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5、我这人呢,有仇必报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帐篷里有三个人。````

    刚洗完头发正在擦拭的倪婼。

    洗漱完抱着脸盆回来的林。

    正在自己床边叠被褥的郁一潼。

    可,在感知到那股冷彻心扉的寒气后,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动作,下意识朝站在门口的墨上筠看去。

    倪婼将毛巾搭在脖颈上,看了眼墨上筠,又看了眼她的床铺,冷不丁有些幸灾祸。

    让你嚣张,让你得意。

    总有人来治你!

    “我的被子,怎么回事?”

    墨上筠看着林,慢悠悠地问道。

    林反应过来,看了梁之琼的床铺一眼,暗示的很明显。

    墨上筠了然地挑眉。

    犹豫了下,林微微凝眉,提醒她,“不准打架斗殴。”

    “知道。”

    墨上筠拍了拍手,声音慵懒随意。

    却,夹杂着一股莫名的危险。

    见她这模样,林愈发同情她的隔壁床了。

    这顶帐篷里,惹到谁,都比惹到墨上筠要好。

    说曹操,曹操到。

    去洗了个澡隔壁床,掀开门帘,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走进一步。

    忽然感觉到一道不明意味的视线。

    步伐顿了顿,隔壁床偏了下头,朝身侧看了过去。

    有点眼熟的女人,列队的时候,站在她右手边,中间隔了一个位置,因为气质有些突出,遂多打量了几眼,有些印象。

    不过,刚开跑,她就落在后面,便没去在意了。

    眼下,出现在帐篷里,她起床时又没印象的话……

    隔壁床扫了眼被她掀开被子的床铺。

    应该就是那张床的床住了。

    “什么名字?”漫不经意地一声问,却带着极其沉重地威压。

    “梁之琼。”

    隔壁床条件反射一般地回答。

    等回过神来,才意识到不对劲,不高兴地皱了下眉,同时剜了墨上筠一眼。

    墨上筠眯起眼,眼底萦绕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似是很和气地模样。

    视线在梁之琼身上游离。

    很典型的美人胚子,脸型漂亮,眼睛有神,皮肤白皙,刚洗完澡,换了身干净作训服,没有带帽子,一头湿发乱糟糟的垂落下来,不邋遢,倒是有几分凌乱美感。

    眉眼挑笑,露出几分痞气,墨上筠伸长了手臂,直接揽住了梁之琼的肩膀。

    近乎下意识的,梁之琼欲要甩开她的手,可搂住她肩膀的手力道很紧,她肩膀只能小幅度地动一动,根本难以反抗。

    梁之琼倒吸一口凉气。

    “听说,”墨上筠靠近她的耳畔,微微压低的声音里,满是森然之意,“我的床铺,你弄乱的?”

    悠悠然的语调,不闹不怒,可每一个字里,都夹杂着威胁。

    梁之琼的心,稍稍沉了几分。

    然后,恢复正常。

    “是我,”神情傲然地回答,梁之琼抱着装有衣服的盆,一偏头,冷飕飕地盯着墨上筠,语气里毫无惧意,“你想怎么样?”

    “两个选择。”墨上筠拍了拍她的肩,神色悠然,一字一顿道,“一,把被子叠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二,结个梁子,我自己叠。不过,我这人呢,有仇必报,我估计,你以后的日子过的会有点艰难。”

    “你……”

    梁之琼肩膀的力道用大了些。

    然,不动分毫。

    眉头皱起,梁之琼眼底燃起怒意。

    她今后的日子过的会有点艰难?

    呵!

    力气不小,口气也同样大!

    冷哼一声,殷红的唇角勾起,梁之琼冷笑道:“那就结梁子好了,我等着你的报复。”

    话音落地。

    门外,忽然传来一道调侃地女声,“什么报复啊?”

    这声一出,包括墨上筠和梁之琼在内,另外关注她们俩的三人,也顺其自然地看向门帘。

    很快,一只手抓住门帘,掀开,有道人影走了进来。

    身着陆军迷彩作训服,颜色接近于教官穿的那种,头上戴着一顶圆形战斗帽,帽檐有些宽,遮掩了额头,其下是一张立体漂亮的脸,干脆利落的气质,举手投足毫不拖泥带水。

    墨上筠扫了一眼,就兴致缺缺地收回了视线。

    季若楠。

    大抵是女兵的教官。

    她没什么兴趣。

    拍了下梁之琼的肩膀,她将手臂收了回来,然后放回裤兜里,不紧不慢地来到她的床铺旁。

    再次看着凌乱的被子,墨上筠眉头拧了拧。

    “墨上筠。”

    季若楠盯着她的背影,喊她。

    墨上筠抓住被子的一角,连头都没回,懒懒出声,“什么事?”

    “没什么,”季若楠笑了一下,继而正色道,“跟你打声招呼。”

    墨上筠身形一顿,干脆没有搭理,专心地叠被子。

    林看了眼墨上筠,奇怪她并没有当场跟梁之琼计较,也纳闷地看了眼季若楠,只觉得季若楠对墨上筠的态度有些莫名其妙。

    倪婼和郁一潼都没动作,倒是梁之琼,撇了撇嘴,把脸盆往桌上一丢,去拿衣架晾衣服。

    盯了墨上筠看了半响,季若楠收回视线,拍了拍手,吸引着帐篷内其余人的注意力。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就墨上筠连看她一眼都没兴趣。

    “来,自我介绍一下,”季若楠道,“我叫季若楠,你们第一阶段的教官,暂时住在7号帐篷,希望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能愉快相处。”

    “季教官好!”

    倪婼规矩地打了声招呼。

    然,整个帐篷内,也就她一个人的声音。

    其余人都沉默以对。

    “好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吧,”季若楠耸肩,注意到那个空余的空间,想起牧程跟她描述的事,心情不错的样子,“我去拿床和被褥。”

    床和被褥昨晚就被收了回去,她还得找负责生活用品的助教去要。

    有点麻烦。

    看着她又走出了帐篷,倪婼觉得有点奇怪,感觉她自己去拿床和被褥,却一点儿都不生气。

    莫名其妙的人。

    林和郁一潼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继续做着各自的事。

    不多时。

    梁之琼晾完衣服,走了回来。

    进门后,第一眼就朝墨上筠的床铺看去,人已经不见了,可被褥都已经重新整理好,如同艺术品般。

    想起先前墨上筠的威胁,梁之琼有点不高兴,直接朝墨上筠那张床走过去,一伸手,就想去抓那床叠得漂亮整齐的被子。

    但,手还没碰到被子,就听到正在隔壁床整理被褥的林冷冷提醒,“你再动她的被子,她就不是跟你勾肩搭背那么简单了。”

    手停在半空,梁之琼抬起眼,看着林,嚣张地挑眉,“就算我又动了,她能做什么?”

    话刚说完,手往下一伸,抓住被子一角,如法炮制地将被子掀开。

    林同情地看她,眼神里写这四个字——

    你、死、定、了。

    丢了被子,将手收回来,梁之琼拍了拍手,眼神里满是挑衅的意味。

    林收回视线,回过身去,整理着自己的被子。

    反正也提醒了。

    梁之琼自己不听,至于会有什么结果,让她自己承担便是。

    见林没再搭理,梁之琼索然无味地走回自己床铺,开始叠她的被褥。

    她不喜欢叠被子,自然,任何步骤都很敷衍。

    “你跟她很熟?”

    郁一潼走过来,朝林询问。

    “谁?”

    林检查着叠好的被子,用手将棱角给理出来。

    郁一潼凝眉,“墨上……什么?”

    “墨上筠,”林看了她一眼,继而道,“她是我们副连长。”

    顿了顿,郁一潼将“墨上筠”这三个字记在心里,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叫郁一潼。”

    “林。”

    理好棱角,林直起身,对上了郁一潼的眼睛。

    从昨晚开始,她就关注过这个人,行为作风都很干脆,虽然先前是跟那三人站在一起的,但气质却格格不入。

    在今早的考核里,郁一潼也一直名列前茅,跟男兵比起来都不相上下。

    她们俩几乎是同一时间回到原点的。

    估计,彼此对对方都有些印象。

    “你跟她也有渊源?”林问。

    “被她惨虐过。”郁一潼坦然道。

    林一想,点头,“可以想象。”

    “看样子,”郁一潼停顿了下,“她在你们连队,也很凶残。”

    轻轻摇头,林肯定道:“不,她很好。”

    连队里所有人,都是墨上筠的死忠粉。

    稍有疑惑,郁一潼有些不信,声音有些沉,“当初,我们十个人,全被她解决。但今天,她的表现,有点不让人满意。”

    话里有话,有从林这里套墨上筠信息的意思。

    林想了下,“这一点,你得问她。”

    墨上筠速度太慢,她也有些在意。

    毕竟,墨上筠应该有碾压她们的能力。

    可是,一直优哉游哉地跟在后面,保持在中间的人堆里,不知道里有什么意图。

    郁一潼微微点头,知道不能打听太多,于是没有再问。

    两人的谈话,都落到倪婼和梁之琼的耳里,前者有些不高兴,觉得郁一潼对墨上筠的评价太高,而后者明显没把这事放心上。

    *

    梁之琼叠被子的时候,冉菲菲和杜娟也跑了回来。

    两人落在最后一批,速度很慢,一来到原地,都上气不接下气的,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回帐篷。

    时间还早,两人决定去洗个澡。

    她们俩前脚刚走,季若楠后脚就搬着床和被褥回来。

    第一眼,就见到墨上筠那床凌乱的被子。

    她将床一放,被褥一丢,便站起身,扫了帐篷内其余人一圈。

    “来个人说说,”季若楠抬高声音,得到四人的视线后,声音猛地沉下来,“墨上筠的被子,是怎么回事儿?”

    她明明看着墨上筠在叠的。

    走的时候,叠的已经差不多了。

    怎么她一回来,墨上筠人不在,被子这么凌乱?

    梁之琼将被子叠好,往床头一放,斜眼看她,理直气壮道:“我弄的。”

    季若楠一抬眼,视线跟梁之琼对上。

    两人气势相当,视线交汇,火光四溅,周围空气都变得凝重起来,气压渐渐降低。

    “为什么?”

    季若楠平心静气地问。

    “看着不爽就掀了,要什么理由?”梁之琼挑眉,气焰尤为嚣张。

    季若楠眉目一冷,“我以教官的身份命令你,把她的被子叠好。”

    梁之琼毫不怯弱,反唇相讥,“那你这个教官操心的事真不少。”

    如此张扬跋扈,惹得林和郁一潼不由得对视一眼,交换了下眼神。

    “不叠?”季若楠略含怒气。

    “不、叠。”

    斩钉截铁地说完,梁之琼冷冷一笑,压根没有再搭理季若楠的意思,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季若楠盯着她的背影,片刻后,冷着眉眼,同样出了门。

    帐篷内,三人一声不吭。

    *

    墨上筠洗完澡回来。

    进来后,发现林、郁一潼、倪婼的视线,都盯在她身上,她闲闲地扫了眼床铺,竟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反倒是,理所当然的神情。

    尔后,拎着衣架去晾衣服。

    “林。”

    郁一潼找出饭盒,朝林喊了一声。

    林看向她。

    “她这是,”郁一潼指了指门帘外的墨上筠,问,“什么意思?”

    “不知道。”林淡淡道。

    如果墨上筠见到再次乱了的被子,真的当场就发飙了,那才是奇怪了。

    倒不如说,她早就料到了。

    “去吃饭吗?”郁一潼朝她发出邀请。

    “嗯。”

    林点了下头,没有拒绝。

    这时,倪婼也将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见到两人一拍即合,心里有些不平衡,走过来朝郁一潼提议道,“一潼,算我一个。”

    郁一潼看了她一眼,声音冷静,“不行。”

    如此直白果断地拒绝。

    林没料到,倪婼也没料到。

    被如此拒绝,倪婼面上明显挂不住,脸色白了白,“为什么?”

    “我们不熟。”郁一潼道。

    不熟?

    敷衍到不行的答案!

    倪婼有点生气,抬手指着林,没好气道:“郁一潼,我们一个部队的,我跟你,总比你跟她要熟吧?”

    平白无故躺枪的林,有点不爽地皱了下眉。

    但,对倪婼也有点同情。

    郁一潼摆明了不喜她,才敷衍回了一句,结果她还不依不饶,不肯给自己台阶下。

    “话没错,那我换个理由,”郁一潼凉凉地看着她,道,“我不喜欢跟你一起吃饭。”

    “……”

    倪婼脸色倏地涨红。

    一时间,如同被羞辱一般,红着脸站在原地,整个人气得颤抖,盯着郁一潼的眼神里,也满是恼怒与恨意。

    林转过身,去拿自己的饭盒,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切如常。

    她朝郁一潼道,“走吧。”

    郁一潼遂拿着饭盒,转身,同林一起出了帐篷。

    倪婼依旧站着不动,红着脸,恨恨的盯着她们离开。

    郁一潼!

    若不是她们连队就选了选中了她和郁一潼两个女兵,她才不意主动找这个行为作风诡异的女人说话呢!

    没想到,一点面子都不给,还狠狠扇了她俩耳光,让她当着外人的面,颜面无存。

    与此同时——

    墨上筠晾好了衣服。

    换洗的作训服不多,帐篷外放着个晾衣架,女兵都将外套晾在外面,里面的换洗衣物则是晾在帐篷内。

    她也随波逐流。

    弯下身,将盆捡起来,墨上筠打算往回走。

    然而,刚转过身,就听到后面传来亲热激动的喊声——

    “墨——墨——”

    墨上筠登时头皮发麻。

    一回过身来,就见到满面笑容的燕归。

    还是笑的那般灿烂,还是跑的那般飞快,还是张开手拥抱的姿势。

    墨上筠等了两秒,等燕归靠近时,不动声色地朝旁边移动一步,燕归顺利扑了个空。

    好在身形灵活,虽然重心不稳,但脚一抬,踩在地上,瞬间稳住。

    他一停下来,就凑到墨上筠面前,嬉皮笑脸的,“墨墨,你干嘛躲着我啊?”

    墨上筠抬了抬眼,看着蔚蓝的天空。

    白云漂浮,凉风习习,岁月静好。

    她想,她可能需要一副耳塞。

    “墨墨,要一起去吃饭吗?”

    “墨墨,你什么时候到的,我怎么一直都没找到你?”

    “墨墨……”

    “燕归。”

    墨上筠总算出声,打断了聒噪的燕归。

    “哈,你说你说。”燕归眉开眼笑的。

    “闲着?”

    “闲着!”

    “帮我叠一下被子。”墨上筠云淡风轻道。

    “行啊!”燕归极其爽快地答应了。

    可顿了顿,又忍不住好奇,“怎么,你也偷懒啊?”

    提及这个,墨上筠冷不丁想到不可一世的梁之琼,眼眸一眯,唇角勾了勾。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燕归,点头,“对,偷懒。”

    燕归看了看她,总觉得怪怪的。

    周身气温有点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