了手和刀,又大概看了下女兵帐篷,然后才回来。

    其他帐篷,基本都收尾了。

    她们虽然这么一耽搁,但总体来说,时间还算快的。

    回到帐篷,没有了蛇,冉菲菲等人也渐渐恢复正常,只是没精力下床,全部瘫倒在床上,目光游离,不知在想些什么。

    梁之琼依旧缩在她床上。

    墨上筠拿起新的床单,将梁之琼的床给铺好,然后又将梁之琼的被子拿回来,丢到她的床上。

    这时,助教在外面解释,说是厨房不小心把蛇给放跑了,辛苦他们把蛇给找回来,眼下都齐了,便提醒他们早点睡觉。

    扯了个拙劣的慌,但众人都心知肚明,便没有去戳破。

    季若楠还没有回来。

    林和郁一潼都去洗了下,回来准备继续睡觉。

    “梁之琼。”

    墨上筠走到自己床铺前,声音微凉地着梁之琼。

    过了会儿,梁之琼才动了动,将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露出一张稍白的脸,颇为可怜的模样。

    “我跟你一起睡。”

    墨上筠皱眉,“起来。”

    “不起。”梁之琼紧紧抓住被子,像是要死守阵地。

    墨上筠嘴角一抽,“没蛇了。”

    梁之琼满是怀疑,“万一有漏网之鱼呢?”

    墨上筠险些被她气笑了。

    平时张牙舞爪的,张扬跋扈,待谁都咄咄逼人,结果弱点不是一般的多,简直头疼。

    没有心思跟梁之琼斗嘴皮子,墨上筠没有再退让,一手探到被子里,抓住了梁之琼的肩膀,梁之琼下意识地想反抗,可她的另一只手刚从被窝里伸出来,就被墨上筠打开。

    很快,梁之琼半个身子被强行拖了出来。

    梁之琼踢开被子,两条大长腿立即朝墨上筠发动攻击,然而墨上筠只是扫了一眼,就直接接住了她伸来的小腿。

    “我靠!”

    梁之琼没忍住,骂了一声。

    抓住她的腿和肩膀,墨上筠直接把人提了起来,一用力,整个儿丢到了她的床上。

    力道有点重,梁之琼立即疼的龇牙咧嘴的,趴在床上半响没回过神,没好气地嘀咕,“妈的!你不会轻一点儿啊!”

    墨上筠懒得理她。

    关灯,上床,被子一掀,睡觉。

    动作一气呵成。

    隔壁床的梁之琼,咬牙切齿,在黑暗中瞪了墨上筠好一会儿,然后嘟囔的骂了几句,乖乖地缩回了被窝。

    啧。

    亏她还允许别人跟她一起睡呢。

    不兴高采烈的答应,还那么嫌弃地把她丢回来,简直不懂人情世故。

    木头!

    比澎于秋还木的木头!

    啊啊啊!

    烦躁的将被子一掀,盖住了大半脑袋,梁之琼翻了个身,背对着墨上筠,怀了满肚子怒火闭上眼。

    *

    五点半。

    墨上筠推迟了一个小时起床。

    晨练缩短到一个小时。

    七点,准时回到7号帐篷。

    一如既往的洗漱、去食堂吃早餐,然后回来收拾内务。

    但——

    一进门,她就发现了异样。

    梁之琼的床铺,被子并没有叠好。

    她进一个地方前,习惯性地进行观察,七点回来的时候,自然也不例外,进门时就观察了整个帐篷的情况。

    当时梁之琼不在,可被褥都叠的整整齐齐的,完全达标。

    眼下,那叠的乱糟糟的被褥……就像梁之琼第一次内务检查时的模样。

    被褥,十分。

    一旦扣掉这个,梁之琼必须保证其余地方全部合格,不然,内务将会不合格。

    这一次不合格,就是第四次不合格,梁之琼下午就得收拾包袱走人。

    墨上筠微微凝眉,大概打量了一番,花了两分钟收拾好她的物品,然后转身出了帐篷。

    有些人,既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

    那就用不着客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