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6、答应当集训教官了?【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意识到什么,林翻身坐起。喜欢网就上l。

    然而,墨上筠已经以极其潇洒的姿态,从四楼的窗户翻了出去。

    四楼!

    这女人想死吗?!

    林脑子轰地炸开了。

    她连外套都没穿,手掌撑在床铺上,一跃而下。

    大步跑到窗户前,她紧张朝外面探身,却,没有见到担心的场景。

    天色一片漆黑,但楼下修建了一条路,路旁亮着路灯,足以照亮周围的场景。

    放看眼去,下面空荡荡的,有灌木、道路、路灯、空地,却不见墨上筠的身影。

    林拧了拧眉,心觉不对劲,视线顺着前面看去,赫然发现,墨上筠此刻正顺着一侧的水管滑下,水管相距这里两米左右,跳过去不是没有可能。

    但,墨上筠速度太快,现在已经滑下了大半,林回过神来时,发现她正停在二楼的位置。

    抬眼,朝这边看了一眼。

    只看得清她的身影轮廓,却看不清她的容貌,可林极其清晰地意识到——

    墨上筠看的是她,并且,眼神夹杂着十足的挑衅。

    林气得气血上涌。

    妈的!

    把她给能耐的!

    心里刚骂完,就听到稳稳地一声响,墨上筠已经跳到地上。

    站起身,墨上筠侧过身,仰头朝林看来,做了个挥手的手势后,就大步流星地走向了训练场。

    *

    在外面晃荡了几天,虽然训练量还行,但不到墨上筠平时的规定。

    所以,她适当增加了今早的晨练。

    并且,为了避免被林找到、继续跟踪,她换了另一条路线,清净地完成了早上的训练。

    然而,林让人把她放出来后,在基地、平时的训练路线找了一圈,都没有见到墨上筠之后,心中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了。

    但,人都消失了,他们担心也没用,按照原计划,在上午九点的时候,去三连跟人碰面。

    九点整。

    三连,操场附近,一棵百年老树上。

    树枝浓密,树叶未凋落,郁郁葱葱。

    墨上筠斜躺在一根树枝上,手里拿着用饭盒装着的馒头、包子、鸡蛋,一边打开饭盒打算吃点早餐,一边抬起眼睑,观望着远处的比赛。

    据说,这场“比赛”持续了三天。

    从初一开始,到今天。

    比赛的方式多种多样,比如拔河、格斗、游戏、枪法、篮球等等,选定了七个项目,每个项目都派了一定的人数来参与。

    前面已经结束了六个项目,三胜三败,所以二连才会对今天的比赛尤为在意、紧张。

    今天比试的,是近身搏斗。

    在一定的范围内,两队在里面进行搏斗,认输或者离开指定范围的失败,以最后站在圈内的人是哪个连队的为胜。

    “二连,加油!二连,加油!”

    “三连,必胜!三连,必胜!”

    ……

    比赛刚开始,嘹亮的吼叫声,隔着一定的距离,落到了墨上筠耳里。

    咬了口馒头,墨上筠下意识抬起手,摸了摸左耳。

    有点吵。

    不过,还在接受范围内。

    墨上筠优哉游哉地看了会儿戏。

    两个连队派出的都是擅长近身搏斗的精英,按理来说,实力不相上下,而三连显然是做了一定工作的,分批轮流进攻,最初就保留了一定的实力,对二连最力厉害的两个人进行围攻。

    二连这边,综合实力还行,但明显在计谋上差了点儿,只有防守的份。

    看了会儿,墨上筠就差不多摸到结果了。

    她吃完两个馒头,一个鸡蛋,然后从兜里把手机掏出来。

    看了眼电量,红了,还剩百分之十。

    够她打一通电话了。

    稍作犹豫,她拨通了牧齐轩的电话。

    “学长,新年好。”电话一接通,墨上筠就懒懒地打招呼。

    那边一顿,紧随着传来略带笑意的声音,“小滑头,直接说事吧,客套话就免了。”

    “就问声好。”墨上筠语气正经了几分。

    牧齐轩不由得笑了,“你那边那么大动静,还有空跟我问声好?”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义正言辞,“我这人呢,比较尊重师长。”

    “行行行,”牧齐轩笑的有些无奈,“新年好。吃饭了吗?”

    “刚吃。”

    “那有点晚。”牧齐轩似模似样地接过话。

    “嗯。”墨上筠应得极其正经。

    牧齐轩笑道:“客套完了,到正事了没有?”

    墨上筠将饭盒盖上。

    朝远处的操场看了两眼,倒也没继续耽搁时间,将话题拐到了正事上。

    她跟牧齐轩说了下二连和三连的矛盾根源。

    起源于她离开那天,二连按照她的计划训练时,三连有人路过,半真半假地调侃他们。

    原话是:“靠着个女连长,软饭吃的很舒坦嘛。”

    理所当然的,二连忍不了这种羞辱,直接跟三连杠上了。

    三连那几人坚持“二连是因为墨上筠来了,才改变了以前的垫底状态,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而二连感觉受到了羞辱,觉得就算是墨上筠的到来改变了他们,也不能单独拎出墨上筠是女的这一条来,这有歧视性别的嫌疑,是不公平的。

    于是,吵了起来,吵着吵着,还打了起来。

    最后,两个连队的连长和指导员都赶到,过来调解,做思想工作,但还是没有人愿意认错,各有各的坚持,俩连长就想了个“比赛”的方法,以此来让他们发泄一下。

    谁输了,谁就作罢。

    详细的场面,没有人跟墨上筠描绘,但她能够想到,那些正处于激动状态的三连战士,会如何形容她和二连。

    ——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一下连队就能掌控住二连,二连是有多无能。

    ——连一个女军官都比不过,二连的脸能往哪儿搁。

    ——这么多大男人,还需要靠一个小姑娘撑腰,他们有多“能耐”!

    这还只是概括。

    她可以肯定的是,场面会更加严峻、激烈,没准在对峙的过程中,还有一些侮辱性的词汇,或者说有某些人身攻击的言论。

    因为跟她说这事的两个哨兵,吞吞吐吐的,刻意隐瞒,很不愿意让她知道。

    墨上筠不是第一天当兵,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所以,具体是怎样的情况,她心里也有点底。

    而,二连会向她隐瞒这事,且费尽心思,硬撑着不开口,不仅是因为她知道后会发飙、惩罚他们,还因为——不想让她知道,有人因为她而更加看不起二连,那些人只因为她的性别,就对她有了固有的排斥。

    从某个角度来说,是为了保护她、为她好。

    尽管,她并不需要。

    牧齐轩听完后,沉默良久。

    最后,他有些感慨道:“你这个二连,确实没白带。”

    牧齐轩在军营呆的时间,比墨上筠要多几年,在常规部队见过的事,也要比她多一些。

    他们那里有女队,人称海上霸王花,能力、性格、手段,无论比什么,都不一定会比男兵要差。

    但是,男女之间,存在着一定的体能差距,很多人也存留着固有的印象,或者说不是存心的,但下意识会对女兵产生偏见……

    眼下大环境如此。

    或者说,暂时没法改变这种现状,而观念正在慢慢改变,可想要彻底接受也为难,于是女兵还是陷入两难境地。

    不过——

    墨上筠接手二连才一个月的时间,就能让二连如此偏心、维护她,足以证明墨上筠训练的确实不错。

    “还行。”

    墨上筠偏着头,看向操场的方向,颇为闲散道。

    “这件事,你想怎么解决?”牧齐轩问。

    “这个……”墨上筠眉头一挑,并没有直说的意思。

    牧齐轩一顿,了然地笑了笑,“看来你不是来求助的。”

    对此,也不意外。

    墨上筠不是会被情绪影响的人。

    “嗯。”墨上筠应声。

    “那你想问什么?”

    “我们俩输定了,”墨上筠淡淡说着,话锋一转,便请教道,“全连气氛低迷,怎么搞?”

    “输定了……”牧齐轩一时哭笑不得,“听动静,结果还没出来吧,你就对你的连队一点信心都没有?”

    墨上筠摇头,“这个,真没有。”

    二连能赢,绝对没可能。

    没组织没规划没计策,就跟一帮阴险的不像话的人斗……只有输的份。

    想了想,牧齐轩提议道:“你就装不知道,由着他们。”

    “就这样?”

    难得虚心请教的墨上筠,有点儿小惊讶。

    “不然呢?”牧齐轩反问一句,继而慢条斯理道,“你不是跟他们比试了么,没少欺负他们吧?你就表现得懊恼一点儿,让他们觉得自己赢了一次,能咋了?如果你不知道,他们好歹心里也能舒坦点儿,没准还会花心思继续瞒你呢,能转移注意力。”

    墨上筠沉默下来,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半响才道,“这牺牲有点大,我再考虑考虑。”

    “……”

    牧齐轩无语凝噎。

    这丫头!

    就认一次输、装一次傻而已,还成牺牲了?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

    本来也没打断揭穿,但让她“装傻”,还是有点困难的。

    牧齐轩的提议,对她来说,没有可采纳的可能性。

    当然,话不能明着说。

    墨上筠适时转移话题,把后面的计划大概跟牧齐轩说了一下。

    也没有征求牧齐轩意见的意思,纯粹是跟牧齐轩说一说,让他了解一下情况,以免导师问起来,牧齐轩不好帮她说话。

    “……”

    听完她的计划,牧齐轩沉默了。

    他甚至有点庆幸,墨上筠没被分配到他们这儿来,不然,麻烦一点儿不小。

    “丑话说在前头。”牧齐轩慢慢道。

    “你说。”墨上筠从善如流地接过话。

    牧齐轩直言道:“导师那边,你得想点办法。”

    他倒是没问题。

    仔细一想,墨上筠的决定,完全可以理解。

    一个连队,为了自尊和颜面,把一种偏见端到明面上来……

    摊开来讲,还死不认错,确实不大好看。

    这样根深蒂固的偏见,单纯的讲道理是不管用的,倒不如响亮的一个巴掌来的实在。

    倘若是牧齐轩,没准也会考虑这种方案的可能性。

    一个连队需要凝聚力,这一次二连的失败,将会给他们造成不小的打击。而,想让他们尽快振作起来,墨上筠的法子最为有效。

    墨上筠眯起眼,“放心,哄他的理由我已经想好了。”

    微微一顿,牧齐轩笑问:“答应当集训教官了?”

    “聪明。”

    墨上筠唇角勾笑。

    视线透过交杂的树叶,将操场上的“交战”扫了两眼,估摸着结果也快出来了,墨上筠没打算在原地久留。

    两条腿晃下来,墨上筠往下一跃,直接跳下了树。

    操场上所有人的注意都在圈内仅剩的三个人身上。

    于是,谁也没有发现,相距操场不远的地方,有一抹身影,正悄无声息的离开。

    *

    墨上筠离开不到两分钟。

    最后一个坚守在圈内的黎凉,被三连的两个人给推出了圈内。

    圈外,那一声声撕心裂肺地喊着“加油”的二连战士们,一瞬间红了眼圈。

    刚刚还明显可见的士气、激情,转瞬间,化为虚无、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个接一个的,沉默下来。

    取而代之的——

    三连彻底地沸腾起来。

    ------题外话------

    虎摸一下我二连。

    *

    在这里,推荐瓶子好基友浮光锦的新!

    《豪门主母》!

    《豪门主母》!

    《豪门主母》!

    阿锦新《豪门主母》今天开始pk了,在此,帮忙打滚求支持求收藏!么么哒!

    一句话简介:

    她和他,都是冷漠至极的人,有些事,只做,不说。比如:爱。

    据说:

    本又名《影后成名史》,《男主强取豪夺》,《男配统统想上位》!

    另外:

    一对一,双处,结局he,清冷倔强百折不挠型女主,权势滔天冷漠腹黑型男主,豪门婚恋,娱圈元素。(*^__^*)……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