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8、墨上筠,你怂了!【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抬眼看向三人。

    倪婼气势逼人,虽有不安,却保持冷静,似是有把握她们不会出手。

    杜娟性情浮躁,此刻脑子被满满的正义感充斥,满怀敌意地盯着她们,连袖子都撸了起来,有种你敢打架她就随时奉陪的架势。

    相对而言,冉菲菲气势就弱了几分,不愿与她们视线对视,满怀担忧的看着杜娟和倪婼,似是想让她们息事宁人。

    微微垂下眼帘,墨上筠语调淡淡的,不动声色道:“是禁止打架斗殴,跟脑残讲理也没意思,所以——”

    “怂了?”

    杜娟不屑地盯着她,露出讥讽的笑容。

    “这事有点难办,就交给季教官处理了。”墨上筠懒懒道。

    众人:“……”

    门外的季若楠:“……”

    准备动手的林:“……”

    林扫了墨上筠一眼,表露的意思就一个字——

    怂!

    墨上筠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虽然是否参与考核,对她没有影响,可为了这三个人而退出,划不来。

    与此同时,季若楠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咳。”

    轻咳一声,将帐篷内所有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季教官。”

    倪婼有些紧张地喊了季若楠一声。

    其余人都没吭声,墨上筠、林、郁一潼都算是认识季若楠,但全部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冉菲菲和杜娟都只听说过季若楠,但没亲眼见到过人,也不好打招呼。

    “事情呢,我都听到了。”拍了拍手,季若楠缓步走近,看向倪婼三人,“打扰人睡觉,没有最基本的素质,没有真凭实据就随意无赖战友,很难相信你们是怎么被选来参加这次考核的。”

    说罢,季若楠顿了顿,盯着她们看了几眼,继而道:“你们仨,现在有三条路可以走,一、跟墨上筠和林道歉;二、围着营地跑十圈;三、退出这次考核。”

    俨然偏向于墨上筠和林,压根没有责罚她们俩的意思。

    三人心有不甘,面面相觑。

    对方是教官,责罚下来,她们也无可奈何。

    最后,三人低声交流了几句,选择了第二条。

    倪婼和杜娟再如何也不愿意选择“道歉”,三人也不可能为了这种小事选择“退出”,自然而然,只有第二条可以选。

    “去吧,时间还够,”季若楠看了看表,叮嘱道,“记得二点有考核。”

    磨蹭片刻,三人不声不响地出了帐篷。

    “墨上筠。”

    “墨上筠。”

    三人刚走,林和季若楠就不约而同地喊墨上筠,视线全部集中在她身上。

    话音刚落,林和季若楠就对视了一眼。

    郁一潼也奇怪地看着她们。

    “怎么?”

    墨上筠朝她们俩挑了下眉。

    林看向季若楠,示意她先说。

    想了下,季若楠耸肩,很直白地朝墨上筠问道:“这事算完了吧?”

    说到底也没跟墨上筠多加接触过,顶多是在各项活动中遇见过,而墨上筠时而低调到毫无存在感,时而高调到成他人视线焦点,她也摸不准墨上筠是怎样的性子。

    更没见过,墨上筠是怎样应对这种挑衅行为的。

    那三人虽然嘴碎,但也没到多可恶的地步,眼下也得到应有的惩罚,她身为教官,自然希望这事能就此结束。

    “我不爱记仇。”墨上筠淡淡道。

    季若楠的心稍稍放下来。

    “不过,”墨上筠顿了下,眯眼挑笑,薄唇轻启,“这事,没完。”

    季若楠:“……”

    回答完季若楠,墨上筠看向林,示意她说话。

    “我没话说了。”林摊手。

    见此,郁一潼收回视线,自觉地去叠被子。

    墨上筠也继续叠被子。

    季若楠犹豫片刻,盯着墨上筠看了会儿,然后回到自己床位,开始铺床叠被。

    *

    一点半。

    梁之琼结束罚站,腰酸背痛地进了门。

    本想找墨上筠算账,可帐篷里只有季若楠、林、郁一潼,其他人都不见踪影。

    她有愤愤然走了。

    彼时的墨上筠,正在离营地不远处的树下睡觉。

    树下是一片草地,嫩草柔软,随风轻拂,她平躺在其上,帽子放到左侧,露出短发与光洁的额头,脑袋枕着右手手臂,右腿弯曲,左腿伸直,眼睛轻轻瞌上,不知是否真的睡着了。

    这一处地,远离了营地的嘈杂。

    没有人声,耳边唯有风声、鸟叫声、树叶声,风吹落叶,轻轻从鼻尖滑过,悠然飘落在耳侧。

    午后的阳光洒落下来,不烈不晒,暖洋洋的,半边身子暴露在光线中。

    不知何时,听到脚步声。

    脚踩着嫩草,有着清晰地响动。

    手臂、脸颊能感知的那抹暖和,瞬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阴凉冷意。

    睫毛微闪,轻轻动了动,墨上筠慵懒地掀起眼睑。

    有人站在身侧,逆着光,身着学员的作训服,身形挺拔,很高。往上,戴着作训帽,有树影和帽檐阴影遮挡,身后的光线太刺眼,恍惚间,看不清容貌,只能看到大概轮廓。

    还有,一双宛若能洞穿一切的眼睛。

    勾魂丹凤眼,眼角轻扬,视线锐利、锋芒乍现,眼底深处浮现着打量、笑意,冷不丁被这样的眼睛盯住,多少有些压力。

    墨上筠半眯着眼,视野渐渐清晰,那人的容貌也愈发的清楚。

    “呵。”

    她听到一声低低地笑声。

    意味不明,夹杂着趣味、轻松、挑衅。

    俨然是知道她的。

    墨上筠盯着那人看了会儿,却在脑海里寻不到熟悉的痕迹。

    她眉头动了动,没有搭理的意思。

    很快,站在身侧的男人也转身离开,步伐沉稳、闲散,只手放到裤兜里,身影沐浴于刺眼光线中,轮廓愈发朦胧,白云草地为背景衬托,那抹背影尤为显眼。

    墨上筠兴致缺缺地收回视线。

    继续闭眼睡觉。

    直至集合前五分钟,墨上筠才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叶,去集合地准备下午的项目考核。

    这一次集合,所有教官都在。

    澎于秋、牧程、阎天邢、季若楠。

    澎于秋在集合之初,就跟所有人介绍了下阎天邢和季若楠的身份。

    一个总教官,一个女兵教官。

    同时,说明了一下内务的改动和规则。

    内务,四次不合格,直接淘汰。

    内务检查,由澎于秋、季若楠负责,其中特别强调,7号帐篷由墨上筠负责。

    墨上筠明显感觉到,在澎于秋说出“墨上筠”这三个字后,所有人都在找她。

    可,一见到她肩上的肩章后,一道道的视线都慢慢收回。

    墨上筠心不在焉的听完内务规则。

    在听到澎于秋说完下午的项目后,墨上筠的心思已经全然不在考核上了。

    4米障碍,来回三次,算平均成绩。

    听完这个项目,列队中的林、向永明、黎凉都下意识地去寻觅墨上筠的身影。

    这是她在二连玩过的老套路。

    项目考核分组进行,总共21个组,前面2个组,每组十人,最后一个组15人。

    两个4米障碍场地,所以时间减半,两个小时内足以测试完。

    墨上筠被分配到第7组,排在第4轮,男女混搭,正好是女兵最后一批、男兵第一批。

    很巧的是,燕归和安辰都被分配到她这一组,分组排队的时候,燕归抢先站在了她身后。

    等待的时间里——

    “墨墨,好巧啊,我们竟然被分配到一组。”

    “墨墨,你想要什么成绩啊,考核的时候要不要我陪你?”

    “墨墨……”

    墨上筠跟聋了似的,一句话都没搭理他。

    燕归被牧程警告地盯了几次,最后焉了吧唧地闭上了嘴。

    墨上筠站在列队里,偶尔感受一下他人目光的洗礼,偶尔抬眼看看白云蓝天,心里只想把阎天邢拎出来好好上一节“如何最大限度利用时间”的课。

    与此同时。

    站在列队前面的阎天邢,隐隐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冷不丁往回一扫,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只看到墨上筠老实站着,面无表情,神情慵懒,似乎没有异样,可浑身上下处处透露着三个字——

    很、无、聊。

    阎天邢好笑地收回视线。

    终于,澎于秋举着喇叭,高声大喊,“第7组!”

    墨上筠随着列队往前走。

    这时,忽然听到身后燕归鬼祟道:“墨墨,我是跟你一起呢,还是帮你出口恶气?”

    墨上筠挑了下眉。

    意识到他是在说后面的安辰。

    半响,她吐出两个字,“随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