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6、你道歉,我拒绝【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能帮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墨上筠做事,燕归一直为此而沾沾自喜。超快稳定更新,……

    毕竟,墨上筠基本不给让人帮忙的机会。

    燕归觉得,墨上筠让他帮忙,就代表他们关系很铁。

    所以,高兴还来不及。

    于是刚得到机会,燕归就屁颠屁颠地跑进了帐篷,问清楚墨上筠的床位后,非常勤快地给她叠起被子来。

    墨上筠把盆一放,用杯子倒了点水,站在一旁看着。

    倪婼刚从郁一潼给的窘迫中回过神来,心思还未静下来,就见到一男兵跑到帐篷里来,呵呵地跟她打了声招呼,然后就主动帮墨上筠叠起被子,整个人登时又懵了。

    他们俩什么关系?

    朋友?

    恋人?

    还是,备胎?

    墨上筠凭什么让人帮忙叠被子?

    渐渐转移了心思,倪婼冷冷盯着墨上筠,“墨上筠,你让别人帮忙,不合规矩吧?”

    话里话外,有点找茬的意思。

    “这话就不对了,”燕归三下五除二将被子叠好,然后抬眼看向倪婼,笑道,“没有哪一条规矩说,不允许帮忙叠被子吧?战友之间互相帮忙,不是理所应当吗?”

    “……”

    倪婼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理,是这个理。

    但是,她看不下去。

    凭什么就要帮墨上筠啊?

    除夕夜那晚,安辰浑身湿漉漉地回来,她没好气地说了墨上筠几句,结果安辰一直在为墨上筠说好话。

    安辰处处维护她。

    刚来的女教官、季若楠,显然也在帮着她。

    对什么事都不过问的怪人郁一潼,却出奇地跟林打听墨上筠,想必对墨上筠也是关注的。

    凭什么?!

    墨上筠那么嚣张,跟那个梁之琼半斤八两,有点儿好了?

    “怎么样,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吧?”

    检查了被褥,燕归非常满意,得意地朝墨上筠邀功。

    “等一下。”

    墨上筠将水杯放下,然后从自己背包里找出纸笔来,打量了梁之琼的被褥几眼,然后在纸上写出“一二三……”等不合格理由。

    很快,写完。

    把纸张直接搁在梁之琼叠好的被子上。

    燕归旁观这一幕,不由得咋舌,“她招惹你了?”

    “嗯。”

    “那她够厉害的。”燕归露出极其佩服的表情。

    今天查内务的时间有所变动,12点查,所以都要先搞好内务。

    墨上筠的隔壁床,内务一看就不合格,应付了事,让墨上筠来挑刺,简直轻而易举。

    据说内务不合格得受罚,那也蛮可怜的。

    “走。”

    收了纸笔,墨上筠拿了饭盒,朝燕归挑眉道。

    “得嘞!”

    燕归立马应声。

    人看着两并肩离开,倪婼僵着不动,心怀怨气,暗自咬牙切齿。

    *

    食堂是临时搭建的,大型帐篷,里面摆了四五十张小型餐桌,每张有四个位置,餐桌摆成两排,每一排餐桌连接处都没有间隙,尽量节省空间。

    帐篷有两个出口,最中间是打饭的地方,伙食还算可以,但也没有特别优待。

    墨上筠跟燕归来到食堂,排队打了饭。

    中间,向永明、黎凉,外加侦察一连的六人都来跟墨上筠打招呼,燕归在旁看着,简直惊掉了下巴。

    待人走后,燕归不可思议地打量墨上筠,“墨墨,你的人缘怎么这么好了?”

    “一直都好。”

    墨上筠不动声色,大言不惭。

    “……你高兴就好。”燕归难得笑的有些虚伪。

    墨上筠没搭理他。

    很快,两人打好了饭,选了两个空位置坐下。

    “墨墨,你参加这次考核,怎么都没跟我说一声。”燕归给墨上筠夹了两块肉,然后问,“说起来,你要不要参加四月的集训啊?”

    “参加。”

    看在那两块肉的份上,墨上筠如实回答。

    “真的?”

    燕归惊喜地抬眼。

    扫了眼坐在左边的燕归,墨上筠觉得有点失算,抬手摸了摸耳朵。

    “嗯。”

    墨上筠淡淡应声,夹了一筷子白米饭到嘴里。

    “那我们没准能一起训练呢。”燕归兴致勃勃道,“我来的时候,我们连长说,四月集训被选中的名单里,有我。”

    “……”

    墨上筠有点同情他。

    一想,还是不要打击他了,默默地吃着饭。

    “墨墨。”

    燕归忽的朝墨上筠靠近了些,鬼鬼祟祟地喊她。

    “嗯?”墨上筠斜了他一眼。

    朝她使了个眼色,燕归看向墨上筠右侧,压低声音道:“那边那小子,老是在看你。”

    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墨上筠注意到隔了两桌的安辰,视线正好有一瞬的交错。

    墨上筠很快收回视线,漫不经意地点头,“嗯。”

    “你认识他吗?”燕归的八卦之心熊熊燃起。

    “认识。”

    “他是不是在追你啊?”

    顿了下,墨上筠道:“不是。”

    燕归想了想,也是,小时候他还嚷嚷着要娶墨上筠当小老婆呢,结果被狠狠揍了两顿后,他在墨上筠面前连“老婆”两个字都不敢提了。

    应该没人有那胆子追她。

    “那你把人给得罪了?”燕归只能想到这个可能。

    “有可能。”墨上筠敷衍道。

    “那我帮你好好教育教育他……”燕归幸灾祸地说着,可一抬眼,话语顿时戛然而止,过了片刻后,他撞了下墨上筠的胳膊,“诶诶诶,有人来了。”

    墨上筠没有抬眼去看,反倒是威胁地盯了燕归一眼。

    说了三分钟,吃了三口饭,还没完没了了。

    燕归会意,立即坐的端正了,可眼角余光还是止不住朝右边的出口瞥,同时还忍不住分析,“你熟人啊,跟你一起当特邀教官那个,长得挺帅的,看起来是总教官。”

    燕归说话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周围嘈杂的议论声,也渐渐的安静下来。

    光是听燕归的描述,墨上筠就猜到是谁,连人都没去看一眼,自顾自地吃着饭。

    当食堂内大部分人都抬眼去看时,唯独不抬头的那几个,看起来极其明显。

    阎天邢刚进来,就见到端正坐着、慢条斯理吃饭的墨上筠。

    她头顶亮着昏黄的电灯,从上方倾泻而下,身上染了层暖黄的光,迷彩作训帽的帽檐下,是一张侧脸,皮肤白皙,从眉心到鼻梁,再到薄唇、下巴,线条弧度优美流畅,好看得紧。

    目不斜视,神情闲散。

    专注地吃饭盒里的饭。

    随后,阎天邢不动声色地将视线收回来。

    就这么会儿功夫,两个助教已经给他们打好了饭,端着饭盒走过来。

    “阎教官,牧教官。”

    喊了他们一声,然后把饭盒交给他们。

    “队长,坐这边吧。”

    牧程殷勤地指了指旁边的空位。

    四个空位置,都没有人坐。

    阎天邢扫了眼空位置,在诸多打量和好奇的视线中,从善如流地坐了上去。

    牧程规矩地坐在他旁边。

    尔后,两个助教也打了自己的饭菜,坐到了阎天邢和牧程的对面。

    “澎于秋呢?”阎天邢忽的问。

    “哦,”想到澎于秋,牧程立马道,“被季若楠叫去了,说是要让他帮忙调教一个女兵。”

    阎天邢眉头动了动。

    “对了,”牧程迅速朝墨上筠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低声道,“这事好像还跟墨上筠有关。”

    “什么事?”

    “说是墨上筠刚把被子叠好,就被那个女兵弄乱了,被季若楠抓住,还死不认错……”

    牧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季若楠是来找他,问澎于秋在哪儿的,他追问了几句,季若楠就将情况简单跟他说了一下。

    没有想到,源头在墨上筠身上。

    阎天邢全程听完,一句话都没说。

    牧程意识到不对劲,问:“队长,我们不插手吗?”

    “不插手。”

    阎天邢话语简洁,表明立场。

    “……哦。”

    应了一声,牧程还蛮失望的。

    如果阎爷也插一脚,那这场戏就好看了。

    可惜了。

    牧程惋惜地摇头。

    然——

    正当他思绪转移时,冷不丁听到阎天邢慵懒地声音,“几点查内务?”

    “今天是中午12点,明天开始,早上八点。”牧程回过神,老实回答。

    “以后提前半个小时。”

    “啊?”

    懒懒地掀起眼睑,阎天邢声线低沉,“7号帐篷,墨上筠负责检查内务。”

    牧程:“……”

    队长这心,可真偏大发了。

    “那其他帐篷……”

    “女兵季若楠负责,男兵澎于秋负责。”

    “好。”

    没有自己什么事,牧程应得极其爽快。

    *

    另一边。

    远离帐篷的空地上,地处偏僻,附近没有来往的人,唯有荒草灌木,风吹过,枝叶摇晃,声响很大。

    梁之琼和澎于秋面对面站着。

    澎于秋收敛了平时的吊儿郎当,神情严肃、冷峻,脸色颇为阴沉,阳光打落下来,光与影在他俊朗的脸上呈现出明显分界线,暗处阴冷严峻,明处强硬坚决。

    对面,梁之琼眼神紧紧盯着他,不再是先前的张扬跋扈,漂亮的脸蛋上满是委屈,浅褐色的眼眸染了层湿润,可怜巴巴的,又透着几分执着,死撑着不肯退缩。

    “我不道歉!”

    梁之琼坚定地表态,双手紧紧攥着衣袖。

    见她这模样,澎于秋哭笑不得。

    自己做错了事,被训几句、让她认个错,她还委屈了?

    澎于秋咬牙,“梁之琼,你还小吗?”

    “……”

    梁之琼抿着唇,眼睛透亮,却不说话。

    “淘汰还是道歉,选一个。”澎于秋皱了皱眉。

    “我不道歉!”

    梁之琼一字一顿地重复先前的话。

    澎于秋被她气笑了,点头道,“行,那就是淘汰了。”

    梁之琼急了,眼看着澎于秋要走,立即张开手挡住他,委屈道:“我考核是合格的,你能淘汰我!”

    “梁之琼,”澎于秋顿了顿,抬起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按你这意思,是要让我走吗?”

    “我没有。”

    梁之琼急忙解释。

    “行,那你是怎么个意思?”澎于秋拧眉问。

    “我……”

    梁之琼张了张口,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就是不想赔礼道歉而已,澎于秋就找别的法子来逼她。

    明知道她不想被淘汰,明知道她是冲着他来的,也不可能让他走。

    “怎么,不会说话了?”

    澎于秋手指微微弯曲,敲了敲她的脑袋。

    用了点力,梁之琼疼得两道柳眉蹙起来,愈发地委屈了。

    “把被子叠的那么好的都是变态。”梁之琼不甘心道。

    澎于秋笑了,“叠成你那样的,那叫四肢残废。”

    “你……”

    梁之琼咬了咬唇。

    如果他不是澎于秋,她非得跟他打起来。

    憋了口闷气,梁之琼不高兴道:“你干嘛要帮她说话。”

    “难不成我要帮你助纣为虐?”澎于秋再一次敲了下她的脑袋。

    又是敲得同样的地方。

    疼得很。

    梁之琼抬手摸着脑袋,往后退了一步,略带怨气地瞪着澎于秋。

    “我昨天跟你说什么来着,把你的大小姐脾气收敛收敛,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欺负战友算什么本事,顶撞教官很了不起吗?”

    说着,澎于秋再次抬手,想敲她。

    然而,手刚伸到半空,抱着头的梁之琼下意识缩了缩脖子,眼巴巴地盯着他,可怜的不像话。

    跟在外人面前张扬跋扈的模样,判若两人。

    澎于秋顿了顿,将手收了回来,继续教训,“说,知道自己错了吗?”

    “知道了。”梁之琼勉强认错。

    “道不道歉?”

    “……道歉。”

    “以后还做不做这样的事了?”

    提及这个,梁之琼将手放下来,挺直腰杆,不服气道:“这个要看情况。”

    先前见她态度还行,澎于秋的气刚消了点儿,一见她又强硬起来,澎于秋真来了气,“怎么,你还想把欺负战友当做你军旅生涯的伟大目标了?”

    “那倒没有,”梁之琼摇了摇头,义正言辞道,“我军旅生涯的伟大目标是搞定你。”

    澎于秋被她气得咬牙,“你还挺能说的。”

    “本来就是嘛……”梁之琼撇了撇嘴。

    “还说?”澎于秋眉宇间多出些许怒气。

    “不说了。”

    梁之琼立马规矩、老实了,腰杆挺得笔直,差点儿没跟澎于秋端正地敬个军礼。

    澎于秋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要跟这小丫头片子计较。

    “现在,去找墨上筠,道歉。”澎于秋命令道。

    “我还没吃饭呢。”梁之琼撒娇道。

    “晚了,”澎于秋看了眼腕表,没好气回她,“没饭吃。”

    “……”梁之琼想了想,上前一步,双手揪住澎于秋的衣袖,迟疑道,“那,你陪我去。”

    她活了二十二年,记忆中,还没跟人说过几次“对不起”呢。

    更何况,那少数的几次,基本都是跟澎于秋说的。

    澎于秋低下头,拍开她的手,淡淡道:“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梁之琼手一疼,缩了回去,气恼地瞪着他。

    澎于秋却没管她,视线一收,绕过她,走了。

    离开,连头都不回一下。

    梁之琼气得在原地直跺脚。

    *

    吃过饭,墨上筠洗了饭盒,同燕归往回走的时候,被牧程给拦住。

    “怎么?”

    墨上筠挑了下眉。

    “队长……阎教官说,从明天开始,由你检查7号帐篷的内务,时间定在上午七点半。”说到这儿,牧程做贼心虚,又自己补充道,“因为内务的情况有所变动,澎教官负责男兵内务,季教官负责女兵内务,正好季教官住你们7号帐篷,所以为了避嫌,要选其他人来检查,阎教官觉得你很合适。”

    “哦。”

    墨上筠云淡风轻地应了,未曾流露出半分惊讶神情。

    “还有,”牧程道,“队长说,晚上七点开会,在会议帐篷。”

    “行。”

    墨上筠爽快道。

    说话时一直关注着墨上筠,却没有见到半点惊喜、惊讶,牧程内心着实失望得很,通知完就恹恹地走了。

    他前脚刚走,燕归就聒噪起来。

    “墨墨,我怎么觉得,那姓阎的教官,是故意在帮你呢?”

    “你的错觉。”墨上筠斜眼看他。

    “这是直觉。”燕归强调。

    走了一段路,燕归一路都在“正确合理”的分析,墨上筠揉着耳朵,朝燕归提醒道,“你该回去了。”

    燕归看了眼时间,非常随意道,“时间还早,不急。”

    “我要午睡。”墨上筠不紧不慢地道。

    “那……”燕归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好吧。”

    末了,他还依依不舍道:“我下午再来找你。”

    墨上筠懒得理他,拎着饭盒事先走人。

    继续待下去,燕归就“下午见面”的话题,都能跟她扯上两个小时。

    对于他的话唠技能,墨上筠还是很服气的。

    ……

    7号帐篷。

    墨上筠刚走近,就见帐篷外的梁之琼,神情极其不爽,在门帘外走来走去的。

    一注意到墨上筠,梁之琼顿时停下脚步,满是防备地盯着她,张口,“墨……”

    墨什么来着?

    话到嘴边,梁之琼把名字给忘了。

    墨上筠仿佛不知道她有叫自己的意思,大步流星地往前,有绕过她进门的架势。

    “哎,你等等。”

    眼见着她走过身边,梁之琼出声,抬手就去抓墨上筠的手腕。

    墨上筠侧过身,轻而易举地避开她的动作。

    手抓了个空,梁之琼暴脾气又上来了,刚想发火,却想到澎于秋的训话,虽有不甘,但也没发作。

    她收回了手。

    然后,抬眼看着墨上筠,极不情愿道:“被子的事,我道个歉。”

    偏过身,墨上筠正面朝向她,一手拎着饭盒,一手放到裤兜里,闲闲地点头,“嗯。”

    见墨上筠这云淡风轻的态度,梁之琼心情有点堵,语气僵硬道,“那就这样。”

    说完,转身想进门。

    “等等。”墨上筠叫住她,声音清冷。

    “做什么?”

    停下步伐,梁之琼不耐烦地问。

    墨上筠冷冷看她,反问,“不是道歉吗?”

    梁之琼一顿,有些莫名其妙,“我刚不是说了吗?”

    不仅自己道了歉,而且她也接受了。

    还纠缠个什么劲?

    与此同时,林和郁一潼也散步回来,正巧碰见了刚刚那一幕。

    林忽的笑了一下,出声提醒道:“我记得道歉,得说‘对不起’。”

    梁之琼心头一怒。

    下意识想要发飙,可一想到澎于秋,便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如果让澎于秋知道,自己答应的事没有办到,那——

    垂落的双手紧握拳头,梁之琼面色僵硬,看着墨上筠,微微抬了抬下巴,依旧是高傲张扬地神态。

    她毫无诚意道:“行,对不起咯。”

    林和郁一潼互看了一眼。

    这样的对不起,还不如不说。

    林下意识看向墨上筠,等待着墨上筠接下来的反应。

    在侦察营,墨上筠能轻而易举将人制服,但当时她是副连长,能以军衔和职位碾压,而且,营里没有梁之琼这样的刺头兵。

    换句话说,墨上筠当时的阻碍没有这么大。

    眼下,难得有一个人能不把墨上筠放在眼里,且有胆量跟墨上筠叫嚣。

    说实话,林还挺期待的。

    然而,墨上筠却没有任何表情,神情淡淡的,见不到半分怒气。

    “哦,”墨上筠轻描淡写地应声,眼睑抬了抬,待到梁之琼放松下来时,冷不丁吐出三个字,“我拒绝。”

    我拒绝。

    三个字,悠悠然砸落在地,砸在三人耳畔。

    你说对不起,她可以拒绝。

    于是,那一瞬,这三个字似是带动了周边空气,连气氛都凝固、沉默下来。

    ------题外话------

    书荒吗,推一发同系列完结军旅,《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王牌狙击之溺爱狂妻》),前几天看了下,发现还是写的可以一看的,我墨的好基友、夜千筱大大称王称霸之旅。

    顺便推一发瓶砸基友的,浮光锦言情、大雪人言情、姐是爷儿军旅,亲们搜作者看,她们都有多部作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