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5、那一年,墨上筠不正常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想跟你问问,那个安辰的事儿。++”

    燕归一句话表明在此等候的目的。

    墨上筠勾唇一笑,“你觉得,我会说吗?”

    “不会。”燕归摇了摇头。

    墨上筠耸肩,转身欲走。

    燕归紧随着她的步伐,自顾自道:“墨墨,我不是开玩笑的,我就问问,你跟他在一起,和叔叔吵架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墨上筠步伐一顿,偏了偏头,稍冷的视线从燕归身上扫过。

    “真有关?”燕归察觉到不对,立即瞪大了眼。

    “没有。”墨上筠收回视线。

    “那你……”燕归挡在她面前,神色正经地问,“墨墨,你没喜欢过他吧?”

    墨上筠挑眉,语调稍稍沉了下来,“怎么,打算做情感导师?”

    “不是啦,”燕归连忙道,“就是很奇怪,那一年……你都挺不正常的。刚路上,我特地问过安辰准确时间了,你是提前回校后,答应跟他交往的。时间那么巧,真的跟叔叔没关系么?莫不是在跟叔叔赌气?”

    燕归是犹豫再三,才决定拦住墨上筠的。

    他是一直相信什么都难不住墨上筠的。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在他心里,墨上筠就是这样的人。

    但是,他很在意墨上筠大三那一年,那一年他跟墨上筠见过三次面。

    第一次是他听说墨上筠出了院,打听下才知道她住院三个月,于是专门跑去看她,结果正好碰上她要去机场,他只来得及陪她一起过去。据说是回校。

    第二次是过年时墨上筠回来,当时他还没来得及去见墨上筠呢,就被她约出来打架,打完就没了人影。后来才听说她跟墨沧吵架了。

    第三次是她大三结束的暑假,路过他学校所在的城市,约他出来吃了一顿饭,说是跟着导师来这里做什么演讲,具体没有多说。

    综合来说,只有第三次是正常的,前面两次跟墨上筠的接触,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好像被什么困住似的。

    今早知道墨上筠跟安辰交往后,他就想方设法地跟安辰套话,套了半天,也就通过“封帆身份信息”向安辰做了交易,得知他们交往的时间。

    大三寒假交往,暑假前分手。

    中间的事,一概套不到。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才特地来找墨上筠的。

    墨上筠沉默了下。

    半响,她抬起手,拍了下燕归的肩膀,力道有些重。

    “燕归。”墨上筠喊他。

    “啊?”

    “我不需要你担心。”

    话音落却,墨上筠收了手。

    她绕过燕归,往前走。

    “等一下,”燕归回过身,喊她,道,“那你能找个机会,跟安辰说清楚吗,我怕再看他接近你,还会跟他打起来。”

    燕归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一个眼下需要解决的问题。

    过去的事,是否能慢慢调查,是否能调查清楚,是否有机会知道,这个都有大把时间去探究。

    但是,眼下安辰是个麻烦。

    本就看安辰不爽,现在一知道安辰是墨上筠前任后,就更不爽了。

    他女神的女儿,其他人拉个小手都不行!

    一想到情侣之间该做的事……

    燕归就一阵恶寒。

    真想把那小子的手脚都给废了!

    “有机会再说。”

    墨上筠倒是毫不在意,朝他摆了摆手。

    大步流星地走了。

    *

    墨上筠在营地逛了会儿,摸透了地形后,踩在即将要熄灯的时间,准时回到了7号帐篷。

    熄灯前,已经爬上床的倪婼和杜娟小心地观察着她的脸色。

    而,没等她们观察出什么,灯就熄了。

    墨上筠回到床上睡觉。

    翌日,四点半。

    墨上筠一如既往早起,叠好被褥后,悄无声息地出了帐篷。

    听到细微动静醒来的梁之琼,睁了睁眼,见不到人影,只能隐隐见到隔壁床叠好的被褥,只觉得这人枯燥乏味至极,翻了个身后继续睡觉。

    林和季若楠晚墨上筠半个小时起床,依旧一起晨练。

    早晨,七点。

    墨上筠回了帐篷洗漱,再将内务整理好,去食堂拿了俩馒头后,再回来检查内务,时间一点都不差。

    这次内务检查,她只花了十来分钟。

    季若楠、郁一潼、冉菲菲、梁之琼、林、倪婼全部合格。

    只有杜娟,离合格还差零点三分。

    墨上筠毫不留情的扣了,写好了真实成绩,然后交给了澎于秋。

    “手下留情了?”

    扫了眼内务成绩单,澎于秋有些惊讶地看她。

    “没有。”

    墨上筠耸肩,跟大部队集合。

    一如既往无聊的套餐项目,墨上筠也保持着前两天的综合成绩。

    那天中午,澎于秋和牧程拿着名单统计了下名次,诡异的发现,墨上筠连续三天的名次都保持在88这个名次。

    堪称神奇。

    两人暗自商量,决定重新定义墨上筠。

    这女人,怕是成非人类了。

    ……

    吃了午餐,墨上筠去溜达了一圈,消了消食,然后才回到帐篷。

    隔得很远,就见到正在罚站的杜娟。

    同样,还没走近,就感觉到杜娟凶狠的视线。

    墨上筠心情不错,拎着饭盒进了帐篷,将饭盒摆放好。

    除了季若楠和罚站的杜娟,帐篷里的人都在。

    林和郁一潼已经上床,准备睡觉。梁之琼已经盖好被子、趴下睡了,冉菲菲和倪婼站在一起。

    她一进来,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不约而同地集中在她身上。

    墨上筠没有在意,转身准备出门。

    “你去哪儿?”

    倪婼松开冉菲菲,拦住了墨上筠的去路。

    墨上筠拧起眉头,扫了她一眼,懒得搭理。

    见她不吭声就想走,倪婼两道眉头竖起,张开了双手,“你给个解释,凭什么就让杜鹃内务考核不过?”

    扫了眼她两只手臂,墨上筠倒也不急着走了,停在原地,“她不合格,换谁都过不了。”

    “你——”倪婼恼怒不已,“墨上筠,亏得你是个军官,还是个带兵的。你这样公报私仇,你对得起穿的这身军装吗?”

    墨上筠冷笑。

    然,还没等她有任何动作,就听到一阵暴躁的声音——

    “艹,你特么烦不烦啊?”

    梁之琼从床上坐起,满脸烦躁的朝这边看来,视线直逼倪婼的方向。

    登时,有杀气迅速蔓延。

    一对上梁之琼,倪婼的脸色就白了白,她微微咬唇,声音少了几分戾气,“我在跟她说话。”

    “管你跟谁说话呢,没看到有人在睡觉,素质喂了狗是吧?”梁之琼张口就骂,骂完之后,视线一扫,看了看墨上筠,继而道,“内务不合格就怀疑人是公报私仇,怎么不去反思一下自己?就你们这样儿,还当兵!怎么不先反思一下自己,就你们这样的阴暗思想,你们还能配得上那身军装不成?”

    说到这儿,看到倪婼愈发惨白的脸色,梁之琼又笑了,“怎么,不服气?就你这怂样,跑出去跟人说自己是军人,会有人信吗?”

    “你——”

    倪婼怒火中烧,许是被梁之琼刺激得激发了血性,提着拳头就朝梁之琼冲了过去。

    墨上筠烦躁地挑眉,眼见着倪婼从她身侧经过,一抬手,一个手刀砍了下去,直接砍到她的后颈。

    当下,倪婼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随着一阵沉闷的响声,直接倒在地上。

    站在一旁的冉菲菲,见到这一幕,下意识想叫出声,可刚喊出一个字音,就冷不丁被墨上筠的视线一扫,她被吓得生生将声音咽了回去。

    见此,林和郁一潼也从床上坐起来,好奇而怀疑的互看了一眼。

    梁之琼倒是兴致勃勃地挑眉。

    这人,果然有两手。

    “拖上去。”

    指了指倪婼的床铺,墨上筠朝冉菲菲吩咐一声,然后就出了门。

    冉菲菲一直看着她出门,过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

    真的有那种一个手刀下去,就能让人晕厥的神奇事件发生?

    冉菲菲以前不信,可,此刻亲眼见到,却不得不信。

    *

    若无其事地离开营地,墨上筠直接去了连续两日午休的地点。

    今天,她去的时间有些晚。

    于是——

    刚走近,就见到站在树下的那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