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31、影响人的形象怎么办?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选三十人,你负责。喜欢网就上l。

    墨上筠扫了一眼,回复。

    ——标准是什么?

    ——优秀。

    ——行。

    既然是教官,墨上筠就得有一定的准备,

    墨上筠放下手机。

    抓住键盘,将电脑点了关机,墨上筠又听到微信的提示。

    ——月底。

    ——可以。

    简单的回复。

    这一次,阎天邢没再说别的。

    墨上筠等了会儿,然后退了出来。

    这时,注意到了通讯录有好友申请。

    在学校,只有每年开学,会有人想方设法地加她,毕业后,接触到的人都是用手机联系,加她的就更少了。

    她点进去看了眼。

    你好,我是季若楠。

    七个字。

    墨上筠看了眼头像。

    一面鲜红的五星红旗。

    懒懒地收回视线,没有理睬。

    本想直接退出微信,却无意中点到了信息,只见校友群一闪,跳到了最前面。

    本是随意一扫,却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她点开。

    ——你们谁有墨上筠学姐的联系方式吗?

    ——怎么?

    ——我有。

    ——我也有,不知道她换了号码没。

    ——群里就有她啊,不过她进群到现在,说话次数屈指可数。

    ——我是导弹工程的,刚看了她有关导弹的论!觉得很棒!想跟她认识认识!

    ——小学弟,我劝你不要激动,她是双学位,学的是光电和系统。你要相信她的导弹论就是随便研究研究。

    ——怎么可能?!

    ——小学弟,这是真的。

    ——真的真的。

    ——如果你心理承受能力不强,千万不要找她,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我记得她在校时到处蹭课,我是学土木的,有一次跑我们教室了,拿着本军事管理学,就坐在我旁边,一边看她的书,一边听课做笔记,那一心二用的功夫简直了。后来还被老师刁难,叫她来回答问题,连我这个专业生都没搞懂的问题,她轻轻松松回答了,走之前还丢了一特挑衅的表情,刺激的我们专业的学生跟打鸡血似的学习。

    ——对对对,我也想起来了,她所到之处,必定会搞好学习气氛。

    ——神奇吧?这样神奇的人,我劝小学弟你还是不要勾搭了,安安分分做自己吧。正常人不能跟变态比。

    墨上筠默默地退出微信,将手机放回了抽屉。

    *

    接下来几天,墨上筠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二连的健身房。

    左肩的伤还需要养着,她便做局部的锻炼。

    小部分的时间,墨上筠有点忙碌。

    先是被营长叫去私下谈话,被追问有关四月集训的事情,紧接着又被指导员找去谈话,还是有关四月集训的事,后来不知怎么的,一连和三连的两位连长都知道名单的人选归她负责……

    这下,麻烦了。

    每天都能看到陈科和范汉毅两人来二连转悠。

    也不说名单的事,就是来她跟前晃悠,说些有的没的,有时候会直接拎着早餐来他们连串门,有时候会以“探望墨上筠”的名义,捎上俩苹果就过来了。

    那串门的勤快劲,看得二连战士一愣一愣的。

    心叹他们墨副连就是有人格魅力。

    墨上筠知道他们是来提醒的,让她公平做出选择,而她本身也没有想给俩连队穿小鞋的意思。

    名单人选,该怎么选就怎么选。

    可是,也没把想法跟他们透露半句。

    爱来不来。

    反正耽误的也是他们的时间。

    如此现象,持续了一周。

    一周后,墨上筠开始亲自着手二连训练,两人跟着她在训练场上见识了突飞猛进的二连战士此时的能力,当下心里敲起了警钟,没待上半个小时,就跑回连队去了。

    加练!

    必须加练!

    二连长进这么大,他们以前怎么没发现?!

    眼下离月底的季度考核也就半个月了,他们必须抓紧时间让自己连队把二连甩到后面!

    可他们不知道,不知不觉间,又被墨上筠阴了一把。

    墨上筠是故意带他们走一圈的。

    眼下二连打鸡血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正好有所懈怠,她以前的手段已经刺激不到他们,跟他们大堆大堆的将理论也不符合她的作风,直接带两个连长来转一转,定然能刺激到二连,加上一连和三连后期加练,容易给二连造成一定危机感。

    最起码,保持眼下状态不成问题。

    墨上筠开始亲自监督他们的训练。

    最后半个月,最紧要的关头,眼下二连的整体实力都拉了上来,足以跟两个连队拼一拼,但墨上筠没有绝对的把握,下面的训练自然不能放松。

    但——

    她运气不大好。

    刚着手训练没几天,刚好转的天气就变了,阴晴不定,偶尔大雨倾盆,偶尔细雨绵绵,接连几日,刚转暖的气温再次降了下来,春风料峭。

    天公不作美,训练愈发艰难。

    下雨的第三天,指导员穿着雨衣在训练场转了一圈,浑身湿漉漉的回了宿办楼,颇为沉重地找朗衍聊了一次。

    这次聊天,持续了半个小时,围绕着训练和墨上筠进行的。

    指导员说了三点——

    一、训练强度需要降低,不然容易发生意外。

    二、朗衍需要跟墨上筠着重讨论一下这件事,强调不能“急功近利”。

    三、这次考核结束,墨上筠要尽量不参与二连的训练。

    理清楚这三点,朗衍沉默了很久。

    半响,他问:“指导员,墨上筠这边,是不是有不好的言论?”

    “……”

    先前还跟他语重心长谈话的指导员,顿时安静下来。

    过了会儿。

    “你是不是也听到了什么?”指导员的声音压得很低。

    下午时分,办公室外却一片昏暗,雨水淅沥的声音,伴随着电闪雷鸣的声响,气氛转瞬便凝重起来,房间内,一呼一吸,都带着沉重地压力。

    “嗯。”朗衍直言道,“范连长说,墨上筠是墨沧的女儿,有人猜测,她上次擅自行动,是靠不正当的手段压下来的。”

    是的,最近有人在讨论这个。

    最初传出来,是在一次营级的会议上,有人提到墨上筠,对她作或好或坏的评价,有人就三连被二连全灭一事进行讨论,觉得墨上筠需要注意一下,也有人表示墨上筠做的没错,而且她把连队带的很好。

    当时朗衍也在场,也有人征求他的意见,他当然是坚定维护墨上筠的。

    没有人追究墨上筠有何过错,只是,墨上筠身为一个女的,在这群人里过于突出,才成为话题中心人物。

    但,会议结束后,对于墨上筠的言论,就愈发的多起来。

    很自然的,扯到了墨上筠的“擅自行动”,被人叫过去审查,但是消息被封锁到位,谁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只是有“墨上筠父亲身份”的消息流出。

    士兵都不知道这事,朗衍这段时日也瞒着墨上筠,但他总觉得,墨上筠其实是知道的。

    “具体情况谁也不知道,不要乱猜测。”指导员语气里带着点警告。

    有些事,能想,但不能说。

    没有定论,你随便乱猜,影响人的形象怎么办?

    “我知道。”朗衍沉重地点头,随后道,“不过,清者自清,墨上筠不是那种人,不然也不会被分配到这儿来。我觉得,没必要避嫌。”

    “朗连长,”指导员敲了下桌子,“你知道你在二连被她抢去多少风头吗,如果你继续让她主持大局,你觉得你还有往上升的机会吗?”

    朗衍神色严峻了些,沉声道:“指导员,让会带兵的人来带兵,这才是最重要的。”

    “她会带兵,你就不会吗?”

    “我会,所以我们以各自的方式带兵。”

    “朗衍同志!”指导员从座位上站起身,严肃道,“训练带兵是副连长的责任吗,那是你该做的!你知道别人怎么说你吗,挂个名号,连一个刚下连队的女大学生都不如,你就真的没有一点情绪?”

    朗衍顿了顿,看着即将发飙的指导员,眸色微微一动。

    没有直接接话。

    他知道,指导员是为了他好。

    相反,有资源有背景的墨上筠,不需要多优秀,她有着自己的锦绣前途。

    指导员所想的,他不是没有想过。

    私心谁都会有。

    他也有。

    可是,他坚信集体利益大于个人利益,他这个连长当得不错,而墨上筠的存在能让二连变得更好,他和墨上筠分工合作,各自处理自己擅长的事情,他觉得没有什么不对。

    所以,他暂时偏向于墨上筠。

    “朗连长,你是不屑于人脉和背景,但是,这些都可以转变成资源,”指导员一字一顿道,“你为了连队着想,可以,我们都应该以大局为重。但你也知道,墨上筠经过她导师的推荐,直接将成为四月军区集训的女兵教官。她确实是有本事才担下这个大任的,可是,没有她导师的推举,谁会知道她?”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可是,你这块金子藏在深山野林,没人发现,发了光谁能看到?

    微微点头,朗衍道:“指导员,我知道你的意思,可你知道,这并不是不正当的现象,导师的资源是她自己争来的。”

    “我的朗连长,”指导员恨铁不成钢地敲桌子,“你心态怎么就这么好呢?”

    “指导员,问题是,”朗衍顿了顿,“就算她的导师推荐了我,我也没那本事成为集训教官啊。任何的资源,都没有自身的本事重要。”

    指导员愣了一下。

    外面“轰隆隆——”一声,又是一声巨响。

    虽然不是很愿意承认,但指导员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儿被朗衍说服了。

    能者居之。

    相同的机会摆在跟前,只有更能耐的,才能夺得这个机会。

    他是挺喜欢朗衍的,也希望朗衍发展能更好,不要被这个职位给局限,墨上筠的出现,多少对朗衍有些影响,可朗衍也说得对,墨上筠能带好兵、能让二连出风头,那是墨上筠的本事。

    朗衍处事方式跟她不同,所以一直没把二连给带起来。

    跟两人的能力,也有着密切关系。

    过了会儿,指导员交代道:“下个月她不在,估计月底才能回来,下面的三个月她也不在,中间有一次季度考核,希望你能抓住这次机会。”

    “行。”

    朗衍爽快地应了。

    与此同时——

    门外,有一抹身影,停顿片刻,悄无声息地走远了。

    先前站的地方,有雨水汇聚成股从雨衣上滴落,脚下湿了一片。

    随着她缓慢的步伐,一路留下明显的水滴痕迹。

    *

    晚上。

    墨上筠从食堂回来。

    天色渐黑,她穿着件黑色的雨衣,走在回宿办楼的路上,周围是急匆匆往回跑的战士,偶尔会有人朝她招手打招呼。

    “墨副连,赶紧的啊。”

    “墨副连,不要淋湿了,这天气衣服难干呢。”

    “墨副连,反正我们都淋湿了,要不要陪你一起雨中漫步啊?”

    ……

    走过之人,十个有八个会朝她打招呼。

    墨上筠被吵得有些烦,不自觉地加快了脚下步伐。

    路程不算远,也不算近,她回到宿办楼时,裤脚、衣袖、衣领,全部湿透。

    懒得解开雨衣,墨上筠直接往楼梯口走,可没走几步,就顿住了。

    朗衍在楼梯口等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