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5、做人做事,不要一根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虽然身为连长,但朗衍是连长中的一股清流,纵然比墨上筠高一阶,奈何自己实在是心虚到不行,虽然打心底觉得墨上筠太苛刻、严厉了,可却半句都不敢说。—

    “这个,我马上就去。”朗衍走过去,把她那张训练表拿过来,心思一转,却委婉道,“不过,既然你都知道了,黎凉那事……”

    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放心,他比你能跑。”

    朗衍:“……”

    备受打击的朗衍,感觉很是受挫,不敢再说别的,灰溜溜往训练场跑了。

    墨上筠目送他落荒而逃。

    直至他背影消失无踪,墨上筠往办公椅上一坐,无聊地等了几分钟。

    “叩。叩。叩。”

    “报告!”

    门口响起敲门声和坚定的喊声。

    墨上筠懒懒地抬起头。

    门开着,黎凉站在门外,气喘吁吁的,却挺直腰杆、立正站好,尽量不明显喘气,大冷天的,汗水顺着额头、脸颊、下巴、脖颈滑落,将衣领浸染的湿透。

    跑到第七次了,他的速度减慢不少,体力耗费的差不多,但还是强撑着。

    “进来。”墨上筠把玩着一支签字笔,漫不经心道。

    黎凉犹豫了下,径直走进门,一路来到墨上筠办公桌对面,才稳稳地站直。

    “报告!”黎凉挺胸抬头,铿锵有力地汇报,“这几天二连一切顺利!”

    “没了?”墨上筠视线从他身上扫过。

    “报告,没了!”黎凉声音洪亮,底气十足。

    墨上筠勾唇一笑。

    好嘛,先前还能说几句来应付她一下,总结到现在,就剩一句话了。

    “态度不端正,”墨上筠将签字笔一放,朝他挑了下眉,“操场,十圈。”

    “……”黎凉犹豫了下,狠狠咬牙,“是!”

    认命吧。

    当加练就是了。

    反正……跟她杠上了!

    黎凉转过身,想往外面走。

    “等等。”墨上筠叫住他。

    黎凉迟疑地顿住脚步。

    墨上筠挑眉,“往前两步。”

    稍作犹豫,黎凉又朝办公桌走了两步,只是时刻警备地盯着墨上筠。

    搞的跟墨上筠随时能把电脑砸他脑袋上似的。

    “给你上一课,”墨上筠优哉游哉地往椅背上靠着,翘起二郎腿,语调依旧随意,“做人做事,不要一根轴,得懂得变通。你看,反正你是要拖时间,跑圈可以拖,说话也能拖,如果你在总结上花点时间,让自己喘口气,比咬着牙跑步要舒坦吧?”

    “……”

    黎凉听着她苦口婆心的“开导”,一时间,竟是无可反驳。

    好像……说的挺有道理的。

    他的最终目的就是拖延时间,不管是跑圈还是作总结,都是可以拿来拖延时间的,一味地在总结上应付墨上筠,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跑步,累的也是自己。如果重心稍稍偏移一下……

    黎凉内心蠢蠢欲动。

    斟酌半响,他眸光微动,非常正经地喊道:“报告!”

    “说。”

    “我想重新作总结!”

    墨上筠狭长眼睛一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啧,还挺上道的。

    “晚了,”墨上筠轻笑着,特诚恳地道,“跑完再来。”

    “……是!”

    黎凉深吸一口气,把那股想掀桌的怒气生生压了下来。

    谁都知道她就是这么欠扁的性子!

    他——忍!

    黎凉右转,面向门,小跑着出去。

    墨上筠看了眼时间,不到八点,于是继续在办公室里等着,开着电脑敲计划。

    但——

    很快,墨上筠意识到,自己有点自作自受。

    晚上九点,黎凉跑完十圈,再次回到办公室。

    他充分理解的墨上筠的话,并且学会了举一反三,规规矩矩地跟墨上筠“作总结”。

    从墨上筠离开那刻起开始说,重点讲述他们排每个兵的经历——真的落实到“每个人”,吃喝拉撒睡全部说上一遍,连说句废话都不肯放过。

    刚开始听,墨上筠还觉得他脑子挺灵活的,可足足听了半个小时,才听到他说到第一天下午后,就觉得有些烦了。

    这嘚吧嘚吧的,估计明个儿早上都说不完。

    门外,还聚集了不少人,兴致勃勃地围观看戏。

    “要我说啊,我们小梨子就是聪明,就是机灵,这一说完,他估计整晚都不用跑步了。”

    “你说副连也真是的,好歹黎排长一口水喝嘛!我听着都觉得口干。”

    “看看看,她眉头都皱起来了,不耐烦了吧,咱们要不要打个赌,我觉得她顶多能坚持半个小时。”

    ……

    “你们小声点,她看过来了看过来了,快快快——跑!”

    话音一落,外面围观的战士们,立即化作鸟散。

    墨上筠凉飕飕地收回视线。

    “你。”

    懒懒出声,将还在一本正经“作总结”的黎凉打断。

    黎凉识趣地闭上嘴。

    不耐烦地看着他,墨上筠拧眉道:“三秒,从我面前消失。”

    “……”愣怔了下,黎凉旋即反应过来,麻利儿应声,“是!”

    大声喊完,生怕墨上筠会临时反悔,黎凉几乎是跑出去的。

    出门后,还特体贴地将门给关上。

    墨上筠看着他的动作,无聊地揉了揉耳朵。

    听了这么多废话,确实辛苦它了。

    从昨晚到现在,经历的事也有些多,墨上筠没有再继续“工作”,将电脑一关,便起身往外走。

    然而,她刚拉开门——

    林守在门口。

    走廊光线昏暗,林就站在门边,背后靠着墙,一声不吭的,强行把自己当隐形人。

    “有事?”

    墨上筠将灯关了,走出门,顺手把门也关上。

    林用眼角余光斜了她一眼,喊道:“报告,没有!”

    “……”

    墨上筠默然地收回视线。

    抬腿往前走,越过林。

    然,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侧身去看,林已然跟在身后。

    墨上筠嘴角微抽。

    看样子,是要明目张胆跟踪她的一切行动了。

    完全没有半点技术含量。

    于是,本想直接回宿舍睡觉的墨上筠,趁着时间还早,特地走出宿办楼,不紧不慢地在基地转悠了一圈。

    最初林还以为她有别的什么行动,可紧接着,发现她只是漫无目的地散步后,林也意识到墨上筠是存了心耍她、逗她玩,简直气得不行。

    跟着墨上筠在外走了一个小时,林一声不吭的,但却憋了满肚子怒火。

    熄灯前,墨上筠回了宿舍。

    简单收拾了下,便上了床睡觉。

    亦步亦趋跟着她的林,一直亲眼见到她躺下、盖好被子后,才暗自松了口气。

    这折腾人的,总算是消停了。

    林抹了把冷汗。

    但,还是不敢有片刻放松。

    熄了灯,林特地站在门口,守了整整半个小时,听见墨上筠呼吸清浅和缓后,才勉强放下了心,悄悄地爬到上铺去睡觉。

    她不知道的是——

    她一上床,躺在下铺的墨上筠,便睁开了眼。

    夜色中,朦胧光线下,墨上筠眼底有抹无奈闪过。

    *

    深夜,二点。

    墨上筠睡梦中听到门外落锁的声音。

    掀了掀眼皮子,墨上筠感慨了下这隔音,然后清晰听到门外的声响。

    “我们这样做,她会发飙吧?”

    “管她呢,先熬完明天,大不了负荆请罪,全连被罚。”

    “你们动作速度点,稽查队快来巡逻了。”

    “妈的,这都是什么事啊。”

    “行了行了,赶紧走……”

    话音到此结束,紧随着,外面想起匆促、刻意压制的脚步声。

    渐行渐远。

    最后,再无声响。

    墨上筠视线往上移,听到上面翻来覆去的动静,俨然没有睡着的状态。

    她将被子一掀,在身上盖紧实了,安然自若的闭上眼,继续睡。

    *

    黎明时分,四点半。

    天还未亮,房间内只有窗外透射进来的路灯光线,一片寂静深沉。

    刚睡下没一会儿的林,冷不丁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睡眠太浅,她当即惊醒,险些没从床上坐起身来。

    眼睛睁开,林反应了三秒,总算意识到——

    墨上筠醒了。

    她翻身坐起,身子往下探,果不其然见到墨上筠的身影。

    换上了作训服,正坐在马扎上系鞋带,被褥已被叠的整整齐齐,随时都能出门的样子。

    虽然确定墨上筠出不了门,可这么早就要应付墨上筠,林下意识为自己捏了把冷汗。

    “去晨练?”林主动问她。

    同时,把被子一掀,伸手去拿作训服。

    “嗯。”

    淡淡应声,墨上筠站起身来。

    林紧张地盯着她,将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与此同时,穿衣服的速度慢了下来。

    没想,墨上筠并没有直接出门,而是转身去了洗手间。

    疑惑间,听到洗漱的动静,林感觉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可——心却扑通扑通跳个没停。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紧张。

    她不算了解墨上筠,就算在一间宿舍里住了一个月,时刻在训练场见到墨上筠,见过墨上筠训练人时的各种手段……她也从不觉得,自己对墨上筠有什么了解。

    正因为不了解,所以她不知道,倘若墨上筠知道二连将她们宿舍的门给锁了,故意不让她出去……

    到时候,会有怎样的手段来对付他们。

    简单的被惩罚,林倒是可以心平气和地接受,但是,墨上筠的手段一直是非常规的,林猜不到墨上筠到时候会做出什么事。

    眼下的紧张,不是来自于惩罚,而是源于对墨上筠的不了解。

    对未知一片空白时,人容易焦虑慌乱。

    林胡思乱想着。

    眼看着墨上筠洗漱完,从走廊进来,林眉头一拧,干脆咬了咬牙,衣服也不穿了,直接在床上躺了下来,被子掀开盖在身上,做好了“装死”的准备。

    只是,紧紧闭上眼时,耳朵却竖了起来,密切聆听着房间内所有动静。

    出乎意料的是——

    许久,都没听到声响。

    心下骇人,越想越不安心,林犹豫再三,便从床铺上翻了个身。

    背对着墙,面朝过道,林迟疑着睁开眼,冷不丁见到一张熟悉的、面无表情的脸,那一瞬,惊得险些连魂都飞走了。

    墨上筠就站在床铺旁,她很高,正好越过上铺,所占的方位,能让林清楚见到她的脸。

    活见鬼的感觉,大抵就是林现在这样了。

    “你……做什么?”

    强撑着没把被子甩到墨上筠脑袋上,林让自己冷静地问她。

    “林排长。”

    眉眼染笑,墨上筠吊儿郎当地喊她一声,拎着帽子的手一抬,就把帽子戴在头上。

    正了正帽子。

    帽檐遮掩了她的眉目,只能见到她的鼻尖、薄唇、下巴。

    “怎么?”林沉声问。

    “提个醒,”墨上筠抬起手指,在床边敲了敲,然后一抬头,笑的那叫一个贴心,“下次想制造密室的时候,顺带……”

    话音一顿。

    林眼睛微睁,忽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墨上筠唇畔笑意加深,“把窗户给封了。”

    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