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5、阎爷通知,开反省会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七点半,检查内务。

    检查期间,帐篷里不允许有人,所以等季若楠检查完墨上筠的内务,打完分数后,就事先召集女兵集合,顺便交待几件事。

    而,区区一个简单的内务检查,墨上筠花了近二十分钟。

    她手里有一叠纸,都是季若楠给的——根据她内务条例下面的积分规则做的表格。

    表格上,每一项,有怎样的要求,达到怎样的程度将会得到多少分,详细的让人瞠目结舌。

    她根据这些打分规则,每个人都记了两份,一份交给的澎于秋,一份放到各自床铺叠好的被子上。

    八点还差五分钟,她把所有的内务考核成绩都交给了澎于秋,然后去集合地集合。

    澎于秋心有好奇,看了眼墨上筠的背影,然后站在7号帐篷门口,随意的翻了翻。

    墨上筠的内务由季若楠审查,1分。

    而她,手里最高分9。3分,是季若楠的。

    林和郁一潼全部是9分。

    倪婼,8。4分;杜娟,7。9分;冉菲菲,8。5分。

    梁之琼,5。5分。

    内务考核,9分才算合格。

    澎于秋每个人的成绩都详细看完,又忍不住来到7号帐篷转悠了一圈,根据表格上的打分一一进行对比,竟是挑不出半点差错。

    尤其,在路过梁之琼床铺时,看了看表格,又看了看她叠的被褥,澎于秋不由得扶额,只觉得这丫头确实该好好整理下内务了。

    *

    八点。

    墨上筠踩着点集合。

    阎天邢不在,由牧程和季若楠监督,确认所有人都到齐后,牧程吹哨,让他们出发。

    依旧是昨天一样的套路。

    泥潭、三个两百、五公里负重越野、一条河、一公里障碍、靶场,一来一回。

    墨上筠保持着昨天的速度,慢条斯理地蹚过泥潭,做完三个两百,然后背着2公斤的背包开始负重越野。

    刚跑没多久,燕归就噌的一下来到她身边。

    但,没有装模作样的热情怀抱,而是满脸委屈的小媳妇样儿。

    “墨墨。”

    燕归睁大眼睛,跟在她身边,视线在她身上游离。

    墨上筠没搭理他。

    过了好一会儿,燕归按捺不住在心间爬来爬去的好奇心,总算是问道:“墨墨,你跟那个安辰,真的交往过?”

    一个小时前,若不是有澎于秋在周围转悠,他非得跟安辰打上一架,好好问问“交往过”是什么意思。

    他们家无所不能、酷炫狂拽、所向披靡的大墨墨,是安辰这等角色能染指的吗?

    简直太不像话了!

    他这小暴脾气,一直到现在都没冷静下来,若非看到墨上筠冷静了点,他的肺估计早就炸了。

    墨上筠想了想,敷衍地点头:“算吧。”

    “算……”燕归一顿,愈发纳闷了,“是怎么个意思?”

    “不知道。”

    “拉手了吗,亲嘴了吗,发展到什么程度,为什么分的手?”燕归没忍住抛出了一系列的问题,可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吐槽,“我说你啊,你什么眼光,怎么就看上那种小白脸了呢?你不觉得我都比他优秀吗?我玩得了跑酷,玩得了诡计,精通各种器械,各科项目成绩名列前茅,怎么着你都得选我是吧?不不不,也不对,你说,我都能被你秒杀,这个安辰还不被你秒成渣渣,你到底怎么想的……”

    墨上筠忍无可忍,停了下来。

    燕归也紧随着停下。

    “这样吧,”墨上筠拍了拍衣袖上沾的泥土,语气里夹杂着阴冷,“这五公里,跟上,一切好说。没跟上,滚蛋。”

    “哎——”燕归喊住她,还想说点什么,可墨上筠已经抬腿开跑,速度加的不止一倍两倍,他立即跳了起来,暴躁道,“我去,你耍赖!”

    喊归喊,燕归也适时提升了速度,赶紧跟上墨上筠。

    按理来说,他是没有任何胜算的,毕竟墨上筠是怎样的厉害,他完全见识过,跑过第一名他都信。

    据说,墨上筠自幼学武,跟着外公外婆长大,什么苦都吃过,刚懂事就绑着沙袋越野跑,一点点练就成眼下这样的变态。

    可是,墨上筠并没有超前,只是在超越她一段时间后,保持着他最大极限的速度,正好在学员中前十徘徊。

    燕归简直气得呕血。

    他虽然身手敏捷,短期速度爆发可以,可长时间保持速度还是不行,归根结底没有好好锻炼体能。

    眼下,墨上筠抓住了他的死穴,这彻底地吊打,差点儿没呕死他去。

    正值在他暴跳如雷之际,向永明加速从他身边跑过,贱兮兮地朝他调侃,“哟,被抛弃了?”

    话音一落,就超了他。

    黎凉也不声不响地抢了先。

    燕归当即就被气得不行,本想保留体力在最后一公里进行冲刺,好阴墨上筠一把的,现在狠狠一咬牙,立即加快脚下的速度,生生把墨上筠带出来的这俩兵给超了。

    一转眼,将他们俩甩在后面。

    “就他这跑法,得被墨副连完虐吧。”向永明在后面摇头。

    “嗯,”黎凉赞同地点头,“同情他。”

    昨晚,燕归来八卦的时候,就跟他们表明了身份,说是墨上筠的青梅竹马,铁哥们儿。

    当时黎凉和向永明还挺惊讶,墨上筠这么冷静的性子,竟然会有这么聒噪的朋友。

    没想,燕归口中这么铁的关系,到了墨上筠这儿,还是依旧被无情地玩弄。

    啧啧。

    世风日下啊。

    两人事不关己地感慨。

    ……

    一到前面一批人里,墨上筠就明显感觉到,有多双眼睛时不时盯她几眼。

    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认识的有郁一潼和林,不认识的有好几个,都是这次考核中成绩突出的男兵和女兵。

    墨上筠粗略地扫了一圈。

    意外的,在整个队伍的前三名里,发现了颇为眼熟的身影。

    前三名一直远远地将人甩在后面,基本都见不到踪影,而这一段路比较平坦,视野相对而言宽阔很多,前面相距近两百米远的地方,能见到前三名相距不远的奔跑背影。

    其中,平稳保持在第二名的,光看背影,似乎有些印象。

    好像,是昨天在树下午睡的时候,见过的那一人。

    只是念头一闪,前面就是拐角处,前三名很快消失不见,而墨上筠本就未曾在意,思绪闪过,就没有再深想。

    *

    五公里越野结束。

    墨上筠没有急着下河。

    抱臂站在河岸边,在诸多打量的视线下,一动不动的,笔直的挺立在那里,等着燕归现身。

    等待期间,还能听到有人对她的议论——

    “那人怎么不动啊?”

    “谁知道呢。昨天也是,在河里磨蹭了半天。”

    “我也见到了,昨个儿一下跑到前面,然后一下就掉后面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管那么多做什么,累死我了,赶紧游吧。”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然后微微压了压帽檐。

    等了莫约五分钟,见到两个侦察一连的跑过后,燕归才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墨墨,你在等我呢?”

    明明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燕归,跑过来,一见到站着等待的墨上筠,立即惊喜地飞奔过来。

    但,已经没精力跟墨上筠玩“拥抱”和“躲闪”的小游戏了。

    “就你这体能,想进你哥部队?”

    墨上筠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动作有些沉重。

    燕归弯腰,双手撑着膝盖直喘气,听到墨上筠的话,不由得抬起头,“怎么,我体能很差吗?”

    “嗯。”墨上筠正经地点头。

    燕归:“……”

    他好歹也是前五十名抵达的,怎么就差了?

    在他们部队,他也是排名前十的,多少人夸他成绩优异,怎么到墨上筠这儿……

    燕归的一颗钻石打造的坚硬的心,此刻,却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

    “愿赌服输,我先走一步。”

    收回手,墨上筠交待完,然后便转身下了水。

    燕归哀怨的看着她离开。

    从头到尾,他还没答应呢,怎么就“愿赌服输”了?

    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明明比他先下河、速度又快的墨上筠,本该比他提前很久回到原点的,可等他回去的时候,却看到墨上筠正在泥潭旁边散步。

    那是真的散步。

    一步一步地走,其他人咬着牙往原点跑,就她一个人,看天看地看景,好不逍遥自在。

    燕归也学着她潇洒一回,干脆跟她一起走回原点。

    “墨墨,我还有一个事,得跟你汇报一下。”

    燕归体力刚恢复了点儿,就嬉皮笑脸地朝墨上筠道。

    “说。”

    “那什么,”燕归特地清了清嗓子,然后朝墨上筠靠近了一步,贼兮兮道,“我早上跟安辰说,封帆是你未婚夫,如果安辰再缠着你的话,我觉得你可以拿封帆当挡箭牌。”

    顿了顿,墨上筠眉眼一抬,略带阴冷笑意的看向燕归,“未婚夫?”

    “那什么——”燕归皮笑肉不笑地回应着,及时调整着逃跑姿势,在墨上筠即将出手之前,立即撒腿就跑,同时还不忘了朝这边招手,“墨墨,我先走一步,下午再见了!”

    墨上筠无言地看着他跑开。

    跑起来倒是比训练时速度还要快。

    “墨上筠!”

    一直在原点等她的季若楠,拎着计时器走了过来。

    神情严峻,表情肃穆,气压低沉。

    墨上筠抬眼看去。

    季若楠大步走至她跟前,停下,严肃地跟她道:“我需要跟你谈谈。”

    “拒绝。”

    墨上筠眯了眯眼,一口回绝。

    “你……”季若楠眸色一沉,有点生气,“你的成绩应该可以更好,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慢?”

    “低调。”

    墨上筠耸肩,答得尤为坦然。

    季若楠皱了皱眉,“那你参加这次考核有什么意义?”

    “季教官,”墨上筠上前一步,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质疑,“你盯着我一个人的成绩,不觉得太明显了吗?”

    被如此直截了当地戳破意图,季若楠微微哽住,一时没有接上话。

    她就是冲着墨上筠而来的。

    理所当然关注她的成绩。

    相对而言,其他人的成绩如何,她并不是很在意。

    可,经墨上筠这一提醒,季若楠心里多少有些心虚。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墨上筠已经拍了拍手,从她身边绕过,泰然自若地走了。

    季若楠回过身,盯着墨上筠走开的背影,眉头紧紧皱起。

    与此同时——

    牧程走了过来。

    “季教官,阎爷有通知,中午我们几个开会,”牧程面色有些尴尬,顿了顿,注意到季若楠的神情,又强调道,“开反省会。”

    *

    墨上筠优哉游哉地走回去。

    一路上,又迎接了不少目光的洗礼,大多都是好奇和打量的视线。

    墨上筠全程忽略,有几个前来搭讪的,也被她漠视。

    不多时,来到女兵的7号帐篷。

    她刚一走近,还未到门口,就就听到里面……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