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14、封帆是墨墨的未婚夫【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季若楠没有计划,只是跟着墨上筠一起出来的。

    眼下墨上筠已经不知去了何处,而季若楠也无事可做,便选择跟林一起晨练,顺便找林问点事。

    林没有拒绝,由她跟在一旁。

    虽然知晓季若楠的身份背景强大,身为学姐,在校内闻名,一杠三星的军衔,从不缺资源,但林也没有主动讨好季若楠的意思,一般就是季若楠主动问她问题,而她考虑是否可以回答。

    “你跟墨上筠一个宿舍吧,你和她每天都是这个点起来晨练吗?”

    “她是,我偶尔。”

    “哦。墨上筠晨练,大多是什么项目?”

    “不知道。”

    “她在你们连队,基础项目的成绩怎么样?”

    “碾压我们。”

    季若楠停顿了下。

    陪着林跑了五六米后,她才冷不丁问道:“生理期的时候,也碾压吗?”

    提及这个,林微微皱眉,然后放慢了速度,不多时,干脆停了下来。

    林偏过身,看向季若楠,纳闷地问:“你觉得,她昨天成绩这么差,是生理期来了?”

    “她跟阎教官请假,用的是这个理由。”季若楠心觉不对,但还是如实解释。

    “……”林沉默了下,然后冷静道,“她生理期不是这个时间。另外,她平时生理期,除了尽量不碰有水的项目,训练强度也不会减弱,更不会影响到她的成绩。”

    跟墨上筠同居三个月,加上一直有关注她,这点事情,林还是留了点心思的。

    季若楠:“……”

    这意思是,阎天邢被墨上筠糊弄了?

    心思一动,很快将这个想法撇开,季若楠直接扯到墨上筠身上,“那她,怎么回事?”

    “不知道。”林不冷不热地回答。

    她也想问问墨上筠,在身体无碍的情况下,考核中一直居于中间,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昨天窝着火想问她,结果她直接找阎天邢请了假,之后见到墨上筠也就是在食堂和帐篷,都没有什么机会去问,自然不了了之。

    季若楠愣了愣,心里对墨上筠这人,倒是愈发好奇了。

    既然身体没问题,实力也不该是所展现出的那般普通,哪怕是知道墨上筠这人的,都会觉得她这成绩不正常。

    那么,墨上筠到底是怎样想法?

    单纯的保留实力?

    对名誉没有兴趣?

    亦或是,别的原因?

    *

    早晨,七点。

    墨上筠晨练回来。

    看起来就像是出去溜了一圈,没有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连衣服外套都干干净净的,没有被汗水打湿、也没沾上污渍。

    七点开饭,回到帐篷时,里面所有人都去了食堂。

    帐篷内,俨然经过一番精心整理、打扫,每个床铺的被褥都叠好,但一眼扫过去,除了她、林,以及季若楠的床铺,其余的都不合格。

    没有在这时候研究这个,墨上筠拿了洗漱用品去洗漱,回来后将自己物品简单整理一番,然后便去了食堂。

    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吃完了,墨上筠只去拿了俩个馒头,边吃边往回走。

    这里也没有那么多规矩,不一定非得在食堂内吃完,顺走几个馒头并不会被人阻扰。

    “墨墨。”

    走到一半,忽然听到熟悉的喊声。

    墨上筠脚步一顿。

    刚吃完一个馒头,她拿起另一个馒头,慢条斯理地咬了一口。

    就这点时间,在身后喊她的人,已经走至她身侧来。

    墨上筠一掀眼睑,就见到安辰那张俊雅如画的脸,眉目间隐含担忧。

    “你刚来吃饭?”

    安辰注意到她手里的馒头,凝眉问道。

    “嗯。”墨上筠敷衍点头。

    见她浑不在意的模样,安辰神色有些恍惚。

    记得自高三起,时常会在上学路上遇见墨上筠,而她也是这样,拎着路边买的馒头包子,边吃边走,一心二用,甚至时常会见她玩一些小玩意儿,笔或硬币,亦或是别的,走到哪儿都是路人关注的焦点。

    大学时,他这种从未纠缠过他人的,都会死皮赖脸缠着墨上筠,在早上没有课的时候或是在双休日,只要墨上筠在校,都会准时叫她去食堂吃早餐。

    不过,断断续续坚持了三年,也没改变过墨上筠的习惯。

    “有事?”

    墨上筠咬了口馒头,继续往前走。

    “没有。”

    话虽这么说,但安辰却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边。

    他本有很多话想跟墨上筠说。

    问她昨晚的考核,为什么有所保留。

    问她下连队后的情况,她带的兵似乎都很不错。

    想问她很多事,也想告诉她很多事。

    分手后的这一年多,墨上筠似乎没什么变化,而他,却在不知不觉间变了很多。

    离开学校,他才意识到,像墨上筠这种坚持自我、潇洒肆意、有底线有原则的,多么难能可贵。

    注意到他多次欲言又止,墨上筠干脆没有理会,自顾自地吃着手中的馒头。

    然而,在抵达7号帐篷时,前面忽然跑过来一道身影。

    “墨——墨——”

    闻声,墨上筠看了眼蔚蓝的天空,又看了眼张开双手飞奔而来的燕归。

    一如既往热情。

    她也想热情地捂住他的嘴。

    吃完最后一口馒头,墨上筠拍了拍手,看准燕归的速度,漫不经意地朝安辰的反方向移动一步。

    有了前车之鉴,燕归早就观察着她的动作,一看到她的移动方向,身形立即晃动,跟随着墨上筠的方向而去,而墨上筠却及时偏移方向,直接移到安辰那边。

    燕归下意识地顺着她的方向扑过去。

    然——

    猝不及防,脑袋狠狠撞在了安辰的肩膀上。

    燕归:“我擦!”

    安辰:“……”

    墨上筠同情地拍了拍燕归的肩膀,假情假意地问,“疼吗?”

    “不疼。”

    燕归立即站直了身子,将扭曲的表情给收了回去。

    同时,扫了安辰一记冷眼。

    这人长得跟个小白脸似的,身材也不魁梧强壮,怎么肩膀那么硬?

    “那就行,”墨上筠收回手,朝他笑了一下,“找我有事?”

    “有啊,”燕归点头,然后兴致勃勃道,“我早上才想起来,前段时间给你打听了不少有关封帆的事,你要不要听?”

    “没空。”墨上筠耸肩。

    快到时间了,她得去检查内务。

    燕归不死心地追问,“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不知道。”墨上筠绕过他,往前走。

    燕归面对着墨上筠,身子往后退,也不看后面的路,迫不及待地道:“我跟你说,那小子可有才了……”

    “我也挺有才的。”

    墨上筠打断他。

    燕归:“……”

    这话说出来,他竟然无可反驳。

    连一句“自恋”都觉得不对劲。

    想罢,燕归迅速后退几步,然后伸出手臂,挡在了墨上筠面前,“那我说件别的事呗。”

    “十秒。”

    墨上筠停下脚步,看了眼腕表。

    “向永明和黎凉是你的兵吧,我听说昨天他们俩跟人吵起来了,对方说你这个副连长就是挂名的,一点本事都没有……”燕归笑嘻嘻地说着,“墨墨,你打算什么时候露一手,给你的兵长长脸啊?”

    燕归住在男兵的8号帐篷,而向永明、黎凉就住在隔壁的9号帐篷,昨晚他们那里动静闹得很大,若非澎于秋出现将他们制止,指不定会吵起来。

    他这么爱热闹,自然将前因后果打听清楚了。

    “长什么脸?”墨上筠莫名其妙,继而一脸坦然道,“我已经全力发挥了。”

    顿时,燕归脸色精彩纷呈地变化,顿了顿,他痛苦地捂住胸口,“你不是我认识的墨墨了,我的墨墨才没这么无耻。”

    墨上筠懒得理他。

    见她绕过自己离开,燕归看时间差不多了,也不继续拦着她,而是看着她的背影,挥手喊道:“八点套餐考核,我再来找你啊。”

    墨上筠没有吭声,装作没有听到。

    不过,她的忽视,对燕归却没有任何影响。

    回过神,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安辰,燕归立即招呼他,“诶诶,那个安什么!”

    本想转身走的安辰,闻声,顿了顿。

    很快,燕归就跑了过来,“我说,你跟墨墨到底什么关系?”

    就刚刚安辰跟在墨上筠身边的模样,一看就不像是“有仇”的。

    安辰心思一转,问:“封帆是谁?”

    “墨墨的未婚夫。”燕归笑的极其灿烂,不假思索地回答。

    听到“未婚夫”三个字,安辰的脸色稍稍变了变,继而沉声道:“我们交往过。”

    “……”

    那一瞬,燕归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嘴巴张成了“o”形,眼睛瞪得如弹珠般大。

    不远处——

    一个临时搭建的工作帐篷外面。

    阎天邢就站在门口,在漫不经意间,将先前三人的互动全然看在眼底。

    敏锐地听到“未婚夫”三个字,阎天邢眸色微凉,不经意间,有抹冷意一闪而过。

    ------题外话------

    三更求票,顺便安利一下瓶子的微博,(>^w^<)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