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6、你信不信,一见钟情?【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阳光灿烂,凉风习习。网

    那人双手抱臂,倚靠在树上,周身的气息隐匿起来,若非站的位置过于显眼,一眼扫过去,估计很难会注意到他。

    抬手,压了压帽檐,墨上筠走过去。

    她还未走近,对方就发现了她,抬眼看过来,视线一直在她身上停留。

    玩味勾唇,似是打量,又觉有趣。

    在距离他两米远处,墨上筠适时停了下来,懒洋洋抬眼,对上他的视线。

    “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男人轻笑,适当露出意外的表情。

    “名字。”

    墨上筠平静出声,没有跟他客套的意思。

    男人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段子慕。”

    “哦。”

    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墨上筠淡然点头。

    她不知道这个名字,甚至于,听都没有听说过。

    事先怀疑过,对方有意靠近,怀有某种目的。当然,不能确定目的是好是坏,所以才选择今日前来赴约。

    “你似乎不意外。”段子慕眼底闪过抹讶然。

    微微凝眉,墨上筠不动声色,“我应该很意外?”

    “呵,”段子慕忽的笑了一下,“看样子,你并不知道。”

    墨上筠皱了下眉头。

    “那么,我重新介绍一下。”段子慕往前一步,身影走进灿烂阳光中,有光倾斜在他眼底,柔和闪亮,他一字一顿道,“我叫段子慕,四月集训教官之一。”

    哦……

    墨上筠抬眼,倒是明白了。

    同样身为四月集训的教官,段子慕有意靠近,确实可以理解。

    只是——

    “有教官名单?”墨上筠问。

    段子慕眉眼挑笑,挺意外的,“你不知道?”

    “……”

    墨上筠坦然耸肩。

    谁也没把名单给她看。

    细细地扫了她几眼,见她如此镇定地模样,怕是真的不知道。

    于是,段子慕干脆解释:“总共七名教官,阎天邢是总教官,两名女教官,四名男教官。”

    简单介绍完,段子慕不由得道,“这七名教官中,怕是只有你一人,什么都不知道。”

    “惭愧。”

    墨上筠半应付地回他。

    “怎么样,未来的同事,合作吗?”段子慕勾唇,似笑非笑地看她。

    “合作什么?”墨上筠似是不懂的模样。

    段子慕道:“接下来的考核,肯定有单独作战。”

    “说不准会成为敌人呢?”墨上筠挑眉轻笑。

    “只要你不想,就不会。”

    段子慕也笑,信心满满。

    墨上筠没说话。

    段子慕说的也对,眼下只是单纯的基础考核,而,一个月的考核,定然不止如此。所以,接下来的考核,怕是会有团队作战和单独作战,如果她是教官,也会这样分配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

    团队作战,他们不一定会分配在一组,所以另说。而单独作战,有自由组合的可能,只要不愿意对立,将不会存在其他理由。

    但是,成绩排列前三的人,主动跟她提议合作,不是很可信。

    换句话说,段子慕的最终目的,应该不仅是表面上所说的——合作。

    “没事先走了。”

    想罢,墨上筠收敛眸光,转身想走。

    “等等。”

    段子慕叫住她。

    墨上筠步伐微顿。

    没回头,却感知到身后有动作,眼角余光一瞥,见到段子慕伸上来的一只手,微微一顿,墨上筠并未有其他动作。

    段子慕的手从她头上扫过,拿了一片枯叶下来,继而往前两步,走至她的身侧。

    微微俯下身,段子慕凑在墨上筠耳侧,低声道:“你信不信,一见钟情?”

    轻缓的声音,从耳畔轻拂而过,轻佻而随意,没有半分正经。

    然,暗示意味却浓得很。

    “不信。”

    字字清冷的回答,墨上筠耸肩,甚至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往前离开。

    这次,段子慕没有叫住她。

    抬眼,目送着墨上筠离开。

    那闲散的步伐,沉稳而平静,连丝毫在意都没有。

    段子慕眼底笑意加深。

    *

    墨上筠回到营地。

    没时间睡午觉,她在营地闲逛。

    意外遇上了阎天邢。

    她路过会议帐篷的时候,阎天邢刚从里面出来。

    掀开门帘,动作慢条斯理的,手里拎着的一个热水杯,优雅而慵懒地走进和煦阳光下,犹如闲庭散步一般。

    眼角余光瞥到这抹身影,墨上筠停下脚步,自然而然地抬眼看去。

    “过来。”

    阎天邢也理所当然地看到她,懒洋洋朝她出声。

    思绪一转,墨上筠正好也有事问他,遂直接走了过去。

    墨上筠走近,停下,笔直站好,喊了一声:“报告!”

    抬起眼睑,阎天邢好笑地打量她一眼,“还装?”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

    “阎教官,”墨上筠依旧站得笔挺端正,但态度却随意了几分,“问你个事儿。”

    听到“阎教官”这个称呼,阎天邢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问。”

    “四月集训的教官,有什么人?”墨上筠直接问。

    阎天邢扬眉,“你不知道?”

    “……嗯。”

    墨上筠有些莫名其妙。

    感情这些人都以为她应该知道,所以谁也没有跟她提过?

    “七个。”阎天邢不紧不慢道。

    “我,你,澎于秋,牧程,季若楠,一起考核的段子慕。”墨上筠一一说完,继而问,“还有一个?”

    “萧初云,以后你会认识。”阎天邢接过话。

    “哦。”墨上筠点头。

    将手中热水杯提起,阎天邢将瓶盖拧开,问:“跟段子慕聊过了?”

    “嗯。”

    “刚刚?”阎天邢眸色微沉。

    墨上筠眯起眼,“嗯,怎么?”

    顿了顿,阎天邢将瓶盖揭开,然后将热水杯递到她面前,漫不经意道:“喝点水。”

    墨上筠:“……”

    她是有点渴。

    “谢了。”

    想了下,墨上筠也不客气,抬手将热水杯接过来。

    一仰头,喝了口。

    温热的,里面是茶。

    还是西湖龙井。

    墨上筠喝完,将其递回给阎天邢,阎天邢也顺其自然地接回来。

    “还有什么是我该知道的?”墨上筠扬了扬眉。

    这种问题,问阎天邢这个总教官,再合适不过。

    “时间。”

    “知道。”

    四月三日到七月三日,整整三个月。

    “那没了。”阎天邢道,“考核结束后,再准备集训事宜。”

    “行。”

    “你怕蛇吗?”

    将杯盖拧紧,阎天邢忽的问。

    “嗯?”

    墨上筠疑惑蹙眉。

    阎天邢神色如常,一点异常表情都没有,无比平静。

    “字面意思。”阎天邢道。

    想了下,墨上筠如实道:“还好。”

    阎天邢点头。

    这没头没脑地对话,墨上筠直觉意识到不对劲,可阎天邢却没给她追问的机会,提醒她准时集合后,就拎着热水杯走了。

    墨上筠一脸莫名其妙。

    *

    下午考核的项目,是负重越野十公里,不分组进行,一次性出发。

    这一次的项目,墨上筠名次依旧不变。

    墨上筠也没提前离开。

    跟一群人一起,坐在广阔的草地上,绿草茵茵,蓝天白云,清风徐徐,在负重越野后如此休息,算得上是一种享受。

    墨上筠找了个稍稍偏僻的地方,躺才草地上,抬眼看着天空浮动的白云。

    耳边嘈杂声响,似乎都在渐渐远去。

    “诶。”

    随着一阵随意打招呼的声音,有人在旁边坐了下来。

    墨上筠偏了下头。

    只见梁之琼坐在身边,整理了下衣袖后,就在旁边侧躺了下来。

    侧着身,右手手肘撑在地上,手掌抵着额头,撑起了半个身子。

    位置占的不错,正好遮挡了西边的阳光。

    她垂下眼帘,看着墨上筠,虽然没有示好的意思,但也没有先前的戾气和敌意。

    “有个事想问你。”梁之琼不说废话,直入主题。

    “问。”

    梁之琼遂问:“你跟季若楠一样是四月集训的教官,为什么她是教官,你却要考核?”

    “世事难料。”

    墨上筠收回视线,抬眼看向蔚蓝的天空。

    “什么世事难料?”梁之琼不明所以。

    “不知道。”

    墨上筠淡淡道。

    梁之琼问的问题,连她也没有弄清楚。

    不过,可以证明,三月考核和四月集训,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你不是‘卧底’吧?”梁之琼直言问。

    “不是。”

    “有特权吗?”

    “没有。”

    “哦。”

    点了一下头,梁之琼还挺失望的样子。

    “那什么,先前的事,能一笔勾销吗?”

    “不能。”墨上筠懒懒回答。

    天气不错,就是有点热,明天该下雨了。

    墨上筠心思琢磨着,有点好奇明天下午的项目考核。

    如果是武装泅渡就方便了,反正都是水。

    明显看得出墨上筠在应付自己,甚至有些心不在焉,梁之琼笑了笑,毫不畏惧,“瞧你这意思,还想报复回来咯?”

    “有机会,说不准。”

    墨上筠盯着从最上方飘过的白云,漫不经意地回答。

    “那我等着。”

    梁之琼冷冷一笑,有点恼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临走前,还白了墨上筠一眼。

    妈的。

    她一个大活人,还没有蓝天百云好看,这女人绝对有病。

    她走后,墨上筠摸了摸耳朵,觉得耳根总算清净了。

    然而——

    没清净一分钟,就又有人来到她身边。

    墨上筠直接抬起手,搭在了脸上,用手臂遮挡住了眼睛。

    “墨墨,你没睡吧?”

    燕归笑嘻嘻地在旁出声。

    很快,就在她身边盘腿坐下。

    “睡了。”

    墨上筠轻启薄唇,吐出两个字。

    没理会墨上筠的话,燕归道:“有件跟你有关的事,你要不要听啊?”

    “不听。”

    “那我说了啊,”燕归自顾自道,“最近老是有人议论你。你带来的那两个兵,黎凉和向永明,还有你们一连那几个兵,一直说你的好,站你这边,但你看啊,考核这么轻松,总有些没事找事的,就因为你跟他们结下了梁子。就刚刚,黎凉和向永明,还有俩一连的兵,把那伙人给超了,那群人正打算找几个机会跟他们找茬呢。墨墨,你要不要管管?”

    “不管。”

    “为啥啊,那不是你的兵吗?”燕归一个劲地怂恿。

    “我说,”墨上筠将手给放下,继而翻身从床上坐起,偏头看向燕归,“那伙人打算找茬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燕归轻咳一声,“路过,路过。”

    “是单纯的路过呢,”墨上筠忽的勾唇一笑,只是笑意阴冷,语气凉飕飕的,“还是已经成功混到两路人马里了?”

    “我这不是帮你探听敌情嘛。”燕归脸上挂着极其真诚的笑容。

    墨上筠甩了他一记冷眼。

    “那什么,这事吧,既然你不在意,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燕归笑的愈发灿烂,然后往后退一步,站起身,连忙朝她道,“想起来有点儿事,我先走了哈。”

    说完,一溜烟,就不见人影。

    墨上筠皱了皱眉,把视线收了回来。

    燕归素来爱交朋友,耐不住他脸皮厚,跟谁都能短时间混熟,以至于打听消息的能力特别强。但同样,他也是出了名的爱凑热闹,所以一般这种情况,他是绝对会混到两路人马里,将人的想法和计划都摸得透透的。

    燕归最大的本事,就是嘴炮和逃跑了。

    连番被吵,墨上筠看景的心情也没了,干脆坐在原地,随手扯了根草放到嘴里叼着,偶尔观察一下周围的人。

    不多时,所有人到齐,集合。

    然后上了三辆卡车,全部被送了回去。

    *

    夜幕降临。

    卡车回到基地。

    墨上筠顺着人群下了车,然后往7号帐篷走。

    她比倪婼和杜娟先一步,拿了饭盒去食堂,原本打算拦着她的杜娟和倪婼,硬是没有堵到她这个人。

    帐篷里的人,来来去去,就是没有见到墨上筠。

    她们焦虑不已,等了十来分钟,帐篷里只剩下杜娟、倪婼、冉菲菲三人,其余人全部去了食堂。

    “妈的!饭盒都没了,估计提前走了。”杜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

    倪婼皱着眉头,抬手摸了摸后颈。

    还有些疼。

    因为墨上筠那一招,她没有知觉地躺了一个多小时,若非有冉菲菲和杜娟喊她,她怕是连下午的项目考核都要错过了。

    想到这儿,倪婼就咽不下这口气。

    回来的路上,她想要将这事跟教官反应,但冉菲菲拉住了她,说是她理亏在先、墨上筠只是制止她,跟教官告状没准自己还会被批评一通,想来想去,她也就放弃了。

    但是,这件事定然不能就此罢休。

    “要不,我们也先去吃饭吧。”冉菲菲细声细气地提议。

    “不吃了,没胃口。”杜娟烦躁道。

    倪婼看了冉菲菲一眼,“我也没胃口。”

    “别这样,下午浪费了那么多体力,你们晚上肯定会饿的,”冉菲菲看着她们,道,“要不,我去给你们打饭回来吧。”

    杜娟想了想,点头,“也行。”

    倪婼也没反对。

    毕竟距离明天早餐还有一段时间,今晚这顿不吃,晚上怕是会难熬的很。

    冉菲菲便去拿她们的饭盒。

    回来后,见到她们俩阴沉的脸色,稍作犹豫后,还是道:“其实,我觉得墨上筠这人,还是很不错的,没准并不是针对我们……”

    “菲菲,你今天好像一直在帮墨上筠说话?!”

    杜娟打断她的话,立即拉下了脸,冷声质问她。

    “我,没有……”冉菲菲支吾道。

    懒得听她辩解,杜娟有火没处法,直接朝她吼道:“就因为她救过你一次,就收买你了?你也太好骗了吧?!”

    “我……”

    张了张口,冉菲菲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她今天,确实帮墨上筠说了不少好话,就是想让杜娟和倪婼别对墨上筠存有偏见,正确看待墨上筠扣分的问题。

    毕竟,她也看了今早的内务扣分表格,包括对杜娟和倪婼的,一切都合情合理,找不到任何毛病。

    以前她跟着倪婼和杜娟的思想走,以为墨上筠真的那么不堪,可昨天下午经历过那件事、再跟墨上筠谈过后,她花了整晚的时间来思考,发现墨上筠其实一直都没有故意找过她们的茬。

    一切矛盾的源头都来自于她们。

    因为墨上筠的态度不好,对她们没有表露出友好,才会导致她们各种臆想。

    发展到现在这样,真的不能怪墨上筠。

    倪婼拧了拧眉,看着冉菲菲,语重心长道:“菲菲,你想过没有,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河里本来就有救生艇的,身边那么多战友和教官,墨上筠跟我们有纠葛,可为什么会救你。我们是不是可以怀疑,她是专门为了讨好你,才帮你一把。换句话说,她是借助这个机会,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冉菲菲登时愣住了。

    倪婼这分析……

    难免让她迷糊不已。

    “对,倪婼分析的很有道理,”杜娟也在旁附和道,“你不用否定,因为你现在帮她说话,等于就是在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了。”

    “我……”冉菲菲出声,欲要坚持自己的观点,可却觉得脑子一片乱麻,想了想后,叹了口气,“仔细想想。”

    倪婼拍了拍她的肩,劝道:“你先去吃饭吧。”

    “嗯。”

    冉菲菲点头。

    继而,迟疑地朝她们看了眼,道:“那,我先走了哈。”

    说完,就抱着三个饭盒出了帐篷。

    杜娟和倪婼对视了一眼。

    杜娟怒气未消,不由得吐槽,“菲菲还真是单纯,就被墨上筠这点小伎俩给骗了,随手帮她一把而已,结果一整天都在帮那女人说好话,那女人也真是够厉害的。”

    倪婼眼神飘忽,朝她笑了一下,难免有些心虚。

    她是故意往这个方向分析的。

    毕竟,当事人不在,什么理由、动机,随便她瞎掰,只要合情合理就行。

    但——

    根据她对墨上筠的几次接触,她也不相信自己的“分析”。

    只是,她好不容易让杜娟和冉菲菲相信她,相信墨上筠的人品恶劣,此时此刻,如果让冉菲菲将墨上筠的形象给板正,她怎么也不甘心。

    为眼下一个梁之琼已经能跟墨上筠和平相处,林本来就是墨上筠的兵,而郁一潼跟林走得很近,肯定也是偏帮墨上筠……

    只有杜娟和冉菲菲跟她站在一起。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杜娟和冉菲菲被墨上筠“收买”。

    不然,接下来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说她自私自利也好,说她卑鄙无耻也好,反正她就是见不得墨上筠好。

    “我晚上再好好跟菲菲说说。”

    见她脸色不佳,杜娟以为她是在担心冉菲菲,于是朝她安抚了一句。

    “嗯。”

    倪婼点了点头,努力让神色恢复正常。

    杜娟视线在帐篷内扫了一圈,最后注意到梁之琼的床铺,“话说回来,梁之琼也被墨上筠收买了吧?今天看梁之琼还找墨上筠说话呢,没有以前那么针锋相对了。”

    “可能吧。”倪婼估摸着道。

    “你说,”杜娟忽的靠近一步,朝杜娟低声道,“是不是梁之琼跟墨上筠示好,墨上筠才会‘放她一马’,让她内务合格的?”

    “这……”

    倪婼不知该说什么。

    “反正梁之琼也不是什么好人,要不这样……”杜娟的视线在梁之琼的床铺上游离。

    她压低声音,在倪婼耳边说了几句。

    倪婼惊讶地看她,脸色白了白,最后压抑着内心慌乱,说出两个字,“随你。”

    ------题外话------

    二更求评求票。

    *

    瓶子这个月都比较忙,生活和学业,琐碎事都很多,身体也不大好,每天喝三杯咖啡才能勉强保证精神,但结果是恶性循环。

    所以,只能保证上午十点前的一更,加更不定时也不定期。一更延迟会在评论区通知,有没有二更就不通知了,不过在评论区问的话,瓶子看到了会及时用手机回复的。

    然后,以后加更的题外估计都是更求票,大家也不要觉得枯燥、烦哈。毕竟瓶子一写题外就被腾讯读者怼,给我呵呵一脸……唔,少说少错吧,免得让人各种挑刺。

    另外,今天是月票榜第五名,感谢基友和亲们的支持,鞠躬感谢。如果亲们有票票,恳请大家投墨墨咳,不投也没关系哈,让墨墨和阎爷一伙人被更多人关注,(n_n)谢谢大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