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001、溜一圈,显摆显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一句“我带出来的兵,输一个试试”,将二连所有低落情绪清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热血沸腾。超快稳定更新,……

    墨上筠压根没想过他们会输!

    这是一种毋庸置疑的信任!

    墨上筠说完就走了。

    身后是黎明的黑暗,身前是昏暗的灯光,背影逆着光,轮廓朦胧,步伐从容沉稳,一如他们每次见到的她。

    对任何事,胸有成竹,自信满满。

    看着那个坚定而纤细的背影,他们不由得萌生出一种感觉——

    墨上筠不跟他们一起去,不是不在乎他们的成绩,而是不在乎这次考核,因为她对他们有绝对的自信。

    林一声不吭地目送墨上筠进了宿办楼。

    她有点失落。

    不是因为墨上筠的不在乎。

    而是,她忽然意识到,跟墨上筠的距离,在无形中被拉的越来越远。

    不仅仅是实力,还有眼界与思想。

    “哔——”吹了声哨,把二连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朗衍朝他们摆手,“好了好了,咱们说一下考核的内容……”

    二连心不在焉的听着。

    不知是否被墨上筠感染了,他们的心理压力顿时消失,反倒是生出一股难言的自信。

    当他们都很难相信他们难以失败时,他们实际上就真的难以被打败。

    于是,从五点到七点,整整两个小时,都处于亢奋状态。

    见此,朗衍扶额叹息。

    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无奈。

    墨上筠已经彻底改变了他们,脱胎换骨、改头换面,但是,朗衍发现没有墨上筠的时候,越来越难以掌控他们了。

    他需要找到一种平衡才行。

    早晨七点,连队提前开饭,集合坐卡车前往考核地点。

    墨上筠一直待在办公室里。

    她在写下一个季度的训练方向。

    听到外面有条不紊的脚步声,她停下敲键盘的动作,起身来到窗边,微微垂下眼睑,看着楼下的情况。

    最后一个列队,有条不紊地登上卡车。

    速度很快,动作标准。

    确实有点儿兵样了。

    收回视线,墨上筠扫了眼办公桌上的电脑,神色微微凝重。

    *

    下午,四点。

    办公室。

    写完训练方向,墨上筠打印出一份纸质版,放到了朗衍的办公桌上。

    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

    是朗衍打来的。

    “结束了?”

    一接听,墨上筠便直截了当的问。

    刚想欣喜得向她报喜的朗衍,听到她这句淡定从容的问话,不由得冷静了下。

    “啊,刚结束。”朗衍语气相当兴奋。

    听这声音,墨上筠心里便有了个答案。

    “第一?”

    “第一!”朗衍肯定道,声音里添了点激动,“前面三分之一的人,大半都是我们二连的,平均成绩排列第一!指导员很高兴,说晚上要加餐,庆祝一下。”

    “嗯。”

    这个时候,墨上筠也没扫兴地泼冷水。

    这次的季度考核,是一个套餐式的考核,不是每一项进行考核、标注成绩,而是跑一路,中间有越野跑、山地跑、潜伏前行、射击攀岩、跨越雷区等等,最后是看综合成绩。

    根据每个人综合成绩,还有最先一批抵达终点的战士数量,总结出连队的综合成绩,最终进行排名。

    带了他们三个月,又经常在一连和三连转悠,对考核成绩的结果,墨上筠心里还是有底的。

    不过,她不喜欢“大半”。

    “我们大概五点半回来。”朗衍说着,忽然想到什么,又问,“你和黎凉、林,是七点走吧?”

    “嗯。”

    “那时间有点紧。”朗衍眉头皱得很紧。

    墨上筠想了下,道:“你们庆祝就是。”

    “不行,你才是大功臣,他们都想让你跟他们一起庆祝呢。”

    “庆祝不会,总结教训还行。”

    朗衍:“……”

    “不过今天没时间。”墨上筠不紧不慢补充道。

    “你还真是……哈!”

    朗衍简直哭笑不得。

    “回来再说。”

    “行。”

    两人挂了电话。

    朗衍说五点半回来,墨上筠也未在意,拿着手机跟导师汇报了下考核成绩,让他高兴高兴,然后就去操场跑了几圈。

    刚过五点,二连的卡车就开回来了。

    她跑步的速度慢慢停下来。

    卡车停在离她十余米处,后门一开,二连的战士顿时蜂拥而出,哗啦啦朝这边跑了过来。

    那一瞬,墨上筠似乎看到了站在卡车上,一脸痛心疾首的朗衍。

    墨上筠同情地看了他两眼。

    “墨副连,我们拿到第一了!”

    “墨副连,你看,我们赢来的锦旗和奖状!”

    “墨副连,我们是不是很给你争气,你是没看到啊,一连和二连的脸色有多难看……”

    吧啦吧啦。

    墨上筠耳朵嗡嗡作响。

    “不错。”

    待人声渐渐消停下来,她应付似的夸赞了一句。

    “……”

    集体静默。

    “就……不错?”有人不可思议地提出质疑。

    “难不成,”墨上筠朝那人扫了眼,适当地露出些许疑惑,“很厉害?”

    “……”

    难道不是相当厉害吗?!

    他们可是从倒数第一跳到名副其实的第一了!

    “行,很厉害。”

    墨上筠及时改口,打算挽回一下他们的自尊心。

    只不过,语气依旧敷衍到不行。

    然而,二连已经深受打击,她这敷衍的夸赞,没有让他们感受到半点安慰。

    “咳咳,”朗衍清了清嗓子,来到人群外围,朗声道,“都散了,你们墨副连晚上七点得走,先让她去收拾下行李,六点食堂准时开饭。”

    “墨副连,你要收拾什么行李,要不要我们帮忙?”

    “墨副连,行李就不用你操心了,你一声令下,我们全权负责!”

    “太偏心了啊,林排长、黎排长,还有向永明的行李呢?”

    “一起收拾了呗,一会儿工夫就好了。”

    ……

    人群一片嘈杂。

    正当他们讨论得吐沫横飞的时候,他们回过神来,去寻找墨上筠的身影,赫然发现人早已不在原地,抬眼四处张望寻觅时,才看到她已经脱离人群,步伐悠闲地走向了宿办楼。

    众人对视了几眼,最后分外默契地决定——

    跟着!

    墨上筠头疼欲裂。

    没让他们帮忙收拾行李,宿舍门一关,他们就被堵在外面,但却时不时的来敲一下门,询问一下情况,生怕她叠个衣服都能把手给骨折了一样。

    收拾到一半,墨上筠拉开了门。

    只见乌泱泱一群人,全部挤在走廊外面,甚至有人把扑克牌拿出来,打围坐在一起打牌打发时间。

    听到开门声响,一见到她,他们立即站直了身子,目光灼灼地扫向这边。

    墨上筠踢开门,半个身子倚靠在门边,懒洋洋地扫了他们一圈。

    帽檐下,狭长的眼睛里,带着审视和兴致。

    “锦旗呢?”她问。

    “这儿呢!”

    向永明第一个出声,抓着锦旗举起来。

    “一连和三连回来了吧?”墨上筠继续问。

    “回来了!”

    “行,”拍了拍手,墨上筠眯眼轻笑,“拿上锦旗,去俩连队转一圈。就说第一次拿到锦旗,觉得特光荣,去显摆显摆。”

    “是!”

    “保证完成任务!”

    走廊上一帮子人,顿时齐齐应声。

    然后,拿着锦旗,飞速下楼。

    耳根总算清净。

    墨上筠揉了揉耳朵,把门关上,继续收拾行李。

    不多时,总算等到走廊人群散了的林,也走了进来。

    她也得收拾行李。

    但——

    见到墨上筠,她不由得顿了顿,稍作迟疑后,道:“他们想让你早点看到,特地催司机快点回来的。”

    “哦。”

    墨上筠漫不经心地应声。

    看到他们,她便猜到了。

    林犹豫了下,还想跟她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意识到说多了没意思,就停住了。

    ……

    没有人打扰,墨上筠很快便收拾好行李。

    说是行李,其实就带了分配的作训服和换洗衣物,还有个人洗漱用品,这都是统一携带的。

    至于被褥之类的,那边都有安排,不需要他们操心。

    按照正常速度,收拾起来不到十分钟,只是先前外面有些吵,才将时间给耽搁了。

    林速度也很快,三下五除二就将背包收拾好。

    *

    晚上六点。

    二连食堂准时开饭。

    墨上筠成了众星捧月的存在。

    开饭前,二连以白开水代酒,集体敬了她一杯。

    就连指导员,都对墨上筠另眼相待,餐桌上跟她坐在一起,一直客客气气的。

    指导员没想到,墨上筠真的能让二连夺得第一。

    同样,他也没想到,墨上筠心平气和接受所有“待遇”。

    他是真心诚意地敬墨上筠。

    墨上筠不喜这种庆祝场合,可这一次,却没有提前离席,耐着性子陪着他们吃完了整顿饭,甚至听着他们说拿锦旗招摇时一连和三连的脸色。

    于一连来说,第一是家常便饭。

    对二连来说,第一是无上荣誉。

    墨上筠不能对他们的激动感同身受,但是能够理解他们的情绪。

    一个小时,转眼即过。

    离七点还差五分钟,接他们的大巴就已经行驶进军营,停在了二连操场。

    一连的六人提前在操场等待。

    二连的四人,由墨上筠带头,踩着点抵达。

    “我擦。”

    一连的六人列队里,有人没忍住骂了声脏话。

    在墨上筠四人身后,二连整个连队都整齐排列,朝他们齐齐敬了一个军礼。

    齐刷刷地动作,幅度一致的军礼,无端的给人以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

    六人看在眼底,却一脸懵逼。

    这架势!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去慷慨赴义的呢!

    墨上筠等人走近。

    六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排成一列,从墨上筠等人面前走过,先一步往大巴上走。

    “墨副连,厉害!”

    “牛,真牛!”

    “佩服,佩服!”

    前面三人一一表达对“二连第一”的感慨,接下来的三人,无话可说,只得默默无言地朝墨上筠竖起大拇指。

    墨上筠面带笑意,平静地目送他们咬牙切齿地上车。

    等他们全部上车,墨上筠一招手,才领着林、黎凉、向永明上车。

    一连六人占据前面的几个位置,墨上筠也无所谓,在后面选好位置坐下。

    很快,车子发动。

    安静不到一会儿,向永明这个聒噪的就忍不住,跟黎凉聊了会儿天,尔后觉得乏味,跑到前面的位置跟一连的人侃大山。

    还真聊到一块去了。

    墨上筠摸着耳朵,有点后悔没带上个耳机来。

    *

    晚上11点。

    大巴总算停了下来。

    墨上筠一直看着外面,从两个小时前开始,就没有真正的道路了,全部都是泥泞小道,地理位置很偏僻。

    最初,墨上筠还根据车速和时间计算路程,在脑海里绘制大概的地图,可这时间未免有些太长,一晃神计算就出了偏差,于是便放弃了。

    权当欣赏丛林的夜景。

    她镇定地不像话,可车上的人却渐渐紧张、凝重起来,就算是于跟人套话的向永明,都回了自己位置坐下。

    车一停,大巴前后门便开了。

    墨上筠四人背着包,从后门下车。

    下面是泥泞小道,在车灯的照射下,隐隐能看到脚下的水坑和泥泞,短期内应该有不少的车行驶而过,小道上满是车轮印。

    道路两旁很空旷,但生长着一堆堆的杂草和灌木,正值初春,杂草和灌木拼命地生长,遮挡着远处的视野。

    他们下车的那边,空荡荡的,每个人影。

    很快,车开走了。

    光线渐渐远离,却没有完全暗下去,有两道手电筒的光线打在他们身上,晃了晃,似是在看清人。

    墨上筠早就注意到对面,手电光线打过来时,一时不防,下意识闭上眼,却还是被晃到了眼。

    “这边。”

    牧程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语气很不耐烦,吊儿郎当的,带着点催促的意思。

    众人回过神来,陆续走向对面。

    墨上筠跟在队伍最后。

    对面站着三个人,墨上筠眯着眼扫了一圈,就牧程一个是眼熟的,其他两个都很眼生。

    三人面无表情,凛若冰霜,冷冷地看着他们,如看着廉价货物一般。

    略带审视地盯着他们,牧程看到墨上筠时,不经意地移开,朝他们冷冰冰道,“跟我来。”

    话音一落,便没有多加解释的意思,拿着手电筒,沿着道路往前走去。

    在前面带头。

    另外两个人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

    墨上筠一行人跟着牧程离开。

    在泥泞道路走了十来分钟,视野瞬间空旷起来。

    这是一块很宽敞的空地,相对来说比较平坦,有坑坑洼洼的水坑,有的地方生长着茂密的杂草,有的地方杂草被车轮或重物碾压,没来得及盎然生长就没入土中。

    这地被划分为两个部分,应该是扎营点,左右两边都搭建着军用帐篷,左边是女兵,右边是男兵,男兵帐篷是女兵帐篷三倍。

    帐篷成三排,相隔一定的距离,在不同的三条线上搭建,而每条线上,每相隔一定的距离,就亮着一盏野外专用照明灯,光线有些刺眼。

    而,并不是所有帐篷都是搭建好的,放眼看去,两边都有战士在搭建帐篷。

    他们刚到,就有一个教官打扮的男人走了过来。

    牧程朝他点了下头,然后转过身,朝他们这行人道:“男兵跟他走,两个女兵跟我来。”

    闻声,林下意识看了墨上筠一眼。

    墨上筠不动声色地跟上牧程。

    想了下,林紧随而上。

    女兵这边搭建好四个帐篷,有两个帐篷还在搭建中,而牧程直接领着她们俩来到第一排第三个帐篷的位置。

    在那里,有着军用帐篷所有的材料、八张床、八份被褥,两盏还没使用营地灯。

    旁边,站着四个人。

    墨上筠刚走近,就感觉到身上多了两道充满敌意的视线,抬眼一看,了。

    熟人。

    对安辰有点意思的……倪婼。

    在她身边,站着的是郁一潼,颇为打量地看着她,有点惊讶、好奇,但兴趣意味更浓。

    这两个人都是墨上筠在元旦那晚友情帮忙考核时见过的,有点印象,知道她们的名字是因为阎天邢将名单给她看过。

    “墨上筠,怎么你也在?”

    倪婼一见到墨上筠,就跟见到敌人似的,浑身都竖起了刺,警惕而防备地盯着她。

    墨上筠明明是考核他们的人,怎么……现在跟他们一样像被考核的人?

    林看了炸毛的倪婼一眼,然后偏过头,故意朝墨上筠问,“认识?”

    “不认识。”

    墨上筠闲散地回答,视线早已从倪婼身上移开。

    倪婼紧紧握拳。

    若非条件不允许,真想冲上去揍她两拳。

    “咳,”牧程将她们注意力吸引过来,拿出一个计时器,一脸严肃道道,“你们六个,十五分钟内,把帐篷搭好。超过时间,全部走人。”

    说完,摁下了计时器的按钮。

    ------题外话------

    二更送上。

    继续求评求票,么么。

    似乎第1名了,大家稳住,保住名次的话,接下来四天都有二更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