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1、就算来路相同,也不一定有我能耐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为了从墨上筠这里套到“让三连惨败的计划”,朗衍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好在,墨上筠念及交情,他给的代价并不大。

    一、包她三天的三餐,早中晚准时从食堂带回办公室。

    二、包她三天的内务,必须严格符合内务打分标准。

    三、她的伤,禁止跟二连透露。

    前两条,朗衍都答应了。至于最后一条,朗衍面上说着好好好,心里却止不住的嘀咕,她也没把真实的伤势跟他说,想透露都没有那途径。

    “那,我现在是……”

    朗衍暗示着墨上筠,按捺不住眼底的急切。

    “早餐。”

    “……行。”朗衍迟疑的应声。

    这,还没到早餐时间呢。

    墨上筠瞥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马上。”

    朗衍摸了摸鼻子,“炊事班……可能……”

    墨上筠不说话,淡淡地看着他。

    顿了顿,朗衍也算是反应过来,意识到她可能没吃晚餐,于是直接拍板,“那什么,反正也就我们几个,时间没必要那么准,早餐嘛,早吃完早了事。”

    墨上筠朝他递了个眼神,唇角轻轻勾了勾,却没有搭话。

    朗衍却觉得她是挺满意这个答复的。

    “对了,”眼见着她要转身,朗衍忽的叫住她,“从昨天晚上开始,你的手机响了很多次,应该挺急的。”

    手机放在墨上筠办公桌的抽屉里,静音,但电话一响就震动,他在办公室里待了一个下午,没少听到嗡嗡嗡的声响,再三犹豫,最后打算去接听的时候,那边没再打过来。

    于是,作罢。

    眼下顺带提醒墨上筠一句。

    “知道了。”

    微微一顿,墨上筠应了一声。

    转身,直接上了楼。

    毕竟是女同志,还是受了伤、立了功的女同志,朗衍看着她的背影,也没有继续耽搁,直接去了炊事班。

    就这时间,没有包子馒头,鸡蛋和面总归有的,应该不差。

    ……

    墨上筠去了办公室。

    也就在外两天的功夫,墨上筠却在门口站了片刻,觉得有点许久没见的陌生。

    顿了顿,她将办公室观察了番,才进门,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先将电脑开机,想到朗衍说的电话,墨上筠将抽屉拉开,找到放在左侧角落的手机。

    伸出被绷带缠绕的右手,墨上筠拿出手机,看了下未接来电。

    唔……

    备注:墨上霜。

    未接来电:8个。

    难得见到墨上霜会持续打电话,墨上筠也能猜出缘由,手指在屏幕上戳了戳,把电话回拨过去,顺带点了下免提。

    她的手,暂时不方便拿手机。

    电话响了十来秒,接了。

    “回去了?”

    墨上霜一如既往地不爱打招呼。

    “嗯。”

    “伤怎么样?”

    “还行。”敷衍应了一声,墨上筠话锋一转,“爸跟你说的?”

    “嗯。”特直白的回答。

    墨上筠沉默了下,才慢吞吞地出声,“哦。”

    “他让我转告——”

    一挑眉,墨上筠直接打断他的话,“哥,你是个传话筒吗?”

    那边一顿,继而淡定道:“你若不喜欢,直接跟你爸说。”

    墨上筠一时没说话。

    正因为不能直接说,墨沧才会让墨上霜来当中间人的。眼下让她去说,只会陷入死循环。

    “三个事。一、好好养伤;二、黑鹰的事,以后别掺和;三、爸打算给你相亲,你少跟阎天邢接触。”

    墨上霜话音还未落地,墨上筠这边便点了挂断。

    安静了。

    电话也没再打过来。

    但——

    有条新信息。

    还是墨上霜发的。

    听话,好好养伤。我说的。

    就这一行字,墨上筠盯着看了半响,不知怎的,有些想笑,但没有回复,把手机放回了抽屉。

    墨上霜只交代了一句,就证明他只认同墨沧转告的第一件事。

    当然,他不知道两年前那件事,也不知道她昨晚跟阎天邢的事。

    手受了伤,墨上筠才意识到,两只手是有多重要。

    等待朗衍拿早餐回来的时间里,墨上筠敲了半个小时的键盘,最终只敲出一段话。

    ——三天前,她刚拿到地图,就用电脑做了一套行动计划,本想根据原有的计划改动一下,直接发给朗衍看的,现在如此低效率的改动,让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还是拿着地图,跟朗衍一一说吧。

    “来了。”

    朗衍拎着两份早餐赶了回来。

    墨上筠的早餐:稀饭、鸡蛋、馒头。

    他的早餐:馒头、鸡蛋、油条。

    走到墨上筠办公桌前,他把墨上筠的早餐搁在空余的位置上。

    “要我喂吗?”收回手,朗衍问。

    “不用。”

    回答时,墨上筠盯着他手里的油条。

    察觉到她的眼神,朗衍轻咳了一声,“你有伤,油条……不适合。”

    “哦。”

    墨上筠不动声色,但视线却似有若无地在他手中油条上扫过。

    金灿灿的,一看就是外酥里嫩。

    隔得不远,油条的香味迎面扑来。

    炊事班的班长,最擅长的就是炸油条,每每早餐的时候,油条都是被哄抢而光的。

    墨上筠一般都去的很晚,以至于少有几次才吃到过。

    “噗。”

    朗衍盯着她看了两眼,忍不住笑出声。

    “笑什么?”墨上筠凉飕飕地看他。

    没被她的眼神给唬住,朗衍眼角眉梢满是笑意。

    难得从他们的副连长眼里,看到那么一点点的眼馋、不舍,能不觉得好笑吗?

    稀奇!

    太稀奇了!

    朗衍犹豫了下,提起装早餐的袋子,从装油条的袋子里拎出一根来。

    墨上筠看着他的动作。

    总共就两根油条,他拎出一根,然后把装油条的袋子放在墨上筠的桌上。

    “来来来,给你一根,”朗衍说着,继而故意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后,俯下身,朝她靠近些许,压低声音提醒,“别说出去。”

    给根油条,生生被他表演成做违纪的事。

    不过,看在那根油条的份上,墨上筠了然地朝他挑眉。

    末了,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朗衍没急着跟她问话,而是回到了自己办公桌旁,慢条斯理地吃着他的早餐。

    墨上筠也凭借不灵活的右手,慢慢地吃完早餐。

    油条味道很好,应该是现炸的,咬在嘴里,热乎乎的,有点儿油腻,但吃着又脆又香。

    两人几乎同时吃完的。

    刚将装食物的袋子丢到垃圾桶,墨上筠一抬眼,就见到对面朗衍那满是暗示的眼神。

    清楚得很,墨上筠也不耽搁,从桌上翻出了地图,然后朝朗衍使了个眼色。

    朗衍一抹鼻子,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让他把地图打开,空了一块地方放下,墨上筠开始跟他讲解。

    二连和三连扎营的位置,三连附近的地形,哪里适合攻击,哪里适合埋伏,根据记忆和地图将其讲的清楚,等朗衍把基本情况了解得大半后,墨上筠就开始跟他详细计划。

    很耐心,讲的面面俱到,一连说下来,比跟二连说的更要详细,整整说了三个小时。

    她不是闲着没事,才跟朗衍将这些的。

    朗衍身为连长,这一次是他没有参与,如果参与了,他就是制定计划的那人,而非那些听她的命令只负责部分行动的单个战士。

    原本就打算跟朗衍讲清楚的。

    成功的作战计划,在朗衍这里,就是经验,以防他下次参加行动时,对她的方法灵活变通,并且吸取二连的失败教训。

    讲了三个小时。

    墨上筠又花了一个小时,预测了二连的失败所在。

    可以说,一整晚的战斗,甚至时间,都被她给料到了。

    朗衍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来听一听,可越往后面听,精神就越集中,思绪全部陷入墨上筠的作战计划里,脑海里将二连和三连的作战全部演绎了一遍。

    听到最后,内心无比震撼。

    墨上筠说的口干,总算全部说完后,她便拿着杯子,转身去接了一杯水。

    凉的。

    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水也出奇的冷,一口饮尽,从唇、舌、喉咙、胃,冷意一路漫延,却刺激着有些疲惫的神经。

    讲完一遍,跟打了一场仗似的,确实有些累。

    喝口冷水,能让她精神一点。

    又倒了杯水,墨上筠用右手手指勾着杯子,往回走。

    见朗衍还站在原地,不是在看地图,而是抬起头,紧紧盯着她。

    目光里有佩服、有惊叹、有激动,同时,还带着点难以言明的炙热。

    “怎么?”

    墨上筠走近,朝他挑了挑眉。

    这诡异的目光,让她挺不能接受。

    朗衍继续盯着她,半响,才发出自己的感慨:“你真的只是国科大毕业的大学生?”

    哦……墨上筠了然。

    墨上筠将马克杯往桌上一放,晃了晃被牵扯到伤口的右手,淡淡道,“来路不重要。”

    朗衍顿了顿,仔细一想,觉得……是挺有道理的。

    然——

    他高估了墨上筠的淡然心境。

    很快,他听得墨上筠慢悠悠道:“就算来路相同,也不一定有我能耐。”

    “……”

    朗衍继续盯着她。

    然后,抽了抽嘴角。

    没错,这不是那个眼馋一根油条的墨上筠,而是那个毒舌且嚣张的副连长。

    朗衍下定决心,明天早上还要带油条,但是,绝对不给她吃了。

    只不过,下完决心后,朗衍还是止不住对墨上筠的佩服。

    毕竟,这人……是真厉害。

    为什么他们要下连队?

    因为纸上得来终觉浅,下基层连队,就是为了将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相结合,一般来说,刚下连队的大学生,都处于学习状态,带兵的时候会走很多弯路。

    比如林。

    她也是刚下连队,跟墨上筠一个学校毕业,但比墨上筠早下连队那几个月里,也是花了一定的精力才降服二排,让自己二排排长的身份得到认可。而到现在,她跟二排都没有培养好感情,二排对她也是毕恭毕敬的态度。

    比如他。

    他刚下连队那一会儿,也碰了不少钉子。

    而墨上筠……

    算得上是传奇存在了。

    一个多月,最初让二联恨之入骨,可现在,二连打心底里护着她,任她甩冷脸、虐他们千百遍,也压抑不住对她的亲近。

    带兵,手段了得。

    这作战经验……把他这个连长都吓了一跳。

    朗衍简直怀疑人生。

    *

    虽然很疑惑,反思自己,但朗衍对墨上筠的实力认可,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以至于,接下来的中饭和午饭,朗衍趁着二连的人都不在,特地让炊事班班长炒了几个小菜,打包好带回办公室给墨上筠吃。

    墨上筠看得出开了小灶,但如此好的心意,她还是不动声色地接受了。

    ……

    第二天。

    大清早,墨上筠起来没多久,朗衍就自觉带着早餐过来,帮她整理内务。

    墨上筠吃着早餐,指挥着朗衍整理内务,心想如果这场面被老爷子看到,她估计得被拎去做俩小时的思想教育。

    好在,老爷子没啥机会知道。

    朗衍整理完内务,墨上筠将早餐吃完。

    这时,听到外面一阵嘈杂声。

    两人对视了一眼。

    走到宿舍门口,朗衍听了下具体动静,然后朝墨上筠道:“估计他们回来了。”

    “哦。”

    她也听出来了。

    朗衍朝她提议,“下去看看?”

    “不看。”

    墨上筠淡淡道,看了眼自己的左肩,提不起什么兴趣。

    “那你……”

    “养伤。”

    朗衍一时无言,咳了一声,然后问:“那我下去了?”

    “嗯。”

    墨上筠应声,朝他看了一眼。

    意思是:好走不送。

    朗衍悻悻然离开。

    不过,一出门,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知道三连被全灭,很想看一看范汉毅的脸色,同时……也想知道,没有墨上筠在场,二连和一连的胜负会如何。

    早已预料到大致情况的墨上筠,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稍作沉思,然后淡然自若地出了门。

    顺带,关上了门。

    她没有去楼下,而是去了二楼办公室。

    进门前,她听到外面的声响大了起来,似乎是跟朗衍顺利会面,一个个都按捺不住跟朗衍说明情况。

    这么高兴,怕是一切顺利。

    进了办公室,关好门,将外面嘈杂的声响阻挡在外。

    这时,办公室里响起了座机的电话铃声。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是朗衍桌上的座机。

    吵得耳朵有点疼。

    反正是座机,应该是公事,接听一下应该没事。

    墨上筠走过去。

    摁了免提,她张口想说“说话”,可看在朗衍的面子上,忍住了。

    顿了顿,才出声:“谁?”

    那边没了声。

    墨上筠不由得凝眉,扫了眼来电显示。

    唔,电话号码有点眼熟。

    好像是……阎天邢的。

    ------题外话------

    瓶子在撸论,后天恢复正常更新,明天时间不定。

    (* ̄3)(e ̄*)来,么一个,安慰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