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9、扑腾个什么劲?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许是阎天邢的气场太强,刚一走近,所有人就自动以小组为列立正站好,总共站成11排。网

    阎天邢手里只拿了枚哨子。

    排在第三列第一个的墨上筠,不自觉地看了眼那枚哨子。

    倒是有点怀念起二连那枚被她锁在抽屉里的哨子来。

    阎天邢扫了她一眼,注意到她漫不经意收回去的眼神,然后把哨子收了起来。

    “第一组,出列。”

    没有任何前提,阎天邢一开口,便说到重点。

    第一组的人,立即出列,拘谨地在他面前站成一排。

    阎天邢朝身边的助教递了个眼神。

    助教立即会意,领着这一组人前往牵引横渡的地点。

    牵引横渡两边都是高台,中间是一条很长的索道,距离河面有十余米高,纵然是从上面摔落倒地,不注意姿势,也极有可能被水面拍晕。

    不过,既然是能来到这个地方的,基本不用考虑水下救援的问题,毕竟很难会掉落下去。就算发生意外真的掉落,入水的姿势也能保证,最起码不会危害到生命安全。

    五个人,分别去了五个高台,只是相距不远,在助教喊了“开始”、摁下计时器后,各自开始行动。

    其余小组原地等待。

    墨上筠闲得无聊,抬眼看着那些人的动作。

    牵引横渡采用的是提洛尔横渡法,概括来说,就是趴在绳子上,是把自己拉过去。具体方法是将左腿垂落下来,右腿勾住绳索,然后借助手脚的力量往前移动。

    这对体力,尤其是臂力,有很高的要求。

    这些人,俨然都掌控过这些技巧,只是因军种的不同,有些并没有熟练掌控,所以前进速度有些慢。

    不过,不同的军种,都各有所长,各自擅长的项目应该都会考到,倒也没有公平不公平一说。

    墨上筠看了会儿,觉得越来越无聊了。

    懒洋洋地收回视线,墨上筠不动声色地看向前,赫然对上了阎天邢的视线。

    两人视线停顿片刻,然后不约而同地移开。

    第一组的人行动后,第二组的便站在高台上,只等待前面的人爬完后,后面的人就能行动,这也是“最大限度的利用时间”。

    孺子可教。

    很快,第一组第一个顺利抵达另一个高台,第二个第一个行动之际,身为第三组第一个的墨上筠,也得上高台了。

    一个接一个,不多时,也轮到了她。

    “可以开始了。”

    站在一旁拿计时器的助教提醒道。

    “是。”

    墨上筠应付似的应了一声,继而开始进行绳索横渡。

    她一上绳,助教就没忍住,多看了她几眼。

    动作挺专业的,一举一动都很到位。

    但,盯着看了会儿后,神色就流露出明显的失望。

    不知是女兵的臂力有些弱,墨上筠虽然动作标准,速度保持着平稳,可总体而言,速度并不快,处于中等水平,有点儿败坏最初那一瞬的惊艳。

    在计算时间和专心横渡的墨上筠,倒是没有关心后面的助教是怎样的想法。

    第三组,她排名第三,抵达终点。

    他人累的满头大汗之际,她只是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连呼吸都没有过多的变动,轻轻松松地下了高台。

    这边高台的教官:“……”

    这人,都不累的吗?

    ……

    墨上筠爬下高台,然后拿了岸边事先准备的背包,一背上,在河岸旁走了几步,找了个水深的地方跃入河中。

    标准的入水姿势,溅起的水花很少,动作很漂亮。

    隔着三十米宽的河流,阎天邢面向这条河,看似漫不经意地观察,可从墨上筠爬上绳索的那一刻起,视线就有意无意地从她身上扫过。

    墨上筠的实力,自然不可能如她所展现出来的这般。

    出于对自己的严格要求,能确保所有训练项目的动作都如教科书一般的标准,完美的挑不出丝毫破绽。

    而,她有一定的强迫症,就算她想刻意“不标准”,也很难达到。

    所以,很多人诧异墨上筠的成绩。

    虽不算差,却,也不算好。

    阎天邢看过墨上筠的履历,就算墨上筠长时间没有长进,把以前用白纸黑字打印出来的成绩拿出来,墨上筠现在的成绩都跟以前的差得远。

    按理来说,墨上筠足以轻松拿到前三。

    只是,太轻松了,所以她提不起兴趣。

    眼下所有的考核项目,她都是无精打采地应付了事,唯一耗费的心思是去计算所有学员的实力,让自己保持在“良好”的成绩,以此来增加难度。

    她把日子过的跟度假似的。

    不过,考核才开个头。

    后面会如何,是否会发生让墨上筠改变主意事,谁也都说不清。

    阎天邢并不着急。

    墨上筠的成绩不重要。

    这种考核,纵然她拿到第一,也绝非她的真实实力。

    毕竟她是以人之力,追踪两个佣兵大半夜,然后在没断手断脚、受重伤的情况下,把两个经验丰富的佣兵揍得半死不活的人。

    ……

    河里。

    墨上筠游得很慢,而且是顺着水流往下面游的,选择以最轻松的方式游向对岸。

    由于她前面的两个女兵速度比较快,林是等她爬到三分之一才从第二个高台开始爬的,所以比她晚一点儿到,她飘向下游的时候,正好跟下水没多久的林碰上。

    “墨上筠!”

    见她跟玩儿似的“飘”下来,林眉头狠狠一抽,没忍住喊她。

    “好巧啊。”

    墨上筠朝她招呼一声,打算直接从她面前游过去。

    林忍无可忍,两腿在水中一踢,整个人往斜侧一游,挡住了墨上筠的去路,“你不能往前面游吗?”

    这次,墨上筠停了下来。

    倒不是因为她的话,而是她在水中的敏捷性。

    “游得不错。”

    墨上筠打量了她一眼,不加吝啬地夸赞道。

    林:“……”

    难得被墨上筠夸一次,她竟然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半响,她紧紧盯着墨上筠,憋出一句,“从小就学。”

    “哦。”

    墨上筠微微点头,两手一抬,将头盔扣好,有水沾在她的脸上,汇聚成股滴落,映着刺眼的阳光。

    林看到墨上筠往后倒退,一瞬间离开了她近一米的距离。

    阳光下,她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张扬,眉头挑了挑,“比一比?”

    比一比。

    林微微一怔。

    片刻后,压抑着内心的狂躁,她当即应声,“来啊。”

    比就比,谁怕谁。

    墨上筠勾唇一笑,眼底闪过抹趣味,当下就朝河对面游了过去。

    距离还剩二十来米。

    当然,这么短的距离,谁赢谁输,都看不出什么。但,好歹能在枯燥的项目里寻点儿趣。

    一声“开始”都没有,就见墨上筠往前游去,林心里骂了声卑鄙无耻,但身体却很诚实的往前跟上。

    难得能堂堂正正跟墨上筠比试一次,林可谓是专心致志,背上有2公斤的重量,可她的速度还是很快,一转眼就逼近了前面的墨上筠。

    距离河岸,还剩1米。

    两人忽然听到“啊——”的一声惨叫。

    叫声有些撕心裂肺,伴随着噗通划水的声音,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动作,然后朝右侧看了过去,只见距离不远的第三个高台附近,有人正在水里费劲的扑腾。

    是冉菲菲。

    脸色疼的扭曲,身上2公斤的重量,直接把她往水下拉,努力往上面飘一下,可很快就被重量拉到水下。

    周围的救生艇离这边有些远。

    “抽筋了。”林迅速做了判断。

    “啧。”

    墨上筠不耐烦地皱了皱眉。

    话音刚落,林还想询问她是否继续,可刚偏过头,就见到墨上筠紧一个转身,径直朝抽筋溺水的冉菲菲游了过去。

    超乎想象的前进速度,宛若浪里白条,一转眼的功夫,人就已经来到冉菲菲溺水的地方。

    此刻的冉菲菲,还在拼命的扑腾,不知从嘴里灌入了多少的河水,水面溅起来的水花,全然溅在了墨上筠的脸上。

    墨上筠眉头抽了抽。

    这里是河,不是海,到底撑死了不过两米深,扑腾个什么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