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21、我这人,不喜欢吃回头草【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以后,离我远点——小-说——”墨上筠近乎淡漠道。

    她微微瞌着眼,神情有些慵懒,没有低沉与悲伤,不似决绝与了结,甚至不带情绪,平静地同交待他倒杯水似的。

    她甚至不像在做决定。

    轻描淡写,浑不在意。

    阎天邢踩下了刹车。

    保持着六十码车速行驶的车,几乎在瞬间停了车。

    墨上筠一时不防,在惯性中往下跌,下意识伸出左手抓住前面的座位靠背,虽是稳住了,却牵动了左肩的伤口。

    肩膀处一阵剧烈疼痛袭来,疼得她紧紧皱起眉头。

    妈的。

    就算恼羞成怒,也得体谅下病患吧?!

    “理由。”

    阎天邢没回头,但声音压得很沉。

    回去坐好,墨上筠一抬右手,想查看下左肩的伤势,却发现手早已被绑成粽子,一茬接一茬的不顺,让她烦躁地回道,“没有!”

    盯着后视镜,见她坐起身,眉头紧蹙,疼的额角青筋暴起,但越疼越折腾,直接用没被束缚的左手去松右手的绷带,动作带动着左肩的伤口,动作缓慢,却不见她停下来。

    见此,阎天邢没来由一阵烦闷,想把她拎出去丢了,以好眼不见为净。

    强忍着没行动,阎天邢话语里也带着火气,“想好了?”

    “嗯。”

    墨上筠闷哼一声,继续专注地“解绷带”。

    这种事,还能三心二意地回答,阎天邢怒火蹭地上来了。

    干脆回过身,阎天邢凉飕飕地盯着墨上筠,亲眼去看,视野更清楚一些。

    微微低着头,专心将缠绕的绷带解开,在暖光中只露出半张侧脸。额角渗透出一层细汗,贴的创口贴都被汗水浸湿,细长弯眉紧皱,凤眼愈发黑亮,有光点隐隐浮动、跳跃,薄唇紧抿,纵然疼痛难忍也得一声不吭,动作却是半点都没闲着。

    这女人,上辈子绝对是被她自己折腾死的!

    “好看?”

    感觉到他的视线,墨上筠抬头,扫了他一个冷眼,心火燃烧得正旺。

    “好看。”

    阎天邢没好气地接过话。

    眉头微动,墨上筠本想嘲笑他几句,但看他气得不行,便慢慢道:“那再给你看一会儿。”

    “……”

    这下,阎天邢是真气得不行,眼角眉梢都染上火气。

    “墨上筠,你的人生目标就是把自己给作死吗?”阎天邢咬着字,字字夹杂着怒火。

    “你这……”墨上筠抬眼,面对如此不正确的评价,有些惊讶,半响,她好脾气地吐出一句,“幼稚了啊。”

    阎天邢一拧眉,手直接朝墨上筠伸过去。

    身为二等残废,墨上筠纵然察觉到他的招数,但奈何行动不便、空间狭窄,挡不住又躲不开,右手手腕轻易落入阎天邢手中,他用力一扯,手就不受控的伸到他面前。

    墨上筠顺势放下右腿,正面坐着,面朝阎天邢的方向。

    动作稳住,她一低头,见到右手被解开到一半的绷带,挂着长条,心想倘若阎天邢再次给她包上,她就真吃大亏了。

    当然——

    阎天邢还没无聊到那种地步。

    一手抓住墨上筠的手腕,一手帮她扯开那些绷带。

    为了以防万一,军医才将她的手一层接一层的包起来,直接包成粽子,只是这种包扎会让她的手指行动不便。

    眼下,她的右手实打实的废了,左肩受伤,也等于是左手也废了,自然行动不便,偏生又是个喜欢将一切掌控在手里的性子,不喜欢被束缚,不折腾点什么事出来,绝对不肯善罢甘休。

    以免见了烦,不如帮她一把。

    将绷带全部解开,还剩下包着五根手指和手掌的一层,阎天邢见她欲要收回手,死抓着她不动,生生给她又包了一层薄的,以免她再乱动、血迹渗透出来招人烦,将外层的绷带牢牢打结后,才松开她。

    “谢了。”

    待他五指一松,墨上筠立即收回手。

    阎天邢一眼扫过,注意到她手腕上被抓出的红印,视线不由的一顿。

    但,墨上筠压根没在意,手往下一垂,衣袖顺势滑落,遮掩住那几道红印。

    见此,阎天邢不知从哪儿又冒出一股无名怒火。

    “开车吧。”

    懒懒说着,墨上筠坐了回去,迎上阎天邢的视线。

    阎天邢凝眸,眸色由阴沉转平静。

    片刻后,他收了视线,回过身。

    “先说好,”阎天邢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袖口,眉目隐匿于阴影里,他字字沉稳,含着一定重量,“我这人,不喜欢吃回头草。”

    墨上筠抬了抬眼,视线从两个位置中间掠过,直视前方。

    车停在拐角处,前面见不到路,只有往下的断崖,石缝里有几缕杂草冒出来,远些是连绵山峰,树木交叠在一起,隐现轮廓,看不清颜色,只有一片黑暗。

    眼角余光,能见到阎天邢宽厚的肩膀、侧脸、作训帽,线条衬着光线,很惹人注目。

    眸光微闪,她视线收回,道:“正好,我也是。”

    *

    侦察营,基地。

    阎天邢将吉普车停在门口,没有进去。

    墨上筠没吭声,直接拉开车门。

    “提醒一句。”

    前方传来阎天邢磁性的声音。

    奈何嗓音太好听,墨上筠开门的动作一顿。

    “就算你把自己作死了,国家也不会给你颁烈士勋章的。”

    “……”

    砰地一声,墨上筠甩上门。

    下车,走向大门。

    车内,阎天邢抬眼,看着走开的背影。

    气息收敛,腰杆笔直,步伐从容,有着属于军人的那份端正稳妥,也有着属于她自己的那份闲散慵懒。

    有光从她头顶越过,背影一时陷入暗色中,明明很稳,不移倒下,可那纤细的背影,愈发模糊的身影轮廓,在那一瞬,似是倏地牵动了人心,狠狠一抽。

    她的身影渐渐远了。

    阎天邢冷着眉目,收回视线,开车离开。

    ……

    整个侦察营,今晚,无比的安静。

    没有训练声响,没人半夜跑步,没有清爽闲聊。

    他们都没有回来,包括全部被淘汰的三连,都是等三天考核结束后再一起回来的。

    耳根清净得很,墨上筠进了大门后,便放慢了脚步,如同散步似的往二连宿办楼走。

    晚风很凉,她将左手放到裤兜里,右手被绑着,只得垂落下来,风从手指缝呼啸而过,冷的骨头生疼,隐隐的,感觉到手腕处的几处酸痛。

    那男人,下手够狠的。

    不知怎的,墨上筠脑海里闪过他愠怒的表情,浓眉压着,眼底怒火,藏不住,跟他平时的形象大相径庭。

    倘若一直这样,她估计会挺喜欢的,可他转眼就恢复了平静。

    隔得时间有些远,若不是有眼下这茬,她都差点儿忘了,在这种人手里,曾栽倒过一次。

    跌得,还有那么点惨。

    索性断了,免得麻烦。

    反正她也没做好准备,被人一层层的剥开,将自己的底翻出来,给人看个清楚明白。

    她走到宿办楼楼下。

    抬眼。

    本该是漆黑一片的宿办楼,二楼的连长办公室内,却亮着灯,有暖黄的光线从窗口、门缝内透射出来。

    墨上筠顿了顿,有些恍惚,仔细一想,才意识到朗衍是留在基地的。

    犹豫了下,墨上筠放轻了步伐,悄无声息地上了楼。

    他怕是也听说情况了。

    不过,眼下没心是应付他。

    她一路回了宿舍,脚步极轻,连声控灯都没惊扰。

    进了宿舍门,把门一关,墨上筠一低头,看了眼右手和左臂,眉宇阴沉至极。

    没去洗澡,强忍着把外套和鞋袜拖了,被子一掀,往床上一倒,墨上筠侧躺着,闭上了眼。

    直至倦意袭来,她才意识到,自己没吃晚餐,有点饿。

    算了,懒得动弹。

    末了,临失去意识前,冷不丁想到阎天邢那句——

    就算你把自己作死了,国家也不会给你颁烈士勋章的。

    妈的。

    明天早点起来去食堂。

    *

    翌日,六点。

    墨上筠是饿醒的。

    从晚上八点睡到第二天六点,总共十个小时,墨上筠难得睡这么久,一睁眼就翻身坐起。

    穿好外套和鞋子,墨上筠面向床,看着凌乱的被褥,沉默了三秒。

    最后,强行转移视线。

    去洗手间洗漱。

    一回来,本想目不斜视地离开,可路过床铺时,又忍不住停下。

    左转,往前两步,停下,低头看着被褥。

    算了,图个心里舒坦。

    墨上筠难得的强迫症发作,忍了又忍,没忍住,最后凭借着行动不便的两只手,生生把被子叠成了标准的豆腐块。

    方方正正,毫无皱褶。

    内务满分。

    再看时间,过了近二十分钟。

    墨上筠阴着脸出门。

    下了楼,正好见到跑完步回来的朗衍。

    天色有些暗,朗衍见到一抹人影,便朝这边跑过来,可跑近后一见到她,冷不丁的吓了一跳。

    他下意识把墨上筠打量了个遍。

    额头、脸上都有伤,右手伤的比较重,其余的……看不出来。

    “你,你回来了啊?”

    忽然见到她,朗衍也不知该说什么,客套的来了一句话。

    素来受不了这种废话的墨上筠,此次倒是出奇地淡定,“嗯。”

    “对了,那件事我听说了,”朗衍思绪拉到正事上,颇为关切地问,“现在都解决了吧?”

    所有的事情,他都是听营长说的。

    二连让三连全军覆没的事,墨上筠独自行动解决掉两个佣兵,身上负伤,不知轻重,昨天早上被送到了医院治疗,下午被人带去“审”,问明情况。

    详细情况,他们这边也打听不到,但也知道结果,那边没有人难为她,直接放她走了。

    朗衍以为她会继续住院,没想到,她直接回来了。

    看样子,还是昨晚回的。

    “嗯。”墨上筠点头……“伤呢?”

    朗衍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带着点探究的味道。

    好端端站在跟前,应该伤的不是很重。

    墨上筠张口想说没事,可话到嘴边,却鬼使神差地改口,“得休养半个月。”

    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到骨头,不需要复健,肩上的伤重一点,愈合半个月,休养半个月,眼下折中一下,墨上筠觉得已经说的很严重了。

    “那行,”点了点头,朗衍估摸着她是功臣,一想,客气的问她,“要不,给你放半个月的假?”

    “不用。”

    墨上筠淡淡拒绝。

    拒绝的如此干脆、果断,朗衍觉得心脏有点抽搐。

    谁不稀罕个假啊,她这边给她安排病假,都不带考虑一下,直接给拒绝了?

    就算是工作狂,也不带这样的!

    他若有所思,似有若无的盯着她的右手看,“你这手,不能敲键盘了吧?”

    墨上筠平时就做两件事——做训练计划,实行训练计划。

    开会这种事,能躲则躲,而给她安排的任务很轻,一个月的任务,两天她就能完成。

    眼下,好好养伤就不能训练,做计划吧,这手也是个问题……还不如给她放个假呢!

    “有语音输入。”墨上筠浑不在意地回答,一低头,看了眼他健全的双手,“你的手也行。”

    朗衍:“……”

    顿了顿,朗衍决定不跟她掰扯这个问题。

    他上前一步,左右环顾一眼,继而神秘兮兮的问,“能透露一下,怎么让三连惨败的吗?”

    “能。”

    “真的?”朗衍有些不敢置信。

    “有个条件。”墨上筠慢吞吞的补充。

    “……”犹豫了下,朗衍感觉到耳后根刮来一阵阴风,他颇为紧张道,“你说。”

    墨上筠眯起眼,眼底划过抹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