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7、您最好别掺和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半路上,墨上筠手机没电关机,以另一种方式,结束了跟牧齐轩的通话。移动网

    收好手机,她拎着留饭盒,走过了二连,一路来到一连基地。

    “墨副连,回来了啊。”

    “墨副连,新年好!”

    “还没吃早餐吗?”

    ……

    沿途遇到的一连战士,都热情洋溢地跟墨上筠打着招呼。

    墨上筠颔首回应。

    畅通无阻地来到陈科的办公室。

    刚到门口,里面就有个战士小跑出来,见到墨上筠,立即笑道:“墨副连,来找陈连长啊!”

    “嗯。”

    墨上筠点了下头。

    “人在里面呢,我先走了啊。”战士指了指办公室。

    “好。”

    战士朝她傻了会儿,然后才抱着一堆资料,蹭蹭跑没了人影。

    墨上筠心觉奇怪。

    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一连,对她……非一般的热情。

    “叩。叩。叩。”

    在门口象征性地敲了下门,墨上筠也没等到陈科说话,就慢条斯理地走了进去。

    陈科见怪不怪。

    只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墨上筠可不是会来串门的性子,再者眼下二连和三连比赛当是紧要关头,于情于理,墨上筠也不该出现在这儿。

    “陈连长,新年好。”

    墨上筠语调懒懒地问候着,大步流星地来到陈科的办公桌前。

    手一抬,把椅子一拉,就坐在了陈科对面。

    陈科视线停在她手中的饭盒上。

    “稀客啊,”陈科问,“从哪儿来呢?”

    “三连。”墨上筠把饭盒打开。

    里面还剩几个小笼包。

    拿着饭盒跑三连溜一圈,陈科也是很不懂她的意思。

    没揪着饭盒不放,陈科直接问:“结果怎么样?”

    墨上筠别有深意地打量他。

    想来,一连也是全部知情的,都在关注着情况,只是碍于不好站边而没掺和。

    倒是她这个主人公,被想方设法地隐瞒,算是最晚知道的。

    “输了。”墨上筠吃了个小笼包。

    “哦。”陈科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可一顿,又面露迟疑之色,狐疑地问,“不对,你来找我,不会是因为这桩事吧?”

    “不然呢?”墨上筠朝他挑眉反问,眼含笑意。

    “……”陈科沉默了下,继而站起身,“我忽然想起来有点事没做。”

    “陈连长,”墨上筠悠悠然叫住他,不紧不慢道,“三连这档事,可是能深究的。”

    歧视女性,侮辱长官,挑衅其他连队,往深里追究,她能让那几个挑事的……断了前程。

    陈科沉思了下,往后退了一步,又坐了回去。

    “墨副连,”手在桌面敲了一下,陈科沉声道,“这事,跟一连可没关系。”

    打心底讲,陈科是真不想掺和的。

    以他的角度来看,三连确实做的不对,虽然对女军官……有点偏见,那是常理。但有些心思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讲,真没脑子说出来,那算什么事啊?

    退一万步来说,人家碍着你了吗?

    墨上筠还老来他们一连挑事呢,他们一连不是也没揪着这种无聊问题不放?

    但是,陈科跟范汉毅多年好友,也不好说什么。

    “我知道,”墨上筠慢慢地把饭盒里的小笼包吃个干净,过了会儿,才拍了下手,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朝陈科道,“我是来提个醒的,这事呢,您最好别掺和。”

    陈科没有吭声,打量着她。

    悠闲地坐在对面,翘着二郎腿,姿态闲散,一手搭在身后的椅子上,一手把玩着一把军刀,神情、动作,皆是漫不经心,明明是只暗中伤人的猎豹,偏偏像是慵懒的猫。

    跟他侄女年纪相仿,女军官,刚下连队,没什么带兵经验,可不过一个月时间,就能让二连从最初的敌对厌恶,变成现如今的死命维护,而且,还从根本上改变了二连。

    他问过二连指导员,有关这个副连长,没有得到多少可用的资料。

    一切靠接触、靠感觉。

    他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丫头,不简单,不可小觑。

    年龄不代表阅历、经验,自然,不能凭借她的年轻、性别,就对她的手段和能力做评价。

    所以,根据他对墨上筠短暂接触的了解——

    她是真的不打算就此作罢了。

    半响。

    “好。”陈科点头。

    暂且就信她做事有分寸。

    就算出了格,事情发展如何,这事跟他们一连,真没关系。

    年轻人嘛……吃点亏呗,也没什么。

    “谢了。”回应一句,墨上筠顿了顿,继而道,“我在这待会儿,没意见吧?”

    陈科审视着她,拧起眉头,很是戒备,“做什么?”

    怕了她还不行吗?

    有事说事,说完好走,不然他得时刻防着她,他还要不要做事了?

    墨上筠索性摊开来讲,“也没事儿,就图个清静。”

    “……”

    思索了下,陈科恍然大悟。

    眼下二连输了,连队里肯定持续低气压,像墨上筠这种……嗯,怕麻烦的,避开是最符合她作风的。

    这么想着,陈科竟是有些同情她,提议道:“要不,让一连陪你们玩玩?”

    一来可以转移一下二连的注意力,二来嘛,顺带,让他们报了上次“堆雪人”和“潜伏训练”的仇。

    “你试试?”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

    陈科感慨地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呐,一聪明起来,就忒招人烦……招人烦呐……

    墨上筠索性也就招人烦了,在陈科的办公室里一待,就是一整天,午餐都是托一连战士去他们食堂带回来的。

    一直待到天黑,墨上筠想起二连食堂今晚加餐,才跟陈科告别。

    陈科面色扭曲地目送她离开。

    她一走,陈科就没忍住,直接给范汉毅打了电话。

    “我跟你说,你现在!最好!抓紧时间!赶紧带着三连去跟他们道歉!”

    “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上次我们一连就旁观了一下,她可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生生让我们连跑了五公里!你当时怎么说来着?怕了她,来劝我吧?”

    “有营长当裁判又能怎么样?比赛这事她奈何不了你,别的地方就不能找你的茬了?”

    ……

    说到最后,陈科急的拍桌。

    “不对,我们俩连队的是,你操什么心?”范汉毅不明所以,甚至有些莫名其妙,“她咋就招惹你了?”

    “她在我这里待了一天!整整一天!”提到这事,陈科直接暴走,“大到办公室装修,小到我的签名,全被她挑了个不是!你能耐,你让你们三连对付她啊,把她招惹到我这来做什么?!”

    这才是重点!

    这才是爆发点!

    这才是暴躁的关键!

    本来吧,陈科上午还有些同情墨上筠的,但不到半个小时,上上下下被她挑出了不少毛病,说话还以一副“特为你着想”的口吻,你不答上几句吧,火气压不下来,你答上几句吧,人家挑的毛病就更多了。

    着实让人又气又恼。

    就因为有她在,陈科今天的工作三分之一都没完成。

    时间都花在想法子怼她、避开她,还有生闷气上了。

    听得陈科暴走的声音,范汉毅都觉得背脊发寒,总觉得背后邪风阵阵。

    “这件事,我很同情你。”范汉毅适当地表露出几分同情,可话锋一转,却道,“要不,下次我们俩去她哪儿坐坐?”

    “要去你去!”

    陈科啪的一声,就将电话给摔了。

    嘴皮子没墨上筠利索,往她那边跑,不是存心找膈应吗?!

    *

    二连,食堂。

    一天未归,墨上筠进了门后,特地观察了下食堂内的情况。

    正值饭点,二连所有人都在,但,也仅仅是都在。

    平时每到这个时候,食堂里热闹得跟炸开锅似的,墨上筠都得躲着走,可眼下,每个人都在安静吃饭,一声不吭的,唯有夹菜、吃饭的动静。

    叮儿郎当。

    气氛只有更压抑,没有最压抑。

    连她出现都不好使。

    吃饭要紧,墨上筠就当没看到,端着餐盘去打饭。

    打菜时,见到俩炊事员,朝她挤眉弄眼的,示意她关照一下二连的情绪,她眉目微动,权当没注意到。

    端着餐盘去找位置,没走两步,就听到寂静的食堂里有人喊——

    “墨副连,这边!”

    不远处的一张餐桌上,向永明探出头来,颇为招摇地朝她招手。

    他这一声喊,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喊了过来,一个接一个的,都将视线落在墨上筠身上。

    有躲闪的、有愧疚的、有伤感的、有不甘的、有迟疑的……

    墨上筠稍作思量,端着餐盘朝向永明那边走了过去。

    就这功夫,向永明已经空出个位置来,专门让她坐下。

    墨上筠走近,却无视他空出的位子。

    “怎么,惹出乱子了?”凉飕飕地盯着向永明,墨上筠极不信任地挑眉。

    “没有没有,”向永明忙道,话语里满含暗示意味,“这不是,一天没见到你,怕你跟我们打赌,那啥了……不好意思嘛!”

    墨上筠了,“你给我让个位置,我就好意思了?”

    拐弯抹角地想探她的底,试探她知不知道“二连和三连”那一档子事,也就他——向永明有这个胆量!

    向永明倒是没被她的讽刺给打击到,依旧贼心不死,直接明着问:“那什么,听说您……消失了一天?”

    他直言问出来,周围那些鬼祟的视线,立即变得光明正大起来。

    不仅是向永明,他们也很想知道,墨上筠到底知不知道那事儿。

    “怎么,”墨上筠将餐盘往桌上一放,视线悠然扫了一圈,眉头一挑,“都很好奇?”

    “……”

    众人不敢吭声,但那紧盯着她不放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好奇。

    墨上筠顿了顿,在众目睽睽之下,手一伸,握拳,五指向下,紧随着手掌张开,一枚黑色的哨子顿时掉落,由黑绳牵引着,在空中摇晃。

    当下,没等墨上筠有任何表示,在场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站了起来。

    动作整齐一致,带着无言的默契!

    墨上筠玩味勾唇,只觉得他们越来越有意思了。

    于是,不紧不慢将哨子一收,她一字一顿道:“紧急集合!”

    哗啦啦。

    百来号人,登时往食堂大门外涌,速度很快,但却有条不紊,不慌不乱。

    墨上筠全然看在眼底。

    跟一个月前比,确实越来越像个军人了。

    眼见着他们全部离开,墨上筠却一点都不着急,扫了眼餐桌,就往向永明给她选的位置上坐下来,同时,不紧不慢地把筷子拿起来。

    开吃。

    然,刚吃了两口——

    “报告!”

    食堂大门响起嘹亮的喊声。

    喊话的,是张政。

    显然,都已经集合了,就等她出去。

    墨上筠懒懒回应道:“等着。”

    “……”张政一口血憋在嗓子眼,生生咽了下去,大声喊道,“是!”

    吼完,他刚要走,就忽然听到一道冷清的声音:“你进来。”

    迟疑了下,张政再次喊道:“是!”

    说完,就大步朝里面走来,一直来到墨上筠身边,他才停下。

    “你们班有个班长,叫李兵吧?”墨上筠夹了一筷子豆芽菜。

    张政虽然迷糊,但还是很干净利落地应道:“是。”

    “回来了?”墨上筠抬眼看他。

    “报告,中午刚回来!”

    “有好消息吗?”

    听得她这么问,张政愣了愣,紧随着,想到李兵说过,他往返的机票是墨上筠解决的,以“连里”的名义,当然不知是不是连里出的资金。

    “报告,有的!”想到这儿,张政毫不隐瞒道,“昨天订了婚,婚期定在下半年。”

    “哦,”墨上筠点了下头,淡淡道,“出去吧。”

    张政抬脚想走,可刚踏出一步,就停下了。

    他想了想,压低声音,“李军很感激你。”

    “都是老兵了,连里帮点忙,有什么好感激的?”墨上筠回的云淡风轻,全然没有邀功的意思。

    张政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

    他嘴笨,明知墨上筠帮了不少忙,但她这样一说,他就不好意思再说了。

    最后,他垂头丧气地离开。

    墨上筠继续吃饭,直至将餐盘解决干净,才放下筷子。

    随后,起身。

    朝食堂大门走去。

    ------题外话------

    今天没二更了。

    明天起恢复正常更新,上午十点,下午二点。

    *

    瓶子基友浮光锦的新豪门主母还在继续pk中,这里再推荐一下。

    阿锦很暖很萌的作者,也写的特别好。

    拜托支持一下!

    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