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3、爱情的小苗还没有生长出来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有很好的瞬时记忆能力,但也没有见过一串数字几遍后就永久记住的能力。++

    于是,并没有确定。

    反倒是那边,停顿了片刻。

    听到窸窣的声响,却没有听到人说话。

    墨上筠等了足足十秒,还没听到动静后,伸手打算将电话挂断。

    然,手指刚伸到半空,就听到一阵声响——

    “喂?”

    清朗的声音,性别为男,估计比她大不了多少,听着还有那么点儿耳熟。

    总而言之,不是阎天邢。

    “哪位?”墨上筠收回手,懒懒的问了一句。

    因为是免提,墨上筠也没在原地等待,随口问了一声后,就转身走向对面的办公桌。

    “我是牧程,想找朗连长。”

    这一次,那边的声音来的很快。

    墨上筠顿了顿,一时没把人想起来,于是继续往前走,一直来到她的办公桌前,她拿起马克杯时,总算想到这个人。

    似乎,跟阎天邢先前见面时,当司机的就是这位。

    一杠三星,名为牧程。

    难怪声音有些耳熟。

    “哦,他不在。”

    隔了一段距离,墨上筠淡淡回应着,然后就拿着马克杯去饮水机旁接水了。

    办公室里,流水的声音很清晰。

    那边也不是傻的,听到声音忽远忽近的,再听到接水的声响,就意识到她一心二用地在跟他打电话。

    牧程感觉自己很不受尊重,停顿了一下,朝不远处的队长投去意味不明地视线。

    自家队长目不斜视,正在翻看考核的人员资料。

    感觉到他的视线,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

    牧程心里哀叹一声,默然地将视线收了回来。

    把电话播出去,明明是墨上筠接的,他一声不吭的摁了免提,然后把手机丢过来,也不知……这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咳咳。”

    牧程故意咳了一声,想要吸引电话那边人的注意。

    这时,墨上筠已经端着马克杯,不紧不慢地回了朗衍的办公桌前。

    听到动静,她悠悠然出声,“还没挂呢?”

    “……”牧程差点儿没被她的话噎死,深吸一口气,平缓了一下暴躁的情绪,才道,“你是侦察二连墨副连吧?”

    “嗯。”墨上筠似是疑惑,“找朗连长,还是找我?”

    牧程道:“找谁都一样。”

    “那你说。”

    “你们侦查二连被选中的名单出来了,打算通知你们一声。”

    “嗯。”

    墨上筠淡淡应声,扫了眼朗衍的办公桌,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然后又拖出一张花名册出来。

    她等了一会儿,才听到那边的声音,“你不问问?”

    墨上筠嘴角一抽,声音里忽的添了几分凉意,“我在等你说。”

    “……”

    牧程囧了三秒。

    然后,拿着表格,如实地跟墨上筠报了名字。

    他报一个名字,墨上筠就用笨拙的右手拿着签字笔,在名字后面划一个勾。

    划到第四个的时候,墨上筠迟迟没听到声音,不由得蹙起眉头,“没了?”

    “没了。”牧程如实回答。

    墨上筠声音有些沉,“一连多少个?”

    “六个。”

    “总共十个名额?”

    “是的。”

    听到回答,墨上筠阴着脸,挂了电话。

    牧程:“……”

    靠!

    能不能有点礼貌!

    挂电话之前能不能先说一声!

    牧程暴躁了。

    然而,还没来得及发飙,就注意到自家队长那似有若无的眼神,立即把自己那点小情绪给压下去。

    “挂了。”

    牧程很是无奈地朝他摊手。

    阎天邢把视线收回,低头继续看名单,冷声道:“我有耳朵。”

    犹豫片刻,牧程朝他走近,把手机留放桌上,然后有点暗示道:“她好像生气了。”

    “嗯。”

    阎天邢敷衍地应声。

    见他如此云淡风轻、毫不在意,牧程心里可算是纳了闷了。

    亏他觉得,队长和那个叫墨上筠的有发展前途,眼下,不会是爱情的小苗还没有生长出来,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吧?

    “为什么?”牧程心思转到疑惑上,同时分析道,“吊车尾的二连,四个名额,包括她,五个,不亏啊。”

    阎天邢微微一顿,抬眼,凝眸,深不见底的双眸里,有抹杀气隐约可见。

    牧程心一凉。

    他觉得自己被阎天邢的眼神给狙击了。

    然而,他幸运的活着。

    于是识趣的往后退了两步,“咳,队长,于秋好像找我有事,我先过去一趟,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话音未落,牧程就消失在门口。

    阎天邢不紧不慢地收回视线,然而,在扫过手机的那一瞬,不由得顿了顿。

    随即,莞尔。

    在别人眼里,二连这算得上是彻底的逆袭,可在墨上筠眼里,可没有“二连不如一连”的意识,既然两个连队都是侦察营出来的,二连比一连少了两个名额,那就是某种程度上的失败。

    不知她会怎么整人。

    *

    墨上筠挂了电话后,定睛去看手里的花名册。

    四个人。

    林、黎凉、顾荣,还有向永明。

    林和黎凉的综合素质都名列前茅,被选中墨上筠并不意外,倒是顾荣和向永明……

    顾荣在连里的成绩中等偏上,但是个实打实的神枪手,而且理论知识扎实,出生于北方,家里是猎户,对野外生存的了解算是很厉害的。

    综合实力不算最强的,不过被选中,可以理解。

    而向永明,无论哪方面的成绩,都算不得突出,在连里是十名开外,倒是脑筋比较灵活,做事会耍小聪明。

    他被选中,墨上筠能帮他想到充足的理由,但想到要跟他一起进行考核……那就有点不爽了。

    唧唧歪歪的,肯定吵人得很。

    盯着这几个名字思考片刻,墨上筠把花名册放了回去,端着马克杯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就算两只手活动不便,这个时候,也得给他们适当加点训练,一来收收心,二来……长个教训,不要骄傲自满。

    墨上筠通过复制粘贴,偶尔地敲一敲键盘,飞快地弄好了今天下午的训练计划。

    打印,将纸张放到朗衍桌上,跟那张花名册摆在一起。

    然后,离开。

    ……

    昨天在基地呆了一天,不能训练和做计划,墨上筠看了半日的论和资料,又看了半日的战争电影,今天在办公室里是呆不下去了,不能训练,到处走走散散步也行。

    可——

    她刚到楼下,就看到乌泱泱一群人围了过来。

    “墨副连,我们回来了!”

    “副连长,你的伤势怎么样,好一点了没有?”

    “副连,吃早饭了吗?”

    ……

    嘈杂的问候声,顿时从四面八方传来。

    墨上筠右手左臂都受到限制,想摸一摸耳朵,但被强行压制住了。

    她动了动手腕,右手手指一勾,一枚哨子忽然出现在手里。

    众人立即噤声:“……”

    被瞬间抛弃的朗衍:“……”这群小兔崽子,心已经彻底偏向墨上筠了!他得好好反思反思!

    将哨子丢到左手,墨上筠慢条斯理地把玩着,懒洋洋地朝他们道:“来个人,讲讲。”

    “我!”

    向永明特别积极的举起了手,在静默的人群中极其显眼。

    墨上筠挑眉,示意他过来。

    众人立即让出一条道,让向永明走过来,中间不少人抓住他的衣领、手腕、衣袖、肩膀,轻声在他耳边叮嘱。

    “记得,要精彩点。”

    “说的好听点。”

    “把你巧舌如簧的本事拿出来。”

    向永明被人捧着,脸上笑容遮掩不住,朝他们挤眉弄眼的,表示“一切包在我身上,你们放心”。

    很快,他在墨上筠面前站定。

    “墨副连,我们——”

    “十圈。”

    墨上筠微微眯着眼,打断他兴冲冲的话。

    “哈?”向永明一脸惊愕,脸上笑容都僵住了。

    “为什么啊?”

    “怎么回事?”

    “墨副连,这……”

    周围的人也议论纷纷,完全不明所以。

    “哔——”

    墨上筠冷不丁得吹了声哨子。

    刺耳的声响,立即压制住他们的议论。

    “你们……”墨上筠退了一步,扫了他们一圈,眉头一拧,“五圈。”

    跑圈,事情来的太快,他们一时难以反应过来。

    片刻后,有人纳闷地出声,“墨副连,啥,啥理由啊?”

    “名额出来了,一连六个,我们四个,”墨上筠嘴角一勾,笑的却有些冷,她稍稍抬高声音,反问,“你们自己说,该不该跑?”

    众人:“……”

    啥意思?

    是跑圈庆祝吗?

    还是……四个不满足,落后了一连两个?

    众人一琢磨,再看墨上筠似笑非笑的表情,心思一转,立即恍然。

    前者,似乎,没啥可能……哈。

    “跑跑跑,必须跑!”停顿半响,向永明连忙帮腔应了一声,可待到众人接受后,他觍着脸朝墨上筠问,“墨副连,那我为什么要跑十圈啊?”

    墨上筠斜眼看他,“怕你嘚瑟。”

    向永明有些纳闷,可很快眼睛一亮,反应过来,“意思是,我被选中了吗?”

    “……”

    墨上筠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还行。

    确实有点儿脑经。

    没有回答他,墨上筠晃着哨子,朝围聚在身侧的人提醒一句,“还不跑?”

    “跑跑跑!”

    “马上跑!”

    “我们马上走!”

    ……

    众人忙不迭地点头,格外了解她恶劣本性的他们,感觉再停留一会儿,她就会把跑圈数增加,可——

    依依不舍地走了两步,他们又听到有人忍不住梗着脖子朝墨上筠问:“那墨副连,我们这两天的故事,你还听不听了?”

    他们这两天,可聪明了,可本事了,不跟墨上筠说一说,心里特不舒服。

    墨上筠有些好笑地看他们一眼,“中午再说。”

    意思是,听。

    于是,一群人高兴地险些跳起来,集体高呼一声,便哗啦啦往跑道跑去了。

    ------题外话------

    瓶子论还没写完,崩溃了一天,明天的更新……你们懂的。最好晚上来看。≧﹏≦谁来让咱抱着哭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