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16、能耐,都能上天了【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将两个人摆在一起,阎天邢搜了他们的身……

    最后,在他们身上找到了两把手枪,一包毒品,看样子有个三四俩。

    有了枪支和毒品,墨上筠顶多被质疑下手有些狠,其他的不合理都可以圆回来。

    阎天邢远远地看了墨上筠一眼。

    她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跟个雕像似的。

    天色渐渐亮了,灰蒙蒙的,她的身影轮廓染了层深沉,衬着周围的植被树木,显眼而深刻。

    片刻后,阎天邢站起身,朝她走过去。

    离得近了,阎天邢微微低下头,看清了墨上筠的脸,胡乱擦了下,还是脏兮兮的,额头右侧破了,有点擦伤,又红又肿,带着血迹,脸上多出刮伤,都是小伤,在朦胧光线中看不清晰。

    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那双黑亮的眼睛,若暗夜星辰,漆黑眸底一点亮光,如月光清冷,却无比耀眼。

    阎天邢停在她跟前。

    “冷静了?”他声音压的低,带着点难以察觉的温柔。

    “嗯。”

    轻轻应声,墨上筠抬了抬眼,看着他,没有情绪。

    她已经脱离了家庭,独立到能为自己做主,被情绪牵扯毫不理智,意识到这一点,自然而然地就冷静了。

    发生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接下来要面对什么,全部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阎天邢蹲下来,保持跟她视线水平的位置。

    他盯着她的眼睛,道:“我们统一一下口径。”

    墨上筠默然地看着他。

    黎明破晓,他身后有深蓝天空、树枝晃动、草叶泛黄,背景杂乱,没一点美感,他逆着清晨的光线,身形轮廓模糊隐现。

    这个男人……

    挺稳的。

    没有半句疑问,直接接受了她的过激行为,帮她处理后事,寻找能让她行径合理的解释。

    他信任她,在帮她。

    “不用了。”墨上筠淡声说着,眉目间浮现出些许疲惫,顿了顿,她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阎天邢拧起眉。

    有点恼,然而,没立场逼她。

    “想好了?”他沉声问。

    “是。”墨上筠语调很稳,似是下定了决心,这事由她自己担着。

    “伤呢?”

    “死不了。”墨上筠云淡风轻地回着,见着阎天邢的脸色一点点沉下去,她喊他,“阎天邢。”

    “别叫我。”

    阎天邢颇为烦躁地站起身,懒得理她。

    墨上筠却眯眼笑了,“我是不是很能耐?”

    闻声,阎天邢低头看她,见她一副不痛不痒的模样,险些没被她给气笑了。

    他点头附和,“是能耐,都能上天了。”

    “那过奖了。”墨上筠很是谦虚。

    “……”

    阎天邢气得眉头一抽。

    脸上有伤,笑的有点疼,墨上筠便将笑容收了回去,眉目情绪也随之淡了,她道:“我想回二连一趟。”

    伤成这样,还惦记着连队,阎天邢凉飕飕地剜了她一眼。

    “让他们看一看你怎么成为英雄的?”阎天邢冷冷一笑,“要不要顺便把你的英雄事迹登报啊?”

    墨上筠装作听不出他的深意,非常诚恳道:“那不用,我低调。”

    阎天邢:“……”

    墨上筠见他的眼神愈发阴沉,微微蹙眉,“怎么,我不够英雄?”

    干脆不再搭理她,阎天邢转身就走。

    伤成那样,能不疼?

    疼得半死,还有心情扯嘴皮子?

    犟死她去!

    果不其然,等他一走远,墨上筠的表情也渐渐收了起来,唯独眉头依旧紧蹙。

    纯粹疼的。

    *

    没等多久,直升机就来了。

    这地儿不好降落,直升机在半空中盘旋,把软梯给放下来,那两个“尸体”没有人心疼,加上时间紧张,是阎天邢强行绑起来拉上去的。

    墨上筠待遇还算可以,因为身体还能自由活动,在阎天邢的监督下,踩着软梯登陆。

    阎天邢紧随其后。

    “把她的伤处理一下,尽快。”一上直升机,阎天邢就朝一军医吩咐。

    那军医本来在帮忙“抢救”其中一个壮汉,觉得墨上筠虽然伤痕累累,但既然能动,暂时搁着不管也没大碍,可不知是阎天邢的军衔太唬人,还是他的话语太有威慑力,当下就放弃了那个“濒临死亡”的壮汉,转而去帮墨上筠处理伤势。

    好在,来了三个军医,分散开来,倒是没有冲突。

    在军医的示意下,墨上筠将外套给脱了。

    刚跟飞行员打好招呼的阎天邢,一回来,就见到墨上筠的伤势,神色不由得一顿。

    肩膀上被砍了一刀,不深,但鲜血染湿了半边短袖,两只手臂多处划伤、撞伤、淤青,原本白皙的皮肤,没一处是好的。

    尤其是那只右手。

    五根手指,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分不清皮与肉,看得人触目惊心。

    军医面无表情地查看了下伤势,然后问她:“需要麻醉吗?”

    虽然没生命危险,但,应该挺疼的。

    他也是刚发现,这是一女的。

    “不用。”

    墨上筠淡定自若地回他。

    见她如此从容、豪迈,军医心中倒是生出几分佩服,手脚的动作也愈发麻利起来。

    事先处理肩膀和左手的伤口。

    阎天邢就在一旁看着,只是看得久了,眉头不自觉地拧紧。

    对于各种伤,阎天邢都习以为常,但正因为过于了解,所以一眼看到,就能想象是怎样造成的。

    总结下来,墨上筠确实很能耐。

    而且,要比他想象中的,更要能耐。

    *

    一刻钟后。

    直升机再次在空中停了下来。

    这时,墨上筠肩膀和手上的伤,也顺利被包扎好,甚至连脸都被清理了下,露出漂亮的五官和白净的脸,额头的伤口处贴了创口贴。

    “十分钟。”

    随着低哑沉稳的声音,一件衣服从正面飞过来,带着呼啸的风,有点儿凉意。

    墨上筠还没来得及看清,就伸出左手,将那件衣服抓住。

    抓到手里,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件作训服——是阎天邢的。

    再抬眼,看向对面坐着的阎天邢,正懒洋洋地看着她,隐隐的,还流露出抹不耐烦。

    “好。”

    墨上筠应了。

    她的外套不仅破了,还染了鲜血,不好让二连的人看到,阎天邢的外套虽说大了些,但好歹还不至于引人生疑。

    眼下一休息,身上各种伤口都在叫嚣着疼痛,墨上筠咬了咬牙,有点后悔没找军医要点止疼药,可见军医那满眼的佩服,她叹一声自作自受,就迅速将外套穿上了。

    行吧。

    反正形象最重要。

    见她站起身,阎天邢懒懒抬眼,顺手丢了个作训帽过去。

    这帽子,还是她的,等待时找到了,还没来得及给她。

    墨上筠接过作训帽,将其戴上,正了正帽檐,继而朝阎天邢挑眉,“谢了。”

    话音一落,墨上筠就抓住了软梯,以极快速度滑下去。

    军医偷偷瞥了几眼,都替她觉得手疼。

    啧啧,现在的女军官啊,都把自己练成金刚之躯了,这丫头,是把人类正常的痛觉都给忘了吧?

    ……

    直升机停在三连宿营地附近。

    墨上筠落地时,周围并没有人,螺旋桨的声响似乎没把人吸引过来。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吵闹声。

    墨上筠稍作沉思,顺着声音走了会儿,吵闹声响愈发响亮,她耳朵都被吵得嗡嗡作响。

    “墨副连!”

    “墨副连,你总算现身了!”

    “墨副连,好消息,好消息!”

    还未走近,就见到有个三人小组循声朝这边走,一见到她,就快步跑过来。

    天色依旧朦胧,但视野足够清晰,墨上筠定睛看去,发现是二连的战士。

    “情况怎么样?”

    没跟他们浪费时间,墨上筠直截了当地问。

    见他们这兴奋样,也知道是计划进行顺利,有好消息。

    就是不知道——

    三连有没有被全灭。

    “墨副连,三连一个不留!全被我们消灭了,现在正急嚷嚷地跟我们吵呢,说我们手段卑鄙无耻……嘿嘿。”

    “副连,你脸上怎么有伤?是不是跟人干架了?”

    “是啊,你昨晚做什么去了,一整晚都没见到人影。我们还想第一时间跟你分享这个好消息呢。”

    三人一人一句,有点为她的伤势担忧,但也很想在她这里邀功。

    他们把三连全灭!

    全灭!

    没有墨上筠帮忙,没有一连相助,他们就凭借自己的本事,按照墨上筠的计划行动,一切都顺利到不可思议!

    眼下,他们总算扬眉吐气一回了,整个连队士气高涨,跟三连吵起来都倍有底气。

    “遇到点事。”

    墨上筠右手垂下,稍稍用衣袖遮挡着,然后朝他们来的方向走去。

    也没闲着,墨上筠朝他们打听,“我们死伤多少?”

    “不多,就十来个。”三人紧随着她的步伐。

    以一换十,还划得来。

    本想再打听几句,可说话间,围聚在一起的两个连队,都顺利出现在视野内。

    占据着靠近宿营地的一块空地,两个连队各自占了两边,三连情绪集体暴躁,二连情绪集体亢奋,两个连队此刻吵得不可开交。

    ——“你们二连耍下三滥的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

    ——“兵不厌诈你们懂不懂?!自己输得惨不忍睹,抹不开面,就来朝我们撒气,你们害不害臊?!”

    ……

    ——“你们有什么好得意的,硬碰硬干不过我们,就耍阴的,要不要脸啊?!”

    ——“你们输了就是输了,别给自己找理由!等这次回去,想硬碰硬,我们二连随时奉陪!”

    ……

    ——“你们领头的墨副连呢?!这件事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我们墨副连哪能是你们这些手下败将想见就能见的?!”

    ……

    墨上筠站在人群外围,听他们吵吵嚷嚷的,没来由生出股烦躁。

    这身上疼也就罢了,耳朵还不得安宁。

    “把枪给我。”墨上筠皱起眉头,朝身边的三个人伸出手。

    三人愣了愣,下意识怀疑她想一枪崩了整个三连。

    随后,意识到自己异想天开,于是有一个人主动把枪支递了过去。

    子弹上膛,开了保险,墨上筠往前走了几步,拍了拍前方两人的肩膀,情绪激昂的人渐渐反应过来,连锁反应让周围的人也注意到墨上筠的出现,于是主动退散开一条道路。

    二连这边渐渐安静了。

    但是,三连那边依旧没个歇停。

    墨上筠没走多远,站定,手中的步枪指向天空。

    “砰——”

    “砰——”

    “砰——”

    三声枪响,划破长空。

    嘈杂的世界,在枪声停歇后,总算归于平静。

    那一瞬,两个连队,两百多号人,视线全部集中在忽然出现的墨上筠身上。

    右手拿枪,露出被绷带缠绕着的手指、手掌、手腕,白色的绷带上,甚至隐隐透露出血迹,可墨上筠依旧无比淡定,好像不知手上的伤似的,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她一抬手,将步枪丢给里的最近的一人。

    然后,缓步走向三连,一直走到两拨人的中间,才不紧不慢停下来。

    立于人群中,明明身形是最瘦的,在诸多男人之中,很不起眼,可她往那儿一站,眉眼一抬,眸色一凉,浑身匪气,生生让所有视线都移不开。

    转眼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想要说法?”

    墨上筠勾唇,凝视着集体三连,声音冰冷刺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