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8、妈的,还有完没完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食堂外的空地上。》>》

    百来号人,站成方正队,纵横排列,以跨立姿势站好。

    夜幕降临,空地上亮着昏暗的路灯,然,一眼看去,属于军人的庄严肃穆却不减分毫,有棱有角的凌厉气势化作利剑,迎面狠狠刮了过来。

    足足等了一刻钟,他们却一声不吭、没有任何怨言,个个站得笔直端正,神情严峻。

    手里拎着黑色哨子,墨上筠踱步来到列队前面。

    “等了会儿,谁有牢骚吗?”墨上筠神色冷然,字字沉稳,话语带着一定力度。

    “没有!”

    众人不敢怠慢,不约而同地喊道。

    墨上筠满意地点了下头。

    还行。

    “既然这样,再站半个小时,”墨上筠不紧不慢道,“把早上锁门的债给还了,怎样?”

    “……”

    一行人不可思议地睁大眼。

    来了来了,果然是来讨债的。

    “报告!”

    抢在众人犹豫时,向永明喊出声。

    “说。”墨上筠懒懒看他。

    向永明目光灼灼,义正言辞地反驳道:“是您发的战帖,既然您能挑刺让黎连长罚跑,我们为什么就不能采取点手段?!”

    “我的理由算光明正大,你们这……”说到这儿,墨上筠挑了下眉,颇为不屑地扫了他们一眼,“一来,没实际效果;二来,不尊重副连。就你们这点伎俩,也好意思拿得出手?”

    众人:“……”

    他们感觉受到了深深地打击。

    就墨上筠的意思,只要他们真的能把她给困住,她也不会就此追究了。

    他们的逻辑本来是:困住她、得罪她。眼下的结果是:没困住她,还得罪了她。

    简直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时间,向永明也被墨上筠噎得没声,硬是没从她的歪理里找到可反驳的理由。

    “报告!”这次喊话的是黎凉。

    墨上筠看他,“说。”

    “我们愿意再站半个小时!”黎凉代表大部分战士喊道。

    “半个小时是先前的债,现在……”墨上筠微微眯起眼,笑的像只狡猾的狐狸,“改了,一个小时。”

    “……”众人顿了顿,最后咬牙切齿地喊道,“是!”

    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倘若他们继续跟墨上筠争执下去,没准能就此站上整整一晚。

    墨上筠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

    见他们应声,墨上筠微微点头,闲闲道:“我去溜达一圈,一个小时后回来。”

    “……”

    众人差点没被她气得呕血。

    罚也罚了,还故意气他们,脸呢?!

    但,纵然一个个都气血上涌,也没人敢吭声。

    拍了拍手,墨上筠跟散步似的,真的走了,那悠闲的模样,着实把人气得不轻。

    *

    四十分钟后。

    从食堂回来的朗衍,在训练场找到墨上筠。

    也没训练,她正坐在四百米障碍的水平梯上,两条腿垂落下来,悠闲的晃荡着,手里拿着把95式自动步枪——全部都是零件,她正在慢条斯理地组装,动作看着不着急,但速度很快。

    朗衍不过打量的功夫,她就已经将步枪给组装好了。

    紧随着,她双手端着枪,黑漆漆的枪口,正好瞄准着这边。

    被发现了。

    被枪口对准,让朗衍心生几分危机感。

    不再继续杵着,朗衍径直朝她走过去。

    “墨副连,”走近,朗衍仰着头,看着坐在上面的墨上筠,笑问,“怎么在这儿呢?”

    “闲得无聊,帮连里保养下枪支。”墨上筠垂下眼帘,说的特诚恳。

    她保养枪支,就保养这一支枪?

    朗衍皮笑肉不笑,客客气气道,“辛苦了。”

    “不辛苦。”墨上筠毫不心虚地回他。

    朗衍:“……”

    这么不要脸的话,他是真接不下去了。

    “来,接着。”

    冷不丁听到墨上筠的声音,朗衍一抬眼,只觉得视野里那抹人影一闪而过,猛地有抹黑影压下来——是那把枪。

    头皮倏地发麻,朗衍下意识伸手将那把枪捞住,险险避免被枪砸到脸的后果,几乎是同一时间,听到身侧的动静,偏头去看,才发现墨上筠已经跳了下来。

    朗衍不由得神色诡异地看了她两眼。

    他也是搞不懂了,明明就是个女的,怎么老让他有种“这么帅”的感觉?!

    真是要命。

    “不是来替他们说情的吧?”墨上筠偏过身,正面看向他。

    那眯眼轻笑的模样,落在朗衍眼里,着实毛骨悚然。

    “不是!绝对不是!”朗衍当机立断地表明立场,坚定无比地道,“那群小兔崽子……该罚!该罚!”

    “那就好。”墨上筠往前走了两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和气道,“枪就劳烦你送回去了。”

    “……好。”

    朗衍觉得自己秒变跑腿的。

    “对了,”将手收了回去,墨上筠抬眼看他,“明天起开始训练,没问题吧?”

    “没有。”

    按理来说,假是放到初七,墨上筠先前的训练计划里,这几日的训练强度也有所降低,但以二连现在的状态,假期缩减一半,他们应该也没意见。

    “那行。”墨上筠点头。

    顿了顿,朗衍稍作沉思,道:“指导员问起来,让他来找我。”

    墨上筠笑着看他,这位连长,简直越来越上道了。

    “还有就是,”朗衍轻咳了一声,“我路上遇到了陈连长,这大过年的,也不知怎么的,他看起来不是很高兴……”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脸上笑容收了回来,转身就走,“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哎哎哎,”朗衍好笑地喊住她,“你下次去的时候,提前告诉我一声,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行。”

    墨上筠应付似的答应,朝他摆了摆手。

    目送她离开,朗衍耸了耸肩。

    本想跟她说一说二连情绪的事,现在看来……怕是没这个必要了。

    由她吧。

    有这么个尽心尽力的副连长,天知道给他减轻了多少工作压力。

    *

    墨上筠提前十分钟回到食堂。

    门口的空地上,二连还老实地在那里站着,整齐划一。

    一见到她,那一个个的表情,皆是蠢蠢欲动。

    墨上筠特善解人意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转身直接进了食堂。

    不到两分钟,一手端着一碗汤粉,一手拿着张凳子,凳子往门口一放,自己坐了下去,然后就在那些眼馋的目光中,动作优雅地把那碗汤给吃完。

    众人差点儿没被她给气死。

    妈的,存了心要气死他们啊。

    吃完汤粉,墨上筠把碗和凳子一收,时间也差不多了。

    再一次走出食堂,墨上筠手里拎着个哨子,已然恢复了平时淡然闲散的模样。

    “正好一个小时。”走至他们面前,墨上筠看了眼表,朝他们道,“休息一下,辛苦了。”

    “报告,不辛苦!”

    憋了一肚子火的二连战士,当即抬高声音,异口同声地朝她吼道。

    那一声吼,气冲云霄,铿锵有力,震耳欲聋。

    墨上筠抬手摸了摸左耳,朝他们露出个极其阴狠的笑容。

    一帮二愣子,被她这么一笑,顿时冒了一身鸡皮疙瘩,非常识趣地向恶势力低下头,全部闭紧嘴巴不敢再出声。

    “立——正,稍息!”墨上筠简单地发布口令。

    注意着他们整齐一致的动作,墨上筠不由得挑眉,总算能被称之为“训练有素”了。

    “说个事。”往前走了一步,墨上筠扫视着他们,懒懒道,“三月,军区打算给精英来一场考核,也给了侦察营一定的名额。虽然你们……”

    说到这儿,顿了顿,墨上筠见着他们渐渐来了精神,于是泼了盆冷水,“能力也就那样,不过,营里会给你们公平竞争的机会。”

    “报告!”

    她话音一落,就听到人群里响起迫不及待地声音。

    还是话多的向永明。

    墨上筠不耐烦挑眉,视线凉飕飕地盯着他。

    “……当我没说。”向永明心一寒,妥协了。

    “俯卧撑,五十个。”

    懒得跟他废话,墨上筠直接发布口令。

    “是!”

    向永明认命的应声。

    这一次,墨上筠也不等他,趁着他做俯卧撑的功夫,把“机会”简明扼要地跟他们说了一遍。

    时间:初八到初十,为期三天。

    地点:安城的某山脉。

    规则:三个连队,三条路线,但路线接近。也就是说,连队间时常有接触的机会。白天野外留行军,不允许互相攻击,晚上扎营,18点到6点,连队之间互为敌人,可以开火。

    补充:

    一、一旦牺牲,立即淘汰。

    二、白天发动攻击,淘汰。

    三、名额很少,连里也存在竞争,但绝不允许互相攻击。一旦发现向同伴下手、或是有意图的,一概淘汰。

    三、成功活下来的,不一定能入选名额,但活不下来的,绝对没资格入选。

    “就这样。”

    墨上筠全程以漫不经心的口吻说完。

    然而,她的语调再平静,也不妨碍整个二连激动高昂的情绪。

    可以互相攻击!

    意思是,他们能正面跟三连杠上!

    上午在三连那里受的气,他们马上就能有发泄的机会!

    一群人跃跃欲试,如此好的消息,甚至让他们忘了先前全连低沉的气氛。

    “报告!”

    这时,做完俯卧撑的向永明,大声朝墨上筠喊道。

    “归队。”墨上筠淡淡看了他一眼。

    向永明立即起身,老老实实归队。

    “还有什么疑问?”墨上筠适时地问了一句。

    “报告!”

    “报告!”

    “报告!”

    ……

    一时间,诸多人冒出来喊话。

    墨上筠头疼地皱了皱眉。

    很快,她点了几个人,让他们一个一个地问。

    “这次行动,你会参加吗?”

    “会。”

    “有个私人问题!”有人迫切地想问。

    “问。”

    “那你是不是也会竞争名额?!”那人继续问。

    这问题一出,所有人的焦点都聚集在墨上筠身上,显然,他们也非常想知道墨上筠参与竞争。

    倒不是怕墨上筠抢了他们的名额,而是——

    他们很想看看墨上筠的真正实力!

    “不是。”闲闲地出声,墨上筠道,“下一个。”

    “为什么?!”

    队伍里传出清朗的声音,由于女性的声音过于独特,以至于连队安静下来,皆是好奇地看过去。

    这一次,问话的是林。

    看起来,对于这个问题,林很在意。

    目光凌厉地盯着墨上筠,冷冰冰的,带着一股子执着和坚持,怕是想追根究底地问个最详细的答案。

    然而,墨上筠最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也很意给人泼冷水。

    “拒绝回答。”

    她神情淡淡的,给了个最让人吐血的答复。

    林俨然被气得不轻。

    眼角眉梢,尽是冰冷的怒火,死死地盯着她。

    整个连队,只有林知道墨上筠的“深不可测”,在连队里所表现出来的能力,绝对不是她的真实实力。以墨上筠的能力,pk掉其他的人,顺利拿到一个名额,完全不是问题。

    但是,墨上筠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拒绝了这次机会。

    林很生气,但连她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何这么生气。

    或许是单纯不喜墨上筠这种什么事都不上心的性子,又或许,是因为失去了一次探究墨上筠真正实力的机会……

    避开林的视线,墨上筠继续出声,“下一个。”

    “报告,我们也想知道你的原因!”

    “报告,请问你为什么不竞争这次考核!”

    “报告,……”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全部都是一个意思。

    墨上筠烦躁皱眉。

    妈的,还有完没完了?!

    ------题外话------

    继续推荐阿锦的新豪门主母,浮光锦或者豪门主母,戳戳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