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4、墨墨,你别生气【四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季若楠回过身来,朝墨上筠看了一眼。移动网

    墨上筠耸了耸肩。

    拳打脚踢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地方,明显的很,想假装没有听到,也很难。

    “去看看吧。”季若楠提议道。

    墨上筠没意见。

    季若楠关了手电,视野顿时暗了下来。

    两人等了会儿,待到眼睛渐渐接受此时的黑暗后,才由季若楠带头朝声音源头而去。

    这里距离声源,只有一二十米的距离,中间隔着灌木和草叶,没有偏大的障碍物,可从这里面走过,多少会制造出一定的响动。

    季若楠怕打架斗殴的人发现异常,事先逃离,所以很注意脚下的动作。

    而,在墨上筠看来,却有些多余了。

    夜风很大,树叶飒飒作响,而打斗的人,注意力都放到对方的招数上,极少会去关注这些,所以,她们只要不在这里面跑动,不然不会惊扰到打斗的人。

    在季若楠身后跟了会儿,墨上筠就懒得继续耽搁时间了,抱着“早点看完戏早点离开”的想法,轻松地超过季若楠。

    “墨——”

    季若楠下意识张口喊她。

    可,话到嘴边,见到墨上筠坦然自若地拨开杂草向前,又将话给咽了下去。

    算了吧。

    她也适时地加快速度。

    在即将抵达目的地时,墨上筠忽然停了下来,继而朝季若楠伸出手,“手电。”

    季若楠怔了怔,没有多加犹豫,直接把手电递给她。

    墨上筠接过手电,握在手里,拇指放到开关的位置。

    往前一步,跨过前方的杂草,前面抵达一片空地,只见前方有缠斗在一起的两抹身影。

    与此同时,墨上筠拇指一动,手电立即打开,有明亮的光线打在前面空地上,照亮还在激烈战斗的两人。

    她的手电亮起,两人并没有停下动作,墨上筠抬了抬眼,扫了他们俩一圈。

    有点意外。

    都是熟人。

    一个是安辰,一个是燕归。

    在身手上,两人不相上下。两人的招数都比较狠,拳头带着狠劲,招招直逼对方要害,一点都没手下留情。

    看了几秒,这两人身上就各自挨了几拳,身上各种挂彩。

    这时,身后的季若楠也走了上来。

    “哟,玩着呢?”

    墨上筠手中的手电晃了晃,略带调侃的出声,抢在了季若楠前面。

    对于安辰和燕归来说,这声音尤为熟悉,出乎意料之外的飘落到耳底,两人登时一怔,当下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攻击对方的动作。

    然后,不约而同地转过身,朝墨上筠这边看来。

    墨上筠的手电光线,从两人的身上扫过。

    两人身上都挂了彩,伤的半斤八两,安辰衣服嘴角带着血,燕归眼角挨了一拳、青了,衣服上或多或少都留下拳脚的痕迹,估计身上也伤的不轻。

    两人见到她,都将那股狠劲收了回去,安辰神情相对来说比较平静,而燕归就只剩下一溜儿的心虚了,眼神都不知道往哪儿躲。

    “行啊,这么晚了,还能约来切磋,”将手电筒一抛,手电筒沿着手腕转了几圈,光束在天地间晃悠,墨上筠慢条斯理地往前走了几步,手电筒顺势被握在手里,她朝两人挑了下眉,似笑非笑的问,“要不,下次约上我呗?”

    “墨墨……”燕归踌躇地喊她。

    “怎么,”墨上筠笑了,眼底却一派冷清,“不意?”

    “没,没有……”燕归立即否定道。

    “那是怎么个意思?”墨上筠从善如流地问,唇角勾勒的弧度加深。

    燕归倍加心虚,“墨墨,你别这么笑,怪渗人的。”

    “呵。”

    墨上筠低低笑了一声。

    安辰往前一步,眸色微沉,颇为紧张地看着她,嗓音温润低哑,“墨墨,你别生气。”

    与此同时,想要将事情问个清楚明白的季若楠,听到两人都喊墨上筠一声“墨墨”,一时倒也明白了什么,于是站在原地没动。

    墨上筠坦然迎上他的视线,冷笑,“你们打架,我生什么气?”

    燕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谈不上生气不生气,但墨墨这态度、这气势、这语调,俨然是不高兴的表现。

    “墨墨,我们就切磋切磋。”

    燕归忙走至安辰身边,伸手揽住了安辰的肩膀,强行撞出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安辰看了他一眼,眉头一皱,可也没把他强行推开。

    “是么?”

    墨上筠不动声色,可无论是话语还是神态,都在说三个字——

    她、不、信。

    “不是。”

    燕归焉了吧唧地回答,顺势把手给收了回来。

    “说说,怎么回事儿?”墨上筠挑眉,懒洋洋地问道。

    “也没什么事,”燕归假兮兮地笑着,解释道,“就刚刚,我们俩有个话题一直没谈拢,这不,都有点上火,就约好来打一架,谁赢了听谁的。你看,也没分出个高下,你就来了……”

    “所以说,是我打扰了你们的好事?”墨上筠微微眯起眼。

    手电筒的光线是打向安辰和燕归两人的,可她的身影就在光源附近,有散开的光线笼着她,那双半眯的眼睛里,透射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森然阴冷,眼底一派冷然。

    燕归一时被她吓到了。

    很少会见到墨上筠有这种表情。

    虽然很多人都怕墨上筠,可在燕归看来,墨上筠的脾气一向都是好的。年少时就算有人对她人身攻击,她也不会动怒,只会动手。

    遇到麻烦事,她也能冷静下来将其解决,如若真的遇到不能解的,就会搁置在一旁不管。

    最近一次见到墨上筠发怒,还是在两年前,墨上筠从军校放寒假回来过年,在家里不知因为什么事跟墨沧吵了起来,最后阴着脸把军区大院十多个认识的人召集起来,包括他在内,一句话不说,直接动手跟他们打了一次群架。

    揍完他们,当天下午就不见人影,据说是收拾好行李提前回校了。

    说起来也怪,听安辰说,他跟墨上筠就是在那个寒假开始交往的……

    详细时间他没有问清楚,所以怀疑过墨上筠先跟安辰在一起了,回到家后跟墨沧摊牌,结果墨沧不同意才吵起来,但一想太不符合墨上筠这么酷炫狂拽的气质,于是顺利将这个猜测抹除了。

    燕归迅速回过神。

    “事情是我挑起的,我道歉。”

    小心翼翼地看着墨上筠,燕归打消自己“蒙骗过关”的想法,收敛了所有的小心思,态度极其端正地道歉。

    “跟谁道歉?”墨上筠挑了下眉。

    “安辰,对不起。”

    燕归偏过身,面朝安辰,规矩地认错,满脸的真情实意。

    “……没事。”

    安辰怔了怔,下意识吐出了两个字。

    他有点没料到,在他面前气焰嚣张、专门找茬的燕归,一到墨上筠这里,没敢有丝毫反抗。

    不过——

    装的也太像了点儿。

    若非事先跟燕归接触过,眼下看到这样的燕归,还真会以为他是真心悔改。

    墨上筠盯着他们俩看了会儿,然后将视线收了回来,神色也渐渐恢复正常。

    “季教官的意思呢?”

    手一抬,手电在手里掉了一个头,手电筒光线打到身后,照在站在身后的季若楠身上。

    但,幅度控制的很好,并未将手电打在季若楠脸上。

    只是让安辰和燕归顺利见到季若楠。

    安辰和燕归在最初,就发现了季若楠的存在,只是一直见不到人的模样,还以为是墨上筠的朋友,却没料到,是……教官。

    在考核开始的第一天,澎于秋就特地强调过,不允许打架斗殴。

    这个时候,还能想到自己,季若楠不由得看了墨上筠一眼,有点儿无奈。

    墨上筠没有明说,但按照季若楠的理解,这两个都是墨上筠的熟人,墨上筠定然是不希望事情闹大的。

    墨上筠是希望她来对这件事做个结尾。

    “我是女兵教官,管不到你们,”季若楠开口,微微扬眉,继而疑惑地道,“你们不是在切磋吗,切磋完就快点回去吧。”

    这意思,是撇开关系,不打算追究了。

    墨上筠将手电筒一收,然后丢向季若楠。

    季若楠下意识抬手,将手电筒接住。

    “还想切磋?”

    墨上筠负手而立,冷飕飕地看着两人。

    “哎,马上走。”燕归立即点头。

    说着,就转身想走。

    可,走了一步,发现安辰依旧站在原地,欲言又止地看着墨上筠,燕归皱了下眉,抬手抓住安辰的手臂,直接将人往营地的方向拖。

    安辰被扯了两下,只得无奈跟着他一起离开。

    两人一走,季若楠就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墨上筠身侧,停下,笑问:“都是追求者?”

    “不是。”

    墨上筠耸肩。

    将这话,联合刚刚那两人的态度和反应,明显不可信。

    季若楠偏头看了看墨上筠,试探地问:“你这感情关系,不会很复杂吧?”

    “怎么,”墨上筠一挑眉,饶有兴致地问,“除了训练,你还挺关注我的感情生活?”

    “好奇。”季若楠坦诚道。

    冷不丁笑了一下,墨上筠悠然问道:“听说你是阎教官的前女友,我能好奇一下吗?”

    “……”有些讶然地定在原地,季若楠顿了片刻,继而实诚道,“抱歉,是我失言。”

    虽然好奇墨上筠的事,但换位思考,若有人唐突地问她的感情生活,她自己也不会坦然回答。

    墨上筠亦是如此。

    确实是她的不对。

    墨上筠斜了她一眼,没有再搭理,双手放到裤兜里,沿着安辰和燕归离开的道路,慢悠悠地往回走。

    季若楠看了看她的背影,随后,紧随其上。

    *

    路程不算远,两人走了莫约五分钟,已然走至了营地周围。

    草丛里,传来布谷鸟的叫声,有些唐突、奇怪。

    季若楠下意识停下步伐,手电筒往周围一扫,欲要看个究竟。

    与此同时,墨上筠也停了下来。

    “你先走,我有点事。”

    转过身来,墨上筠微微凝眉,朝季若楠交待道。

    听到墨上筠的话,季若楠算是反应过来,应该是熟人跟墨上筠的暗号——最有可能的,是刚刚回来的那两人之一。

    有了先前的教训,季若楠便也没有打听,朝墨上筠点了点头后,就拿着手电筒离开了。

    墨上筠站在原地,一直等着季若楠走远后,才抬手摸了摸左耳,然后往布谷鸟叫唤的地方走去。

    布谷鸟叫声很清晰,方向很容易辨别。

    很快,墨上筠就找到缩在草丛里的燕归。

    “怎么了?”

    跟他隔了一段的距离,墨上筠抬眼看着他,索然无味地模样。

    燕归笑嘻嘻的朝她摆了摆手,然后从草丛里钻了出来,跨过前面一棵枯树的障碍,然后便跳到了墨上筠面前。

    “墨墨,还是我们俩有默契。”

    燕归凑到她跟前,嬉皮笑脸道。

    “说事。”墨上筠斜眼看他。

    燕归很快收敛了吊儿郎当的气息,站在墨上筠跟前,也没有客套话,直接问:“想跟你问问,那个安辰的事儿。”

    ------题外话------

    四更求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