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42、不要失望,这里挺好的【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四个人玩扑克,气氛和融融。

    夜色渐渐深了,空气中添了几许凉意,夜风吹拂,刺激着皮肤,有点冷。

    四人往篝火里添了不少柴火,篝火燃得旺盛,驱赶着周身的寒冷。

    季节正好,初春时节,未到夏季,鲜少有蚊蚁,火旁娱,好不逍遥自在。

    然而,独自一人坐在篝火旁、专注着烤竹笋的某位爷,却与他们这边的气氛截然相反,周身笼罩着冷气,风一吹,无比萧条。

    在这萧条的氛围里,阎天邢联系了牧程,把零点后的行动方案说了一遍。

    直至说完,手中的三个竹笋也顺利烤好。

    没有多少调料,只是撒上了盐和胡椒,撒得均匀,然后便拿着枝条移开了篝火。

    扫了眼还围坐在一起的四人,阎天邢神色有些阴沉,拿着烤好的竹笋站起身,径直朝那边走了过去。

    “阎队!”

    “阎队!”

    听到动静,两个友军立即热情的喊他,可手中出到一半的牌,硬是舍不得就此丢下。

    阎天邢没看他们,直接将那三根竹笋递到墨上筠面前。

    竹笋烤的正好,在明火上烤都没有烤焦,全熟,烤出一股香味。

    “辛苦。”

    墨上筠顺势接过。

    阎天邢视线凉凉地从她身上掠过,然后看向两个友军,声音沉稳如命令,“走。”

    说完,也不等两个友军做好决定——是选择磨蹭着打完这一局呢,还是直截了当地跟着阎天邢走。阎天邢直接转过身,手一翻,一只手电筒出现在他手里,开关一推,手电筒的光线就照亮了前方的路。

    他都走了,两个友军对视了一眼,自然不敢就此久留的,于是抱歉的看了墨上筠和牧齐轩一眼,将牌一放,便起身匆匆跟上。

    牧齐轩将地上的扑克牌捡起来。

    墨上筠漫不经意地看了眼阎天邢离开的方向。

    身影笼罩在黑暗中,只剩下一抹手电筒的亮光,照着前面的方向,渐渐的,那团光线随着拿着手电的人一起,愈发远离。

    将视线收回,墨上筠给牧齐轩分了一个竹笋。

    接过来,牧齐轩咬了一口,不加吝啬地夸赞道:“味道不错。”

    本来不抱希望的墨上筠,好奇地咬下一口,竹笋很脆,带着独特的清香,条件有限,也不似其余食材那般入味,但味道确实可以。

    她年少时曾吃过一次。

    那人厨艺并不怎么样,只能说做的东西都能吃,烤出来的竹笋也是焦黑的,但当时她两天两夜就没吃过热食,任何能吃的食物都能吃下。

    记忆中,全吃完了,却,味道很一般。

    眼下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却没有想到,阎天邢不仅烤熟了,还在如此简陋的环境下,将味道给保证了。

    再看了眼手中剩下的那根竹笋,墨上筠稍稍一顿,然后顺其自然的将其递给了牧齐轩。

    牧齐轩盯着她看了会儿,最后笑了一下,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

    晚上,墨上筠和牧齐轩吃完所有食物,又聊了会儿,等到十点左右,把篝火和痕迹收拾干净,进了各自的帐篷。

    他们处于战斗区域的边缘,虽然没有人发现他们,但却听了一整晚的枪声。

    “砰砰砰”,95式自动步枪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个没停,一直到天亮之际才停歇下来。

    天一亮,墨上筠和牧齐轩就默契地出了帐篷,没有休息好,精神都不怎么样,一出来看到对方,不由得相视一笑。

    两人结伴去溪边简单洗漱,然后回来把帐篷给收拾好。

    背着包,原路返回。

    “几点走?”

    走过一段水路,墨上筠忽的问牧齐轩。

    “下午,两点的火车。”

    “火车?”墨上筠回头看了牧齐轩一眼。

    从这里到他们那里,坐火车,可要花不少时间。

    牧齐轩无奈解释,“没办法,队里穷。”

    原来是公费……

    于是,墨上筠收回视线,表示理解。

    这次墨上筠熟悉了地形,挑了近路回去,只花了四个来小时,就顺利出了山。

    两人运气也算不错,碰上一辆拖拉机,司机非常热心地搭了他们一程,把他们送到了城里。

    一下车,两人就接收到附近行人诡异的视线,于是互相打量着对方。

    虽然在出发前简单整理了下,可他们再次跋山涉水不说,还在拖拉机上待了一段时间,虽然一个是穿着海洋迷彩,一个是穿着冲锋衣军裤,不太容易脏,但两人多少有些狼狈。

    暴露出来的皮肤被刮破,脸上蹭了些黑灰,在来往之人精心打扮的衬托下,两个底子极好的人如此亮相,确实有些显眼。

    “找间宾馆洗个澡吧。”摸了摸鼻子,墨上筠提议道。

    牧齐轩笑了下,朝她靠近一步,抬手勾住了她的肩膀,“那你说,我像不像拐卖无知少女去开房的痞兵?”

    墨上筠悠悠然扫了他一眼,注意到他眉眼的幸灾祸,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

    “也没衣服换,就这样吧。”

    墨上筠耸了耸肩,将临时起意的想法排除了。

    牧齐轩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拍拍她的肩膀,笑道:“时间还早,可以回趟军区的招待所。”

    “侦察营?”墨上筠眉头微动。

    “嗯。”牧齐轩点头,“顺道一起回去。”

    “不回。”

    墨上筠一挑眉,转身就走。

    “哎——”牧齐轩勾住她的肩膀,又把她给带了回来,看着她平静的脸色,笑着问道,“提前半天回去,觉得亏了?”

    “你觉得呢?”墨上筠不动声色地反问。

    停顿片刻,牧齐轩无奈,“我们俩一起回去,怕人说闲话,还是……”

    话语不经然间一顿,牧齐轩轻松的语调忽的压了压,嗓音里多出几分磁性,“怕人以为你告状?”

    “没准,怕我早回去了,来找事的。”墨上筠不紧不慢地接过话。

    既然给她三天假,她就老实在外待三天,算是如了他们的意。

    “你晚些回去,也行。”牧齐轩微微点头,但神情有些慎重,“不过,你学长走之前,还想给两个建议。”

    “说。”

    “第一个,身体最重要,好好照顾自己。”牧齐轩一字一顿道。

    因为那些传闻关系到墨上筠擅自行动的事,牧齐轩仔细打听了下,这才知道墨上筠一个人单挑了两个佣兵,身上多处伤痕。

    右手的手指关节处,还留下了浅浅的疤痕。

    “知道。”墨上筠敷衍地点头。

    “知道没用,记心里了。”

    隔着宽檐帽敲了下她的脑袋,动作很轻,重点在于强调。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忍了忍,应声,“行。”

    毕竟是学长,还帮了她应付导师,就当上一节思想教育课吧。

    明知她没往心里去,可见她态度还算可以,牧齐轩无奈地摇了下头,便将这个话题绕过去了。

    “第二个,”牧齐轩收敛了眉目的闲散,轻声道,“我知道你能接受,但接受归接受,你还可以不甘心,可以打人脸。但是,不要失望,它挺好的,真的。”

    周围的行人来往,偶尔朝这边看上几眼,可声音嘈杂,这压低的声音,只有墨上筠听得清楚。

    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带着深意。

    墨上筠听得清楚,也懂他话里的含义。

    他说的“接受”,指的是惩罚。

    他说的“它”,指的是部队。

    二连所有人都觉得这样的惩罚不公平。

    知情人都知道,这样的惩罚背后,还有别的原因,所以能理解。

    就墨上筠的情况来讲,她是可以拒绝接受的。

    她甚至能采取就此反抗行动,把这件事闹大,让做决定的下不了台。

    但是,她接受了。

    可是,她能接受,不代表她是圣人,会完全没想法。

    牧齐轩没有让她不要有想法,只是让她不要因此而对整个集体失望。

    墨上筠微微抬起眼睑,看着面色正经的牧齐轩,眼底折射着阳光,有光芒在跳跃,颇为刺眼。

    这个学长,不像导师一样,喜欢说一套一套的大道理,不说官话套话,他有着丰富的带兵经验,所以他能理解。

    于是,就给她划了一条底线。

    这条底线跨越了,她真的对这个集体失望了,也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半响,墨上筠似是玩味地问他,“你没失望过?”

    看着她染着笑意的眉目,不知怎的被感染了,牧齐轩也笑,“你学长比较幸运,犹豫过,但不到失望的地步。”

    “放心,”墨上筠笑了笑,将搭在她肩膀上的手给推开,眼底笑意更甚,“一个连队,一个营,不至于让我否定它。”

    “也是,”牧齐轩点头,提出邀请,“有空来海陆转转。”

    墨上筠偏了下头,“我水性也不错。”

    一愣,牧齐轩不由得笑开,“只要你想,随时欢迎。”

    “我就不送了。”墨上筠轻轻眯起了眼。

    他们停在公交站旁,一辆能直达侦察营的公交车往这边而来。

    也是该分开的时候了。

    “下次见。”

    牧齐轩看了眼公交车,然后朝墨上筠摆手。

    墨上筠站在原地,目送他上车。

    一直等公交车开走,她才慢悠悠地收回视线,双手往裤兜里一放,转过身,沿着街道离开。

    *

    墨上筠在街上闲逛。

    下午二点时,她收到牧齐轩的短信。

    ——小滑头,学长走了。

    墨上筠回复。

    ——一路顺风。

    然后,收了手机,随便找了家餐馆吃了顿饭,便拦了个出租车回侦察营。

    回到营里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出租车停在门口,墨上筠结账下车,没带军官证,在门口跟门卫核对了下身份后,背着包不紧不慢地进了门。

    她的穿着打扮,在来往的统一制服里很显眼,时不时有人朝这边打量过来,不过天色太黑,她又将宽檐帽压得很低,以至于不熟悉她的都没认出是谁。

    直至来到二连基地,才陆续被人认出。

    “墨副连,你回来了!”

    “墨副连,你这是什么打扮啊,去爬山了吗?”

    “墨副连,你总算回来了,我们可想死你了。”

    “墨副连……”

    从操场到宿办楼的距离,身边尾随了十余人,一个个都非常热情激昂地同墨上筠说着话。

    “来。”

    墨上筠停下脚步,朝他们招了下手。

    一群人立即围过来,将她围成一个圈。

    “这么有精力,要不……”一顿,众人顿时紧张,只见墨上筠唇角勾笑,慢条斯理地问,“让你们连长晚上加个练?”

    你们连长。

    四个字,让原本还兴冲冲的一行人,兴致减了大半。

    墨上筠不能监督他们的训练,他们是在墨上筠放假的第一天知道的。

    据说时间是到这个月月底为止。

    但是,有人透露,墨上筠接下来四个月都不在连里,换句话说,这四个月的时间都不会来训练他们。

    “墨副连,加练可以,能你来吗?”

    “就是啊,都被你虐习惯了,你不来,我们浑身不自在。”

    “不说话,就在旁看着都成。”

    “是嘛,副连长看着我们训练,难道还不行吗?”

    都是魁梧的壮汉,在训练场上死扛着,一声痛都不在她面前喊,但这一刻,这一个又一个的,满是沮丧和失望,各种馊主意里,都带着不舍的意思。

    墨上筠被包围在人群中间,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耍赖”,听着听着,却不由自主的笑了。

    “行了啊,”墨上筠打断他们,“都不喜欢朗连长训练你们是吧,得,你们的意见我会反馈给朗连长的。”

    众人:“……”

    一时间,所有的惋惜和不舍,被墨上筠全部击得烟消云散。

    人群顿时陷入静默中。

    他们是挺舍不得墨上筠的,也挺为她觉得不公,可她这态度吧……

    不对。

    只要她一说话,他们就啥情绪都没了。

    “散了吧散了吧。”

    向永明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摆着手,颇为扫兴地劝说道。

    “我们刚说了什么吗?”

    “没,没有。”

    “唉,不知道墨副连什么时候回来。”

    “她不是就在——”被打断。

    “是啊是啊,想她了。”

    “晚上闲着也是闲着,我们先去训练场转转吧。”

    “得嘞,一起一起。”

    一行几人,默契当做墨上筠不存在,也当刚刚什么都没有说过,搭伙往训练场走。

    变精明了。

    墨上筠扫了他们一眼,背着包,不紧不慢地进了宿办楼。

    直接回宿舍,先去拿着作训服洗了个澡,然后收拾了下背包,整理好内务后,溜达的去炊事班蹭了个炒饭,然后回了办公室。

    “回来了?”

    正在办公室处理明天开会用的件的朗衍,笑容满面地迎接她。

    “嗯。”

    “玩的怎么样?”

    “挺好。”墨上筠答得挺敷衍的。

    朗衍笑眼看她,“明天要开会,重点是四月集训。”

    “嗯?”

    “当然,你不用参加。”朗衍手里拿着支签字笔,尾端在桌上敲了敲,沉思片刻,道,“如果可以的话,名单等你提交上去再跟上面汇报。”

    墨上筠点头,“嗯。”

    能明白朗衍的意图。

    四月集训的名单,都是由集训负责人确定的,而阎天邢是负责人之一,有权利让教官负责人选,不过最后的名额还是由他来决定。

    墨上筠身为教官之一,没必要参与他们对四月集训的讨论,以免有偏心之嫌。

    同样,如果她将名单事先给人看了,倘若领导不满意,极有可能给她带来麻烦。

    不如先斩后奏。

    直接把名单给阎天邢,这不算越级,而事先把名单给其他领导看了,才有越级的嫌疑。

    朗衍这样提醒她,也是出于好意。

    在自己办公桌前坐下来,打开了电脑,墨上筠调出三个连队的电子花名册,将成绩突出、记忆深刻的人员名单都复制到新的档里。

    一连二连三连,每个连队都挑选出十余人,然后再做删选。

    一番考量下,一连剩下14人,二连正好1人,三连剩下13人。

    接下来的几天,一连要排除四人,三连要排除三人。

    盯着名单扫了几圈,墨上筠把档都关了,然后站起身。

    “去哪儿?”朗衍随口问她。

    “散步。”

    墨上筠耸肩。

    *

    墨上筠是去散步。

    还是去整个营的范围散步。

    而且,这“散步”,散了整整五天。

    她在一连待了两天,在三连待了三天,搬着凳子往训练场附近一坐,翘着个二郎腿,手里拿着个件夹,他人一靠近她就关上件夹,离开后她才继续。

    这诡异的行为,让两个连队都怀疑她是不能插手二连训练,趁着考核时间到了,眼下是专门来当卧底的。

    这两个连队把墨上筠当贼一样似的防着,可是,二连的人每每在训练场没见到墨上筠,心里都会生出一种淡淡的忧伤感。

    第五天晚上,墨上筠根据几日的观察,确定好一连和三连的最终名单。

    然后,通过微信发给了阎天邢。

    而,她收到的回复是——

    明晚七点,有车来接。

    扫到这行回复,墨上筠下意识看了眼桌上摆放的日历。

    2月27日。

    明天,侦察营的季度考核。

    晚上就走?

    ------题外话------

    通知一声,瓶子打算将原计划的第一卷分成两卷,也就是说,下一章就是新卷啦!

    *

    然后!

    你们简直太给力了!

    这才多久哇,又从第15名跳到第12名了,如果接下来三天名次不掉的话,三天都有二更!

    爱你们!

    谢谢支持!

    另外,打滚卖萌继续求票求评论哇,(* ̄3)(e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