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7、给墨上筠穿小鞋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七个人猛地站起身,朝这边探过来,头顶的光线立即被遮掩,只余下圆形空隙,照亮小块餐桌……

    视线登时陷入昏暗中。

    墨上筠顿了两秒,才意识到他们反应有点大,不过看着一双双好奇的眼睛,她也不好说什么。

    想了想,她将桌上摆放的一次性筷子抽出来,在桌面一敲,继而抬眼看向七人。

    “忍。”

    简简单单一个字。

    说完,墨上筠低下头,将筷子掰开。

    然而,那七个人,依旧一动不动的,紧张以待地看着她。

    “别挡着光。”

    用筷子敲了敲饭盒,墨上筠懒洋洋地提醒了一句。

    众人奇怪地互看了几眼。

    “没,没了?”向永明没忍住,出了声。

    “没了。”

    挑了挑眉,墨上筠两手一抬,将站在身侧的两人强行撤回去坐好。

    视野总算是亮堂了几分。

    向永明:“……”

    众人:“……”

    停顿几秒,一行人默默地坐了回去。

    墨上筠收了一只鸡腿,苹果都还了回去,然后专心地低头吃饭。

    众人哑言。

    与此同时——

    食堂帐篷内,其余的人,皆是扫兴地收回视线。

    最初,他们还以为这里要打架,结果全部围聚在一起,他们又以为是在探讨什么,还有人侧耳去听。

    没想到,这连一分钟都没有,就各自散开,坐回原位。

    搞得人莫名其妙的。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冉菲菲好奇地眨着眼。

    “谁知道,”杜娟冷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跟一帮男兵混在一起,也是醉了。”

    倪婼没有说话。

    觉得杜娟的语气怪怪的,带着明显暗示意味,让人听了心里怪不舒服,冉菲菲犹豫了下,不由得为墨上筠辩解道:“他们,都是她带的兵吧?”

    “是她手下的兵,就得帮她当宝一样宠啊?”杜娟脸色拉了下来,“还不是因为长得漂亮。”

    冉菲菲有些尴尬。

    但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见倪婼一直保持沉默,自己也就没再继续说了。

    反正挺倪婼的描述,墨上筠应该不是什么善茬,抢了人家的心上人又甩了,还让男方念念不忘、纠缠不清,是够缺德的。

    不过,一时的反感而已,倪婼并未深想。

    三人去找位子坐下。

    *

    另一边,墨上筠所在的两张餐桌。

    陆续有人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可,过了好几分钟,就坐在墨上筠旁边的黎凉,还是没有忍住。

    “墨副连,你就由他们说吗?”黎凉问。

    按照墨上筠在二连的作风,任何人说她一句坏话,都能被她揪出来,以“私下损害领导名誉”的名义,光明正大地将人罚个半天。

    忍。

    太不符合墨上筠这张扬地性子了。

    不过,他最想不通的,还是墨上筠为何要保留实力,一直居于中游。

    “不然把他们的嘴缝起来?”

    慢条斯理地说完,墨上筠夹了一筷子白米饭放到嘴里。

    “……”

    黎凉被堵得没话说。

    “墨副连,那你是不是遇到特殊情况,所以才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向永明伸长了脖子。

    “这就是我真正的实力。”

    墨上筠吃了口白菜,说的极其自然。

    向永明:“……”

    众人:“……”

    这就是她的真正实力?

    当初把一连和二连虐的死去活来的墨上筠,难不成是假的?

    都直接问到这儿了,她也不肯松口,众人了然肯定问不出别的,于是都默契地绕过此事,低头吃饭的同时,说起了别的事来。

    对于他们的话题,墨上筠时不时搭上几句话,可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专心吃饭。

    *

    会议帐篷外。

    半个小时的反省会结束。

    季若楠最先走出来,脸色有些阴沉,紧随其后的是牧程和澎于秋,两人周身的气压都有些低。

    “也就是说,就是因为墨上筠,我们不仅被阎爷批评教育了一顿,还得写个一千字的书面检讨,”牧程皮笑肉不笑地道,“在此之前,我能不能先给她穿只小鞋?”

    澎于秋面无表情道:“你有那胆量的话,随便。”

    “……”牧程无语望天。

    故意去找茬,还真没那胆量。

    澎于秋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要这么想,你就只负责一个阶段的考核,我呢,得跟上三个阶段。老兄,小弟还要被墨上筠盯上二十多天,比你更惨啊。”

    牧程也叹息,沉重地拍他的肩膀,然后摇头。

    早知道,先前就该跟阎天邢来个“舍身取义”,要么让墨上筠当教官,要么他也不当教官。

    那样的话……最起码不要写检讨了。

    “不过话说回来,季若楠同志,得写一千五的检讨呢,”澎于秋神色缓和了些,“世风日下啊,好歹也是前女友,罚起来竟然这么狠。”

    牧程一愣。

    继而,左右环视了半圈,牧程靠近澎于秋,神神秘秘地问:“说起来,季若楠真是阎爷前女友吗?”

    “当然。”

    “这么肯定?”牧程露出些许惊讶表情。

    “你忘了初云跟了阎爷多少年了?”澎于秋桃花眼挑起抹笑意。

    “他这么死板一人,能跟你说这些?”

    澎于秋手臂一伸,直接从后方搂住了牧程的脖子,话语间自带得意道:“你也不看看,我跟他是什么关系。”

    牧程:“……”

    得,默契地好基友,战场上的最佳组合。

    “二位教官……”

    身后,随风冷静传来的一声喊,冷不丁将两人思绪打乱。

    两人身形一僵,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各自把搭在对方肩上的手收回来,同时极其默契地往旁退开一步,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至此,两人才转身,朝身后看去。

    墨上筠就站在他们身后,身姿笔挺,眉眼挑笑,神色悠然,正笑眯眯地打量着他们俩。

    “咳。”澎于秋咳了一声,“有什么事吗?”

    “路过,顺便来打声招呼。”墨上筠坦然耸肩。

    “好巧啊。”

    牧程假模假样地笑了一下。

    走到他们俩身后,无声无息,不知何时出现的,又听到了什么……

    想至此,谁也高兴不起来。

    “有空聊。”

    墨上筠朝他们挑了下眉,然后又转过身,踱步离开。

    看起来,还真像是“路过,打声招呼”的。

    但,这理由摆在跟前,谁也不肯相信。

    两人再一次并肩,慢悠悠地往前走。

    好一段时间没说话。

    一直快走到女兵帐篷区,牧程才冷不丁地出声,“猜猜,听到多少?”

    “做好全听到的准备吧。”澎于秋同情地看了眼他。

    “她不会告状吧?”牧程继续望天。

    “应该不会,”澎于秋摇了摇头,可一想,却又道,“嗯,最大的可能,是把你给她穿小鞋的可能写到笔记本上,然后明天让阎爷继续开会。”

    牧程:“……”

    澎于秋拍拍他的肩,“我先去让她们罚站。”

    牧程目送他离开。

    *

    远离营地的空地上。

    墨上筠如同散步,再一次走到这里。

    先前跟一连的五人,还有向永明、黎凉一起吃了饭,之后洗了饭盒回了趟宿舍,结果倪婼一行人叽叽喳喳地回来,实在是扰得人耳根不清净。

    趁着风和日丽,时候正好,她出来溜一圈,无意间来到这里。

    也好。

    得清静,睡个午觉。

    墨上筠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睑,继而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确定附近没有任何可疑踪迹后,将作训帽取下来在手中把玩,然后步伐闲散地走到了昨天午睡的树下。

    选了个有阳光的位置,席地而坐。

    将作训帽一放,墨上筠观察了下草地周边的痕迹,确认没有蛇虫存在后,才就此躺了下来。

    下午,一点刚过。

    一抹身影,出现在这片空地上。

    军靴踩在柔嫩的草上,发出轻微的声响,光线从身后打落下来,于杂草上拉出一道影子。

    没急着往前走,而是下意识朝某棵树下扫了一眼,见到躺在树下的人后,步伐就自然而然地停了下来。

    凉风习习,阳光灿烂。

    躺在树下的人,只手枕在脑后,作训帽盖住了半张脸,至于一抹侧颜,右腿弯曲,左腿伸直,另一只手搭在小腹,动作好不闲散肆意。

    阳光从茂密的树枝里透射下来,形成柔和的光圈,洒落在她身上、脸上、发间,没被作训帽遮住的半张侧脸,美的有些不似真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