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37、墨上筠,果然是你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说明来意后,夜千筱连续发了几张图片过来……

    墨上筠一一点开图片,全部都是同一个人的照片,各种角度拍摄。

    有坐在树下的看书的;有在列队中站立的;有坐在电脑前工作的;有露出上半身肌肉的;还有……偷拍被抓个现行的。

    长得很帅,很高,五官俊朗,眉目染着清冷疏离,偏向于干净清瘦型,气质很突出,不是气势外露的张扬,而是内敛成熟,举手投足都透露着修养,但无论是眼神还是气场,都有着属于军人的硬气。

    就颜值来讲,墨上筠给阎天邢打九分,给封帆有八点八分。

    扣掉的分是她想起了安辰。

    气质上两人有那么点像,又不完全像。

    最后,夜千筱发来的图片是一张截图,上面写着——

    姓名:封帆。

    年龄:27

    性别:男。

    长相:帅。

    军衔:两杠一星。

    职位:煞剑男队副队长

    学历:国科大本科毕业。

    感情:暂时单身,作风优良。

    性格:等待你的挖掘。

    最后一行是“联系方式”,包括手机、微信、qq、邮箱等,极其详细。

    墨上筠看的额角挂落三根黑线。

    颇为无语地摸了下鼻子后,她才回复。

    墨上筠:照片是偷拍的吧?

    夜千筱:嗯。

    墨上筠:截图是……

    夜千筱:他队友总结。

    墨上筠:唔,他是有什么隐疾,才会让你们这么推销他?

    说“你们”,是因为墨上筠发现,这些照片不仅全部是偷拍的,而且是很多人在不同的时候偷拍的。

    估计他们煞剑是一个很团结的队伍,连给队员找对象都团结一心。

    夜千筱:大概是最近有人传,他跟阮砚……也就是王牌有一腿。

    “噗——”

    正在喝水的墨上筠,扫了眼手机屏幕,直接一口水喷在键盘上。

    早已坐回自己位置的朗衍,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是天快要塌了吗?”

    墨上筠回了他一个别有深意地眼神,然后拿着纸巾去擦键盘上的水。

    不知怎么的,朗衍从她的眼神里看到古怪的情绪,冷不丁打了个冷颤。

    墨上筠拿起手机,回复。

    ——还挺配的。

    ——嗯。但刚问过他,性取向正常。

    墨上筠盯着夜千筱的回复看了几眼。

    也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她竟然从这句话里看出点惋惜之意。

    心里不由得很好,墨上筠唇角下意识勾起,继续回复。

    ——怎么传出来的?

    ——持续一个月跟阮砚聊天。

    墨上筠若有所思,女生每天坚持聊天,情有可原,但男人……是有那么点不正常。

    很快,夜千筱那边弹出几条信息。

    ——他们俩合作一个新软件。

    ——他来了。

    ——再聊。

    看完,墨上筠摸了摸额角。

    她也是闲得无聊,关注这种八卦……

    不过,上次接触夜千筱,印象中是高冷话少的人,能让她来出马当“媒婆”的,她倒是生出了几分兴趣。

    封帆,阮砚。

    墨上筠莞尔。

    年纪差不远,校友,学的专业相近,就连给人的感觉都很像。

    确实挺配的。

    “墨副连。”

    对面,传来朗衍的喊声,顺带包括敲桌子的提示。

    “嗯?”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

    “心情很好?”朗衍笑眯眯地问,带着十足的好奇。

    “还行。”墨上筠敷衍道。

    “能分享分享吗?”

    墨上筠眯眼轻笑,“不能。”

    朗衍摇头,故作叹息,却没有追问。

    在眼下这种情况下,她心情能好,他们整个二连气氛都会好转。

    过了会儿。

    朗衍没话找话,随口问道:“想好明天去哪儿了吗?”

    “春游。”

    墨上筠敲着键盘,答了一句。

    “春游?”朗衍有点懵。

    “嗯。”

    “去哪儿春游?”

    “南山附近吧,没确定。”

    朗衍:“……”

    难得有三天的假,不回家转转,她一个人跑去春游?

    是野外生存训练少了点,还是上个月的选拔不够辛苦?

    墨上筠的脑回路,朗衍是真的难以理解。

    不过,根据他对墨上筠的了解,继续问也问不出别的,朗衍叹了口气,老实做自己的事。

    半个小时后,墨上筠将最新的训练计划发给朗衍。

    “下面几天,按照这个来。”墨上筠从电脑旁探出头,看着对面的朗衍,“分析了天气因素,应该不会出大意外。”

    “……好。”

    扫了眼最新的邮件,朗衍心情没来由有些沉重。

    二连能突飞猛进到这种程度,全部都是墨上筠的功劳,可现在,墨上筠的功劳得不到认可,月底考核二连若是真的取得了点成绩,上面也会觉得没有墨上筠什么事。

    她明明知道。

    却,还是在做接下来几天的训练计划,甚至连一句抱怨都没有。

    朗衍觉得心有点堵,不知道说什么,于是想来想去,把一些沉重的情绪全给压回去了。

    *

    墨上筠制定好训练计划,又把这个月的账务结算好。

    一转眼,就到午餐时间了。

    她犹豫了下,最后把朗衍招过来,示意他帮忙带个饭。

    “很忙吗?”朗衍不明所以。

    “嗯。”

    见她应声,朗衍一愣,心想她应该不忙才是,抬眼扫了几圈,发现她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本闲书来,翻开到了第二页。

    朗衍沉默了下,脑子绕了两个弯,总算是想到墨上筠是不想被二连那群小崽子缠着,于是灰溜溜的收回视线,走了。

    他倒是速度,不到二十分钟,就吃完自己的饭,顺便把墨上筠的带了回来。

    墨上筠道了声谢,应付地吃完午餐,又继续看书。

    这一看,就看到夜幕降临。

    一本三百余页的书,被她从头到尾看完,顺带做了一份读书笔记。

    朗衍偶尔过来看了几眼,最后见到那满满的读书笔记,简直目瞪口呆。

    ……

    晚上,墨上筠迟了些去食堂,找炊事班班长开了个小灶,下了碗面条,加满了辣椒,吃的很欢快。

    她顺带跟炊事班班长“请教”了几个问题。

    班长一一给她答了。

    等墨上筠走后,好几个旁观的炊事员,偷偷摸摸地凑上来问情况。

    “班长,墨副连跟你说了什么?”

    “是不是夸你的手艺很好?”

    “她心情怎么样,有没有被处罚给影响?”

    炊事班班长看了他们一圈。

    很显然,就算是他们炊事班,都成功沦落为“二连女王粉”中的一员。

    据他所知,这段时间对墨上筠的各种事都尤为关注。

    尤其是昨天的事发生后,连这些个与事情没半点关系的炊事员,都非常义愤填膺,嚷嚷着“集体抗议”的人群里必须有他们一份。

    “她就问了两道菜。”炊事班班长无奈道。

    “啥菜啊?”

    “是人肉包子还是人骨头炖汤啊?”

    “她好端端的,问菜做什么?”

    炊事班班长没答,拨开他们,走了。

    墨上筠早就发现了他们,所以事先交代过,一问三不答。

    只是,见到墨上筠在二连以莫名诡异的方式受到追捧,他的心情也是有点复杂。

    这样的副连长,能多待些时候就好了。

    *

    第二天。

    墨上筠难得没有早起晨练。

    听到起床哨,林收拾好出门前,特地朝床上看了眼,墨上筠还在床上睡觉。

    怕是已经醒了,只是没有起来。

    林本想跟她说几句话,可一想到张口就能在她身上碰壁,没准自己还能被气得半死,于是收回了视线,不声不响地出了门。

    等林走了五分钟左右,墨上筠才从床上起来。

    洗漱好,找了身便装换上,再回来叠好被褥,整理内务。

    她就拿了一个背包,还是来的时候丢到行李箱的背包,黑色的,平时出门的时候用的,里面就放了三样物品——手机、钱包。

    钱包里放着现金、银行卡、身份证,足以。

    简单收拾好,墨上筠再戴上一顶鸭舌帽,便背着包出门。

    离开宿办楼前,特地去了趟办公室,从桌上翻出了——假条。

    这可是上面专门批准的,不是凭借阎天邢的车出入,也不是凭借墨上霜派来的直升机离开,有那么点光明正大的意思……反正,她就是想拿着假条出门。

    ……

    安城。

    正午时分,阳光明媚。

    一身便装的墨上筠,出现在一家大型超市里。

    超市的人有些多,墨上筠选了帐篷睡袋、打火石,便推着购物车在超市内闲逛起来。

    脚边有小孩跑过,母亲紧随其后的追上去,却把购物车丢在原地;有相伴而来的夫妻或是情侣,感情很好,商量着是否购买某样商品;有独自前来购物的学生、青年、中年人,他们各自挑选着想要的商品……

    偶尔会有人看上她两眼,但更多的,都是直接路过的人。

    墨上筠又挑了

    这时,衣兜里的手机嗡嗡嗡的开始震动。

    墨上筠拿出手机,扫了一眼。

    是牧齐轩打来的。

    “小滑头,我晚上能办完事,”牧齐轩声音轻快,可一顿,又带有几分谨慎,“你在哪儿?”

    他来了一圈,当然打听过对墨上筠的处罚,顺便打听了下她的情况。

    三点:月底前不参与二连训练;放假三天,现在是第一天;不在二连,说是去春游。

    “进城了。”墨上筠懒懒出声,唇角轻勾。

    “噗,”牧齐轩轻笑一声,语气温柔,“长见识了吗?”

    “挺长见识的。”墨上筠从善如流。

    “那带上我。”

    “晚了,明早就出城。”

    “去哪儿啊?”

    墨上筠停在五谷杂粮区,不紧不慢地回他,“荒山野岭,春游。”

    “你真跑去春游?”牧齐轩不由得失笑。

    “嗯。”

    “行,”牧齐轩调侃道,“虽然我刚从山沟里出来,但陪你去趟荒山野岭,也很意。”

    “行啊,什么时候过来?”

    “你明早几点出发?”

    墨上筠想了想,道:“坐车两小时,进山,四个小时,大概六点走。”

    “……”牧齐轩停顿了下,有些不可思议,“你确定你是在春游?”

    谁春游会走上四个小时的山路?

    然而,墨上筠没有跟他说,这只是保守估计,两个人速度要慢一点,走上五六个小时都有可能。

    只是这么点山路,对墨上筠来说,确实算得上是春游了。

    “确定。”

    “你目的是什么?”

    “陶冶情操。”墨上筠说的大义凛然。

    牧齐轩咬咬牙,决定舍命陪君子,“待会儿你把下车的地点给我,明早八点在那里集合,怎么样?”

    “好。”

    墨上筠一口应了。

    “需要带什么吗?”

    “帐篷,睡袋。”

    “在那儿过夜?”牧齐轩颇为讶然。

    墨上筠犹豫了下,应声,“嗯。”

    一来一回,不在那里过夜,那就只能赶路了。

    就算走回来,估计都天黑了。

    那……这就不叫春游,而是一天的野外行军。

    牧齐轩俨然是计算好了时间,一想确实得在那边过夜,于是叹了口气,再次在心里坚定自己“舍命陪君子”的决心。

    主要是,平时陪墨上筠走一走倒是没什么,可最近海军陆战队的训练强度都有所提升,两天前,牧齐轩在岛上待了半个月,现在看到草和树就有那么点不自在。

    但,谁叫去春游的是墨上筠呢?

    墨上筠跟牧齐轩商量好,然后挂了电话。

    手机刚放回去,她就抬起眼,扫向一直站在对面的女人。

    从她打电话开始,这女人就一直看着她。

    女人莫约二十四五的年纪,身材高挑,身形笔直,比她还要高上一两公分,短发,长得很漂亮,化了淡妆,给人感觉很是惊艳,穿着一身牛仔套装,清爽简单,特色鲜明。

    浑身上下有着那么点儿军人的味道。

    在来往的人群中,这样的女人有些与众不同,于是,极其显眼。

    见到她抬眼,女人眼底的打量更甚,似是在确定什么,在跟她对上眼的一瞬,怕是确定下来,于是漆黑的眸底浮现出点笑意和趣味。

    女人眉眼的笑意绽开,唇角轻轻勾起,一字一顿道:“墨上筠,果然是你。”

    ------题外话------

    你们觉得,是不是季若楠?[呲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