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3、自己要作死,谁也没办法【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就放外面搁着。&&&”

    话语如命令,不容置否。

    两个女兵愣怔了下,全然不明所以。

    “为,为什么?”

    有个脸稍圆、身材稍壮的女兵纳闷地问。

    旁边的女兵身形瘦小,轻轻抿着唇,避开墨上筠的视线,显然有些怕她。

    墨上筠淡淡地看着她们,并没有说话。

    两人感觉到一股骇人的压迫感,面面相觑,有些紧张,最后身形瘦小的女兵扯了扯身边人的衣袖,示意就此妥协。

    两人有些不情愿地走远了。

    走出一段距离后,还能听到她们的抱怨声。

    “菲菲,她这什么人呐,我们做好事,又没有碍着她。”

    “杜娟,别说了。”

    名为菲菲的瘦小女兵,压低声音劝道,嗓音软软的,带着怯弱。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浑不在意地收回视线。

    *

    夜深,十一点半。

    牧程翻看着手中的花名册。

    成功抵达分配的人,全部第一栏空格处划了勾。

    借着营地的灯光,他查看了好几遍,确认所有人都顺利抵达。

    其中,女兵63人,帐篷有8顶;男兵152人,帐篷有19顶。

    在牧程确认其间,身边站着个助教,将墨上筠找到他、三言两语强迫他、让他帮忙搬桌子和脸盆的事,全然说了一遍。

    “牧哥,”助教一脸为难,颇为好奇地问,“她什么来头啊,军衔还这么高?”

    “是位祖宗。”

    牧程沉沉地叹了口气。

    这次考核的第一阶段,基本都是由他和澎于秋负责的,早就跟阎爷提议,他们俩管不了墨上筠,要不破例让墨上筠在这里也当教官,帮他们一起选拔人,但阎爷硬是不答应。

    美其名曰:破坏规矩。

    结果他以“女兵得有个女教官才好管理”为由,对阎天邢软磨硬泡,最后阎天邢一个电话,把谁也不认识的季若楠调了过来。

    明天就到。

    牧程哀叹,感觉给自己挖了座坟。

    “她的来头……”助教小心翼翼地问。

    “跟来头无关,”牧程摆了摆手,绕过这个话题,想到有段时间没见的澎于秋,不由得问,“澎于秋那小子呢?”

    “一个小时前,他就跟7号帐篷那个梁之琼走了。”助教老实回答。

    “还没回来?”

    牧程怔了怔,不由得咬牙。

    好小子,一跟女人去幽会,就把烂摊子全丢给他了。

    “还有个事。”

    “什么?”

    “刚看到7号帐篷有两人想帮忙搬床和被褥,结果被那个叫墨上筠的给制止了。”

    牧程莫名其妙,“制止做什么?”

    “这个就不知道了。”助教摇了摇头。

    他也是无意中撞见的。

    深吸一口气,牧程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吩咐道:“快到熄灯时间了,赶紧去把澎于秋找回来。”

    “是。”

    助教立马应声。

    牧程摆手,抓着花名册,直接往7号帐篷走。

    半响。

    来到7号帐篷外面。

    看了眼帐篷不远处的床与被褥,牧程眉头轻拧了下,然后对着帐篷故意咳嗽了两声。

    “都出来!”

    牧程朗声道。

    不多时,帐篷内的六人全部走出来,整齐划一地在他面前排为一列。

    墨上筠站在第一个。

    “我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牧程指着床和被褥,语气有点冲,眼神是冲着墨上筠去的。

    “报告!”

    杜娟第一个出声。

    “说!”

    “我和冉菲菲是想搬进去的,但是有人不准!”杜娟的视线朝墨上筠扫去,神色里染了几分得意。

    “谁?”牧程明知故问。

    “墨上筠!”

    杜娟抬高声音喊道。

    “行,”牧程似笑非笑地看着墨上筠,“墨上筠,你来给个理由,为什么不准?”

    “这两个床位,是有主人的?”墨上筠不紧不慢地问。

    “不然放在那里给你们看?”

    墨上筠笑了,“她们俩人影都没有,谁知道是不是放着给我们看的?”

    “你这就不讲理了啊。”

    “论理,她们什么都没做,我们搭了帐篷,还要帮忙搬床,等于是她们吃了霸王餐,还想打包带走,这算什么理?”墨上筠慢条斯理地说着,字字珠玑,“请问,这里是给某些人特权的地方吗?”

    牧程:“……”

    靠。

    他竟然觉得墨上筠说的很对。

    他讲的是“情”,墨上筠把“理”摆上来。

    如果继续辩论下去,将会形成一个死循环,因为都有不同的立场,站在各自的观点,他们也谈不到一块去。

    这时——

    倪婼站出来,义愤填膺地盯着墨上筠,“你可以不帮忙,但别人心甘情愿帮忙,你有什么权力制止?”

    “避免某些人犯人情错误。”

    悠悠然接过话,墨上筠直视前方,连个眼神都不给她。

    倪婼一哽,不由得咬牙切齿。

    “行了行了,”牧程打断倪婼接下来的话,不明意味地看了墨上筠一眼,道,“你说的没错,是我们考虑不周。”

    墨上筠看着他。

    一个眼神,便让牧程倍儿心虚。

    牧程这也算是对墨上筠的某种偏袒了。

    “这事到此为止。”牧程清了清嗓子,拿出花名册,“进帐篷,我记一下床位。”

    “是!”

    一行人集体应声。

    一起进了帐篷,牧程刚进去,就被冉菲菲、杜娟、倪婼围住了。

    “教官,我们还要检查内务吗?”杜娟好奇地问道。

    “不然?”牧程反问。

    咬了咬唇,冉菲菲颇为担忧地问,“考核会不会很累啊?”

    “不知道。”

    杜娟拍了拍冉菲菲的肩膀,安慰道,“都说是考核了,又不是训练,肯定不累。”

    冉菲菲点了下头。

    这时,倪婼也想问点什么,可牧程却拿出了一支签字笔,朝她们抬高声音道:“都在自己的床位旁站好了。”

    话音一落,牧程抬眼一看,发现除了围在他身边的三人,墨上筠、林、郁一潼已经在床尾站好,正默然地盯着他们几个。

    牧程有点尴尬。

    倪婼三人也迅速在床尾站好。

    牧程从兜里拿出一串标签纸出来,撕下了六张,然后一一填好她们的名字分发下去,让她们各自填在床尾。

    “12点熄灯,早点睡。”

    看着她们贴完,牧程交代了一句,然后就转身出了帐篷。

    ……

    12点,准时熄灯。

    外面先前还挺热闹的,可哨声一吹,所有人都自觉地安静下来。

    空旷的营地,好像就在一瞬间,便陷入了寂静。

    墨上筠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没有枕头,她枕着自己的手臂,眼睛微微闭着,眼睑轻轻动了动,没有睡着。

    熄灯不到五分钟,就听到了脚步声。

    不轻不重,有点急促,偶尔听到石子被踢开的声响,似乎在发泄着怒火。

    很快,有人掀开了帐篷门帘,有清凉的风吹进来。

    “谁啊?”

    倪婼不高兴的声音响起。

    “你大爷。”

    那人放下门帘,走了进来,没好气地怼了一句。

    刚有点睡意,就被打扰,问了句还被怼,倪婼猛地翻身坐起,嗓音倏地抬高,“你什么人呐,说话有没有点礼貌?”

    “没礼貌。”那人烦躁地回答,很不注意动静,在帐篷里转悠一圈,然后爆出一句,“擦,我的床呢?”

    “没你的床!”

    气得牙痒痒的倪婼,咬牙切齿地道。

    那人一撸袖子,直接朝倪婼的床位走。

    不过,她才走了两步,就听到冷冷的声音,“外面,自己去拿。”

    回答她的,是林。

    那人愣了愣,脚步一顿,在黑暗中看了眼林的床铺,倒是跟林发火,直接应了一声,“哦。”

    说完,走了。

    然后,外面传来非常粗鲁的动静,拿个床和被褥,都能惊扰隔壁两个帐篷的人。

    帐篷内,一个个都被吵得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都有点烦躁。

    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墨上筠,也不由得抬起手揉了揉耳朵。

    是挺吵的。

    很快,那人就搬着床和被褥进了帐篷,径直来到墨上筠床位旁边,摸黑将叠着床打开放置好,动作倒是很快,麻利儿将被褥丢床上,三下五除二收拾好,人就爬了上去。

    刚刚还闹得震天响,动静大的让人想拿着刀上去砍她,眼下一上床,整个人瞬间没了动静,安静的只能听到平稳的呼吸声。

    众人松了口气。

    墨上筠朝右侧床位看了眼,然后闭上眼准备睡觉。

    *

    这一夜,睡得还算不错。

    黎明时分,刚过五点,集合哨就响了起来。

    能被选中到这里的,基本都是训练有素的,一个个飞快地从床上爬起来。

    打开营地灯,寻找自己的衣服鞋袜帽,动作利落的很。

    女兵区域,七号帐篷。

    几人一起来,注意到左侧的第三张床,冷不丁被吓了一跳。

    那张床,被褥叠的整齐,褥子不见皱褶,被子方正豆腐块,跟熄灯前一模一样,好像压根没被动过。

    若非亲眼见到墨上筠上床睡过觉,她们绝对不相信这是在她们睡觉时叠好的。

    隔壁床上,有人睡眼惺忪地爬起床,没睡醒,眯着眼就往身上套衣服,速度倒是没有被影响。

    几人想到昨晚的“噪音”,不由得打量了她几眼。

    看起来二十一二的模样,很年轻,长手长脚的,虽然坐在床上穿鞋,在身高起码一米七五以上。

    长相偏向于混血,眼窝偏深,眼睛很大,浅褐色的眼眸,微微闭着眼,细长浓密的睫毛在眼底洒下片阴影,五官精致漂亮,脸型出奇的好看。

    虽然一头短发乱糟糟的,如同杂毛,但也不影响她的这份漂亮。

    人对美好的事物,向来是有所宽容的。

    就像昨晚的墨上筠,纵然态度恶劣、威胁他人、跟教官诡辩,也没人多厌恶她,顶多是怕她。

    眼下,对这个长得好看的女人,她们心里难免少了几分怨气。

    哨声还在响,众人回过神来,赶紧忙活自己的事。

    然——

    林无意中看了那女人一眼。

    只见她一抬手,把作训服外套一丢,直接丢在了墨上筠干净整洁的床铺上。

    林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这女人,简直找死。

    可对方却毫无察觉,穿好鞋子后,摸索着找出了皮带,然后顺手从墨上筠床上把外套拿来穿上。

    林不紧不慢地扣好最后一个扣子。

    视线却落在了墨上筠的床铺上。

    方正整齐的豆腐块上,多出了几道褶皱,褥子上也是。

    “我劝你把她的床铺整理一下。”

    将皮带扣好,林冷冷地看着那毛躁的女人,叮嘱道。

    那人穿上外套,扣好两个衣扣,注意到林是在看自己,漂亮的眼睛一抬,似是好奇的问,“你是在跟我说话?”

    “不然?”林冷冷反问。

    那人一低头,扫了眼那整齐的被褥。

    把被褥叠成这样,一丝不苟的,看着就不爽。

    于是,她皱了皱眉,往前一步,手抓住了被子,用力一抬,叠的方正的被子瞬间散开。

    随手将散开的被子一丢,她拍了拍手,朝林冷笑,“我就这样做了,有意见,让她来找我。”

    林看着嚣张跋扈的她,出奇的,竟是对她生出了一点同情。

    ------题外话------

    掉到第13名了,瓶子今天正好补到第13名的二更奖励,所以基本上就不欠啦。

    字数有点少,是因为瓶子姨妈来了,有点难受。

    争取明天上午更新多一点。

    至于今后有没有二更,再看情况吧。么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