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9、理解,能理解!【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哔——哔——哔——”

    三声哨响,打断了所有的提问。

    “既然没问题了……”话到一半,墨上筠语调一冷,“解散!”

    众人:“……”

    靠,还有好多问题没问呢!

    然而,自食其果,无论他们如何缠着追问,墨上筠都是只字不提。

    反正大概情况她都说清楚了,其余的也就一些琐碎问题,对行动并没有什么影响。

    甩开二连,墨上筠直接回到办公室。

    将电脑件里的一份训练方案调出来,然后用打印机打印成三份。

    墨上筠一出门,就见到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别躲了,来个人。”墨上筠倚在门边,不紧不慢地朝楼梯方向道。

    “报告!”

    麻利儿跑出来的是黎凉。

    身为排长,就要有随时出来撑着、保护其他人的自觉。

    然而,他跑到一半,速度就慢了下来,小心地盯着墨上筠,带着明显的紧张。

    “赶紧的。”墨上筠不耐烦地催促一声。

    黎凉咳了一声,加快了脚下速度,硬着头皮来到墨上筠跟前。

    墨上筠将手中的a4纸递过去,“接下来四天的紧急训练方案。”

    稍稍一惊,黎凉面露喜意,随即迅速接过,应声:“是!”

    墨上筠转身往办公室里走。

    顿了顿,黎凉似是下定决心,喊住她,“墨副连!”

    闻声,墨上筠脚步一顿,斜斜的打量他一眼。

    意思是,有话快说。

    “那件事,你是不是……知道了?”黎凉颇为迟疑。

    按照原计划,是想等二连赢了三连后,才跟墨上筠说的,毕竟扬眉吐气了一把,不管起因是什么,墨上筠应该能消气。

    偏偏,他们没有想到,二连输的一败涂地。

    这种糗事,实在没脸跟墨上筠讲,但以墨上筠的手段,不再逼问他们,应该是已经知道了。

    没有清晰的答案,他们也摸不清,趁着没有其他人在,黎凉正好借此计划,找墨上筠问个清楚。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个想法,好歹也说一下不是?

    墨上筠侧过身,面朝他,凉凉道,“不知道。”

    黎凉愣了一下。

    这个不知道,应该是藏有深意的。

    就昨天墨上筠的表现来看,如果真的“不知道”,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可如果她知道了,却说“不知道”,意思是……

    黎凉觉得揣摩墨上筠的心思很费脑力,可仔细想下去,也能渐渐琢磨透她的深意。

    ——她知道了,但在连队面前,先装作不知道。

    而更深的意思,比如她的理由、她先做什么、她的想法,完全捉摸不透。

    想法就此打住,黎凉回过神来,提到了另一件事上,“还有,连里商量着,先关于考核的问题总结一下,一次性问你……”

    说着,黎凉特地观察墨上筠的表情。

    倒也没有不耐烦。

    墨上筠截断他,直接道:“打印好再给我。”

    问个问题还带打印的?!

    这种惊世骇俗的条件,让黎凉着实吓了一跳,嘴角狠狠抽了下,心想不跟她计较,才立正喊道:“是!”

    话刚喊到一半,他嘹亮的声音,就被墨上筠的关门声打断了。

    黎凉:“……”

    *

    墨上筠坐回电脑前,简单整理了下件。

    这时,手机嗡嗡嗡地响起。

    手机放在抽屉里,她顿了顿,把抽屉给拉开,找出正在震动的手机。

    来电显示:妈。

    极具冲击力的一个字,让墨上筠手难免一抖。

    片刻后,才稳下来。

    把手机递到耳边,她接了电话,“妈。”

    “是我。”

    回应她的,是一个低沉平静的男声。

    “哥。”

    眉头轻挑,墨上筠不露痕迹地喊了一声,但却在心底松了口气。

    她问:“回家了?”

    “嗯。”墨上霜没有客套话,直接转告,“天邢的礼物带到了。”

    “哦,”墨上筠勾了勾唇,“是脑白金吗?”

    “什么脑白金?”墨上霜不明所以,顿了下,“是一把纪念军刀。”

    啧,挺会投人所好的。

    “妈让你打给我的?”

    “嗯。”

    “她没什么想说的?”

    墨上霜沉声道:“下一次,礼物自己选,找人代劳更没心意。”

    “……哦。”墨上筠悻悻然出声。

    平时母上过生,她买的也是些化妆品、衣服首饰、香水鲜花等等,一般都是她去商场,找人问一声给母亲送礼物,应该送什么好,然后就会有很多人热情地给她推荐。

    她是直接从里面选的。

    慢的话,花个半个小时,快的话,五分钟足以搞定。

    墨上筠自认为,这种应付似的行为,谈“心意”都有些夸她了。

    眼下,阎天邢帮她送把纪念军刀,超乎常规的“合人心意”……被识破,墨上筠也不觉得意外。

    见墨上霜一直没说话,墨上筠头疼的摁了摁眉心,找话问:“她在做什么?”

    微顿,墨上霜道:“糊弄人。”

    “哈?”

    “有小孩来家里拜年,太吵,她觉得烦,在编鬼故事吓人。”

    “……”墨上筠稍有哑言,心叹不愧是她妈,半响,磨蹭出一句,“哦,我挂了。”

    “嗯。”

    墨上霜果断挂了电话。

    总归不是她妈打来的电话,墨上筠有点庆幸,对墨上霜直接掐了电话一事,并未在意。

    *

    翌日,凌晨三点。

    不到墨上筠晨练的时间,可,她被上铺细微的动静给惊醒。

    微微眯起眼,墨上筠的大脑迅速恢复清明,辨认出那是穿衣的声响。

    犹豫了下,墨上筠没有动弹,继续睡她的。

    然——

    林从上铺下来,她就听到走廊传来开门的声音、杂乱的脚步声、低声说话的声响。

    夜深人静,以至于任何动静,都极其清楚。

    “加练?”

    短短的两个字,声音清凉、慵懒,忽的在寂静的宿舍内响起。

    “……”

    正在穿鞋的林,冷不丁被她吓了一跳,头下意识抬起来,警惕地盯着下铺的墨上筠。

    墨上筠依旧躺着,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呼吸平静,连眼皮子都没掀一下。

    若非宿舍里只有她可能说话,林没准会怀疑话是别人说的。

    “嗯。”林应声,把鞋带系好。

    “加油。”

    薄唇轻启,淡淡地说完,就再没别的表示。

    林站起身,本想抓紧时间离开,但转念一想,又有些不甘心,“你不问问?”

    没有她的命令,连队自觉加练,而且没有任何哨响、铃声——

    事先约好,私下里加练,墨上筠真就视而不见?

    墨上筠懒洋洋地回道:“没兴趣。”

    只要他们身体承受得住,自觉加练是件好事,她才懒得管。

    林站在床边,不急着走,过了半响,她才拧着眉继续问:“你为什么不竞争名额?”

    墨上筠眉头微皱。

    这话题是结束不了了?

    “给你两个选择,”墨上筠睁开眼睛,微弱的光线下,能看清她双眼一派清醒,她盯着林,一字一顿,“一,你继续不依不饶地追问;二,我现在就去陪你们加练。”

    林:“……”

    行。

    只要墨上筠不想说的事,无论再如何紧追不放,墨上筠也绝对不会松口。

    就算……她很不耐烦。

    琢磨了下,林还是选择前者,不给那群自觉起来的人惹事,沉默地离开。

    一直等她出门,将门给关上,墨上筠才闭上眼,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

    上次被一连刺激,二连着实在训练上用了心。

    这次被三连打击,二连跟被打了鸡血一个样。

    整整三天,按照墨上筠的训练计划来,白天拉体能、晚上恶补野外求生知识,但墨上筠给他们安排的还不够狠,有一定的休息时间,于是他们自己对自己更狠,一旦有空余时间,就赖在训练场不肯走。

    排长赶着回去休息,都死撑着不肯。

    对这种积极训练、不甘落后的二连精神,朗衍和指导员时不时凑过去看一看,表示叹为观止。

    但是,这种凭借一股子斗志,强行训练的行为,也让他们产生了一定的担忧。

    劳逸结合,劳逸结合!

    过度疲惫的体能训练,他们身体哪能吃得消?!

    第三天,指导员就特地找了墨上筠,示意她出马,让这群小子歇停一下,再这么亢奋下去,他们甭说争口气了,到时候怕是全部送医院了。

    墨上筠听着指导员说了三分钟,然后就应了声“好”,表示一定完成任务,强行把他老人家给送走了。

    第四天。

    刚过四点,墨上筠就听到走廊的脚步声,眉头一挑,总算不再装聋作哑了。

    于是——

    林惊奇的发现,墨上筠不仅提前起床,甚至还比她先整理好着装。

    “你想做什么?”

    林跳下床,朝墨上筠问了一句,才俯身去穿鞋。

    看了她一眼,墨上筠慢条斯理地掏出哨子。

    眼角余光瞥到那个黑色的哨子,林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系鞋带的动作都加快了不少。

    然而,她还是慢了一步,她刚穿好鞋,墨上筠就已经出了门。

    下一刻,混乱的走廊上,响起了熟悉的哨声。

    “哔——哔——哔——”

    “哔——哔——哔——”

    “哔——哔——哔——”

    刺耳的声响,在最快的时间内,把杂乱声响压制下去,同时,也制止了战士们集合的行动。

    紧接着,是墨上筠冷冷的命令声——

    “一分钟,给我滚回去!”

    林大步走出来。

    走廊亮着灯光,二连战士分散在各处,还有溜到楼梯附近的,由于墨上筠的哨声和命令来的猝不及防,他们下意识地定住了步伐,但或站或跑或蹲的动作,都像是被定住似的,浑身僵硬。

    至于墨上筠,就站在三楼和四楼的楼梯连接处,手里抓着那枚哨子,目光冰冷的审视着这群蠢蠢欲动的人。

    这事来的过于匆忙,谁也没有回过神来。

    好在林有心理准备,愣了一下后,就走向楼梯,看着站在下面的墨上筠,道:“报告!我们都是自愿的!”

    “我没逼你们,你们当然是自愿的。”墨上筠斜了她一眼。

    林:“……”

    靠!

    自愿的还不行吗?!

    见他们还是一动不动的,墨上筠眉头挑了下,然后朝他们招手,“靠近点。”

    话音落却。

    这时,两层楼的战士们,都胆战心惊地朝她靠近。

    很快,这楼梯里就挤满了人。

    “你们怎么折腾,本来也不关我的事,不过,”话语一顿,墨上筠视线从他们身上一扫,“一来,考虑到你们自觉了几天,战前,确实该养精蓄锐一下;二来……”

    众人探出头,半认真半担忧地聆听。

    被墨上筠给吓怕了,他们真是不能放心。

    狭长的眼睛一眯,墨上筠继续道:“二来,你们指导员替你们着想,让我来劝你们两句,如果我没做出点效果来,被你们指导员继续苦口婆心地念叨……”

    众人:“……”

    妈的!

    这理由虽然不着调,但是,真是……非一般地能理解!

    一群人不吭声,正在心里做思想斗争。

    这时,向永明冒出头来,笑嘻嘻道:“墨副连,你不行啊,指导员劝你的时候,你不是该义正言辞地怼回去吗?!”

    “……”

    那一瞬,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感觉到一股名为“作死”的气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