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7、是说理呢,还是动手?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原本应付完就想走的梁之琼,听到那不紧不慢的“我拒绝”,怒火顿时压抑不住地冒了出来。````

    一回身,凶狠暴躁的视线扫向墨上筠。

    这一看,便愣了愣。

    墨上筠站在阳光下,有风吹过,压在帽檐下的碎发轻轻拂动,帽檐洒落的阴影遮掩了她的眉目,眼角眉梢微微上扬,神情淡漠闲散,气质清冷淡然,看不出敌对、恼火、抗拒,唯有一派淡定从容。

    那种感觉,像是压根不将她放在眼里似的。

    意识到这点,梁之琼胸腔怒火更甚。

    拳头倏地握紧,手背青筋暴露。

    “梁之琼!”

    一声严厉的喊声,将梁之琼的暴力手段扼杀在摇篮。

    林眉头微动,有点失望。

    听到熟悉的声音,梁之琼虽不甘心,但还是不情不愿的喊道:“到!”

    澎于秋慢慢走近,环顾了一圈站外面的人,然后将视线定在梁之琼身上。

    “过来罚站。”澎于秋命令道。

    “为什么?”梁之琼紧紧皱眉,很不能理解。

    “内务不过关。”澎于秋神情严肃地给出解释。

    “……”

    梁之琼张口就想骂人,可一见到澎于秋阴沉的脸,咬了咬唇,把满腔怒火压了下来。

    罚站就罚站,有什么大不了的!

    剜了墨上筠一眼,梁之琼绕过墨上筠,一直走到澎于秋跟前。

    澎于秋没理会她的情绪,看了眼腕表,然后指了指梁之琼的脚下。

    他道:“现在12点半,站军姿一个小时,军姿站不好再罚。”

    “是!”

    梁之琼咬着牙,愤怒的喊了一声。

    那瞪着眼横他的模样,像一只发飙炸毛的小豹子。

    这时,本欲进帐篷的墨上筠,无意中扫了她一眼,继而将饭盒朝林一丢,示意她帮忙拿一下,然后拍了拍手,不紧不慢的踱步来到梁之琼身边。

    本想走的澎于秋,注意到走来的墨上筠,想了想,还是停下来看她要做什么。

    林也干脆站在原地,饶有兴致地看着墨上筠接下来的行动。

    墨上筠犹如散步一般,围着梁之琼转了两圈。

    “你看什么?!”

    梁之琼忍无可忍,愤怒地朝墨上筠质问。

    墨上筠顿住步伐,抬头,笑看看她。

    瞬时,梁之琼有种不祥的预感。

    没有理睬梁之琼,墨上筠侧过头,朝澎于秋道:“她动作不标准。”

    澎于秋登时恍然。

    他退后一步,盯着梁之琼打量了两眼。

    确实……不太标准。

    但,就梁之琼对基本动作的应付,能做到这个程度,也能凑合。

    不过,既然说梁之琼动作不标准的是墨上筠,澎于秋决定将这个艰难的任务交给她。

    “你来。”

    澎于秋做了个“请”的收拾。

    梁之琼气鼓鼓的鼓起腮帮子,睁大眼睛瞪着澎于秋。

    澎于秋就当没看到。

    也该受点教训了。

    “行啊。”

    爽快地应了,墨上筠眼底笑意蔓延,朝梁之琼看了一眼。

    梁之琼心里的不祥之感更甚。

    没有第一时间“找茬”,墨上筠转身离开了,在周围转悠一圈,折下一段柳枝,然后又走了回来。

    “她想做什么?”

    郁一潼摸不准墨上筠的意图。

    “教人站军姿。”林实话实说。

    郁一潼:“……”她看出来了。

    “她有强迫症,内务、军姿、技术动作,都是连里最标准的,”林慢慢道,“有一次,我们连被她罚站,有大批站得都不对她胃口,她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纠正了连队所有人的军姿。从那以后,没有一个是不标准的。”

    “……”

    郁一潼忽然有点明白什么。

    另一边。

    眼看着墨上筠走近,梁之琼神色间满是警惕,“你干嘛?”

    “教你站军姿。”

    墨上筠两手抓着柳枝,将柳叶一一折掉。

    “我会,不用你教!”梁之琼没好气道。

    说着,站直了身子,尽量让自己动作标准。

    墨上筠冷笑。

    随后,走到梁之琼跟前。

    提了提梁之琼的军靴,墨上筠话语简单明了,“六十度。”

    两脚强行被踢到“六十度”,梁之琼怒气冲天,张口,“你……”

    她话没说完,墨上筠的柳枝就在她腿上打了一下,“两腿挺直。”

    “我擦!”

    梁之琼骂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墨上筠就抓住她的右手手腕,稍稍一用力,手就松开了。

    很快,墨上筠的柳枝打在她手背,“手,大拇指贴食指第二关节。”

    梁之琼气急攻心。

    然而,还没完。

    “挺胸。”胸口被拍了一掌。

    “收腹。”小腹被柳枝打了一下。

    “抬头。”下巴被手指强行往上推。

    “目视前方,两肩后张。”

    松开她的下巴,墨上筠手中的柳枝,打在她的肩膀处。

    最后,墨上筠收了手时,梁之琼浑身上下都泛着疼痛。

    澎于秋不声不响地看着这一幕。

    忽然能理解,为什么牧程会那么积极的推荐墨上筠当考核教官了。

    “靠——”

    梁之琼咬牙骂了声,抬手收拳,欲要跟墨上筠干上一架。

    然,手一抬,柳条就打在她的手背。

    腿刚上前,大腿一阵疼痛,被强行逼了回去。

    梁之琼不甘心,连番试了几次。

    却,一次次挨了墨上筠的柳条攻击,

    到最后,梁之琼疼的连火气都没了,强忍着不流泪,站得端正笔直,目光灼灼地盯着墨上筠,倔强而不服输。

    墨上筠却没在意她的眼神,只注意到——

    军姿,站得不错。

    手一抬,手中的柳枝抛了出去,正是澎于秋的方向。

    澎于秋伸手抓住。

    梁之琼这才想到,澎于秋一直站在旁边旁观、看着她挨了这么多打,心里顿时委屈的不行,看都不想再看澎于秋一眼。

    澎于秋摸了摸鼻子,打算假装没有看到。

    “澎教官。”

    拍了拍手,墨上筠却出声喊他。

    咳了一声,澎于秋问:“什么事?”

    墨上筠凉飕飕地扫了他一眼,“不用谢。”

    “……谢谢。”澎于秋主动道。

    墨上筠耸肩,走向帐篷。

    澎于秋看了眼她的背影,只觉得心情倍加酸爽。

    若说墨上筠是想讨声“谢谢”,他可不信。

    话藏深意,提醒他不要对梁之琼放水,该是什么就是什么。身为教官,让别人代劳这种事,多少有些掉面子。

    澎于秋算是吃了这一次的教训。

    回过神来,感觉到两道愤怒的视线,澎于秋收回目光,注意到眼含泪光的梁之琼。

    想了想,神色缓和几分,朝梁之琼走了过去。

    “按照她的标准,好好站。”澎于秋交代道。

    “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梁之琼咬着唇,满怀怨气地质问。

    澎于秋脸色一黑,“你脑袋瓜里想到是什么?”

    “那你老盯着她看!”梁之琼气得不行,“还让她来打我。”

    就刚刚,眼睛跟黏在那女人身上似的,先前那女人打了她那么多下,澎于秋连一声都没坑过。

    “她是在教你站军姿。”

    “可她打我!”梁之琼蛮横道。

    “是该打打,”澎于秋把玩着手里的柳枝,不紧不慢道,“好好站,随时抽查。”

    梁之琼:“……”

    *

    墨上筠回了帐篷,午睡半个小时。

    她是被吵醒的。

    冉菲菲和杜娟回了帐篷,嘀嘀咕咕的聊着闲话,后来倪婼也加入了她们的聊天,于是就聊得更火热了。

    声响也愈来愈大。

    墨上筠忍无可忍,翻身坐起。

    穿好衣服下床,墨上筠准备收拾床铺。

    “还叠?”

    同样醒了的林,偏过头来看她,跟看神经病的眼神一致。

    下午、晚上都不需要检查,她叠好又随时会遭遇梁之琼的“报复”,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你不叠?”墨上筠扫了她一眼。

    林:“……”

    本来不想叠的,可经墨上筠如此理所当然的一声反问后,她还真是不叠不行。

    林睡不着,翻身从床上爬起来,抬手抓了抓头发。

    但,没急着下床。

    见到她们俩都醒了,那三人说话的声响愈发的大了。

    一偏头,朝同样在午休的郁一潼看去,郁一潼也睁开了眼,眼底一派清明。

    “我说,你们就不能安静一点儿?”

    林挑了下眉,朝坐在床上聊得正欢的三人问道。

    她用脚挑起一只鞋,腿一抬,开始穿鞋。

    被她这么一说,倪婼、杜娟、冉菲菲的话题戛然而止,但先前欢快的情绪显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不爽。

    “都醒了,还不准人说话啊?”

    杜娟不高兴地嘀咕一声,可却不敢说大声。

    倪婼扫了对面的三人一眼。

    一个个的,她看着都不爽。

    于是站起身,倪婼盯着林,理直气壮道:“没有规矩说午休一定要睡觉,你们睡,我们聊,不冲突。”

    “是不冲突,但没素质。”

    林穿好一只鞋,用脚勾起另一只鞋来。

    继续穿。

    “你才没素质!”倪婼当下就没好气地回道。

    “就是,”杜娟也站了起来,来到倪婼身边,鄙夷的看了正在叠被子的墨上筠一眼,然后看向林,“什么副连长,还让男兵帮忙叠被子,长得好看了不起吗,在部队也玩这种下流手段,对得起自己这身军装吗?这种人带出来的兵,素质能高到哪儿去?!”

    她义愤填膺地指责。

    冉菲菲连忙跑到她身后,抓住她的手腕,低声劝她,“不要说了。”

    杜娟此刻正义感爆棚,“她们能做,我们还不能说吗?”

    她们跟倪婼在食堂遇见了,坐在一起吃的,倪婼跟她们说了墨上筠让一男兵帮忙叠被子的事,当时她们俩还不信,结果倪婼指了指墨上筠和那男兵,刚巧看到男兵殷勤地给墨上筠夹菜,墨上筠还好不拒绝的吃了。

    那时候,她们全信了。

    墨上筠长得好看,在这种到处都是男兵的地方,凭借着那张脸,什么便宜占不到?

    晚些时候回来,也是她们在外面八卦墨上筠。

    倪婼还说,墨上筠勾引了她喜欢的男人,那男人一心一意对墨上筠好,可墨上筠把人勾到手了之后拍拍屁股走人,惹的那男人一直对她放不下。

    简直——

    不要脸!

    她们没当面揭开墨上筠这一事,就很给面子了。

    正在叠被子的墨上筠,听到事情无缘无故扯到自己身上,动作顿了顿,站直了身子。

    此时,郁一潼从床上坐了起来,而林也穿好了鞋,走下了床。

    她慢条斯理地走到床尾,停下来,理了理衣袖,继而低声问,“墨副连,是说理呢,还是动手?”

    一见她这架势,三人心里多少有些发憷。

    虽然没有见识过林和墨上筠的真正实力,可林在今早的考核里是排在前面的,肯定不会太弱。

    而倪婼,曾亲眼见识过墨上筠的能力,她甚至还能清晰回忆起墨上筠跟她动手时,那敏捷的速度。

    当时,她连一招都没出,就成了墨上筠的刀下亡魂。

    “你们别乱来,禁止打架斗殴的!”

    倪婼尽量保持着镇定,将澎于秋说过的规矩搬出来。

    她说的底气十足,看手心里却冒着汗。

    墨上筠可是曾经考核他们的人,谁能保证墨上筠和教官不是一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