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2、是否有不合理的私人情绪【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看了看饭盒里的菜色,又看了看泰然自若的阎天邢。

    一切如常。

    也看不出什么特殊的意思。

    “总教官亲自下厨,不大好吧?”

    慢悠悠地说着,墨上筠却夹了一块红烧肉,递到嘴里。

    味道不错,不油不腻,甜味适中。

    “改善下伙食。”

    阎天邢掰开筷子,平静地回答她。

    墨上筠耸肩,不可否认。

    确实,相较于食堂的大锅饭,阎天邢单独做的,味道确实要好很多。

    她虽然不挑食,但,谁也不介意吃的更好些。

    这问题往里面深究,那就没什么意思了,所以墨上筠并没有多问,只当是“沾了阎天邢的光,一起改善下伙食”,然后就继续埋头吃饭。

    阎天邢也开吃。

    “有两个问题。”

    吃到一半,墨上筠忽的偏头,看向阎天邢。

    “问。”

    阎天邢懒懒抬眼。

    “你说过,这次考核,留到最后的列入待选名单,”墨上筠慢条斯理道,“你给出的信息,是你们部队选人,上面给我的信息,是为了年底组建新的特种部队做准备,而你……显然不是西兰军区的人。”

    顿了顿,墨上筠抬起眼睑,盯着阎天邢,字字顿顿地问:“所以,具体目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在来这里之前,她就反复思考过。

    两次给阎天邢打电话,都有询问这问题的意思,只是阎天邢都没有接,她也没有问成。

    导师对三月考核没有了解,自然也不知道。

    眼下所得的信息,综合来说有三点。

    一、阎天邢以及牧程、澎于秋,都不是西兰军区的人,他们来自于一个暂不知名的特种部队。

    二、阎天邢花费三个月的时间,专门在西兰军区挑选出一批人,再花近一个月的时间进行考核,实在是大费周章,有些不合理。

    三、四月集训的目的是为了组建一支新的特种部队,而,三月考核能透露出的目的,跟四月考核重复了,明显有冲突。加上阎天邢默认过她的“特种部队选拔”,俨然就更矛盾了。

    她可以根据可得的信息做分析,但眼下,她所得到的信息很少,并不足以让她推导出所有的结论。

    阎天邢对上她的视线,微微勾唇,“这件事,等你最后留下来再说。”

    言外之意,如果墨上筠想要知道答案,必须要让自己留到最后。

    也就制止了墨上筠有可能会出于种种原因,而中途离开的可能。

    墨上筠眉头一挑,颇为不爽。

    “第二个问题。”阎天邢提醒道。

    “季若楠。”墨上筠道,“她不是你们部队的,却成为教官,而且一来就盯上了我。我想知道,这其中是否有私人情绪。换句话说,是不合理的私人情绪。”

    话说的很直白,就差点儿没问,季若楠是否因为跟阎天邢这个前任纠缠不清,这才盯上了她。

    阎天邢不由得笑了笑,却道:“先吃饭。”

    墨上筠凝眉。

    随后,阎天邢解释:“吃完看检讨。”

    这意思是,检讨里,有墨上筠想要的信息。

    反正都忍到现在了,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墨上筠收回视线,继续低头吃饭。

    她吃饭的速度很快,不多时,就将饭盒里的饭菜都吃的干净。

    见她如此,阎天邢也适时地放下筷子。

    “吃饱了?”阎天邢问,把饭盒收了起来。

    “嗯。”

    墨上筠盖上饭盒的盖子。

    将饭盒推到一边,阎天邢问:“怎么样?”

    “还行。”墨上筠敷衍地点头。

    自然是好吃的,不过,也不能太给面子了。

    阎天邢轻笑,继而站起身,走向饮水机旁,倒了两杯水才回来。

    他将一杯水递给墨上筠。

    墨上筠坦然地接了,一仰头,将水一饮而尽。

    阎天邢坐下。

    将水杯一放,然后拿起那三份检讨,从中翻出季若楠的,放到最上面,然后全部推到墨上筠面前。

    墨上筠拿过来。

    头顶亮着灯,视线很明亮,她拿了第一份来看。

    第一行,端端正正的“检讨书”三个字,字形秀丽,端正好看,像是仿宋体。

    墨上筠一目十行地扫过。

    季若楠对她指出的几个缺点,都一一作了检讨,重点在于“关注某个对象,不能一视同仁”,围绕着这个话题写了五百字的检讨,承认错误且进行反思,并且强调今后就改进,认错态度极好。

    但是——

    少了点什么。

    过于格式化的检讨,按照模子写的,墨上筠上次写检讨的时候,跟这个俨然一个调调,套路熟悉得很。

    而反思上,写明对墨上筠的关注,来源于“好胜心”和“好奇心”,极其纯粹的理由。

    “就这两点。”

    一路看完,墨上筠点了点那两个词,对其提出明显的质疑。

    “你可以相信,你有这个本事。”阎天邢肯定的看着她,并且对她也表示出一定的肯定。

    墨上筠眉头轻皱。

    顿了顿,阎天邢又轻描淡写地补充道:“她没恶意。”

    虽说语调不像是偏帮,而是出于讲述某个事实,可在墨上筠看来,考虑到他们俩以前的关系和现在的相处模式,还是觉得不大可信的。

    前任这种生物,不是应该像她跟安辰一样,说的清楚明白,然后尽量减少往来么?

    到了阎天邢这儿,一口一个“阎”、帮忙推荐名额、调到跟前来合作,俨然相处的很愉快。

    当然,每个人对前任的相处模式不同,而所谓的“前任”,也没有从阎天邢和季若楠那里亲口得知,也不能过于绝对。

    轻轻摇头,墨上筠并不信阎天邢的话,也尽量不对季若楠持有偏见。

    撇开季若楠的问题,墨上筠翻开了其他的两份检讨,相对于季若楠来说,稍有逊色,检讨好几处都没写在点上,而且有互相抄袭的嫌疑,只是总体来说,还算过得去。

    墨上筠看完,然后将检讨放下。

    “开什么会?”

    “希望你能监督这几位教官,对他们提出意见,帮助他们进步。”明明是极其严肃的话,可阎天邢的态度却有些敷衍。

    “我?”墨上筠眉头一动。

    “嗯。”

    “我就一普通学员……”

    “还会跟他们合作三个月。”阎天邢慢条斯理地打断她,“我相信,你现在对你未来的同事并不满意。”

    “……”

    墨上筠一时竟是无言以对。

    停顿片刻,她忽的扬眉,饶有兴致地问他:“对了,你有写检讨吗?”

    她没记错的话,针对阎天邢的问题,她昨天可是跟他进行深刻交流的。

    眉宇间的慵懒收敛,阎天邢微微凝眸,字字沉稳道:“我喜欢实际行动。”

    墨上筠:“……”

    啧。

    身为总教官,一切解释权都在他手上,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简直不要脸。

    “还有别的事吗?”

    墨上筠往后一倒,靠在椅背上,兴致缺缺地问他。

    “有。”

    “说。”

    阎天邢一抬手,把她的笔记本拿起来,直接丢给了她。

    墨上筠伸手捞过。

    “以后我的缺点,就不用写了。”阎天邢斜眼看她,淡淡道。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手指微微一动,笔记本就在她指尖转悠。

    她道:“你这是在拒绝进步。”

    阎天邢轻轻一笑,很是正经,“太优秀了,不好。”

    “……还有事吗?”

    “没了。”

    长吁一口气,墨上筠站起身,“那我先走了。”

    “慢走。”

    阎天邢倒也没有挽留她。

    墨上筠耸肩,笔记本落入手里,抬手朝他晃了晃,然后不紧不慢地出门。

    *

    吃饱喝足,墨上筠没去食堂,直接回了7号帐篷。

    帐篷的人很少。

    只有林、郁一潼、梁之琼。

    郁一潼游泳不算好,正在跟林讨论。

    梁之琼手里拿着那张表格,低头沉思,在帐篷里走来走去的。

    感知到有人进来了,却没有抬眼去看。

    “梁之琼。”

    墨上筠停在门口,朝梁之琼喊了一声。

    闻声,梁之琼抬起头,朝她看去。

    还没等她看清,墨上筠就走向她的床铺,“就一遍。”

    微微一怔,梁之琼顿了顿,才算回过神来。

    墨上筠这是想教她如何整理内务。

    心想澎于秋卖个人情,还真是挺管用的,眼见着墨上筠的动作,她虽然心里还是不大爽,可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走过去,眼神一直盯着墨上筠的动作。

    墨上筠不跟梁之琼讲解,只是负责“做一遍”,而且每个动作都很快,并未给梁之琼仔细研究的时间。

    梁之琼入伍半年,对内务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只是先前炮兵营的内务检查没有墨上筠这么狠,她只要认真一点,就能蒙混过关,以至于从未将心思放在内务上面。

    眼下——

    认真看着墨上筠的动作,梁之琼倒是不由得惊了一惊。

    果真,变态。

    整理被褥,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压、量、切、塞、抠、修,六个步骤,按部就班,有条不紊。

    墨上筠的手似乎带着魔力,只要她扫过的地方,每一处都不会带起丝毫褶皱,一向在梁之琼手里不听话的被褥,在墨上筠手里却是服服帖帖的。

    这叠个被子,在墨上筠这里,就如同变魔术一般。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原因,那一瞬,竟是觉得……

    墨上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挺有教官风范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