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21、她是你们四月集训的女教官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你,注意一下,倪婼和杜娟去找季教官了,说是要告你的状。”

    冉菲菲慢吞吞地把话说完,紧张地连呼吸都差点忘了。

    归根结底,她这也算是“出卖队友”的表现。

    倪婼还好,她是来这里才认识的,可杜娟却是跟她一起进的新兵连、下的连队,然后被选拔到这里考核,有着一定的交情。

    将这件事告诉墨上筠,她定然是心虚的,纠结的很。

    可,墨上筠毕竟帮了她,她知道有人去“告墨上筠的状”,不跟墨上筠说,心里更是过意不去。

    “我知道了。”

    墨上筠倒是很平静,没有半点惊讶和愤怒。

    冉菲菲点了下头,脸色涨得通红,张了张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干脆低下头,低声说了句“小心点”,然后就直接跑开了。

    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墨上筠默然地收回视线。

    冉菲菲能来道声谢,她可以理解,但是跟她“高密”,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可惜。

    以冉菲菲这样的成绩,第一轮的考核,难以熬下去。

    墨上筠拿着盆进了帐篷。

    澎于秋和梁之琼移动了位置,由澎于秋带头,领着梁之琼去查看扣分项目。

    将盆放好,墨上筠稍稍打量了两人一眼。

    还是昨天中午那个相处模式,在他人面前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一到澎于秋跟前,就立即收敛了那份张扬,老实跟在他后头转悠,训一句听一句,纵然恼怒也不会真的发火,甘之如饴。

    看这画面,还挺有趣的。

    “这下满意了没有?”

    陪着她一一检查完,确认无误后,澎于秋拍了拍手。

    “……”

    梁之琼瘪嘴,不说话。

    墨上筠耸肩,低头看了眼腕表,也快六点了,她得去会议帐篷一趟。

    但,才刚走了两步,澎于秋就看向这边,并且朝她摆了下手,“墨上筠。”

    闻声,墨上筠停下脚步。

    澎于秋迎面走来,而梁之琼则是阴着脸跟在他身后。

    “怎么?”

    “这丫头已经三次内务不合格了,再来一次就要走人,所以想找你帮帮忙。”

    很直白的说着,澎于秋将梁之琼往前一拉,拉到自己跟前,面对着墨上筠。

    “帮什么忙,我用得着走后门吗?”梁之琼回过身,瞪着澎于秋抗议道。

    “谁让你走后门了?”澎于秋无奈地看她一眼,继而继续朝墨上筠道,“我想,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帮她过一遍。或者,在你整理内务的时候,把她叫起来在旁看着,让她好好学学。”

    澎于秋倒是真没有走后门。

    他所说的“帮忙”,都在合理范围之内。

    不否认墨上筠的扣分规则,该是怎样的,就得是怎样,而墨上筠也不需要费多大的劲,只是顺着流程教一下梁之琼而已。

    “我为什么要帮她?”

    墨上筠眼睑掀了掀,丝毫提不起兴趣。

    “不会让你吃亏,”澎于秋笑了一下,“你的举手之劳,我欠个人情,怎么样?”

    “你的人情……”

    墨上筠拖长了声音,视线在他的领章上游离。

    一杠二星的人情。

    可以考虑考虑。

    “也行。”墨上筠点了下头,可多少有些将就的意思。

    “……”

    感觉到她流露出的那抹不在意,澎于秋差点儿没有拉下脸来。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啊。

    “不行!”梁之琼不由得插话,偏头盯着澎于秋,“你傻了吧,我的事我自己解决,凭什么让她帮忙?”

    澎于秋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强行把人往后拉到身侧,斜眼看她,“梁大小姐,你能保证明天内务检查一定合格吗?”

    “我……”梁之琼顿时噎住。

    半响,没好气道:“那也不用你欠人情,我的事,我欠就好了。”

    “你的人情我看不上。”墨上筠轻描淡写地回了她。

    澎于秋愣了下。

    “你——”梁之琼咬牙,忍着没有骂人,而是愤愤道,“那行,谈崩了!”

    墨上筠耸肩,准备走人。

    澎于秋及时叫住她,“成交。”

    “行。”

    早已走过他们,墨上筠连步伐都没停一下,应声的同时,抬起了手,朝他们做了个“k”的手势。

    很快,走出了帐篷。

    “澎于秋,你瞎掺和什么!”

    一见她走没影,梁之琼就忍不住了,小暴脾气蹭的就窜了上来。

    “伯父交代,照顾好你。”澎于秋无奈道。

    “又是他!”梁之琼深吸一口气,“澎于秋,如果不是我爸,你特么是不是都不会应付一下我?”

    “别瞎说,我们就说说你,”澎于秋敲了下她的头盔,让她把火气压下去,“梁之琼,你在你们部队考核成绩第三,跑到这儿来,就因为一个内务不合格,灰溜溜的滚回去了,你面子往哪儿搁?”

    “我自己能做好。”梁之琼不甘心道。

    澎于秋简直被她气笑了,“你能做好,连续三次都不合格?”

    “我就差零点几分了,好好注意一下就行。”

    “万一别的地方又出问题了呢?”

    澎于秋语气里夹杂着丝丝火气,带着极其明显的质疑。

    “……”

    梁之琼一时没了声。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有三次不合格的记录,她费尽口舌,澎于秋也很难再信任她。

    接下来还有十来次内务检查,可,哪怕是一次不合格,她就要这么走人了。

    “那也不能让你来欠人情啊,”梁之琼蹙眉,傲气尽显,“我梁之琼欠人情,别人都抢着要呢,她还……”

    说到这儿,梁之琼就来气。

    “你知道她是谁吗?”澎于秋打断她。

    “谁?”梁之琼一眯眼,“来头很大?”

    “墨家,听过没?”

    梁之琼闷声嘟囔,“我还儒家呢……”

    澎于秋咬了咬牙,没好气地再次弹了下她的额头。

    梁之琼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捂着额头吐槽,“人家做这动作,都是打情骂俏,到你这儿,一点儿情调都没有,疼死了。”

    “听好了,”澎于秋懒得管她,直入主题道,“她的父亲叫墨沧,京城军区的军长,你觉得她稀罕你这人情吗?”

    “我跟她之间的事,扯什么家庭啊,”梁之琼道,“她成绩不行吧,还树敌那么多,我就不能等有人欺负她的时候,帮她一把,还这个人情?”

    “……”

    见得她这么理直气壮的模样,澎于秋顿了顿,一时还真不好说什么。

    半响,他咳了一声,沉声道,“她是你们军区四月集训的女教官之一,你说,她能没有点本事吗?换句话说,她能让你帮忙吗?”

    梁之琼:“……”

    教、官?!

    靠!

    *

    六点整。

    墨上筠来到会议帐篷。

    这一次,她停在门外,声音清冷地喊了声“报告”。

    “进来。”

    里面,很快传来阎天邢的声音。

    墨上筠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有点意外。

    不仅没有在7号帐篷逗留的澎于秋,也没有见到牧程和季若楠的身影。

    唯有,阎天邢。

    他依旧坐在昨天的位置,一身迷彩军装,气场稍有收敛,气息慵懒。

    会议桌上,左手边,摆放着她的笔记本;右手边,放着两个饭盒;正前方,摆放着三份纸张,阎天邢正低头看着,手里拿了一支笔。

    视线从那几份纸张上扫过,冷不丁的,墨上筠想起中午意外听到牧程和澎于秋的谈话,这么一联系起来,忽然意识到,这三分纸张应该是“检讨”。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有点明白为何季若楠三人都不在了。

    没有在门口久留,墨上筠坦然走过去。

    走至阎天邢右手边第一个位置,将椅子拖出来,然后坐下。

    阎天邢将手中签字笔一放。

    然后,右手一抬,将右手边一份饭盒推给她,“先吃饭。”

    “谢了。”

    墨上筠接过。

    与此同时,阎天邢将三份检讨书叠起来,压在左手边笔记本下,然后把自己的饭盒拿过来。

    顺便分配了下两双筷子。

    饭盒还是热的,墨上筠一接过筷子后,就打开饭盒的盖子。

    最上面的是荷包蛋,下面有排骨和红烧肉,还有两个素菜,占据近一半的饭盒,往下才是白米饭。

    丰盛的很。

    “教官餐?”墨上筠将筷子掰开,随口问了一句。

    阎天邢抬眼看她,“自己做的。”

    “……”

    墨上筠动作一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