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38、你很聒噪,我很忙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果然是你。移动网”

    女人唇畔含笑,趣味颇浓。

    墨上筠盯着她看了几秒。

    有点眼熟。

    但,不认识。

    收回视线,墨上筠没有任何客套的意思,转身便去拿袋子,准备装点大米。

    “墨上筠。”女人再一次喊她,视线紧紧盯在她身上。

    “有事?”

    随手扯下个袋子,墨上筠悠然抬眼,不紧不慢地走了回来。

    女人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自我介绍道:“我是季若楠。”

    “下战帖”那件事,她找不到墨上筠,所以找到了墨上筠的导师,后来从阎天邢那里看到最终教官名单,她才知道墨上筠确实成了集训教官。

    她以为,墨上筠是已经接下“战帖”了。

    她是让墨上筠的导师转告的,于是便再次给了墨上筠导师一个电话,得到的消息是——

    确实答应做集训教官,但战帖一事,他不知墨上筠是否答应。

    因为,墨上筠不记得她了。

    后来又联系了墨上筠的室友——林,那也是个厉害角色,她想知道的一句话不说,任何问题,都是一问三不知。

    无奈之下,只好打听到墨上筠的微信号,打算亲自跟墨上筠联系。

    结果,在她的不懈努力之下,加是加了,但墨上筠一句话都没有跟她说过。

    若是其他人,她怕是早就放弃了,可这人偏偏是墨上筠——那个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超越她、且压了她两年也不认识她的人。

    大抵是在较劲吧。

    本以为见到墨上筠,就觉得没什么了,可眼下无意中遇到,对这人的兴趣便愈发浓了几分。

    “猜到了。”

    墨上筠漫不经心地应了声,舀了些大米放到袋子里。

    季若楠讶然地挑了下眉。

    猜到了?

    猜到了,意思是真不认识她。

    猜到了,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欠揍的性子,倒是跟记忆中一样,一点都没变。

    没有生气,季若楠笑了下,“既然猜到了,也不跟学姐打声招呼?”

    晃了下袋子,感觉重量差不多,墨上筠这才抬眼看她,淡淡道:“你很聒噪,我很忙。”

    季若楠:“……”

    “聒噪”这两个字在脑海里成排晃悠而过,季若楠有点发愣,毕竟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用这个词来形容她。

    出奇的,看着墨上筠那张高冷漂亮、还带着点不耐烦的脸,季若楠却笑出了声,“毕竟是你学姐,你就不能客气点?”

    墨上筠悠悠然收回视线。

    拎着袋子,转身去找人称重。

    “哎,等等。”

    季若楠叫住她,同时绕过拦在两人面前的米。

    毕竟是学姐。

    墨上筠稍稍同情了下自己的耳朵,然后站住了,侧过身,看着走近的季若楠。

    “交换个电话吧。”季若楠停在她面前,同时把手机拿出来。

    “不要。”

    看着她的动作,墨上筠淡淡拒绝。

    “为什么?”季若楠朝她晃了下手机,笑道,“以后可能一起工作。”

    “那就到时候再留电话。”墨上筠耸肩。

    不知她哪儿来的微信,自己不加,她每天都能申请一次。

    如果给了电话,那还得了?

    又不是跟燕归那样熟。

    季若楠打量了她一眼,“你似乎,不喜欢我。”

    “无论换做是谁,被这么打听,也难喜欢得起来。”墨上筠懒洋洋道。

    “倒也是,”季若楠点了点头,主动承认错误,“我下次会注意的。”

    墨上筠摊手,表示随意,但也透露着暂时绝不给联系方式的意思,很快她便拎着大米去称重了。

    手感不错,正好一斤。

    走回来推购物车时,季若楠还在原地等她。

    “这是我的电话。”

    季若楠把一张纸递了过来,脸上带着笑容。

    墨上筠低头,扫了眼那张纸。

    像是从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张,第一行写了“季若楠”这个名字,第二行写了电话号码。

    墨上筠觉得,她是怕自己不知道她的名字,才刻意把名字写出来的。

    因为,名字比电话号码还明显。

    字还算不错。

    “万一你有事找我,可以打这个电话。”季若楠怂恿她收下。

    墨上筠抬眼看她。

    怕墨上筠还在犹豫,季若楠又补充道,“万一这种事,谁也说不准。”

    墨上筠一抬手,把那张纸接了过来。

    “这样,我先走一步。”季若楠满意地笑了。

    “不送。”墨上筠连眼睑都没有抬一下,直接把大米丢到了购物车里。

    季若楠似乎真的有事,跟她道了声别,也不管她应不应,便急匆匆地走了。

    墨上筠看了眼她的背影,再收回视线,继续推着购物车“购物”。

    没有急着买调料,倒是转了一圈,觉得腊肠不错,便拿了一根。

    然后,结账。

    按照计划,她是打算在城里住一晚的,但没有事先订旅馆,她用手机搜了一下就近的旅馆,随便选了一家,刚想订房间,可一想到身份证号,又慢条斯理地退出了软件。

    少留点痕迹,总归是好的。

    转念一想,她给顾荣的父母打了通电话。

    跟人商量好了之后,然后,又进了超市,买了一些水果和保健品,便拦了个车出了城。

    *

    前几日顾荣出事时,墨上筠特地看了下他身份信息,顺便记住了他的家庭住址、保存了电话号码。

    顾荣就是本地人,只是住在农村。

    现在,她是以顾荣“朋友”的身份,打着“过来旅游”的名义,去顾荣家拜访、借宿。

    其中,拜访和借宿都是真的,但,她也想看看顾家的情况。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的保证,她推举的人各方面都是合格的,并且不出错。

    顺道拜访一下,也算是划得来。

    车程有两个小时,墨上筠跟司机唠嗑,聊了些有的没的,不经意间把司机的信息挖了个老底。

    “是这里吗?”司机最后将车停到了一栋红砖屋前。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也不知是不是这里,但根据顾荣父亲的指路和描述,应该没有什么差错,于是跟司机应了一声,付了钱后下了车。

    末了,司机还特地滑下车窗,热切地跟墨上筠说拜拜。

    墨上筠目送他离开,心想还是不要报警说他酒驾的事了。

    不过,早上喝的酒,到现在,怕是也测试不出来了。

    背着包,墨上筠看了眼红砖屋。

    两层楼的,典型的红砖瓦房,应该是新建没几年,中间是大门,里面供着几尊佛像,佛像左右的墙上贴着对联,墙下是一个台子,摆着各种供奉的道具,但整体看起来还算空旷。

    大门两边都是隔开的房间,全部开着窗户,可以看到两个规模差不多的客厅。

    但装修——

    明显有些力不从心。

    听朗衍说过,顾荣家的经济条件很一般,父母都是本地农民,能挣的钱也不多,以前家里更贫困。

    营长钟儒之所以在得知顾荣受伤后反应那么大,就是因为曾在一次演习中路过此地,意外得知顾荣家的条件和经济情况,所以可了劲地心疼他。

    据说,房子是近两年才翻新的,为的还是给顾荣的弟弟结婚,但一翻新、聘礼一出、婚礼一办,家里积蓄也所剩无几。

    墨上筠没去敲门,更没随便张望,拿出手机准备给顾荣的父亲打个电话。

    结果,电话还没有拨通,就有人从中间的大门里走了出来。

    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长相跟顾荣有那么几分像,更苍老些,却是忠厚老实的目光。

    “你就是顾荣的朋友,墨上筠吧?”中年男人一见到墨上筠,就露出了好客的笑容。

    “伯父好。”

    墨上筠打了声招呼,顺势把带来的水果和吃的递了过去。

    “这……”

    “顾荣让我给你们带的。”墨上筠说着,又塞了个信封到中年男人的手中。

    一摸,里面俨然都是钱。

    少说有一两千。

    “真是他?”中年男人拿着钱,愣住了,“他没跟我说过啊。”

    “他们打电话挺严的。”墨上筠解释,继而轻描淡写地补充有,“刚去部队看过他。”

    “你看过他了?”

    中年男人更是惊讶,仔细打量了墨上筠两眼。

    模样不过二十来岁,比顾荣的年纪更小一些,长得贼漂亮,看着细皮嫩肉的,像是哪个豪门出来的富家小姐。

    本想着顾荣能让女性朋友来自己家住,还期盼着他们俩有那么点意思,可眼下一看到墨上筠的模样气质——

    那是半点妄想也没了。

    完全相信墨上筠只是顾荣的“朋友”。

    “嗯,家里有人在那里工作,顺便看了下他。”墨上筠答得淡定自若。

    哦……中年男人点了点头。

    在那里工作的话,最起码也是个军官级别的,匹配墨上筠眼下的形象。

    可算是有理有据。

    中年男人又问了下顾荣的情况,墨上筠全答得清清楚楚的,于是便放了心,也相信这钱是顾荣让她送过来的。

    热情的请了墨上筠进门。

    很快,顾荣正在做饭的母亲得到消息,听了中年男人简单介绍了下情况,有些迫不及待地跟墨上筠打听顾荣的情况,就连灶台上正在炒的菜都被她给遗忘了。

    中年男人嘟囔了几句,但却被顾荣母亲给推出去代替她炒菜。

    男人虽然不高兴,却没有到生气的地步,老实去炒菜了。

    墨上筠倒也没觉得什么,跟顾荣母亲聊了会儿天,基本都是顾荣母亲在说,她偶尔说上几句话。

    但,套到了不少的消息。

    顾荣的弟弟和媳妇都外出打工了,不在家,家里也没有个孩子,只剩下这对中年夫妇一起生活。

    顾荣很少打电话回来,他们对顾荣的了解也不多,但一直以顾荣在部队当兵为荣,这位母亲每每提起,都带着笑意和自豪。

    两夫妇日子过的还算可以,不过就两个人,平时生活有些枯燥无味。

    ……

    墨上筠听了很多。

    很快,天黑了,顾荣父亲也把饭菜端上了桌。

    餐桌上,两夫妇问墨上筠从哪儿来、要去哪儿,墨上筠天南地北的胡诌一通,顺带透露了下自己要去春游,想尝试一下如何做叫花鸡的想法,两位立即表示家里养了很多鸡,可以随便拿。

    墨上筠一口应下。

    吃了饭,顾荣母亲带着墨上筠去了她晚上要住的房间。

    在二楼,家里人少,平时没人住,说是给顾荣准备的,但顾荣就没回来过一次,所以就亲戚朋友来的时候住过几次。

    而墨上筠来之前,顾荣母亲就收拾好了房间,床上用品全部换了新的,房间也打扫的干干净净。

    墨上筠道了声谢,然后跟俩夫妇说了声,出去转了转。

    房里没什么信号,她是特地出来找信号的。

    想给阎天邢打电话。

    但,她是找到信号了,连续打了几通电话,都被告知阎天邢的手机关机。

    这来来回回,不是你接不到,就是我接不到,墨上筠摸了摸耳朵,直接拨了导师的电话。

    果不其然——

    刚一接听电话,导师就抓住前几天的“意外”,跟她念念叨叨了不少时间。

    念叨着为人处世,不要得罪人,又说她窝囊,那种不要脸的惩罚她都不声不响的接受了,平时嚣张的做派到哪儿去了,紧接着又安抚她的情绪,询问她的情况……

    墨上筠抹着受苦的耳朵,再看了眼闪红的电量,及时打断导师的话,询问了下年底特种兵考核的事儿。

    “怎么,你感兴趣?”老爷子愣了一下。

    “没有,想推荐一名狙击手。”

    老爷子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明白过来,“就是受伤的那个?”

    “嗯。”

    “跳过考核和集训,直接进特种兵选拔?”老爷子继续问。

    “嗯。”墨上筠应声。

    沉吟片刻,老爷子道:“倒也不是不行。”

    “嗯?”

    “按理来说,特例肯定会有的,不过现在也不用着急推荐。听说下半年九月会确定好名单,但现在什么都没有定下来,不好说。”

    “知道。”墨上筠点了下头。

    她也就打听一下。

    因为心里没底,所以才想着问个大概情况,她总得有点把握才行。

    老爷子临近退休,也没去了解过具体情况,是因为这次西兰军区准备组建一支新的特种部队动静闹得太大,加上跟墨上筠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所以才知道点大概。

    于是,把所有知道的,全部跟墨上筠说了一通。

    到最后,还交待了墨上筠一句,以后能关注的就关注一下。

    说到底,墨上筠是他最疼爱最自豪的子弟,下连队之后有人对她有偏见,并且借此将她的一点错误强行夸大,处罚连他都看不下去。

    同时还有点掉面子。

    只有不影响到叫顾荣的那小子的前途,墨上筠今后才不会继续被异样的目光看待。

    *

    翌日。

    墨上筠起得很早。

    穿好衣服鞋袜,整理好被褥,墨上筠压了点钱在枕头下,等着天色亮了些才出了卧室的门。

    她悄无声息地出去转了一圈,做了个简单的晨练套餐。

    一直到天彻底亮了,才跑步回来。

    这时,顾荣夫妇已经起来了,顾荣父亲正在门外的院子里劈柴,而顾荣的母亲则是在厨房里做早餐。

    两人见到她,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起的这么早啊。”

    见到墨上筠从外面进来,顾荣母亲惊讶地睁大眼,有些不可置信。

    他们一直以为墨上筠还在睡觉,所以起来的时候特地放轻了速度,生怕惊扰了她。

    没想,她比他们还要起得早?!

    “跑步。”

    墨上筠回答道。

    她悄无声息地出去跑了一圈,

    顾荣母亲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缓过神来,忙点头道:“跑步好,跑步好,能锻炼身体。”

    墨上筠跟她说了两句,继而上楼收拾了下自己的背包。

    这里离她要去的地方近,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但这里没有随手可拦的车,所以她打算背着包跑过去。

    所以,尽管现在还早,但凭借两条腿的话,也是时候出发了。

    她跟顾荣夫妇说了下情况,强调还有人等她,顾荣夫妇也不好强留,于是给她塞了俩热乎乎的馒头,再捉了一只家养的土鸡来给她。

    “这鸡,你会杀吗,要不要给你们先杀好?”

    绑好土鸡的两只爪子,顾荣父亲朝墨上筠问道。

    不是他看不起墨上筠,而是墨上筠看起来特像肩不能抗手不能挑的大小姐,城里人应该也没杀过活**,多少有些顾虑。

    “会杀。”墨上筠点头。

    顾荣父亲放了心,把土鸡交给了她。

    墨上筠就将鸡倒挂在背包上,然后跟两位好心的老夫妇告辞,离开。

    她走不到十分钟——

    “孩子他爸,孩子他爸——”

    顾荣母亲便抓着钱跑了下来,急急忙忙的。

    “干啥呢?”

    顾荣父亲停下砍柴的动作,朝顾荣母亲跑出来的大门看去。

    这一看,愣住了。

    顾荣母亲手里,拿着一叠的钱。

    最起码,十张以上。

    ------题外话------

    总算写完了今天的更新。

    解释一下,瓶子昨天回校,但是错过了车,于是待在车站用手机抢了俩小时的票,最后抢到了仅有的一张,成功在天黑前回到学校。不过太累了,还要搞学校要的一个档,没码字。

    今天要体检,忙活了大半天,寝室又有些吵,一直磨蹭到现在才写完。

    心好累。

    需要抱抱和安慰!

    另外,瓶子明天还要找老师看论,所以……只能说尽量上午更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