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35、那些事都接受了?【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出了办公楼。````

    细雨蒙蒙,不到六点,天色就彻底暗了下来,基地内亮起路灯,照亮前行的道路。

    墨上筠走在最前面。

    指导员和范汉毅亦步亦趋地跟着。

    两人用眼神交流,谁也不知该如何去劝(安慰)墨上筠,或者说,谁也没有那个勇气。

    最后,指导员和范汉毅采取了最直截了当的方法——石头剪刀布来一决胜负。

    三局两胜。

    范汉毅输了。

    指导员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忽然想起有点事,先走一步了。”

    范汉毅:“……”

    狡猾如指导员,给范汉毅留下一个同情的微笑,然后立即转身,快步离开。

    范汉毅有点小糟心。

    上次这丫头让他们三连颜面无存,现在她好不容易出事了,能幸灾祸一把,却要来“安慰”她。

    片刻后。

    范汉毅加快脚步,来到墨上筠身边。

    先是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范汉毅才道:“我说你这丫头,平时做什么事都滴水不漏,怎么一到营长那里,就跟个愤青似的跟他争些有的没的了?”

    “这叫就事论事。”

    墨上筠双手放到裤兜里,悠悠然扫了他一眼。

    神情淡然,不恼不怒,甚至没丁点委屈。

    范汉毅盯了她几眼,只觉得特别奇怪。

    顿了顿,他语重心长道:“就事论事,也得给领导一点面子吧?”

    “给了。”

    范汉毅哭笑不得,“直接说他偏心,这叫给了?”

    “嗯。”

    墨上筠应得漫不经心。

    敬他是领导,挨了那么久的骂,只是他的心偏得太远了,所以她才“就事论事”。

    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不然,他连训话的机会都不会有。

    范汉毅顿了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为好。

    “范连长,帮个忙?”

    墨上筠忽的停下脚步。

    “啥忙啊?”范汉毅顺口接了一句。

    “带份饭。”墨上筠偏头看他。

    “哈?”

    愣了愣,范汉毅往四周一扫,不远处就是他们二连的食堂。

    相隔不到二十米。

    食堂就在那里,她让他带什么饭啊?

    没等他问出来,就听得墨上筠慢慢道:“想尝尝你们三连炊事班的手艺。”

    “行,送哪儿去?”范汉毅将就地应了。

    “办公室。”墨上筠坦然道。

    “好吧。”

    “谢了。”

    墨上筠朝她道了声谢,然后就从他面前走过,径直去了宿办楼。

    距离下午训练结束,还差几分钟。

    让范汉毅帮忙带饭,正好可以避开那群小崽子。

    范汉毅在原地站了会儿,看着她愈发走远,心想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本来应该水火不容的关系,现在忽然转变成跑腿的帮她送饭?

    范汉毅恍然明白过来,觉得自己被算计了。

    *

    范汉毅很守信誉。

    半个小时后,吃饱喝足的范汉毅,把一份半凉的饭菜送到了墨上筠办公室。

    墨上筠赏了他一似笑非笑的眼神。

    于是,范汉毅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放下饭盒就告辞了。

    背影匆匆。

    看着面前荤素搭配的晚餐,墨上筠不由得轻笑。

    她吃了几口饭。

    身上的手机忽的嗡嗡嗡响起。

    墨上筠拿出手机,一看备注,是“牧齐轩”。

    “学长。”

    顺手接了,墨上筠微微低下头,夹了一块肉送到嘴里。

    “小滑头,事情我听说了。”牧齐轩的声音不似以往般轻松。

    “消息灵通啊。”墨上筠调侃道。

    “包括某些言论的事。”牧齐轩别有深意地强调。

    夹豆角的动作一顿,墨上筠莞尔,“有内线?”

    “还没这么神通广大,”牧齐轩笑了笑,解释道,“后天过来,顺便给你们指导员打了通电话。”

    “哦。”墨上筠若有所思地点头,“你来的时候,我可能关在小黑屋里。”

    “我已经帮你打听过了,你们营里没有小黑屋。”

    “……多谢。”墨上筠话里带着阴风。

    “客气客气。”

    墨上筠:“……”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吧?”牧齐轩适当地转移话题。

    墨上筠想了想,点头,“嗯。”

    “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墨上筠如实道。

    “都跟你们营长吵起来了,还没想法?”牧齐轩嗓音温润,如沐春风。

    “没吵。”

    墨上筠语气坚定。

    “什么事都没有?”

    “嗯。”

    “那些事都接受了?”

    “嗯。”

    牧齐轩停顿了会儿。

    猜到墨上筠不会介意,甚至会很容易接受现状,但没有想到,他这个小师妹会如此的……平静。

    相识四年,也没真正摸透过她。

    “过两天来看你,帮你解决掉导师,就当礼物了,怎么样?”

    “那感情好。”

    墨上筠总算不再敷衍。

    牧齐轩不由得失笑,“记得到时候请我吃饭。”

    墨上筠也笑了,“当然。”

    两人遂挂了电话。

    墨上筠随意地把手机搁在桌上,继续吃着饭盒里的晚餐,可慢条斯理地吃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再次拿起手机。

    这一次,她拨的是阎天邢的电话。

    等待接听的时间里,墨上筠漫不经心地吃了口豆芽。

    电话没接。

    墨上筠点了挂断,然后翻了翻通讯录。

    对于四月集训的事,她知道的不多,所以第一时间想到阎天邢这个总教官。

    另外,还有几个人可以问。

    但是,那几个都是长辈,等级跟她导师差不远,找到他们,会让他们有越俎代庖的嫌疑。

    不大好。

    这么一想,墨上筠干脆放下手机,继续吃晚餐。

    饭菜已经冷了,影响口感,可她却没有感觉到一般,继续泰然自若地吃着晚餐。

    吃完后,朗衍拿着一份盒饭进了门。

    “他们说你没去食堂……”

    一进来,朗衍抬腿就朝她这边走,可看到她正把饭盒盖上,话就被咽了下去。

    “哪儿来的饭?”朗衍瞪直了眼。

    “范连长送的。”墨上筠轻描淡写道。

    “他不是——”

    话到嘴边,还是没戳破。

    既然都能给墨上筠送饭了,以前的恩怨估计也消散得差不多了。

    当然,如果是墨上筠威逼利诱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出去走走。”

    拿起饭盒,墨上筠站起身。

    “把雨衣穿上,外面下着雨呢。”朗衍随手拿起一件叠好的雨衣,向她递了过来。

    “谢了。”

    墨上筠接过,坦然道谢。

    然后,出门。

    先去将饭盒洗了,墨上筠随手招了个人,让人把饭盒送到三连,然后就穿上雨衣出了宿办楼。

    到晚上,雨下的有点大。

    压了压帽檐,墨上筠微微垂下眼帘,绕过人群显眼的地方,拿出一个小型的防水手电筒,沿着小路离开基地。

    雨砸到雨衣上,滴答声响,作训帽的帽檐被打湿,有雨水溅到脸上、脖颈上,手脚一片冰凉。

    墨上筠一路走到下午攀岩训练的悬崖边。

    站在最边缘,墨上筠拿着手电筒,往下一扫,一片黑暗,看不到底。

    边缘有脚印、绳索留下的痕迹。

    关了手电筒,视线陷入一片黑暗,墨上筠站了片刻,然后在悬崖边坐了下来。

    脚下是深渊,她就坐在边缘处,哪怕是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跌落悬崖。

    她却像是意识不到危险似的,在黑暗中摸索出一张纸——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上面手写了今日的总结。

    她一点点地把纸张给撕碎。

    左耳似是耳鸣,嗡嗡作响,伴随着滴答雨声,恍然中似乎疼得很厉害。

    她听到了枪声。

    又好像,是幻觉。

    抬手,摸了摸左耳。

    那一瞬,所有的声响与疼痛,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顿了顿,她的手垂落下来,面无表情地将剩下的纸张撕得粉碎。

    再一抬手,碎纸片便从手中脱落,在淅沥的雨水和冰凉的夜风中,从悬崖处飘落,视野不过几寸,转眼间,所有的碎纸片都消失在黑暗中。

    等了一分钟,她手撑在地面,从悬崖边站了起来。

    看了眼被黑暗笼罩的深渊,她掏出手电筒来,转身往回走。

    ……

    与此同时,办公室。

    放在桌面的手机,嗡嗡嗡的响了起来。

    听到动静,朗衍走了过来。

    扫了眼备注,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阎美人。

    阎……美人?

    是阎天邢、阎队长吗?

    想到那张冷峻俊朗的脸,那身冷漠骇人的气场,朗衍冷不丁感觉背脊发寒,打了个寒颤。

    没有第一时间去接,他在旁边站了会儿。

    一直等到第三个电话响起,朗衍才拿起手机,接了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