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30、小手都没见他们俩拉一下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的拒绝,可不是跟阎天邢闹别扭。小

    私事归私事,公事归公事,她分得很清,也没有将其混为一谈的必要。

    但,充其量,她只是个副连长。

    他们连的连长都没来,她凭什么代替连长跟人谈?

    她来这里后,陆续听到过传闻,朗衍这个连长虚有其名,现在二连由她来担着,只是这种事朗衍不说而已。

    眼下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要是真的掺和进来,对朗衍这个连长的名声,多少有点影响。

    “墨副连!”

    钟儒有点不高兴,脸色微黑,抬高声音,喊了墨上筠一声。

    筷子一动,花生米一滑,掉了。

    在餐盘上滚了几圈,然后掉到了餐桌上。

    墨上筠抬眼,眼神冷飕飕的,扫向了钟儒。

    冷意化作砍刀迎面劈来,钟儒觉得浑身都僵硬了。

    仅仅是一瞬。

    下一刻,钟儒再凝眸去看时,那抹杀气已然收了回来,墨上筠也换上了平静神情,眉眼情绪很淡,甚至在灯光下染了些许柔和,全然不似刚刚那般阴冷吓人。

    “嗯?”

    墨上筠懒懒出声,略带疑惑。

    钟儒定了定神,先前那隐藏危险和威胁的眼神,如烙印在脑海中,久久难以挥开。

    再看面前淡定从容的墨上筠,同先前又绝对不同,宛若两人,钟儒一时有些愣怔,但心思也渐渐镇定下来。

    “没什么,你慢慢吃。”钟儒面不改色道。

    好歹也是个营长,不可能在墨上筠这般年轻人面前露怯。

    “好。”

    墨上筠应得从善如流。

    这时,阎天邢走进了门,明明一言不发,连步子都没声响,可他一进门,食堂却渐渐没了声,连埋头吃饭的动静都在不自觉间平静下来,离得越近,越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威压。

    那是一种很难受的感觉。

    如芒在背,坐立不安。

    阎天邢走到墨上筠所坐餐桌的对面,停下。

    墨上筠淡定自若地继续夹花生米。

    餐桌上的其他人,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面对阎天邢的皆是小心抬眼,打量着他,背对阎天邢的,有的紧张偏过头,有的却不敢有丝毫动弹,仿佛一动变回惹来灾祸。

    “就坐这儿。”

    声线慵懒,却饱含威严,不容置否。

    这张餐桌,静默了三秒。

    这三秒,所有人都在看墨上筠。

    墨上筠专注地夹着花生米,连头都没抬,不紧不慢地道:“来者是客,给人腾几个位,免得被说闲话。”

    话音一落。

    整张餐桌的人,除了她之外,全部站起身。

    不约而同地抓住餐盘,极其默契地离开。

    不过短短几秒的功夫,这张餐桌,就只剩墨上筠一人安然地坐在原位,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她用筷子夹着一粒花生米,动作很稳地往嘴里送,吃的很是满足。

    压根不给阎天邢一个正眼。

    盯着她看了片刻,阎天邢嘴角勾笑,径直在她面前坐了下来。

    见此,陈科和钟儒各自使眼色,同时朝牧程看去。

    牧程也有点懵,跟阎天邢接触也有段时间了,虽然长时间在部队,鲜少接触过女人,可经常跟阎天邢去各地跑,工作之余,也见过各种职业的美女往阎天邢身上扑,但他们的阎爷连眉头都不会动一下。

    连近身的机会都不给。

    就算是曾经有名分的季若楠……

    他见过一面。

    那时候,小手都没见他们俩拉一下的。

    不过那一面之后,没多久两人就分手了,传闻还是女方提出来的,所以,也不排除他们阎爷自身的问题。

    眼下,见到阎王爷主动,牧程表示……唔,有那么些惊悚。

    但是,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他朝钟儒和陈科用哑语说出三个字——

    先、吃、饭。

    钟儒和陈科收回视线。

    三人去打饭,牧程帮阎天邢打一份,荤素搭配。

    很快,三人就来到了餐桌旁,选好位置坐下。

    八人座,两边各四个位置,阎天邢和墨上筠坐在中间,牧程坐在阎天邢左侧,处于中间位置,而钟儒和陈科则是坐在墨上筠右侧两个位置。

    坐的位置有点尴尬,但没有阎天邢和墨上筠独自坐的时候尴尬,于是大家心里都表示很满意。

    牧程吃了两口饭,觉得这么安静下去也不是一回事儿,于是自己带头,引出了三月考核的话题。

    本来钟儒找阎天邢,也是询问三个考核和四月集训的事,自己开个头,直入主题,也省了不少的事儿。

    不过,话题一聊开,基本都是钟儒和陈科在问,他一个人在答,偶尔阎天邢才说上几句,但基本保持着“惜字如金”的作风。

    墨上筠两耳不闻窗外事,真的专心致志的吃着晚餐,将所有的花生米都吃完后,接下来吃饭的速度也加快不少,中间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似乎没有在听他们的谈话。

    尽管,她很清楚的知道,阎天邢没吃几口饭,而是一直在看她。

    吃完,放下筷子。

    起身,端起餐盘。

    这动作,让还在进行的谈话戛然而止,三双眼睛都朝她这边看来。

    感知到这些目光,墨上筠顿了顿,道:“吃完了,先走一步。”

    说完,端着餐盘走了。

    三人目送她离开。

    再看阎天邢,没有任何表示,慢条斯理地吃着晚餐。

    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又好像,周身的气压再次低沉了些。

    牧程心里咂舌,把视线收回,继续跟钟儒和陈科聊天。

    *

    夜色深沉。

    墨上筠回到二连。

    阎天邢的出现,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影响。

    总归会再见的。

    比如,三月的考核,到时候他是教官。

    比如,四月的集训,到时候他是总教官。

    只不过再见的时间提前罢了,她也算不上有多意外。

    避开人多的地方,来到了宿办楼,可在即将抵达二楼的楼梯口,遇见了黎凉和张政。

    两人肩并肩,步伐一致,默契十足。

    不知怎的,迎面撞上他们,落到墨上筠眼里,竟是……有点夫妻相。

    “墨副连!”

    “墨副连!”

    两人一转个弯便看到她,猝不及防的刹住脚,声音洪亮地朝她打招呼。

    “去散步?”

    墨上筠眉眼挑笑,颇为玩味地问。

    张政张口,刚想老实回答,却被黎凉扯了扯衣袖,止住了。

    “对,晚上吃多了,想消消食。”黎凉笑着解释。

    提到“吃多”,就离不开晚餐,而二连食堂忽然加餐,肯定有人奇怪,顺蔓摸瓜猜到她身上,也情有可原。

    她也是怕被纠缠,才去一连蹭饭吃的。

    黎凉的话,摆明了有暗示的意思。

    “哦。”

    墨上筠平静地点头。

    见她没上钩,黎凉一顿,又道:“墨副连,今晚食堂加餐了。”

    “黎排长。”

    抬手,朝他勾了勾手指。

    黎凉愣了愣,继而身子前倾,跟她靠近。

    手肘搭在他的肩膀上,墨上筠凑到他耳边,提醒道:“看破不说破,懂吗?”

    这话,算是拐弯抹角的承认了。

    “懂!”

    黎凉了然地点头。

    拍了拍他的肩,墨上筠把手给收了回来,看了两人一眼后,只手放到裤兜里,优哉游哉地走向了办公室。

    黎凉看着她的背影离开,神色有那么点儿纠结。

    明明是为大家着想的人,为什么要在最初来的时候,跟大家闹得针锋相对呢?

    “是她吗?”

    张政上前一步,压低声音朝黎凉问。

    “嗯。”

    “真的?”张政有些惊讶,“她这是做什么?”

    黎凉耸肩,“给我们加餐啊。”

    “为什么?”

    “没准是体谅他们最近花钱给她买了不少东西,又或者,她开始着手新的训练,先给我们一个枣吃吧。”黎凉分析道。

    “那她怎么不说?”张政愈发奇怪。

    “说了有什么意思?”黎凉反问。

    “炊事班班长说,那些食材都不是公费,应该是她自己花的钱,那些钱可不少,她既然都花了,也得落个好名声吧?”

    “她要是稀罕这个好名声,天天躲着我们做什么?”

    张政:“……”

    黎凉分析的很有道理,张政表示被说服。

    只是,墨上筠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行为,很成功地在张政心里博得了一定的好感度。

    这年头,像墨上筠这样的“雷锋”,不多了。

    *

    办公室。

    墨上筠花了一个小时,做好了接下来半个月的恢复训练计划。

    打印好,她刚想关电脑,抽屉里的手机忽的嗡嗡嗡响了。

    她把手机拿出来。

    备注:牧齐轩。

    “学长。”

    墨上筠接听,把手机递到耳边。

    “小滑头,吃饭了吗?”电话那边很快传来牧齐轩轻松的声音。

    “嗯。”

    随口应了一声,墨上筠抬了抬眼,看到墙上挂着的钟表。

    时针已经指向八点了。

    这时候还没吃饭,可能性并不大。

    牧齐轩一顿,很是无奈道:“怎么,又嫌弃你学长说废话了?”

    “不敢。”墨上筠难得违心一回。

    “……”牧齐轩一时无言,继而失笑,“不废话了,就跟你说一声,我估计会来你们这边一趟,可以顺道来看看你。”

    “行啊,什么时候?”

    “具体时间还没定下来,大不过也快了,大概下旬吧。”牧齐轩道,“有准确消息,到时候再跟你说。”

    “好。”

    墨上筠看了眼桌面摆的日历。

    今天,2月4日。

    “最近连里没出什么事吧?”

    “挺好的。”墨上筠答得有些敷衍。

    她擅自行动这事,暂时是没有传开的,导师不知道,牧齐轩也不知道。

    就连她受伤的事,都很好的隐瞒下来。

    等牧齐轩过来时,她的伤估计也好的差不多了,牧齐轩应该难以发现,于是没有主动跟牧齐轩交待的意思。

    牧齐轩也只是通知她一声,听那边动静还挺忙的,没怎么跟墨上筠胡扯,说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

    看了眼“通话结束”几个字,墨上筠顿了顿,刚想放下手机,来电显示再一次跳了出来。

    下意识想接听,可视线一扫,看清备注后,手指忽然顿了顿。

    备注:阎美人。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最后还是接了。

    “阎队。”

    手机递到耳边,墨上筠用的是公事公办的口吻。

    “登微信。”

    简单明了的三个字,还是那般慵懒蛊惑的嗓音。

    然而,话音一落,电话挂了。

    墨上筠:“……”

    停顿片刻,墨上筠用手机登陆了微信。

    她不常用微信,一来是很忙,没空跟人聊天;二来是熟悉的人不多,有事用打电话,没什么好聊的;三来……有些人,还挺烦的。

    刚一登陆,各种被屏蔽的微信群就跃入视野里。

    家里的群:一家四口

    一个班群,一个校友群,一个专业群,一个毕业群。

    排列在第一的是邢哥,就几条图片消息。

    墨上筠一一点开图片。

    第一张有个大标题——21集团军侦察营4—7月集训营待选名单。

    第一行,她的名字被划掉,就剩下林。

    往下,是一二三连的待选名单,墨上筠一一扫过,全部都是尖子,落到后面,有个总数:共计45人。

    刚一浏览完,新的消息又冒了出来。

    邢哥:选三十人,你负责。

    ------题外话------

    私事不接触,还有公事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