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34、你知道自己错了吗?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事实证明,指导员想多了……

    墨上筠进门后,只喊了声“报告”,然后就站定了。

    钟儒放下手中件,冷冷抬眼去打量墨上筠,见她冷冷静静的,没有半点认错的态度,顿时就跟火上浇油似的,原本的怒火燃得更甚。

    “墨副连长,你知道一个狙击手,有多金贵吗?”

    钟儒压着声音,话语说的很慢,手指在桌面敲了敲,表示强调。

    尤其是,强调狙击手。

    “知道。”

    墨上筠面无表情地应声。

    “知道!”钟儒手掌一拍桌子,语气顿时严厉起来,“你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他这时候受伤,对他的前途有什么影响?!这么金贵的狙击手,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一次的受伤,让他错失进入特种部队的机会!”

    墨上筠凝眉,没说话。

    钟儒越说火气越大,不由得质问:“你自己前途无忧,就能不考虑别人的前途吗?!”

    “营长……”

    指导员想帮墨上筠说话。

    然而,钟儒一个冷眼,就将他的话头也压下了。

    指导员讪讪地低下头。

    训墨上筠,是一个必须要走的程序。

    第一是有人担心这个新任副连长进来气焰太嚣张,此时做错了事,必须抓住机会打压一下。

    第二是谁也不知道墨上筠究竟是怎样的想法,就算他们清楚起因是因为二连太积极,可是,有必要趁着这一次的“失误”,好好提醒她。

    至于顾荣的受伤,也算是小方面的原因,毕竟这样一个优秀狙击手受了伤,指导员也好,钟儒也好,都在肉疼。

    狙击手啊,多难得的人才?!

    也是难得能给二连争颜面的一个战士!

    凭什么到墨上筠手里,就这么“不小心”的给夭折了啊?

    眼下他们军区难得有好的机会,她墨上筠是什么都占齐了,怎么这样优秀的战士却连参与的资格都被剥夺了?

    换句话说,顾荣难得有改变人生的机会,就这么没了,而她这个决策者就挨了一顿训,她还能委屈不成?

    但——

    墨上筠的表现,全然出乎他们的意料。

    任由钟儒批评、训斥,从头到尾,没有顶撞、没有解释,静静地听着,一直等钟儒消火。

    说了半个小时,他口水都说干了。

    墨上筠却不痛不痒,从头到尾都安静得很,可态度也不是那么好,流露出抹漫不经心,看得出并不把钟儒的“批评”放在心上。

    “钟营长。”

    墨上筠声音清冷的喊他,视线平静地落到他身上。

    “怎么,有话说?”

    喝了口水,钟儒重重地把水杯放下,冷不丁抬高了声音。

    “对我的处罚是什么?”

    提及这个,钟儒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晚上开会再做决定。”

    墨上筠又不吭声了。

    过了片刻,钟儒有些不甘心,又把话题饶了回去,“墨副连长,你知道自己错了吗?”

    “实话吗?”墨上筠冷冷静静地问。

    顿了顿,钟儒沉思道,“先说说假话。”

    “知道。”

    “呵,”钟儒冷笑一声,质问,“按你心里的意思,你是不觉得自己错了?”

    “钟营长,”墨上筠不动声色地看他,一字一顿地问,“能说真话吗?”

    “你说!”

    “一个问题,你心疼的是一个优秀的狙击手,还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墨上筠问。

    “……”

    钟儒脸色顿时一僵。

    就连一直站在旁边、毫无存在感的指导员,脸色都有些不对劲。

    就是因为受伤的是一个优秀狙击手,耽误的考核和集训能毁了这个人才的前途,指导员和钟儒才会如此生气。

    可,墨上筠这样一问,无疑不是在透露着讥讽。

    如果是普通的士兵呢?

    那么,也就是普通的了。

    受了伤,耽误了点训练而已,最大的惩罚就是让墨上筠写一份检讨,好好慰问一下伤员。

    哪能到眼下这般重视的地步?

    “墨上筠,你这是在指责我们不一视同仁吗?!”钟儒神色阴沉,语气夹杂着火气。

    “是。”

    钟儒没好气地拍桌,“你就不对毁了一个狙击手的前程而有一丝丝后悔?!”

    墨上筠眸色微动。

    这意思,摆明了在偷换概念。

    一码归一码,从他们的想法扯到她的想法,可以说是心虚地表现,但这并没有什么意思。

    “如果他够格,前程就不会因为这次受伤被毁了。”

    墨上筠淡淡道,平静地面对钟儒的怒火。

    “你以为他是你吗?!”钟儒怒不可遏,直接站起身,眼神多了几分凶狠。

    身为营长,钟儒素来很少发怒,一般都是给人做思想工作,就算是刚刚“教训”墨上筠,也是尽量克制了。

    可,墨上筠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让他燃起一股无名怒火。

    多少跟最近的传闻有关。

    是的,墨上筠有背景,前途无量,可顾荣有什么?!

    普通家庭出身,没有靠山没有背景没有资源,不会有人有机会推荐他,现在他所得的一切,都是自己一点一点打拼出来的,枪法也是一颗子弹一颗子弹自己练出来的。

    他知道墨上筠的履历很漂亮,但他不信墨上筠这样的出身,会有过比顾荣更辛苦、煎熬的时候。

    像她这种大小姐出身,细皮嫩肉、娇生惯养,什么都不用操心……

    他一直关注着顾荣,那样优秀的一个苗子,凭什么因为墨上筠的指挥错误,断送眼下能改变前程的机会?

    而,对于他的怒火,墨上筠只是简单的皱了皱眉。

    说不通。

    一来,她没怎么跟钟儒接触过。

    二来,最近的言论,让钟儒对她有一个固有的印象——有靠山的军三代。

    她可以理解,但难以沟通这件事,让她有点烦躁。

    “我知道你在生气什么,你对我有偏见,因为我没有顾荣那么惨,他只有这一次机会,而我有无数的机会,”墨上筠顿了顿,抬眼看着怒气未消的钟儒,继续道,“你是营长,你看的应该比我清楚,我的机会是我的事,你不能因为我的优势,而带入私人情绪去处理这件事。”

    她很冷静,冷静到……没带任何私人情绪,甚至用极其直白的话语让钟儒冷静下来。

    钟儒一时哽住。

    他没想到,墨上筠直接戳破这个话题。

    他有偏见,他带入了私人情绪,他过于维护顾荣了。

    他承认。

    只是被墨上筠如此说出来……太不给面子了。

    他不知道,墨上筠本想息事宁人,任由他训斥过后接受处罚的。

    但是,钟儒太过看中顾荣,对她的偏见过深,都让她有些不爽。

    直言戳破,那就戳破了,反正也不在乎这加深的一点半点偏见。

    就是——

    过两天导师若知道了,她的耳朵得再一次起茧子了。

    “可在这次意外上,你并不认错!”钟儒沉着脸说道。

    “我认错。”

    墨上筠不紧不慢地接过话。

    “……”

    钟儒又是一哽。

    刚刚还说不知道自己错误,眼下直白了当的认错,逗他玩呢?!

    “那你说说,错哪儿了?”

    “没有对优秀的狙击手特别照顾。”墨上筠直视着他的眼睛。

    “墨上筠,你——”钟儒的火气蹭蹭蹭冒了起来。

    见情况不对,指导员拉了下墨上筠的衣袖,警告道:“墨上筠,你不要故意找茬!”

    “啪”地一声,钟儒狠狠地拍了下桌面。

    紧随着,是他的怒喝声,“好啊,墨上筠同志,我们侦察营,是不是容不下你这座大山了?!”

    “报告!”

    “报告!”

    门外,传来两声喊。

    是陈科和范汉毅的声音。

    钟儒愣了下,没好气道:“进来!”

    很快,陈科和范汉毅就推开门,并肩走了进来。

    一进门,两人就将办公室环顾一圈,尤其是盯着墨上筠看了好一会儿。

    墨上筠忽略掉朝她挤眉弄眼的两人。

    早察觉到门外有动静了,但没想到,是他们俩在“偷听”。

    “你们俩来这儿做什么?”钟儒拧着眉头问他们。

    “来看看。”范汉毅率先回答。

    “对对对。”陈科附和道。

    钟儒被他们气笑了,“是来看戏的吧?”

    “没有没有。”

    “路过路过。”

    两人异口同声地否定。

    钟儒扫了他们一个冷眼。

    然而,就算再有威严、有气势,配上他那张愈发圆的脸,任何眼神都没那么吓人。

    “这个,”陈科刻意看向墨上筠,“专门来挨骂的吧?”

    “墨副连,你也不要觉得丢脸,我们都被营长骂过。”

    范汉毅笑眯眯道,但那种“看戏”的意思,却从眼角眉梢流露出来,没有半分遮掩。

    墨上筠默然地看他们。

    钟儒和指导员对视一眼,也算是看出来了。

    这两人是来打圆场的。

    不过,也没制止。

    按照刚刚那气氛,继续发展下去,非得闹到不可调节的地步。

    这两人调节一下气氛,多少能让他们都冷静下来。

    “不丢脸,”墨上筠微微垂下眼帘,理了理衣袖,慢条斯理道,“被钟营长教导,是我的荣幸。”

    陈科和范汉毅互相看了一眼。

    上道。

    就说这丫头上道吧。

    顺着台阶往下走,不钻牛角尖,厉害着呢。

    虽然这“恭维”有些假,但多少让钟儒脸色好看了点儿。

    “走走走,”钟儒烦躁地摆手,“都走,别在这里耽误我时间。”

    全部都走。

    陈科、范汉毅、指导员三人交换了下眼神。

    那意思是,如果墨上筠不走,就架着她走。

    可惜的是,他们还在用眼神交流,墨上筠已经泰然地出了门。

    三人很明显都有些失望。

    陈科盯着墨上筠的背影看了一眼,道:“我还有点事跟营长汇报,你们俩先走吧。”

    范汉毅和指导员了然,点了点头,随着墨上筠一起离开。

    不多时,办公室就静了下来。

    钟儒坐了回去,一派严肃神情,早没被墨上筠气得怒不可遏时的模样。

    “想为她说好话?”钟儒抬眼看着陈科,一语道破了陈科的意图。

    “倒也不是什么好话,”陈科走近两步,朝他笑了一下,“您跟她接触的少,不太知道她一些情况,所以想跟您汇报汇报。”

    “什么情况?”

    “您知道她曾经把一连而二连的新兵全部秒杀的事吧?”

    “知道,”钟儒点了点头,继而拧眉,“那都是新兵,没学过几天的格斗。”

    陈科没直接答话,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来,摊开,放到钟儒面前的书桌上,解释道:“这个是她每天晨练的计划。”

    纸上印着一份表格,是墨上筠最新的晨练计划,时间标注着15—2日,每一天都安排得详细清楚。

    是朗衍从她桌上发现,下午特地交给他的。

    就是让他找机会给钟儒看一看,帮忙说上几句好话。

    哪个副连长,会给自己单独安排这种训练计划啊?

    更何况,她的伤刚好。

    钟儒扫了几眼,心里有些惊讶,但面上没表露出来,他敲了敲桌子,“你想说明什么?”

    “二连的所有训练计划,都是她安排好,然后由朗连长审核的。”

    “所以?”

    “营长,你也看过她的成绩吧?”

    一直没说到重点上,钟儒眉头皱得更紧,“看过。”

    “她的履历告诉你,她不一般吧?”

    “那又怎么样?”钟儒沉声道,“履历不能代表一切!也不能抹除她这次的失误!”

    “如果是您,整个连队请愿想要恢复攀岩训练,您会拒绝吗?”陈科问。

    钟儒停顿了下,“她知道有危险,就更不能答应。”

    “那这个过错,也不能让她一个人承担。”陈科神色沉了几分,愈发正经严肃起来,“您被外界那些言论影响了,所以我得帮她说说,她在一连受欢迎,您知道吧,三连被她的计划全灭,范连长却担心她被你骂,特地找我一起来。营长,如果她这个人真的有问题,一连和三连是不可能对她好的。”

    钟儒点了下头,“我不否认她的为人。”

    “您是觉得不公平,能理解,二连出个优秀的狙击手不容易,您也是为了顾荣着想。”陈科微顿,继而话锋一转,“不过,你这次是真的偏心了,太偏了,刚来二连的时候,墨上筠的各项科目成绩都是碾压二连的,一次潜伏训练,我的两个狙击手见识过她的枪法,出神入化,我问过他们俩,他们一口咬定在枪法上比不过她。您可怜顾荣训练艰苦,但您想想,墨上筠这么强的能力,不落后于男兵,她就是不费吹灰之力练就的吗?”

    哪能不费吹灰之力?

    那张高强度的晨练计划表,就能证明一切。

    钟儒沉默了。

    是,他的心思全都在顾荣身上,所以墨上筠就成了发泄对象。

    但,不可否认,陈科说的也没错。

    墨上筠看着细皮嫩肉的,但那些真实存在的成绩,就代表她背地里一定下过功夫。

    “还有个事儿,”陈科看了陷入沉思的钟儒一眼,道,“范连长有战友在他们学校工作,前段时间跟墨上筠的导师聊天,聊到了墨上筠,他的导师很肯定的说,墨上筠的各项能力都有所保留。”

    “营长,我们这个二连的副连长,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说真的,有她这样的能力,就算没有背景和履历,在新兵连待三个月,各个连队也是抢着要吧?”

    钟儒哑口无言。

    有关墨上筠的真正实力,他还真没怎么关注过。

    按照陈科的分析,就算墨上筠只是一个普通的兵,怕也是源源不断的资源往她那边送。

    但——

    钟儒皱着眉,“不管她能力怎么样,就刚刚,她的认错态度不好,这点就不行!”

    陈科有些无奈。

    她最开始可是一句反抗都没有,谁叫他们这位营长一时头脑发热、偏了心呢?

    刚还在门外跟范汉毅说,如果是他,绝对不会跟钟儒讲道理,直接拍桌了。

    看看谁拍的桌子更响!

    人家再强悍,也就一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你这么针对人家,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可面上,陈科还是附和道:“是是是,她态度不行,该罚的还是要罚!”

    钟儒一琢磨,爽快道,“我认错。”

    陈科笑了。

    “按照你的了解,她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陈科摇头。

    只是跟墨上筠接触的比较多而已,但没有真正的了解墨上筠。

    或者说,墨上筠这人年纪轻轻的,可一般人还真摸不透。

    “嗯,有机会找她好好谈谈,”钟儒平静下来,思忖道,“但惩罚,不能轻,还得趁着这件事做做样子,把言论压一压。”

    “……行。”

    陈科倒是无所谓。

    反正不是他们连的副连长……

    哼,谁叫她嫌弃他们连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