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36、听说你要跟封帆相亲?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朗衍接了电话。『『『小『说

    “阎队长你好,墨上筠现在不在。”朗衍话语正经。

    等到接听,却听到个男声,阎天邢停顿了下。

    “什么时候回来?”

    嗓音慵懒,却,冷意十足。

    “不知道,她说出去走走。”朗衍摸了摸鼻子,实话实说。

    阎天邢沉声问:“她今天发生了什么?”

    闻声,朗衍愣了下。

    这人……猜的是够准的。

    他跟墨上筠,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点不可告人的关系?

    一时间,心思百转,思绪交加。

    “嗯,她这里是发生了点事。”朗衍点了点头,但是没有直接说明。

    “什么事?”

    “这个,”朗衍思忖道,“你还是问她吧。”

    毕竟不知道他们俩的真实关系。

    他是个外人,说多了不好。

    如果墨上筠真的想让阎天邢知道,到时候直接跟阎天邢说就好了,他这一代说的,怎么都觉得尴尬。

    再者——

    根据他对墨上筠的了解,墨上筠是很难跟人说这种事的。

    毕竟,不光荣。

    而她也不是会吐槽抱怨的性子。

    阎天邢没说话,下一刻,直接掐断了电话。

    “喂?”

    朗衍下意识喊了一声。

    回应他的,是办公室的寂静。

    朗衍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

    他不知道,阎天邢在挂断电话后,第一时间把电话打给了营长钟儒。

    *

    九点一过,墨上筠回了宿办楼。

    没急着上楼,把沾满泥泞的雨衣洗了洗,然后才拎着滴着水的雨衣上楼。

    没去办公室,直接回了她宿舍。

    所以,手机里的未接电话她没看到,朗衍留在办公桌上的纸条也没看到。

    进了宿舍门。

    墨上筠一脚刚踏进去,前面忽然打下一道阴影,她的步伐便顿住了。

    林站在她跟前。

    “他们会找你麻烦吗?”林拧着眉头问她,眼神隐含担忧。

    “谁?”

    看了她一眼,墨上筠关了门,把手中雨衣搁置在旁。

    然后,走向衣柜。

    林跟着她,“营长他们。”

    “结果没出来。”

    打开衣柜,拿了套新的作训服出来。

    “黎排长提议,如果罚重了,我们整个连队都去找营长。”

    墨上筠唇角一勾,偏头看她,“然后被定一个拉帮结伙的罪名?”

    林:“……”

    墨上筠拿着作训服转身。

    “怎么会?”林疑惑出声,俨然不信。

    “林排长,多管闲事,不是你的个性。”墨上筠往前走了两步,然后顿住,侧过身来,张扬地朝她挑了下眉,“请坚持自我。”

    林:“……”

    原本的满腔担忧,在这一刻,化作了满腔怒火。

    靠!

    不想让她受到不白之冤才想办法帮她好吗?

    这态度……

    妈的,没有下次!

    墨上筠摆了摆手,拿着衣服去洗澡。

    洗了澡,洗漱完,又顺便洗了衣服,墨上筠再回屋时,已经快到熄灯时间了。

    林已经睡下,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必并没有睡着。

    墨上筠把被褥铺开,然后便转身去熄灯。

    这时——

    听到林凉飕飕地声音,“你不把头发吹干再睡?”

    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虽然是短发,但墨上筠每次都是胡乱擦一下,等头发半干就行,不等全干便能躺下睡觉。

    连里为了表示对两位女同志的关心,特地配了吹风机,就那头短碎发,两分钟就能吹干,墨上筠自到这里起,却碰都没有碰一下。

    就算她的身体很好,也不带这么敷衍自己的吧?

    “没空。”

    懒洋洋的回答。

    话音一落,听到关灯的声响,房间顿时陷入黑暗。

    林气得不行,翻身又躺了会去,翻身的动作有点大,光凭什么都能想象她的怒火。

    墨上筠慢悠悠地走回下铺,脱了衣服往床上一躺,被子一拉,安然睡觉。

    *

    翌日,清晨。

    墨上筠依旧提前起床、晨练。

    林在她起床的那刻就清醒了,赶忙翻身爬起来,有跟着她一起晨练的意思。

    墨上筠只带她一起训练了两天,原因是她跟不上墨上筠的速度,被从头到尾嫌弃了个遍。

    所以,后面的周末都是墨上筠制定适合她的把晨练计划表,让她自己一个人练。

    不可否认,墨上筠的晨练计划表确实很完美,林也是因此对她的敌意一点点的消失,并且严格按照训练计划进行周日的晨练。

    只是今天情况有些特殊,鬼使神差的跟上了墨上筠。

    “跟着我做什么?”

    出了宿办楼,墨上筠忍无可忍地问。

    “晨练。”

    林面不改色道。

    墨上筠低头,扫了眼腕表,“一个小时后,你要带二排训练。”

    “那我一个小时后回来。”林紧紧盯着她。

    “随你。”

    墨上筠漠然地收回视线。

    墨上筠是按照自己的计划训练的,没有管后面的拖油瓶,而林在跟上她之前就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结果——

    不到二十分钟,墨上筠就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雨下了一夜,总算停了,但山路上满是泥泞,林越野跑的速度大大降低,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墨上筠已经不见踪影,地上只剩下一串脚印。

    林没好气的抹了把脸,不知何时沾了泥土的手,在半边脸上留下点泥泞。

    她停了下来,站定,神色冰冷的看向前方,垂落的右手紧紧握成拳。

    不到二十分钟!

    她把人给跟丢了!

    林深深吐出口气,只觉得胸腔处憋得慌、闷得慌,一股挫败感打心底深处蔓延开来。

    墨上筠,你特么到底有多能耐?

    *

    自己晨练,墨上筠没去监督二连训练,以至于到上午九点才回基地。

    朗衍在办公室里等她。

    她拎着俩馒头进门时,朗衍的神情有些凝重,一见到她,神情愈发的凝重起来。

    难得在办公室内感受到低气压,墨上筠咬了口冰冷的馒头,懒懒的看着朗衍,“结果出来了?”

    朗衍盯着她看。

    神色如常,眉眼染笑,很是惬意。

    “你心情好像很不错。”朗衍颇为抑郁道。

    “还行。”墨上筠点了点头。

    朗衍差点被她气到了,处置结果还没出来呢,你还能心情不错,这心到底是有多宽呢?

    “结果出来了,”朗衍深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慎重的看着她,“月底考核前,你不能参与二连的训练。另外,作为补偿,从明天起,放假三天。”

    “补偿?”墨上筠似笑非笑地问。

    “咳,上面是这么说的。”朗衍有些尴尬道。

    当然,说是这么说,实际上是什么意思,他们心里都有数。

    墨上筠来了二连后,就接手了二连的训练,短时间内能让二连的风气改变到现在这样,说没费心是不可能的。

    有功劳,也有苦劳。

    让她月底前不插手二连的训练,也就是说,接下来就算二连月底考核夺得第一,功劳也没有她的。

    加上她接下来几个月都在别处,下个季度的考核她也难以插手……

    如果她想自己做出点成绩,那么,她在二连会浪费掉七个月时间。

    也就是说,她虽然能参加三月考核、成为四月集训教官,但她下连队,大半年将会在二连一无所获,有得有失,足以压制住某些不正当的言论。

    而营长特地给她放假三天,是让她离开连队,以防她不高兴而闹事。

    毕竟,没人可以做她的思想工作。

    “我知道了。”

    墨上筠淡然点头,并未有太大反应。

    “墨副连,你……”朗衍欲言又止。

    他觉得不公平。

    他想,墨上筠或许可以利用背景,拿回本应属于她的荣誉。

    但,不行。

    如果她真用了背景,她可能会遭到更大的非议。

    很多时候,上面的人会着重于大局,让某些人受点委屈,以此来让大部分人安心。

    “我接受。”

    墨上筠淡淡说着,走向了自己办公桌。

    朗衍惊讶,“就这么接受了?”

    “不然?”墨上筠往椅子上一坐,朝对面的朗衍挑眉,“把营长办公室砸了?”

    朗衍摸了摸鼻子,别有深意道:“其实二连的人都想砸,你一句话就行……”

    “……”

    墨上筠一时哭笑不得。

    朗衍叹了口气,“指导员还想让我做你思想工作呢。”

    “那挺好,节约时间。”墨上筠宽慰道。

    朗衍:“……”

    他倒是觉得自己有点失落感。

    顿了顿,他不甘心的问:“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

    “嗯。”

    “……”

    “顾荣情况怎么样?”墨上筠问。

    “挺好的,”朗衍点头,“就是,情绪有点低落,不过他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也没想怪谁。自己出的错,什么结果,他自己承担。”

    墨上筠点头。

    她知道朗衍口中的“结果”是指什么。

    以顾荣的伤势看来,起码有两个多月无法参加训练,三月考核他是注定会残疾爱不了的,四月到七月的集训,他也只能参加一半,而军区不会为了他这一个人破例,这一半他都没有机会参与。

    不过,三月考核也好,四月集训也好,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西兰军区会在年底组建一支新的特种部队。

    墨上筠可以为此做点事,但具体结果如何并不清楚,所以不便同朗衍等人说。

    “明天放假,你要不要回家一趟?”朗衍问。

    “到时候再说。”

    墨上筠敷衍回答。

    “嗯,”朗衍点头,继而扫了眼她的办公桌,又道,“你昨晚来过吗,昨天晚上阎队长给你打过电话,我接了。”

    “说了什么?”墨上筠微微一顿。

    朗衍关注着她的神色,解释道:“他问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没说。”

    “哦。”

    墨上筠了然点头,把电脑打开了。

    随后朝桌边角落一扫,确实有个手机,也有朗衍留的纸条。

    她抽出纸条,扫了眼后将其丢到垃圾桶里,然后拿起手机。

    屏幕一亮,出现两个未接电话,一个是阎天邢打的,一个是墨上霜打的。

    看着这俩名字,没来由觉得有点烦,全部忽略,然后叼着馒头登陆微信。

    本想找人问问情况,没有想到,又看到好友申请。

    点进去一看,还是“季若楠”。

    孜孜不倦,平均每天申请一次,极有毅力。

    本想继续忽略的墨上筠,一想,却点了接受。

    很快,弹出了新的消息——

    季若楠:你好。

    墨上筠扫了一眼,忽略。

    就在这时,新的好友申请又跳了出来。

    她咬着馒头,再次点进去,这次,平静的眼神里,多了点兴致。

    名字:夜千筱。

    备注:无。

    头像:一片空白。

    来源:通讯录。

    墨上筠眉头轻挑,点了接受。

    “咳。”

    对面传来朗衍故意咳嗽的声音。

    墨上筠抬眼看他。

    “这个,”朗衍慢悠悠站起身,看了眼敞开的大门,“我帮你把门关上。”

    顿了顿,意识到自己在玩忽职守的墨上筠,点头,“谢了。”

    话音一落,夜千筱的消息就来了。

    夜千筱:听说你要跟封帆相亲?

    封帆?

    墨上筠吃完最后一口馒头,过了片刻后,才想到“封帆”这个名字的来路。

    燕归跟她说,墨沧想给她安排相亲,提到过封帆的名字。

    后来墨上霜也提到过。

    怎么,夜千筱也知道?

    墨上筠:你认识?

    夜千筱:队友。

    墨上筠:哦。

    墨上筠:是有这么回事儿。

    夜千筱:你跟阎王?

    墨上筠:没关系。

    夜千筱:那行。

    墨上筠:你这是?

    夜千筱:推销。

    墨上筠:……

    ------题外话------

    为了我封帅的婚姻大事,我筱那是操碎了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