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6、我觉得我像瞎子吗?【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帐篷内,传来嘈杂的声响——

    “林,墨上筠是你的副连长,你当然说她没有私心。移动网但是,宿舍里就你,季教官,还有跟你关系不错的郁一潼合格了,我们几个跟都墨上筠结过梁子,也正好都不合格,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这是倪婼义正言辞的声音。

    “有点权力就了不起了吗,她这叫公报私仇!卑鄙小人的行径!”紧随着说话的是杜娟。

    “林,我们怀疑也是有道理的,你不用急着跟墨上筠说话,如果这是巧合,让她来跟我们好好说说。”冉菲菲说话细声细气的,但也没有服软。

    顿了顿,冉菲菲继续道:“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宿舍的,有什么意见可以聊一聊,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如果是巧合,我们的内务不够格,那事情到此为止,我们道歉。可如果真的是公报私仇,那我们只能追究下去了。”

    墨上筠听完,直接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林刚想跟她们对峙,听到门帘方向的动静,顿时停下来,抬眼朝那边看去。

    见到是墨上筠,眉目间的气恼和担忧,也渐渐退去。

    正主已经来了,就没有必要为她出头了。

    墨上筠扫了一眼。

    郁一潼和季若楠都不在。

    林站在自己床尾,对面站着的是倪婼三人,手里都拿着她写的表格,正气势汹汹地跟林说理。

    至于梁之琼,出乎意料的没有跟她们一起,而是站在自己床铺旁,一边看着手里的表格,一边皱着眉头烦躁地检查扣分项目,看起来憋了满肚子的火。

    听到动静,抬眼看了墨上筠一眼,也只是恶狠狠地瞪了她一下,然后就继续忙活自己的。

    倒是倪婼三人,由杜娟带头,径直朝墨上筠走过来。

    “墨上筠,为什么我们三个都不合格,”杜娟走近,怒气冲冲地盯着墨上筠,“你是不是公报私仇?”

    “不是。”

    墨上筠斜眼看她,将半干的衣袖卷了起来。

    “你——”

    被如此轻描淡写地回应,杜娟立即怒火攻心,抬腿就想上前跟她发生肢体冲突。

    倪婼皱了下眉,立即拉住了杜娟。

    连续两天,墨上筠的表现都突出,不像梁之琼、林、郁一潼等人一样排在前列,所以杜娟私下里也跟她说,墨上筠没有什么真本事,顶多是内务搞得好一点而已。

    多少有点轻视墨上筠的意思。

    有人说墨上筠的不是,倪婼心里自然是窃喜的,便没有直接戳破。

    但是,她心里知道墨上筠的能力,让杜娟跟墨上筠硬碰硬,到时候吃亏的只能是杜娟,没有必要。

    杜娟被她一拉,倒也冷静下来,停下动作。

    “墨上筠,”将杜娟拉到身后,倪婼上前一步,朝墨上筠道,“我们昨天的内务都是合格的,为什么一到你手上,我们就都不合格。准确来说,跟你有恩怨的,都不合格。倒是站在你这边的,正好合格了。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墨上筠抬眼,迎上她咄咄逼人的视线,冷笑一声,“你手中的表上,是哪点没写清楚,还是不符合现实?”

    倪婼微微一愣。

    “就算你写的是事实又能怎么样?”杜娟一时没忍住,又来到倪婼身侧,“谁知道你是不是对我们抠细节,对林她们就放松?这种小问题,抓一抓都有,那里有像你这么苛刻的?!”

    她靠得有些近,声音又有些大,墨上筠听得皱了皱眉。

    “有意见,去找教官。”

    墨上筠丢下一句话,直接走向那张摆盆的长桌,准备去拿饭盒。

    但,刚走了两步,她就被杜娟挡住了。

    杜娟张开手臂,挡在了她面前,凶巴巴地盯着她。

    “墨上筠,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今天这件事就没完!”杜娟蛮横道。

    墨上筠倏地眯起眼,右手手腕在不经意间动了动。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动手,一只手就忽的从身后伸过来,放到了杜娟的肩膀上。

    “喂!”

    夹杂着火气的一个字,冷不丁飘落到杜娟耳里。

    杜娟身形顿时一僵。

    墨上筠凝眸看去,看到梁之琼一张阴沉至极的脸,神情僵硬,满是不甘。

    “别挡道,让开!”

    又是梁之琼不耐烦的声音。

    她的手掌一用力将人一推,杜娟一时不防,立即朝一旁摔了过去。

    倪婼和冉菲菲见状,立即伸出手臂,稳稳地扶住她。

    直至再次站稳的那一刻,杜娟的心才算是落了地。

    她跟倪婼、冉菲菲,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然后,互相交换了下眼神,商量着暂时见机行事。

    梁之琼和墨上筠不对头,她们都是知道的,今天的内务考核里,除了她们几个,就只剩下梁之琼没有过关。

    她们拿到表格后,粗略地看了几眼,就开始指责墨上筠,林看不下去跟她们吵了起来。

    可梁之琼不一样,一直拿着表格在做对比,眼下如此煞气腾腾的,应该是抓住了墨上筠的把柄。

    她们几个,对梁之琼出来找茬墨上筠的事,都见其成。

    梁之琼推开杜娟后,就向前两步,站定在墨上筠面前。

    两人面对面地站着。

    梁之琼比墨上筠高了点儿,一站定,就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俯视”墨上筠,气场全开。

    墨上筠抬了抬眼,闲闲地看着她。

    不至于到跟梁之琼对抗的地步,但是,明明气息闲散的模样,可在外人看来,气势却一点都不弱,反倒是衬得梁之琼有种故作嚣张的感觉。

    “你,”梁之琼没直接谈事,一张口,然后指了指墨上筠,“叫墨什么来着?”

    墨上筠眉头轻蹙。

    倒是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林,率先抢答:“墨上筠。”

    话音一落,墨上筠就偏了下头,视线越过梁之琼,懒洋洋地看了林一眼。

    林淡定地看着她,倒是一点儿都不怕。

    墨上筠遂收回视线。

    “对,墨上筠。”梁之琼似是想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手中那张表格,“这是你打的分?”

    磨蹭了半点,也没说到意图,墨上筠眉头一挑,“说重点。”

    她这不耐烦的一催,让梁之琼压下的火气又冒起来,眼底闪过抹凶狠之意。

    “擦,”梁之琼怒骂一声,强忍着没有挥拳揍她,然后没好气道,“扣分点我都检查过了,你确实眼尖,这次我无话可说。不过,你等着瞧,从明天开始,我不会再给你扣分的机会。”

    撂下狠话,梁之琼转身就走。

    “等等。”墨上筠叫住她。

    “什么事?!”梁之琼步伐一顿,暴躁地回过神。

    耸了耸肩,墨上筠一派坦然,“不用等明天了,下午抽查。”

    梁之琼:“……”

    倪婼等人:“……”

    梁之琼强行把胸腔那团火焰压制下去,纵然很不爽墨上筠,可实在挑不出什么错,于是回了一句“下午就下午”,然后便继续去整理她的物品了。

    而且,还是根据墨上筠那张表格进行的整理。

    她可不是倪婼那群傻子,管人家是不是故意的,既然自己能被挑出错误来,那就是她们有不足,只有让自己做到无可挑剔的地步,才能让人无话可说。

    就算墨上筠想挑刺,也不给墨上筠一点机会!

    梁之琼愤愤地想着。

    倪婼跟冉菲菲、杜离三人,见到这一幕,彻底地懵住了。

    这算怎么一回事儿?

    梁之琼不是应该抓住毛病,跟墨上筠打起来吗?怎么撂下几句狠话就咽了这口气,直接走了?

    而且,还有主动改进的意思。

    三人有些迷糊。

    一直等墨上筠拿着饭盒离开,才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来。

    “那我们,要不要……”冉菲菲踌躇片刻,很是犹豫地问,“继续找墨上筠?”

    杜娟看了她一眼,也有些尴尬。

    “等下午吧。”倪婼深吸一口气,道,“我们先整理一下,如果下午再这样,我们就直接跟季教官说。”

    刚刚是最好逼迫墨上筠的时候,可是被梁之琼这么一打岔,她们已经失去了绝佳的机会。

    再加上梁之琼同为被“挑刺”的人,作风却跟她们截然相反,落得个“好榜样”,她们若是继续计较,事情闹大了,教官那边估计也会拿梁之琼举例,然后来教训她们。

    梁之琼怀着满腔怒火,来到自己床铺前,把被子打开,打算重新叠。

    但一抬眼,就见到从床尾经过的林。

    她皱了下眉,“喂,你叫什么名字?”

    林步伐一顿,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走过。

    见此,梁之琼心下恼火,直接站起身,冲她喊道:“我跟你说话呢?”

    林停了下来,似是很疑惑的模样,转过身来,好奇地问:“在跟我说话?”

    “不然呢?”

    梁之琼咬牙切齿,猜到这女人是在存心耍她。

    见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模样,林耸了耸肩,回答:“林。”

    梁之琼在心里骂了一声,心想什么样的人带出什么样的兵,全部都一个德行,让人恼火得很。

    “那个姓墨的,是你们的连长?”梁之琼语气有些冲。

    “她叫墨上筠,”林强调道,“是副连长。”

    “我管她叫什么,副不副的,”梁之琼烦躁道,“我问你,你是她带出来的兵,为什么考核的时候,她比你差那么多?”

    林顿了顿,反驳道:“她不比我差。”

    梁之琼气急攻心,炸毛似的指着自己的眼睛,“我觉得我看起来像是瞎子吗?”

    被她这么一问,林还似模似样地观察了下她那双挺好看的眼睛,然后肯定回答:“不像。”

    这番小举动,差点儿没把梁之琼气炸了。

    强忍着没跟她计较,梁之琼继续道:“成绩摆在那里,她怎么不比你差了?”

    昨天中午才算认识墨上筠,所以早上并没有关注。

    本来也没想关注什么人,可墨上筠这人实在是太气人了,昨天下午看了眼她的4米考核,一般般。今天上午在后半段往回跑的时候,又关注了下墨上筠,发现她还在跨越障碍,等她回来快半个小时了,才再次见到墨上筠。

    实在是慢的可以。

    相反,据说林是墨上筠带出来的兵,可林几乎是跟她一起回到原点的,在整个套餐期间,也时不时能见到林的身影。

    这带兵的和被带的兵,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些。

    “那你可以多关注一下她,”林正色道,“她会用行动告诉你,成绩并不能说明什么。”

    梁之琼微微一顿,虽有那么点赞同,可说得出来的却是,“说的比唱的好听。”

    “信不信由你。”

    林没有跟她争辩的意思,说完,就走向了长桌。

    拿了自己的饭盒,直接往外面走。

    但,在路过那三人的时候,林停了下来,警告地盯了她们一眼,“有本事就让墨上筠挑不出错,不然,做什么都是自己在作。”

    她一说完,就激起了三人的怒火,可她说完就走出门帘,连个让三人放狠话的机会都没有。

    三人气得直跺脚。

    *

    燕归撒谎做了坏事,没敢再缠着墨上筠嘀咕。而安辰也因上午受到的消息有些震惊,犹豫了番,也没去找墨上筠。

    墨上筠得清闲自在,本打算一个人吃午饭的。

    可,刚打完饭,就见到有好几只手在朝她挥舞。

    “墨副连。”

    “墨副连,这边。”

    “墨副连,给你留了位置。”

    墨上筠定睛看去,见到的是一连的五个人,有一个不在,此外,还有向永明和黎凉。

    来的时候,那六人还对墨上筠等人心怀哀怨,可还不到两天,就恢复了以往的状态,还跟向永明和黎凉有了交情。

    毕竟是一个部队的人,在部队内部有竞争,可一离开去了别的地方,倒是自然而然地亲近了。

    墨上筠也不客气,端着饭盒就朝他们那边走了过去。

    “墨副连,你吃这么少啊?”

    “墨副连,辛苦了,给你加一只鸡腿。”

    “墨副连,我这儿有苹果,也给你了。”

    刚一坐下,墨上筠就受到了绝无仅有的“关爱”,什么好东西都往她这边放。

    墨上筠放下碗筷,眉目间的淡然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些许严肃。

    这时,另外两个正准备将食物递给她的人,都默默地将其收了回去。

    声音也渐渐安静下来。

    这两桌的平静,跟其他桌热闹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

    “怎么,”墨上筠环视了一圈,将他们七个的表情都看在眼底,“都做错事了,怕我回去告状?”

    “没有没有,”向永明举起三根手指,做出发誓的姿势,“墨副连,我发誓,我们绝对没有做错事。”

    墨上筠视线冷然地盯着他。

    向永明立即将手给收了回去,恢复了正经模样。

    “说说。”

    手指在桌面敲了下,墨上筠抬眼,视线扫向其余几人。

    众人面面相觑。

    这时,黎凉出声,化解了尴尬气氛。

    “是这样的,”黎凉道,“墨副连,我们都觉得,你这两天没休息好,大家不忍心,所以就来关照一下你。”

    话,说的很委婉。

    只是,暗示的也很明显。

    说她没有休息好,意思是她状态不好,往深里一想,很自然地联想到燕归跟她说的事——昨天晚上,黎凉和向永明跟人吵起来了,事情源头就是因为他。

    心下了然,墨上筠挑了下眉,悠然道:“是因为我身为副连长,成绩不行,被人议论的事?”

    众人默然。

    虽然没有吭声,但这无疑是在默认。

    如果墨上筠实力真就如此,他们也就认了。

    可是,他们都见识过墨上筠的厉害啊!

    悠悠然扫了他们一圈,墨上筠笑了一下,“你们不关心自己,倒是关心起我来了?”

    “我们这不是担心你嘛。”向永明适当地露出为难的表情。

    “那行,”墨上筠点了点头,继而道,“给你们上节课。”

    她话一说完,众人都有些纳闷。

    然而,墨上筠一勾手,他们立即回过神来,纵然什么都没明白,还是齐刷刷地凑了过去。

    七个人,统一的动作,动静实在是有些大。

    其他桌的人,皆是好奇地朝这边看过来。

    而——

    杜娟和倪婼打完饭找位置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墨上筠被七个男人团团围住的画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