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13、他们都想抱你的大腿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一个望远镜里。︾︾︾小︾说

    相距不到三百米。

    “好像是他们二连的连长。”

    坐在树上的澎于秋,手里把玩着望远镜,看向站在树下保养枪支的萧初云。

    “那个女的?”

    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轻视。

    “可别小瞧了她,队长一直关注着她呢。”澎于秋分析道,“本事应该不耐,不然也不可能被队长破例参加这次考核。啧,真想知道她发现了多少信息。”

    “队长关注她,那是队长的事。”萧初云并不在意,“信息的事,你感兴趣,就自己去问。”

    说话无情,完全不留人一点颜面。

    澎于秋无奈笑骂,“轴,轴死你去!”

    萧初云没理他。

    这时,澎于秋又拿起望远镜,朝那个方向看了看。

    地方还是那地方,可空荡荡的,早已没了先前那抹身影。

    “咦,人不见了。”

    澎于秋四处张望了下,望远镜从附近扫过,硬是寻觅不到那人的踪迹。

    “那就是走了。”萧初云接过话。

    澎于秋嘀咕:“这速度也忒快了点吧。”

    是有点快,但也不是办不到,这地界,随便一棵树都成遮挡视线,也没什么好惊奇的。

    片刻后,萧初云道:“把事情跟队长说一声。”

    “了解。”澎于秋放下望远镜,“不过,你说她发现了异样,会采取怎样的行动啊?”

    对此事,澎于秋有着隐隐的担忧。

    倘若她没起疑心倒还好,可若起了疑心……她会怎么做?

    三种可能。

    一、把这件事上报。

    二、自己行动。

    三、跟连里讨论,再定结论。

    他们不了解她的为人,不知她的行事风格,不太好琢磨她会采用何种方式。

    “直接跟队长说,看他怎么做。”萧初云把这个烂摊子甩回去。

    他们只负责监督附近的异样,把任何情况跟队长汇报,至于事情怎么发展,那都跟他们无关。

    听命令办事而已,想太多也没有用。

    “你啊。”

    澎于秋摇了摇头。

    *

    墨上筠走回二连的宿营地。

    路上,遇见了正在领着队伍“巡逻”的三连连长、范汉毅。

    “哟,墨副连!”

    隔了十来米,就听到范汉毅的声音。

    本想装没看到的墨上筠,眉头微动,顺着他走来的方向看去。

    范汉毅手里拿着把刀,一边砍掉拦路的树枝,一边笑容满面地走来。

    跟范汉毅正面接触,也就在陈科办公室里那一次,平时也就开个会才能见着,可在墨上筠的定义里——这人,活脱脱就是一只老狐狸。

    她来连队,看过三个连队的资料,一连好得出奇,二连差的出奇,就他这三连,不好不坏,存在感还极低。

    也就这种存在感、不起眼,才能让人忽略,不放心上,竞争力都放在一连身上,以至于三连常能钻空子、捡漏子,便宜占得不知有多欢快。

    “范连长。”

    墨上筠挑着眉,客气地喊了声。

    范汉毅走进,爽朗地笑着,“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那帮小子吵,”墨上筠道,“出来转转,图个清静。”

    “一个人,那可得小心点儿。”

    范汉毅面上点头,但眼里暗藏深意。

    这地儿,虽说不上危机四伏,可绝对说不上安全,一个人跑出来,说图个清静,谁信呢?

    “多谢关心,”墨上筠眯眼轻笑,故意看了圈他身后的人,“范连长,你们的宿营地,离这儿得有两里地吧,这是来闲逛看风景的呢,还是来探察地形,先晚上给我们二连一招呢?”

    干脆给挑明了。

    一切都在不言中,她偏偏要把事往明面上讲,习惯说场面话的范汉毅,一时被她给闹得有些尴尬。

    范汉毅纠结地打量她两眼。

    明摆着跟他们一个想法,可经她一说,她倒是光明磊落了,他们三连倒是落得个卑鄙行径。

    “哪里的话!”范汉毅咳嗽一声,故意左右看了看,然后朝墨上筠靠近,压低声音道,“要不,咱们结个盟?”

    “范连长!”

    墨上筠语气微重地喊他。

    一本正经的语气,让范汉毅登时一个哆嗦,有点莫名其妙。

    墨上筠颇为沉重道:“我们二连呢,实在是不咋的,白天的行军就够他们受了,晚上想让他们好好休息。”

    范汉毅干笑。

    瞧这意思是,她真想一个人来?

    顿了顿,墨上筠继续道:“我呢,来之前,特地跟陈连长交流了下……”

    “交流啥?”范汉毅好奇,心怀警惕。

    “打打杀杀的没意思,除去连队间的竞争力,大家都是战友,所以,”墨上筠眉眼挑笑,加重语气,“我们商量着,以和为贵!”

    “……”

    话里暗藏玄机,范汉毅一时捉摸不透。

    到底什么意思?

    范汉毅琢磨了下,却琢磨出两种意思。

    临行前,他也跟陈科商量过,本想暗中结盟,但陈科表示中立,不插手这次行动,由二连和三连解决他们各自的恩怨。

    虽然范汉毅得防着陈科坐收渔翁之利,但那都是解决掉二连之后的事了。

    如果陈科的话是真的,那墨上筠的话,极有可能是欲盖弥彰,让他对付二连的计划,因怕一连插手而动摇。

    或者说——

    墨上筠确实跟陈科商量好结盟,让一连当二连的靠山,到时候一起来对付三连,而陈科临行前跟他说的话,也是个“坑”。

    虽说一连和三连关系好,可,以墨上筠的手段,说服陈科也不是没可能。

    范汉毅生性多疑,加上深知三个连队间的竞争、战斗的不定因素,一时间也不敢确定是否相信陈科。

    “范连长!”

    墨上筠一声喊,拉回了范汉毅的注意力。

    “啊?”

    墨上筠走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笑道:“一连呢,我们是不会对付的。但是,你们三连要对付我们,我们也随时奉陪。”

    如此明确的表明立场。

    范汉毅更是不确定起来。

    墨上筠几句话,就将他绕的糊里糊涂的,各种猜测浮出水面,却不知哪个是真的。

    这丫头,是真有本事!

    “先走了,拜拜。”

    墨上筠朝他笑了一下,收回手,饶过他们的大队伍,在众人视线中,坦然离开。

    范汉毅盯着她的背影,紧紧拧起了眉头。

    这一次的谈话,处处都是坑!

    就一小丫头,咋就这么多心眼呢?!

    同她成为敌人,确实划不来啊……划不来!

    *

    五点半。

    墨上筠准时回到宿营地。

    提前完成任务的二连战士,早已对她的归来翘首以盼,眼下一见到她的身影,立即一窝蜂的涌了上来。

    “墨副连,你总算回来了!”

    “墨副连,帐篷都搭好了!热食也准备好了,就等着你了!”

    “墨副连,三分钟不见,如隔三秋啊,你可想死我们了!”

    ……

    呼啦啦凑近,一群人说着各种殷勤讨好的话,跟不要钱似的,好话劈头盖脸地砸过来。

    墨上筠嘴角一抽。

    知道他们想要什么,眼下时间不早,墨上筠也不继续耽搁,让他们拿着吃的,在一处空地上集合。

    众人手脚极其利落,不一会儿,就以她为中心,全部围坐在一起。

    墨上筠席地而坐,拿出地图,跟他们讲述晚上的计划。

    大前提:晚上的行动,她不参与,可若有三连的人找上她,全部由她来解决。

    整个连队,分组行动。

    百余号人,总共分成十组,综合能力偏弱的两组守在宿营地,等待三连今晚绝对会有的袭击,两个综合实力偏强的在周围埋伏。

    其余六个小组,选五个小组轮流去三连宿营地“找茬”,重点在于分散三连兵力,从而逐个击破。

    最后一个小组,由林带头,负责在三连宿营地埋伏,解决掉分散的三连战士,包括范汉毅。

    墨上筠详细地安排了每个小组的任务。

    每个小组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有可能会遇到怎样的意外,意外发生时有怎样的补救措施。

    计划之严谨,让人细思极恐。

    究竟怎样的经验、逻辑思维,才能把每个小组的任务安排到分毫,甚至于事先假想出极可能发生的情况,并且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

    更让人在意的是,这一切的计划,全部都是由墨上筠一人想出来的。

    就她一个脑袋,简直跟台计算机似的!

    倘若他们以前的印象中的墨上筠,只是单纯在实力上很变态,此时听完她的详细计划,完全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此人只应天上有,生于人间是奇迹。

    真的就一遥不可及的存在!

    “我说,”说完计划的墨上筠,注意到他们有些不对劲,眉头一拧,“你们什么眼神?”

    “……”

    没人吭声。

    一双双的眼睛,跟黏在她身上似的,探究、佩服、好奇、仰望……情绪多样,无疑,他们眼里只有墨上筠。

    半响,还是向永明伸出个脑袋,提醒道:“他们都想抱你的大腿。”

    “哦,见识少了。”墨上筠云淡风轻道。

    众人:“……”

    那一瞬,所有的仰望与钦佩,顿时化作一片虚无,一个个皆是恨得咬牙切齿的。

    果然是他们的墨副连,让人又爱又恨的本事,愈发的能耐了!

    “七点行动,”墨上筠低头看了眼腕表,“还剩二十分钟,你们自己玩会儿。”

    玩会儿。

    如此漫不经心、不放心上,连他们都有一种“三连压根不值一提”的错觉。

    偏偏,就是在墨上筠看来,如此不值一提的三连,曾经让他们惨败、颜面丢尽。

    墨上筠让他们分组散开,由组长带领,把他们的计划过一遍。

    等人走后,找古江拿了包,翻出压缩饼干和水来,胡乱吃了一点,补充一下能量。

    如果说没有看到那堆篝火,她估计会在三连这边再费点功夫,最起码自己在旁看着,可以解决掉几个漏网之鱼,以防万无一失。

    可——

    既然看到了,就不能就此忽视。

    她不确定阎天邢的人是否发现了那堆篝火、是否采取了行动、是否派人去追踪。

    她也不确定,这件可大可小的事,是否值得往上报。

    眼下,二连兴致勃勃地想对付三连,她也不能用一件无法确定的事,来扫他们兴。

    只能自己去看看。

    在不动手的前提下,她对自己的人身安全,有足够的信心。

    *

    七点。

    趁人不备,二连的小组,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在宿营地。

    八点,墨上筠准备行动。

    宿营地内,专门拎了个小组负责各个帐篷,制造“热闹”的假象,墨上筠还特地“提醒”他们,早点休息。

    离开前,朝另一个负责“巡逻”的小组打好招呼,让他们多加注意。

    墨上筠轻装上阵,背着一把88狙,身上藏着三把匕首,脖子上挂着一副夜视镜,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

    除此之外,藏了点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就再无其他。

    她一离开宿营地,就前往三连扎营的方向。

    身后的小尾巴也跟了过来。

    “她不会真想一个人行动吧?”

    “听说她能pk掉整个一连,有本事,范连长不担心二连其他人,就怕她一个人出马呢……不过,怎么这么早?”

    “不挑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不会真的不把我们放眼里吧?”

    ……

    小尾巴压低声音议论。

    正值兴起时,冷不丁的,听到一阵诧异的声音。

    “人呢?”

    小尾巴们回过神来,下意识朝墨上筠离开的方向看去。

    手电筒亮着的灯光,早已消失无踪,他们借着月光和那道手电光线前行,没有人戴夜视镜,那光一消失,他们瞬间失去了目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