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9、阎天邢,卒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跟二连战士你来我往,一直持续了十多天。爱玩爱看就来网……

    休养了半个月的墨上筠,总算等到身上各处伤口愈合,最后一次去医务室的时候,军医似乎很敏锐的观察到她的随意,于是再三叮嘱她再好好休息半个月。

    墨上筠敷衍地应了。

    只是,左耳进右耳出,一离开医务室,就打算晚上制定一下体能恢复计划。

    身体是她自己的,她知道是怎样的状态,又不是没有受过伤、养过伤。

    正因为有过经验,所以才知道一个月不训练,会对身体造成多大影响,后期需要多费劲才能把体能拉上来。

    不过,也没急着回去。

    在外面转悠了半日,墨上筠才慢悠悠回了二连。

    她前脚刚到基地,后脚就有一辆卡车抵达炊事班厨房,招呼炊事员把新鲜的食材全部卸了。

    见此情景,炊事员们面面相觑,完全没反应过来,眼看着人家主动卸货了,于是赶忙让人去叫炊事班班长过来。

    “怎么回事儿啊?”

    听到消息,炊事班班长急忙赶来。

    “你们副连长没事先通知吗?”卸货的司机纳闷地问。

    “啥啊?”

    炊事班班长一脸懵逼。

    “你们副连长,就是很漂亮的那个,下午来找我们,让我们把这些食材送过来,给你们连改善一下伙食。”司机解释道,“钱都已经付了,让你们不要把消息透露出去。”

    炊事班班长:“……”

    改善伙食?

    他打量了下车厢。

    乖乖,满目的海鲜肉类,她得花了多少钱啊?

    *

    夜幕降临。

    一辆吉普车,从军区门口驶入。

    牧程开车。

    阎天邢坐在后面。

    “队长,要不要下车考察一下?”

    刚进大门,牧程便朝阎天邢提议道,自认为挺贴心的。

    没准路上还能偶遇墨上筠,增加一点相遇的机会呢。

    “不用。”阎天邢慵懒道。

    车子往前行驶,有光线透过车窗跳跃而过,他的身影轮廓若隐若现。

    “好。”

    去一连,需要路过三连和二连,训练时间刚过,道路上来往的人也多了些,牧程特地放慢了车速。

    他直视前方,专心开车。

    阎天邢偏着头,看着车窗外,神色懒懒的。

    灯与树,在风中伫立,光影交错,有喊着口号,齐步走过的列队,队伍整齐有序。

    车子路过二连时,阎天邢眉目一抬,慵懒收了几分,眸色愈发深沉。

    途经训练场,正巧遇见排长领着队伍回食堂,视线扫过,并未发现墨上筠的踪迹。

    阎天邢神色一凝,将视线收了回来。

    似乎没有什么情绪变化。

    然——

    在抵达一连时,视线无意中从窗外扫过,继而,顿住。

    熟悉的背影,陆军作训服,包裹着纤细高挑的身材,腰杆笔直,迎着寒风缓步向前,如同散步。

    在她手里,抓着一根黑色的绳子,其下坠着一枚黑色哨子,在风中不紧不慢地晃悠着。

    阎天邢摁了下车窗按钮,车窗滑落近半。

    寒风吹入,有点凉。

    伴随着谈话声。

    “墨副连,去哪儿啊?”有个战士朝墨上筠迎面走来,笑容满面的朝她打招呼。

    “蹭饭。”

    “又来啊?”

    “嗯。”

    “我问一句,你们二连的食堂是不是很难吃啊?”

    “挺好吃的。”

    “那你老往咱们一连跑做什么?”

    “刺探敌情。”

    “……”

    那战士干笑着走了。

    聊完,墨上筠闲闲地把黑绳往手上绕,刚想往前面走,可脚步又倏地顿住,似是感觉到什么,微微侧过身来。

    吉普车从她身边路过。

    她一垂下眼帘,便对上了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视线交汇三秒,她却只来得及看清他的俊朗眉目。

    吉普车开走一段距离,视线没有随之去探究,而是不紧不慢地收回来。

    在原地停顿两秒,墨上筠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般,继续慢条斯理地往一连食堂走。

    ……

    车上。

    同样看到了墨上筠的牧程,在短暂的几秒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抬眼去观察,奈何身后某人气压过于阴沉,手心不自觉出了汗。

    过了片刻,将车开到一栋楼门前,才算放松下来。

    阎天邢这两天回到安城,正好侦察营营长有事找他,所以才顺路过来一趟,约好跟营长见个面。

    他们的办公大楼,就在一连。

    阎天邢没急着下楼,牧程也不急,先拿出手机拨通了营长钟儒办公室的电话。

    钟儒很快接了电话,跟牧程说了几句后,就问他们吃了没有,要不约好在食堂见面。

    牧程开了免提,闻声跟阎天邢询问意见,见阎天邢点了下头后,答应了钟儒。

    两人下车。

    等了片刻,钟儒就下了楼。

    跟他一起的,还有一连连长陈科。

    一见面,各自寒暄了会儿,然后才往一连食堂走。

    “这是我们营推选的名单。”

    半路,钟儒把一份名单交给阎天邢。

    这是四月集训的待选名单,全是他们连的尖兵,不过最终名单还是得由阎天邢他们来确定的。

    阎天邢接过,顺手扫了眼。

    第一行是女兵,总共两个名字。

    第一眼,阎天邢就见到“墨上筠”三个字。

    “墨上筠。”

    微微凝眉,阎天邢一字一顿地说出这个名字。

    冷不丁提到这个名字,陈科和钟儒皆是一愣。

    紧随着,他们看到阎天邢将名单交给身边的牧程,轻描淡写道:“划掉。”

    看了一眼,找到这个名字,直接划掉?

    这位队长,不会是对墨上筠有偏见吧?

    “阎队,”陈科一琢磨,上前一步,朝阎天邢道,“墨上筠不行吗?”

    “不行。”

    斩钉截铁地回答。

    陈科拧眉,“为什么,她很优秀,比一般人都优秀。”

    “我知道。”

    阎天邢淡淡接过话。

    陈科和钟儒对视了一眼。

    知道优秀,却在没考察的前提下,将名字划掉,这绝对是偏见吧?

    “咳,”牧程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支笔,将墨上筠这个名字划掉,然后微微侧过身,朝两人解释道,“她是女兵教官,事先预定好的。”

    陈科:“……”

    钟儒:“……”

    “什么?”

    片刻后,钟儒不可置信地吐出两个字。

    这么大的事,他怎么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牧程道:“她的导师推荐的。”

    “她自己知道吗?”陈科狐疑地问了一句。

    想了想,牧程点头:“知道。”

    说事实,这种事,也没必要撒谎帮忙隐瞒。

    她就是知道了,却没跟上面汇报,不管她有什么理由,都跟他们没有半分关系不是?

    然而,牧程话音一落,就感觉到一抹凌厉视线从身侧袭来,顿时浑身一僵,随后,牧程默默地退开一步。

    只是心里奇怪得很,阎王以往也没有这般喜怒无常啊。

    咋了是?

    接下来的路上,虽然转移了话题,但气氛却有点儿尴尬。

    墨上筠这三个字,宛如魔障一般,在陈科和钟儒心头萦绕,挥之不去。

    你说这一刚下连队的副连长,不仅被破例直接进入三月考核,还忽然跳了级,从集训待选学员一跃成确定的教官……

    稀奇不稀奇?

    吓人不吓人?

    这资源,也忒好了点儿吧?

    他们下意识去想墨上筠的背景,理智告诉他们,这事跟她父亲应该没什么关联,可念头一旦冒出来,却很难掩盖下去。

    不多时,几人来到一连食堂门口。

    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喧哗的声音——

    “墨副连,你的右手怎么弄的,这么多疤?”

    “就是,以前绑着绷带没看到,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墨副连,按照你往我们连跑的频率,要不直接来我们连当副连长呗。”

    “这个提议好,你要是过来,保证每天让你脸上有光,什么事都不用你操心,还好吃好喝的供上。”

    “绝对要比二连的福利要好!”

    ……

    听到动静,一行四人停在门口。

    四人抬眼看去。

    只见墨上筠坐在靠近门口的一张餐桌上,而身边坐着的人要比座位多两倍,附近的餐桌坐得满满的,手里端着餐盘,视线却是盯着墨上筠的,坐得近的都没有专心吃饭,注意力都在墨上筠身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话题中心都是墨上筠。

    从门口的方向看去,正好见到墨上筠的正面,一举一动都很清晰。

    安然坐着,周身三寸之内无人近身,她微微低着头,作训帽的帽檐遮住光洁饱满的额头和漂亮的弯眉,狭长的凤眼半垂着,细长浓密的睫毛在眼底投下扇形阴影,她很专注,正在尝试用伤口结了疤的右手来拿筷子夹花生米。

    失败了三次,总算成功地夹起来了。

    “不行。”

    墨上筠慢条斯理地出声,微微抬起头,手腕一动,将花生米送入口中。

    “为啥啊?”有人问。

    虽然也是开个玩笑,但墨上筠回答得如此果决,还是很让他们失望的。

    他们有哪里不如二连吗?!

    没有啊!

    他们能耐着呢!

    墨上筠咋就喜欢收拾二连这个烂摊子呢?

    “喏,你们连长不同意。”

    墨上筠抬眼,看着前方,正是正门的方向,眼睛眯起,狭长的眸子里闪烁着亮光,不知是看向谁的。

    听到“连长”两个字,围聚在一起的人登时一愣,本想着没什么,可循着方向看去,见到了钟儒和两个……有点儿眼熟的人。

    于是,当下噤声,心里止不住的心虚,一个个的,老老实实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陈科和钟儒脸上都有点儿尴尬。

    墨上筠毕竟是二连的副连长,来到一连吃顿饭,倒是没关系,反正食堂也不缺这顿饭,而她在一连人缘好也是众所周知的。

    可眼下,被外人撞见这种场面,多少有些尴尬。

    本来就够特殊了,你个二连的来一连,还这么特殊……也忒不科学了吧?

    牧程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下墨上筠。

    心里也是还有些惊讶。

    记得先前来侦察营的时候,墨上筠跟他们连队的关系并不好,第一次见到墨上筠时,她就给了他们连队的人来了个一个下马威,后来也来过两次,看得出他们关系都不大好。

    怎么,这才多久没见,墨上筠就这么受欢迎了?

    有点不可思议。

    但,牧程识趣的表示沉默,只是眼角余光偷偷看了阎天邢一眼。

    不知是否是错觉的,阎王的脸色……似乎,有点儿阴沉?

    阎天邢眉头微微蹙起。

    墨上筠是看向这边的,可她却没有在看他。

    将他当做空气般,彻头彻尾地忽略掉了。

    “墨副连,你怎么又来了?”

    陈科先一步走进去,有点儿挖苦地朝墨上筠问道。

    “菜不错。”墨上筠淡淡回着,拿着筷子又去夹花生米。

    “是吗?”陈科笑了下,故意问道,“二连的菜有这么难吃?”

    “挺好吃的,”墨上筠抬眼,看他,轻笑,“就是去的晚了,抢不到。”

    陈科:“……”

    言外之意,因为一连菜色差点儿,没人积极哄抢,所以她才来这边的。

    “正好,墨副连,一起吃吧。”钟儒也随之进来,避免他们俩打嘴仗,直接提议道,“正好,阎队过来了,可以一起谈点事。”

    墨上筠专注地夹起花生米。

    筷子伸到半空,却没送入口中,她抬起眼,道:“不了,长时间没用筷子,得专心。”

    众人:“……”

    瞧这意思,跟一特种部队队长谈事,还不如她练习拿筷子来的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