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9、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没有给燕归准确答案。

    燕归正值犹豫间,哨声已经吹响,计时已然开始。

    然后,他看了墨上筠一眼,差点儿没滑到在地。

    四百米障碍,第一项,百米冲刺到对面。

    而——

    墨上筠的速度,唔,可以说,是在溜达。

    燕归抬眼看了看天,有点儿明白墨上筠的意思,想到自己要进“老哥部队”的宏图大志,立即放弃了“跟墨上筠一起跑”的想法。

    往前跑了几步,赫然发现安辰就跟在墨上筠身侧,燕归脚步一顿,绕到了安辰旁边,抬手拍了下他的肩膀。

    “哥们儿,来比比。”

    说了一声,燕归挑衅地朝安辰递了个眼神,继而朝他竖起中指。

    成功激起安辰的斗志后,他撒开脚丫子就往前冲了。

    蹿得飞快。

    安辰眼神一冷,紧随而上。

    因为“溜达”落在最后面的墨上筠,讶然地看了眼燕归的速度,然后适当地加快了速度。

    保持在人群中间的位置。

    牧程全程都在盯着墨上筠看。

    最后,悄无声息地朝旁边走了一步,靠近阎天邢。

    牧程压低声音道:“队长,不对劲啊,墨上筠在侦查二连的成绩都比这个好,大学最后一次考核,成绩是一分二十秒,优秀中的优秀。”

    从哨声响的那一刻起,阎天邢的视线就落在墨上筠身上。

    百米冲刺,处于中下游,五步桩、跃深坑、飞矮板、上高板凳、越高低台维持在中等。

    这速度,能维持及格(2分1秒)和良好(1分5秒)中间,如果墨上筠在最后能加把劲,应该会才在良好的平均成绩结束这次考核。

    “她是不是那个那个?”

    “不是。”阎天邢懒声回答。

    “那怎么回事儿?”牧程不耻下问。

    阎天邢悠然斜了他一眼。

    “”

    一时不防,感觉到一阵钻心冷意,牧程心叫糟糕,假装自己什么都没说,然后又悄无声息地往旁移了一步。

    当下,抬起头来,神色镇定地看向4米障碍,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做过、说过。

    澎于秋鄙夷地甩了他一个眼神。

    处于高度防备状态的牧程,甚至都没有跟澎于秋计较,非常认真地表现出自己的“敬业精神”。

    不远处,季若楠也盯着墨上筠,除了失望,还隐含怒气。

    上午套餐项目的成绩,不理想。

    眼下,一个4米障碍,一样不理想。

    她在搞什么鬼?!

    第四轮,结束。

    燕归和安辰保持并列第一,一起抵达终点。

    平手。

    墨上筠维持在人群中间,不上不下,不紧不慢,时间算的精准,5分3秒,平均下来,1分5秒,踩着点,以“良好”的成绩结束。

    这一批人里,全程跑完,唯独她站着,不喘不累,泰然自若。

    她刚一站定,就注意到好几抹身影,全部朝她走来。

    左边有同组考核的林、黎凉,前面是青着脸的季若楠,右边是刚喘口气的燕归和安辰。

    好嘛。

    一个不闲,全都来了。

    墨上筠扬了扬眉。

    “报告!”

    未等人近身,墨上筠就抬起头喊了一声,面朝阎天邢的方向。

    此人正看着4米障碍,目不斜视,连眼神都没朝这边给一个。

    闻声,阎天邢似是这才注意到她,慢悠悠地将视线扫了过来。

    中间隔着十来米,好几个人挡着,可第一眼,却见到了身姿笔挺的墨上筠,不喘气、气息不乱,在那一批人里,尤为显眼。

    尤其,还被好几个人“包围”。

    墨上筠眼睛透亮,偏着头,看向这边。

    阎天邢轻轻勾唇,“过来。”

    眯了眯眼,墨上筠立即大步流星地走向他。

    正好,路过迎面而来的季若楠。

    “墨”季若楠张口欲喊她。

    然,刚路过她的墨上筠,冷不丁拍了下她的肩。

    明明是很随意地一个动作,可力道之重,直接把她的喊声给压了回去。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墨上筠从她身侧走过。

    季若楠回过身,只见到墨上筠的颀长背影。

    她愣了愣,不太明白墨上筠的意图,同时,肩膀处的疼痛似是扩散开来,稍稍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很快,墨上筠直接走至阎天邢跟前,相距半米左右,停下来。

    两人视线对上。

    这是自上次“把话说开”后,两人第一次面对面地站着。

    阎天邢穿着迷彩作训服,跟季若楠一样,戴的是圆形战斗帽,帽檐很宽,遮挡着头顶烈日,有光影洒落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轮廓深邃,线条如刀刻般硬朗。

    往那儿一站,身姿挺拔,神态慵懒,一如既往的强大气场与存在感。

    从出现那一刻起,就招惹着考核女兵的惊艳目光,流连忘返、不可自拔。

    恍然间想起那天夜色,阎天邢站在路边等待时的场景,有风有树,有光有影,而一切都成了衬托他的背景,立于朦胧夜色中,世间万物皆成他的陪衬。

    足以,印象深刻。

    “什么事?”

    视线锁定着她,阎天邢率先出声问道。

    离得近的牧程和澎于秋对视一眼,下意识往旁边走了几步,然后默契地开始宣布下一轮的考核。

    “耳朵不舒服,想请个假。”

    回过神来,墨上筠眼睑一抬,把话说得半真半假。

    不算扯谎。

    倘若继续待下去,耳朵肯定起茧子。

    阎天邢饶有兴致地挑眉。

    墨上筠面不改色地看他。

    脸不红,气不喘,心不跳。

    无比镇定。

    俨然是料定他会同意。

    “哪只耳朵?”阎天邢问,视线在她耳侧游离。

    连耳朵都生得玲珑漂亮,耳垂小巧,皮肤白皙,纵然没有帽子遮掩,也未被晒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