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11、我的墨!千万不要怂!【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朗衍和指导员来去匆匆,转眼消失在门口。

    却,成功阻止了一场大战。

    墨上筠倚着椅背,两腿交叠,双手抱臂,一抬眼,懒洋洋地盯着阎天邢,“你很闲?”

    说话间,视线却似有若无地从阎天邢手中的馒头上扫过。

    “还行。”

    慢条斯理地答上一句,阎天邢后退一步,机智地将那俩馒头丢进垃圾桶。

    墨上筠咬牙冷笑,“长官,这算搞特殊化吧?”

    “这叫通情达理。”阎天邢厚颜无耻道。

    墨上筠:“……”

    跟脸皮厚的人争执,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走。”阎天邢朝她挑眉。

    “去哪儿?”

    “吃饭。”阎天邢往外走,“顺便跟你透露点消息。”

    “……哦。”

    墨上筠站起身。

    早这样说,她还至于为俩馒头折腾?

    *

    阎天邢也确实挺通情达理的。

    丢了人家俩馒头,就没再继续给炊事班添麻烦,连食堂都没去一趟,直接带着墨上筠上了辆吉普车。

    看架势,是想带着墨上筠出去吃。

    墨上筠打心底觉得他小题大做。

    一顿早餐而已,吃什么不是吃,野外生存的时候,能吃的都往嘴里放,哪来挑一说,到部队,哪里有什么不一样的?

    只是,碍于“消息”一事,没有说他。

    “有什么能说的?”墨上筠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刚扣好安全带,就直入主题地问道。

    阎天邢甚是无奈地斜睨着她。

    发动车,没理她。

    墨上筠盯着他,半响,确定他打算当哑巴了,直接将作训帽一拉,遮挡住了大半张脸,闭目养神。

    这车一开,就是半个小时。

    车驶出军区,绕了一段山路,最后,停在一家早餐店前。

    早餐时间已过,店前客流稀少,阎天邢停了车,下去了一趟,再上来时,提着墨上筠的早餐。

    一杯豆浆,两个鸡蛋,一碗馄饨,一个肉夹馍。

    跟俩馒头比起来,果真丰盛不少。

    墨上筠把帽子一抬,敷衍地道了一声“谢了”,然后心安理得地接过来。

    这边,阎天邢扣上安全带,斜了墨上筠一眼,一想,把豆浆给拿过来,抽出吸管将其插上。

    “温的。”阎天邢将豆浆递到墨上筠面前。

    “哦。”

    墨上筠应声,随手将豆浆接过来,咬着吸管吸了一口。

    “晨练到几点?”阎天邢继续开车,随口问她。

    “九点。”

    墨上筠咬了口鸡蛋。

    鸡蛋也是温的,不冷不热,刚好入口。

    阎天邢感觉胃抽了一下,拧眉问:“每天都吃冷的?”

    “习惯了。”墨上筠淡淡道。

    偶尔炊事班也能给她热一下,但大多数时候,她都比较赶,没空、也没心思等。

    以前也不这样,只是现在白天忙连里的事,晨练的强度几乎是她平时基础训练的总和,花的时间自然也要多一些。

    “墨上筠。”

    阎天邢难得正经地喊她一声名字。

    “怎么?”

    “你跟谁长大的?”

    墨上筠拿豆浆的动作一顿,眼底有抹异样的情绪闪过,片刻后,神情恢复正常。

    “有问题吗?”墨上筠咬着吸管,悠然反问。

    阎天邢干脆将车停下来。

    他偏过头,略有几分认真地盯着她,“没人告诉你,干这行的,更要注意自己身体?”

    墨上筠别过头,避开他的视线,看向窗外,“没有。”

    只有人实际行动告诉她,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这种小事……

    没啥意义。

    盯着她看了会儿,阎天邢微微蹙眉。

    墨上筠总给他一种异样的违和感。

    她这个年龄的人,更应该心浮气躁点,有点梦想、朝气蓬勃、热血冲动,跟她带的那群兵一个样。可,到墨上筠这里,就截然相反,有一身与年龄不符的本事,对自己未来有明确规划,遇事冷静沉着,虽然不安套路出牌,可结果都掌控在她手里。

    就算是天才,也不是她这样的。

    年纪轻轻的,也不知遇到过什么事。

    顿了顿,他也没想继续追究,毕竟身体是她的,见到一两次说一说,但听与不听,那还是她自己的事。

    说多了没意思。

    阎天邢转移话题:“钟营长在考虑,要不要让你参加明天的行动。”

    听到这话,墨上筠才转过头来。

    这就是阎天邢想跟她透露的消息?

    凝眉,墨上筠出奇地淡定:“原因。”

    “怕你一个人把三连灭了。”阎天邢直言道。

    钟儒跟他聊了半个小时,有二十分钟在聊墨上筠。

    墨上筠跟钟儒接触少,但钟儒却一直在关注她,从她雷厉风行地压住二连、跑去一连跟人算账,再到让两个连队一起训练来让二连开窍……在侦察营,没有人采用过这种超常规的方式来训练人。

    虽然效果可见显然,可钟儒对她的手段还是有一定担忧的。

    尤其,透过现象看本质——看出了墨上筠护短的性子。

    二连和三连的事,钟儒也跟阎天邢说了一下,并且对“墨上筠一人灭掉三连”一事,有隐隐的担忧。

    二连受如此大辱,墨上筠却一直没有行动,保不准就是在等着明天的行动。

    “哦,我回去找他谈谈。”墨上筠不动声色道。

    三连连长范汉毅有这个想法,她不觉得意外,但日理万机的钟营长能这样想……怕是范汉毅跟他聊了聊,暗示了下。

    他们习惯以大局为重,三连被她一个女军官给全灭了,说出去也不好看,让其他的部队看笑话。

    而解决掉这个顾虑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不参与这次行动。

    那么——

    对三连来说,就是一举两得了。

    如意算盘打的精妙,未雨绸缪防范未来的手段也行,她象征性地在心里表扬一下。

    阎天邢别有深意地看她,“人要知道变通。”

    “那你说说。”墨上筠挑眉。

    “我说,”阎天邢眼睑一抬,“你一个人灭了三连,那是你的本事,不让你参加行动,那就是歧视女性。”

    本以为他要说大道理,结果来了这么一番话,墨上筠不由得愣了愣。

    随即莞尔,她笑问:“然后?”

    “他做了最聪明的选择。”阎天邢适时露出赞赏的神情。

    “逗我玩呢?”墨上筠甩他一白眼。

    把事情都解决好了,却不直接说结果,反而抛出问题一层层剥……

    若不是他长得帅,真想让他那张脸挂点彩。

    “这叫情趣。”阎天邢懒洋洋地接过话。

    “……”

    如此歪理,竟让墨上筠一时无话。

    稍作停顿,墨上筠掰开筷子,打算吃馄饨,吃了一个后,她闲闲地问:“你们那儿,有女兵吧?”

    “嗯。”

    视线从她身上收回来,阎天邢继续开车,车速稳得很,让墨上筠安心吃馄饨。

    “有特殊待遇吗?”墨上筠又夹起一个馄饨。

    “哪一种?”

    “不正常的那种。”

    “没有。”阎天邢答得极其果断。

    馄饨太滑,筷子没夹住,掉到了碗里,墨上筠干脆放下筷子,把勺子拿出来。

    抽空看了眼阎天邢,继而视线收回,她声音稍稍压低,意味不明地道:“那挺好。”

    阎天邢想了想,没吭声。

    墨上筠也没再说话。

    在车上吃完阎天邢的早餐,阎天邢带她兜了会儿风,然后就开着车回了军区。

    *

    回了军区,墨上筠和阎天邢就分开了。

    阎天邢要忙明天的行动,墨上筠对此事不好多加打听,加上得看着二连那群小崽子,便各忙各的。

    墨上筠在训练场待了一整个下午。

    不是监督二连积极训练,而是监督他们按规定训练,训练量不能少、也不能多,天一黑,就强行把他们赶出了训练场。

    她其实不怕二连累着,毕竟训练这种事,只有越练越强,没有越练越怂的,但她怕被指导员找,听指导员说十分钟的话,她脑子得嗡嗡嗡十个小时,倒不如让二连轻松一下,她自己也落得个清闲。

    夜幕降临。

    墨上筠按时吃了晚餐,习惯性去办公室坐了会儿。

    不曾想,去的巧,接到了燕归的电话。

    “墨墨,我已经顺利晋级,可以参加三月的军区考核了!”刚一接听,电话那边就传来燕归聒噪的声音。

    眉头一抽,墨上筠将手机移开些许,强忍着没挂了电话,很给面子地回应了一声,“哦。”

    “嘿嘿,”燕归笑的很阴,“第一手消息,听不听?”

    “不听。”

    “偷偷告诉你,”全然不顾墨上筠的回答,燕归低声道,“等考核结束后,军区会举行一场精英集训,这些精英来自于两个渠道,一部分人是通过这次考核挑选,一部分人是直接挑选的。我现在的目标是精英集训!”

    “哦。”墨上筠很是平静。

    “你不惊讶吗?”燕归奇怪,“以你的能力,很有可能被直接挑选,到时候我们没准能一起集训呢。”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淡定应声,“哦。”

    “你就不能,适当地激动一下?”

    “那我很荣幸。”墨上筠很给面子的改口。

    燕归嘴角抽搐:“谢了哈……”

    墨上筠挂了电话。

    顺带,静音,将其丢回抽屉里。

    扫了眼桌面,注意到阎天邢上午看的件夹,顿了顿,她将其拿了起来。

    没跟阎天邢计较动她件,是因为这里面都是二连的人员资料。

    全部都是她总结的。

    从基本信息到各项体能、科目的详细记录,甚至包括一个月来增长变化。

    平时闲的没事,墨上筠就做这些总结,以至于比朗衍待办公室的时间还长,不过这些她连朗衍都没给看,等着等下个月的营里考核结束,再做一次详细的总结,到时候再给朗衍看,好跟他商量接下来的训练计划。

    她将件夹大概翻了翻。

    优秀的人,增长速度也快,比如黎凉、林、向永明等人,也有稳步增长的,当然,也有拼了命效果不显著的。

    每个人的资料都过了一遍后,墨上筠将件夹合起来,放到一边。

    看了眼时间,九点半。

    她拿出抽屉里的手机。

    果不其然,燕归打了两个未接电话,见她不接,又发了很多信息过来。

    ——墨墨,你人呢?

    ——不会是手机没电了吧?

    ——还有件事跟你说,上次回家的时候,我特地去你家拜年了,见到你爸和你妈,跟他们聊了聊……我跟你说,特别惊悚!

    ——你爸打算给你相亲!相亲!你知道对象是谁吗,就是咱们军区军长的儿子,叫封帆!

    ——信息我都给你打听清楚了,28岁,两杠一星,你的校友,学电子对抗的。

    ——墨墨,你吱个声啊。

    ——墨墨,虽然我是你妈的脑残粉,但这件事,我站你这边!我的墨!别怂啊!千万不要怂!长辈包办的婚姻都是不幸福的,更何况你才21岁,你的大好青春别被家庭束缚了!我跟你说,绝对不要答应去相亲,不然你这辈子就毁了!谁知道那个封帆长啥样,名字还没我好听呢,万一长得肥头大耳、歪瓜裂枣的,到时候对后代不利啊!

    墨上筠本想回他几句,看到最后那条信息,脸色微微一黑,最后决定忽视了。

    相亲又不是联姻,被他整的跟非嫁不可似的。

    莫名其妙。

    放手机放回去,墨上筠站起身,关了灯出门。

    今晚,情况特殊,墨上筠特地去三楼和四楼转了一圈,一间间宿舍去串门。

    如她所料,这一个个的,亢奋得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商量着明天的行动、如何向三连报仇,激情昂扬。

    只有墨上筠在的时候,他们才收敛了点儿。

    逛了一圈,墨上筠实在无奈,来了一次紧急集合,让处于兴奋状态的他们来了一次五公里武装越野,跑完后,看着一个个焉了吧唧的战士,才把他们赶回宿舍睡觉。

    *

    第二天。

    黎明时分,五点整。

    集合哨声在偌大的基地内响起。

    十分钟后,三个连队的人全部集合,一辆辆卡车停在操场上,将他们装上车。

    每个连队三辆车,基本每个排分配一辆车。

    墨上筠代替朗衍参与行动,上了一排的车。

    道路崎岖,一路颠簸。

    众人从精神抖擞到困意蔓延,一个小时后,基本都在打哈欠了。

    就这么干坐着,实在是无聊得很。

    墨上筠坐在角落里,一把88式狙击步枪放在手边,闭目养神。

    忽的,听到有人问了一声。

    “墨副连,我们有什么计划吗?”

    她睁开眼。

    讶然发现,那一句话,把车内所有人的视线,都顺利吸引过来。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车厢内,视野也渐渐清晰不少。

    “有。”

    墨上筠微微瞌着眼,语调懒洋洋的。

    她的声音很独特,虽是年轻的女声,但不尖锐刺耳,带着惯有的沉稳、清冷、淡然,莫名其妙的,一说话,不仅能让人认真倾听,还能稳定人心。

    本就是有人随口一问,不求能听到墨上筠有什么计划,可她的回答出乎意料,众人立即来了精神,只觉得睡意全无。

    “什么计划啊?”

    “是对付其他两个连队吗?”

    “墨副连,有什么好主意,赶紧说来听听呗。”

    ……

    声音过于嘈杂,墨上筠遂睁开眼,狭长的眼睛里一片清明,没有半点睡意。

    “今晚,解决掉三连。”墨上筠云淡风轻道,“后面两天,你们自己看着办。”

    众人:“……”

    哈?

    他们,没有听错?

    直接把三天的计划全说了,而“解决掉三连”,这么大的事,她一句话带过,好像压根不值得一提似的。

    他们表示有点懵,一时半会儿没回过神来。

    “墨,墨副连,”张政的声音有些抖,不可置信地盯着墨上筠,一字一顿地重复,“你说,今晚解决掉三连?”

    神色淡淡的,墨上筠看了他一眼,“嗯。”

    “……”

    张政差点儿咬到自己舌头。

    与此同时,其他人回过神来,纷纷发声——

    “墨副连,你是不是知道我们跟三连的事了?”

    “今晚怎么解决掉三连?”

    “今天是你一个人出马解决,还是顺带捎上我们?”

    “墨副连……”

    ……

    墨上筠有些烦,抬手揉了揉左耳。

    见到她这个动作,众人下意识闭上了嘴。

    ——总有一种感觉,墨上筠下一刻会掏出一枚哨子来,朝他们吹个几声,闹得大家耳朵都不得安宁。

    “你们的恩怨,你们自己解决。”墨上筠说的极其平静,眼见着他们一个个的又想发言,才不紧不慢地补充道,“我负责布局。”

    ------题外话------

    鉴于有人等二更,没等到又心情不好,所以取消下午二点的二更。

    也就是说,十点依旧按时更新,但二更章节成为福利,有时间,把写出来了,就更新,但也有可能不更,随机的,大家就不要费心等了。

    先别急着骂。

    瓶子要忙论和一些琐碎事,加上现在写多了俩毛病:精神状态不佳,不写;思路不理清,不写。总而言之,喜欢慢慢来,删删改改的,虽然你们看着估计差不多,但瓶子写完后自我感觉会超级好,唔,这应该有助于瓶子提高对这篇的积极性。

    其实这也是瓶子再三犹豫决定的,时速不快,质量和字数,只能选其一,瓶子暂时选择前者。

    ^_^,谢谢大家耐心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