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7、不会是,伤了吧?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对于墨上筠的偏心,向永明觉得很委屈……

    心有不忿,可一看墨上筠那不容置否的神情,自是不敢多辩,纠结片刻后,就老实去罚站了。

    墨上筠盯了他两眼,确定他站姿端正、标准后,才懒懒收回视线。

    “你。”

    一抬眼,视线落到古江身上。

    “是!”

    一被墨上筠的眼神扫到,古江便如临大敌,条件反射似的立正站好。

    有点紧张。

    “去我宿舍,把桶拿来。”墨上筠淡淡吩咐。

    “啊?”古江愣了下。

    “没听清?”

    古江挺直腰杆,“报告,听清了!”

    烦躁的挑眉,墨上筠催促道:“赶紧的。”

    “是!”

    古江立马应声。

    犹豫的看了墨上筠一眼后,立即转身,小跑着去了楼梯那边。

    墨上筠凝眸,一直看着他消失在楼梯口,才慢悠悠地收回视线。

    “墨副连。”

    向永明伸长脖子,朝墨上筠喊了声。

    墨上筠警告地看他。

    向永明当即收回脖子,老实站好了,可嘴巴却不闲着,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墨副连,你身为副连长,应该对二连战士一视同仁吧,你不觉得,你太偏心了吗?”

    “怎么个偏心法?”

    墨上筠依靠在门边,饶有兴致地问。

    “不说别的,就说我跟古江,你还给他买书了是吧,但你看,我平时多说一句话,都得被你一顿罚,”向永明适当表露出些许不满,“就这次吧,我们俩都一起被你抓住,你这区别对待的也……”

    “怎么?”墨上筠微微眯起眼。

    向永明感觉到一抹寒气,满腹牢骚憋在嗓子眼,可生生被她一个眼神给压制住了。

    片刻后,向永明神色正经了几分,“墨副连,我跟你说,你这样偏心,容易让人产生不切实的幻想的。”

    “所以?”

    向永明顶着一张厚脸皮,坚定道:“我建议你对我好一点儿!”

    墨上筠犹豫了下,估算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两米。

    如果再近一点,非得赏他一脚不成。

    “这烟,怎么回事?”

    懒得跟他瞎掰,墨上筠慢条斯理地问着,玩转着手中的烟和打火机。

    “实话?”向永明微微探身向前,打量着墨上筠的神色。

    “你撒谎试试?”

    墨上筠赏了他一个冷眼。

    “咳,好吧,”向永明缩了缩脖子,如实相告,“最近吧,我发现他有点儿焦虑,每天恨不得把那些书全塞到脑子里,不训练的时候一直抱着书待在宿舍里,尤其是今天,一直心不在焉的,我这不是关心同志嘛,所以拉他出来……学一下吸烟,放松一下。”

    没想到,计划得好好的,却偏偏遇上了墨上筠。

    计划泡汤。

    “焦虑?”墨上筠漫不经心地问。

    “考不上呗。”向永明接过话,可一咂舌,又忍不住道,“我觉得吧,这跟你送他的书有一定关系,怕考不好了,对不起你,让你失望。”

    墨上筠微顿。

    这时,不远处的楼梯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意识到是谁,墨上筠便没再开口。

    很快,古江就提着水桶,出现在楼梯口,一顿,朝这边看了眼,又跑了过来。

    “墨副连,你的桶。”

    古江跑到墨上筠跟前,微微有些喘气。

    “放里面去。”墨上筠指了指洗衣机的方向。

    “哦,好。”

    古江点头。

    继而绕过墨上筠,提着水桶进了门,小心地放到洗衣机旁边,之后又走了回来。

    他在墨上筠一侧站定,等待着墨上筠下一步指示。

    微微偏着头,墨上筠看着他,轻描淡写道:“操场,五圈。”

    一愣,古江却不觉得意外,当即应声,“是!”

    说完,跑走了。

    等他一走,墨上筠掀了掀眼睑,忽的发现向永明正在傻。

    被她视线一盯,向永明赶忙收拢笑容,特真诚道:“墨副连,我发现,你是真的一视同仁。”

    末了,又特地强调,“真的。”

    墨上筠淡淡道:“站半个小时,操场,十圈。”

    “啊?”向永明顿时一张哭丧脸。

    “向永明同志,”墨上筠打量他一眼,慢条斯理道,“我对嘴碎的人,一向容忍不起来。”

    “……”

    向永明瞬间噤声。

    ……

    墨上筠闲着没事,一直看着向永明“站军姿”。

    素来习惯“偷懒”的向永明,以为她就待一会儿,没想她要等到衣服洗完,顿时苦不堪言,这标准军姿站得他心身俱疲。

    好在,墨上筠怕耽误时间,先前在洗衣机上选的时间不长,二十分钟了事。

    洗衣机一停,墨上筠就去捡衣服。

    不多时,提着水桶出来了。

    “还有十分钟。”

    墨上筠路过他时,特地叮嘱了一声。

    心情雀跃的向永明,被她一句话,打消了偷懒的小计划。

    但——

    他视线一扫,看了眼墨上筠提着水桶的右手。

    “墨副连,我看你,很少用左手啊。”向永明嬉皮笑脸的,止不住猜测,“不会是,伤了吧?”

    墨上筠凉飕飕地看了他一眼。

    却,没多说。

    提着水桶走向楼梯。

    方才那一眼,有些奇怪,向永明愣愣地看着她离开,心里却没忍住乱想。

    本就随口打趣,可……不会是,真的伤了吧?

    *

    翌日。

    取消晨练的墨上筠,特地起晚了些。

    一直磨蹭到六点,才在清醒中睁开眼,被子一掀,穿好衣服鞋袜,便去洗漱。

    叩、叩、叩。

    门外响起了谨慎的敲门声。

    墨上筠慢条斯理地洗漱完,然后才去开门。

    门一开,就见朗衍站在外面,满面笑容,略带讨好。

    “早啊。”

    朗衍笑着朝她打招呼。

    “朗连长。”墨上筠抬手,压了压帽檐,眉眼染了淡淡笑意,“瞧你这态度,不会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吧?”

    “……”

    一秒、两秒、三秒。

    朗衍脸上的笑容立即垮了下去。

    墨上筠愈发确定。

    “咳,”朗衍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墨副连,咱们说话呢,得注意一下,免得让人误会。”

    “所以?”

    朗衍一脸诚恳,“我对不起你。”

    墨上筠眉目微动,没请他进门,懒懒道:“怎么就对不起了?”

    “那什么,”朗衍摸了摸鼻子,往后退了一步,跟墨上筠保持安全距离,然后非常沉重地承认错误,“就半个小时以前,发生了一桩比较严重的事,跟你有关的……”

    说到这儿,看了眼墨上筠的脸色。

    墨上筠挑眉,“继续。”

    “我保证我没有透露消息,但他们一个个都来问我,你是不是左肩受了伤。”

    朗衍说着,视线在她左肩上停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结果不言而喻。

    他承认了。

    一开始,他也不知道墨上筠的具体伤势,但这几天她都往医务室里跑,需要军医帮忙换药,所以他就去军医那边询问了几句,将墨上筠的伤势知道了个大概。

    本想打定主意帮她瞒着,让二连好好训练,可耐不住他们轮番上前来敲门,真不是一次性的上前来问的,而是分组来他宿舍门口,问个没完没了。

    从四点半,一直问到五点半。

    朗衍被逼无奈,只能承认了。

    “然后?”墨上筠不动声色,心里却想到了向永明昨晚那一声问。

    “来知会你一声,”朗衍讪笑,“顺带,帮你整理内务。”

    墨上筠淡声道:“半个月。”

    “……行。”

    朗衍皮笑肉不笑地应了。

    不就半个月的内务吗,反正是他心虚,可这债若是一直没还,他指不定得多提心吊胆呢。

    让他进了宿舍,墨上筠却出了门,打算去一连散步。

    这一散步,就散了整个上午,连早餐和午餐都是在一连吃的。

    等下午训练开始,墨上筠去了趟医务室,然后才回了二连。

    然而,她的有意避开,似乎没什么成效。

    一进办公室,空余的地方,摆满了水果和零食,而且摆的整整齐齐的,分开来放,成三角形垒起来,看着跟艺术品似的。

    办公椅上,放了坐垫。

    电脑旁,摆了杯茶。

    看了几眼,墨上筠沉默片刻,转身回了宿舍。

    没想——

    一进宿舍,满书桌的零食水果,跟办公室如出一辙。

    墨上筠微微一囧。

    在宿舍里转了一圈,墨上筠想了想,又出了门,先去二楼办公室拿了份训练资料和签字笔,然后在一楼找了个后勤兵,让他把一条椅子搬到了训练场。

    后勤兵先一步将椅子搬过去。

    墨上筠等太阳从云雾里出来,阳光洒落满地,才戴上墨镜去训练场,打算晒一晒太阳。

    她一现身,得到了无数的视线迎接。

    虽然一个个体贴地不像样,可她忽然出现在训练场,还是挺让人奇怪的。

    那些眼神,基本都是好奇和疑惑。

    墨上筠左手拎着训练资料,兜里夹着签字笔,慢条斯理地走了过来。

    离得近的,还在跟她打招呼。

    墨上筠看了眼,没有表示,一直走到椅子旁。

    坐下。

    翘起二郎腿,训练资料往腿上一放,绑着绷带的右手把玩着签字笔。

    远远看到这一幕的众人,不知怎的,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

    好端端的,她这行动,也太诡异了吧?

    慢慢的,有人派了几个人有意无意地靠近,过去看了看,努力挖掘一切可疑现象,然后把得到的消息带回去,一起进行分析。

    折腾了两个小时,他们挖掘到所有的疑点。

    一、墨上筠看的是他们的训练计划。

    二、隔一段时间去看,她的训练计划上就写了一些字。

    三、具体的字看不清楚,但有几个眼尖的,看到几个熟悉的名字。

    这几个疑点,慢慢地传开。

    然后,由几个人总结出一个结论——

    墨上筠极有可能,在记录他们的成绩。

    这只是纯粹的推测,可推测下来,确实只有这一个答案,于是他们的心的吓得抖了三抖,再也不敢往墨上筠身边凑,连忙专注地继续训练。

    事实证明,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

    墨上筠边晒太阳,边坐着记录,耳里还塞着耳机,惬意得很。

    等到日落西山,他们下午的训练快要结束,墨上筠才招了招手,把黎凉给喊过来。

    “报告!”

    黎凉小步跑过来,一站定,就铿锵有力地朝她喊。

    墨上筠抬了抬眼,从训练资料下面抽出一张纸来,交给了黎凉。

    黎凉纳闷地接过。

    “按照名单和训练量,晚上加练。”墨上筠不紧不慢道。

    没有第一时间应声,黎凉纳闷地低下头,扫了纸张一眼。

    上面分为“名字”、“训练”、“量”三个板块。

    第一列是名字;第二列是各项训练,少的只有一项,多的有三到四项;第三列是训练的量,比如四百米障碍多少次,跑圈多少次等等。

    墨上筠的字很工整、好看,黎凉不过几眼,就轻松了解个大概。

    “墨副连,这……”忽然的加练,让黎凉有些犹豫,琢磨了下语言,才一字一顿道,“我想问一下,是什么理由。”

    “最后一行。”

    墨上筠站起身,淡淡地回了一句。

    下意识想去拿椅子,可一注意到绑着绷带的右手,墨上筠顿了顿,又淡定地把手给收回来,吩咐道:“朝他让人把椅子拿回去。”

    “是!”

    黎凉应声。

    墨上筠转身离开。

    黎凉低下头,借着夕阳最后一抹余光,看清了最后一行字。

    不认真、不合格。明天继续。

    黎凉:“……”

    ------题外话------

    今天没等到正在追的一的更新,表示很抑郁,所以没心情码字。唔,没错,我就是在甩黑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