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4、阎,谢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帐篷的前面,便是集合地。哦亲

    牧程刚放下哨子,就跟见鬼似的,见到墨上筠从前方黑暗处走来。

    不仅是他,包括教官澎于秋,还有两个助教,都露出了惊悚表情。

    ——她怎么会从那边走过来?

    往远些,便远离了这片营地,没有灯光、没有帐篷、没有人烟,是荒芜偏僻的土地。

    地形不平坦,杂草丛生,灌木扎堆,极难行走。

    哦。

    唯一平坦的,是他们安排的训练场地。

    墨上筠缓步走近,步伐不紧不慢的,身形慢慢暴露于光亮之中,白色光线在她身上笼了一层,洒落在她慵懒眉目间,更衬出几分气质,给人以惊艳之感。

    独她一人,凝聚着四人的视线。

    “你,干啥去了?”牧程回过神来,朝墨上筠问道。

    停在他们面前两米远处,墨上筠站定,眼睑掀了掀,轻描淡写道:“看了下你们的训练场地。”

    牧程:“……”

    助教:“……”

    “墨上筠是吧,”澎于秋上前一步,饶有兴致地盯着她,“你为什么要去看训练场地?”

    闻声,墨上筠抬眼,悠然扫向他。

    身形轮廓有些眼熟,声音似乎在哪儿听过,近一米九的身高,逆着光站着,脸部轮廓笼于阴影中。

    墨上筠定睛打量了几眼。

    相对而言比较年轻,二十四五的年龄,模样俊朗,不似牧程那般有着明显的军人硬气,人倒是吊儿郎当的模样,尤其长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隐含着笑意,眼角轻轻一勾,能让小女生脸红心跳、心思万千。

    只是,段位有点低,不能跟阎天邢相提并论便是。

    “我高兴。”

    薄唇轻勾,墨上筠坦然回答。

    “这理由不错,不过,”澎于秋笑了一下,却试探地看着墨上筠,“你不会一个高兴,做出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来吧?”

    墨上筠想了片刻,忽然想起这个人来了。

    就是上次侦察营选拔,她去追黑鹰二人时遇见的那位。

    被她怼过,挑她的刺,也算正常。

    “那就等我做出违法乱纪的事再说。”墨上筠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澎于秋挑眉,偏了下头,看向一侧的牧程。

    牧程无奈摊手,表示对墨上筠无可奈何。

    澎于秋丢了他一冷眼。

    怂!

    牧程坦然接受。

    嘴皮子说不过,论规矩人家可背的比你还熟,再加上人一高兴提前起来出去转转,事先又没有禁止,你能咋的?

    说话间,陆续有人赶到。

    女兵站在前面,男兵站在后面,63个女兵站成12列6排,152个男兵站成12列13排。

    整体来看,人确实很多。

    墨上筠站在第五排第三个,第一个便是昨晚摸黑抵达的混血模样的女兵。

    墨上筠提前起床时,看了那边一眼,大概记得她的模样。

    最前面,澎于秋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喇叭来。

    “首先,欢迎你们来到这一次的军区考核,听说你们都是各部队的精英,希望你们真的有那么点儿本领,不然浪费我们的时间。”

    澎于秋吊儿郎当的说着,一开口就给所有人泼了一盆冷水。

    大部分人,都将不甘的神色表露在脸上。

    “哎,他是不是很帅?”

    墨上筠忽然听到一阵刻意压低的问声。

    眼角余光循声看去,赫然发现是那位高挑漂亮的隔壁床,在兴致勃勃地问着第五排第二个人。

    “还,还好。”

    跟她完全不熟的第二人,非常尴尬地回了一句。

    “哼。”

    隔壁床俨然不满意,哼了一声,没有再继续“窃窃私语”的兴趣。

    列队前面,澎于秋简单地介绍完他和牧程两个教官后,就开始介绍这次的考核,“这次考核,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基础能力的考核,为期十天。考核很轻松,每天两个项目,时间是上午八点到下午四点,中间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这里要说明几点。一、每天早上八点,检查内务;二、晚上十点熄灯;三、考核时间以外,你们可以自由行动;四、不准私下斗殴。至于具体考核内容,我们另说。”

    顿了顿,澎于秋扫了一圈,又道:“今天呢,让你们起的早一点,是因为你们总教官想在来之前,测一测你们的综合实力。事先说好,这是一整个套餐,今后,你们每天上午都要来一次,到时候记录你们的平均成绩。”

    “报告!”男兵中有人高喊。

    “说。”

    “请问怎样的成绩算达标?”

    “这个,暂不透露。”澎于秋将喇叭的声音调大了点,慢条斯理道,“你们只需要拼尽全力。”

    “报告!”又有人喊。

    “什么?”

    “如果第一阶段不合格,是不是不能参与第二阶段的考核!如果是,第一阶段的考核是不是有一定的淘汰率!”那男兵铿锵有力地问道。

    澎于秋继续道:“第一个问题,是。第二个问题,不答。”

    “报告——”

    “行了行了,”澎于秋有点不耐烦地打断接下来的喊声,直接道,“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说,现在别耽误时间。”

    “牧教官。”

    澎于秋退后一步,朝牧程看了一眼。

    这时,牧程手里也多了个喇叭,同时也多了个件夹。

    他将件夹提在手里,喇叭递到嘴边,“从现在开始,进行第一轮考核!”

    “全体都有,向左——转,起步——跑!”牧程硬气地发布口令,“目标,一百米外的水潭!”

    话音一落。

    两百多号人,立即按照他的口令行动,直接朝水潭那边开跑。

    澎于秋说,这是一整个套餐。

    墨上筠提前一个小时起来,将这个“套餐”彻底摸了个透。

    首先是两百米的水潭,水潭旁放着两百多个背包,每个人都需要背一个,负重3kg。

    游过脏兮兮的水潭,得在水潭旁做完三个两百(2个俯卧撑、2个仰卧起坐、2个上下蹲),才能继续出发。

    然后是五公里的负重越野,游过一条百米宽的河,再跨越一段一公里的障碍,终点处是一个靶场。

    他们得在气息不均时进行射击,十发子弹,自己组装枪支。

    射击结束,然后沿着原路返回,一直回到原点才算结束。

    墨上筠跟着人群,游过水潭、做完三个两百,跑五公里负重越野的时候,保持在中间的速度,可他们这速度着实有点慢,差点儿没让她在跑步途中睡一觉。

    “墨墨,墨墨——”

    跑了一公里,人群中忽然响起熟悉的喊声。

    就在前方不远处。

    墨上筠摸了摸耳朵,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刻意放慢了速度。

    然而,天色渐渐亮了,视野也变得宽阔起来。

    燕归的视线早就锁定在她身上,抬手使劲朝她摆手,逆着人群站着,朝她笑得呲牙咧嘴的,露出洁白的小米贝齿。

    笑的像个傻子。

    见到墨上筠放慢了速度,他也不在原地等着,径直朝她走了过来。

    那一刻,凝聚在燕归身上的视线,慢慢地转移到墨上筠身上。

    一道道视线,充满了打量、好奇、嘲笑、不屑,然后,自觉地移开。

    这两人有闲情叙旧,他们还得抓紧时间往前跑呢。

    墨上筠干脆停下来,略带杀气的眼神从燕归身上扫过。

    然而,满心喜悦的燕归,纵然察觉了,也直接当做没看到。

    “我~的~墨~”

    刚一走近,燕归就张开双臂,极其风骚地扑了过来。

    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提起拳头,一点都不介意给这不分场合的家伙来个“见面礼”。

    然而——

    面前忽然闪出一道人影,挡住了视线,也挡住了燕归。

    燕归速度太快,动作过于热情,而这人是在两秒内出现的,燕归发现的时候也来不及收手,整个人直接扑了上去,跟人撞了个满怀。

    条件反射,燕归紧紧抱住了那人。

    两个大男人,此情此景,相拥在一起,姿势极不协调,画面感也略怪。

    空气瞬间凝固。

    一秒,两秒,三秒。

    身边传来窃笑声,燕归猛地回过神来,立即撒手,往后弹了两步,跟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我靠,你是谁啊?”

    燕归警惕地看着横插一脚的男人,迅速搜集着男人可见的信息。

    年龄,跟他差不远。

    长相,眉清目秀,皮囊不错。

    气质,干净儒雅。

    可在他看来,却有点书生气。

    眼神……唔,不太友好。

    “我叫安辰。”

    安辰不动声色地开口,同时也打量着燕归。

    他在集合的时候,就发现了墨上筠。

    那时候只有墨上筠一个人站在集合地,极其显眼、醒目。

    从那以后,他一直关注着墨上筠,等考核开始,便跟墨上筠保持着一定距离、跟在墨上筠身后。

    没想到,中途忽然冒出来一个男人,跟墨上筠极其亲热的样子,一见面就朝她扑上来。

    他刚刚连想都没想,就直接挡在了墨上筠面前,结果被人抱了个满怀。

    “我管你叫什么!”

    燕归没好气地摆手,绕过安辰去看墨上筠,可探身去看的时候,先前站在那里的墨上筠,早已不见身影。

    “靠!”

    燕归没忍住骂了一声,差点儿没从原地跳了起来。

    这就没影了?!

    他还想好好叙叙旧呢!

    “你你你……”燕归回过神,没好气地指着安辰,“我现在没空跟你算账,安什么是吧,你给我等着!”

    说完,立即转身跑了。

    跑了两步,特地将双手放到嘴边,朝前面大声喊道:“墨——墨——”

    周围的人:“……”

    什么鬼?

    这种考核会招神经病吗?

    安辰在原地站了片刻,神情凝重地看着燕归跑远,眉宇间隐隐透露着怒气。

    *

    墨上筠跑到前面一批人中,才避开燕归。

    正因如此,她的速度也渐渐加快。

    而,眼看着她落在后面一批,又眼睁睁见到她跑到第一批的人,差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也太吓人了点吧?

    不过,墨上筠没有保持在第一批,等跑完五公里,游过河的时候,她特地游远了些,整整待了半个小时,见到燕归跨过河去追她之际,才慢悠悠地回到队伍里。

    顺利避开聒噪的人。

    接下来,墨上筠保持着平稳的速度,还是混在中间的大部队里。

    越障碍,再次避开返回的燕归,射击,原路返回。

    但,她没有想到,避开了一个燕归,却被安辰给拦住了。

    安辰在过河的岸上等着她。

    太阳早已升起,有柔和的阳光洒落下来,带着让人舒适的温度,有风吹过,树叶飒飒作响,树枝轻轻摇曳。

    安辰就站在一棵树下。

    有光线从树的枝叶上透射而下,轻轻打在他的身上,于他周身染了层光边。他站得笔直,身形挺拔,被打湿的作训服在光线的照耀下,颜色更深了几分。

    宁静、儒雅,衬着风景,美如画。

    而周围匆忙跑过的人,与他这一方天地,形成鲜明的对比。

    见她来到岸边,安辰微微俯下身,朝她伸出了手。

    墨上筠看了一眼,没有伸手。

    双手撑在岸边杂草上,轻而易举地跃上了岸。

    手还停在半空中,安辰的视线一刻都没从她身上移开过,他轻轻地喊她,“墨墨。”

    墨上筠站起身,凝眸看他。

    安辰顿了顿,将手收了回去,站直了身子。

    “你站在这儿做什么?”

    微微低下头,墨上筠紧紧拧着衣袖,云淡风轻地问他。

    “等你。”安辰一字一顿道,神情极其认真。

    特地跑到第一拨人之中,查遍了所有人之后,意识到墨上筠早已落到后面,他便一直在这里等她。

    “有话说?”墨上筠淡声问,连头都没抬一下。

    衣袖上的成水柱往下掉。

    拧完左手的,再拧右手的。

    “一来一回,我游完了。”安辰低眉敛目,神情满是谨慎和温柔。

    他有点担心,墨上筠会从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墨上筠有这个能力。

    他还担心,墨上筠还是不肯原谅他。

    顿了下。

    墨上筠拧完两只衣袖,微微抬起眼,盯着安辰想了会儿,才想起除夕夜那晚,曾让他来回游湖的事。

    安辰略带担忧地盯着她。

    刚刚游过一条河,还是负重,墨上筠身上湿漉漉的,压在作训帽下的头发都湿了大半,有一缕缕的发丝紧贴在额头、脸颊、颈部,衬得皮肤愈发的光滑白皙。

    她的底子一向很好。

    可,她自己却从不在乎。

    此刻她抬着眼,眼眸被河水浸湿,染了层湿润,愈发的闪亮,睫毛上沾着细碎的水珠,在阳光下折射着闪耀光芒,而,被那双黑亮漂亮的眼睛,总是让他莫名的心悸。

    “知道了。”

    墨上筠拍了拍手,闲闲地应声。

    “我——”

    “有事以后说。”墨上筠打断他。

    安辰顿了顿,也意识到眼下谈儿女情长有些不合时宜,考核的事更要紧。

    于是,他道:“一起吧。”

    “行,跟上。”

    墨上筠倒是爽快地答应了。

    随后,背着并不防水的背包,沿着道路往回跑。

    速度倒是不算快。

    安辰紧跟在她身边。

    不远处——

    路过的牧程和澎于秋,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幕。

    “看样子,名花有主啊。”

    澎于秋把玩着手中喇叭,没忍住八卦起来。

    “不像,”牧程一脸沉重地摇头,“我记得,当初选拔安辰的时候,墨上筠就是队长临时邀请来的教官,但是对安辰可一点儿都没留情。”

    说到这儿,牧程又有点底气不足,慢吞吞地补充道:“不过,那时候所有人都被她给灭了,也不能证明什么。”

    “要不,”澎于秋伸长了手臂,撘住牧程的肩膀,幸灾祸地挑眉,“找个机会,跟队长说说?”

    牧程朝他粲然一笑,“友情提示,多活一天,也是好的。”

    言外之意:想跟队长八卦这个,你特么绝对是去找死。

    “……”

    澎于秋哑然耸肩。

    “话说回来,你跟那个叫梁之琼的……”牧程忽然一脸坏笑。

    “咳,”澎于秋轻咳一声,立即换上了正经严肃的表情,一板一眼地朝牧程道,“工作期间,不谈私事。”

    牧程咬牙。

    *

    墨上筠跟在中间一批,从水潭边缘跑过,丢下背包,回到了终点。

    没有人集合。

    澎于秋的命令,一结束,就可以散了。

    安辰一直跟在墨上筠身边,安静得很,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甚至都没问,墨上筠为何要保留实力,让排名如此落后。

    在他看来,墨上筠能够让他跟着,就证明他们的关系有所进展,他心里高兴还来不及。

    “拜拜。”

    墨上筠正了正帽子,语气敷衍地朝安辰告别。

    跑了五公里,身上的衣服基本干了,短发和作训帽也有七八分干。

    “墨墨……”安辰下意识喊住她。

    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微微侧过身来看他,神情慵懒。

    “什么事?”墨上筠挑了下眉。

    “12点开饭。”安辰稍有犹豫。

    “我知道。”

    墨上筠淡漠道。

    安辰张了张口,本想说能否找她一起去吃,可话到嘴边,想到墨上筠跟他屈指可数的吃饭次数,心底不由得升起一股无力感,话也咽了下去。

    “没事了。”安辰低声道,神情里带着明显失落。

    “喂。”

    墨上筠忽的喊他。

    安辰立即看着她,眼神专注认真。

    “向前看,别回头。”

    漫不经意地声音,似是在提醒,又似是在嘱咐。

    安辰一晃神,定睛去看时,墨上筠已经转过身,抬手摆了摆,步伐闲散地走向女兵的7号帐篷。

    定在原地,安辰愣愣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

    向前看,别回头。

    真能做到的话,那就好了。

    安辰不由得苦笑。

    ……

    上午十点,一辆吉普车,行驶进了营地范围。

    周围来往行人众多,偶尔有人朝吉普车的方向看上几眼。

    很快,副驾驶后面的车门,开了。

    走下一抹高挑妙曼的身影。

    穿着一身丛林作训服,戴着一顶圆形作战帽,纵然是与他人无异的装扮,可往那里一站,却自然而然地吸引着目光。

    长得漂亮,五官立体,身材好,气质佳,利落帅气。

    取下墨镜,季若楠用手指勾着,手肘搭在副驾驶位置打开的车窗上,继而微微探下身,抬眼看向坐在驾驶位置上的阎天邢。

    “阎,谢了。”

    唇畔含笑,季若楠笑着说了一声。

    然后,站起身,朝朝气蓬勃的帐篷看了一眼,继而大步流星地离开。

    整个过程,阎天邢看都没看她一眼。

    甚至,没急着下车,他直接摁了按钮,右边的车窗自动关上。

    与此同时——

    7号帐篷。

    墨上筠刚一走进去,就注意到自己“与众不同”的床铺。

    她的步伐停了下来。

    不是离开前整洁的模样,豆腐块成了豆腐渣,全部垮了,成一团堆在床上。

    乱糟糟的,可谓惨不忍睹。

    有意思。

    墨上筠唇角一勾,眼底萦绕着杀气。

    冷不丁的,帐篷内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一股寒气,直逼人心,冷得让人发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