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4、我们受了气,凭什么要忍?【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行啊,都有默契了。<->”

    明明是一句夸奖,可落到二连的耳里,却无比的阴森。

    不由自主的,背脊发寒。

    “过……过奖了。”

    站在最前排的一人,颤颤地接过话。

    连他们自己都摸不透,对墨上筠的这种害怕、恐惧是从哪儿来的。

    不知何时起,想到墨上筠站在对立面,就有种从骨子里渗透出的胆颤。

    明明,墨上筠从进连队开始,也没对他们做多过分的事,只是下马威有些狠而已。

    “饭前拉歌,”墨上筠晃了晃空的保温瓶,语速极慢,视线寸寸从他们身上扫过后,才和气地挑眉,“有这么个规矩吧?”

    “……”

    众人噤声。

    还真忘了。

    只顾着趁墨上筠不在,抓紧时间快点吃完晚餐,连身为排长的张政和林都没这个意识。

    “报告!”张政鼓起勇气喊道。

    “说。”

    “我们现在就拉歌!”张政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大过年的,改一下歌……”墨上筠顿了顿,道,“《小白杨》都会唱吧?”

    “会!”

    众人齐声吼道。

    “那唱吧。”墨上筠爽快道。

    说完,她往门边上一靠,浑身跟没骨头似的倚着,看模样,怕是要跟他们耗一会儿。

    二连的人面面相觑。

    半响,在张政和林的指挥下,成方阵队站好。

    “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预备——唱!”张政在前方带头。

    “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

    根儿深,干儿壮,守望着北疆

    微风吹得,吹得绿叶沙沙响罗喂

    太阳照得,绿叶闪银光

    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

    小白杨,小白杨

    它长我也长,同我一起守边防……”

    歌声嘹亮,却个个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唱到这儿,适当地停了下来。

    墨上筠静静地看着。

    心想给了他们这么大个机会,倘若真的不抓住,他们的智商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这时,人群中响起向永明的声音:“三、二、一——跑!”

    话音一落。

    众人立即回过神来。

    当下,什么拉歌、晚餐、墨上筠,齐刷刷被抛在脑后,所有人拔腿就跑,哪管什么形象和尊严,避开墨上筠才是最要紧的事儿。

    墨上筠默默地看着,一动不动的,更不用去抓俩漏网之鱼。

    “呵呵,他们溜得挺快的嘛。”

    炊事班班长走过来,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离开食堂的墨上筠,是从炊事班的食堂进来的,当然通过了这位好事的炊事班班长。

    “班长,麻烦了。”墨上筠朝他交待道。

    班长豪气冲天地朝她摆手,“小事一桩。”

    到时候热个菜而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算不得什么大事。

    跟他告别,墨上筠拎着保温杯走了。

    炊事班班长站在食堂门口,看着墨上筠慢条斯理离开地身影,只觉得二连那帮家伙在她手上,绝对是栽定了。

    完全是被当猴耍啊。

    *

    墨上筠走向宿办楼。

    却,碰上了迎面走来的朗衍。

    朗衍刚开完会回来,得知墨上筠回来后发生的事,正琢磨着今晚避开墨上筠、当一次隐形人,可还没来得及避开呢,就直接撞上了。

    两人隔了十来米的距离。

    朗衍顿住步伐,盯着墨上筠看了三秒。

    然后,自顾自地念叨一句“不知道指导员在哪儿”,紧接着便转过身往回走。

    一副陷入沉思、我完全没看到你的模样。

    “朗连长!”

    他刚走一步,就听到墨上筠的喊声。

    朗衍脚步一顿,但很快就装没听到,继续往前走。

    很快——

    “你确定要躲吗?”

    身后传来凉飕飕地声音,带着十足的威胁之意。

    朗衍在心里叹了口气,无奈地转过身来。

    墨上筠不急不缓,跟散步时的往这边走,路灯在她前方亮着光,身后拉的影子越来越短。

    “墨副连,你……回来了啊!”

    说到最后,朗衍特地加重了语气,甚至刻意表露出几分欣喜。

    也挺会装的。

    距离他一米远左右,墨上筠缓慢的步伐停了下来。

    “你这……”墨上筠眉眼挑笑,故意上下打量着他,“过了个年,胖了吧?”

    朗衍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才五天没见,哪来“胖”一说,存心膈应他一下,找茬呢。

    朗衍皮笑肉不笑的,没有回应她的讽刺,反倒是转移话题,“怎么样,吃饭了没有?”

    “刚吃。”墨上筠道。

    朗衍一脸惋惜,“那挺不赶巧的,我正要去吃。”

    “不急,”墨上筠眯起眼,“我有点事跟你说。”

    “咳。”朗衍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神色颇为僵硬,“你说。”

    墨上筠扫了他一眼,闲闲道:“你们跟三连那档子事,我已经知道了。”

    “……”

    自认为做好心理准备的朗衍,此时此刻,也难免露出惊讶的表情。

    知道了?

    说好的“试试能不能瞒住她”呢?!

    说好的“抓住黎凉不依不饶”呢?!

    逗二连玩呢!

    “不是,”朗衍苦恼地皱起眉,“你怎么知道的?”

    墨上筠笑了,不答反问:“这么多人知道的事,你觉得,能瞒得住吗?”

    一个秘密,就她知道,只要她不愿意说,谁也不会知道。

    一个秘密,全连都知道,只要她想,他们半点破绽都能被抓到。

    毕竟范围太大、空子太多了。

    当然,这一次知道,是他们的漏洞太大。

    让俩见到她就慌张不已的人当哨兵,真当哨兵的存在就是跟他们通风报信呢?

    “行吧。”朗衍倒也爽快,索性也不遮遮掩掩的,“既然你都知道了……你想说什么?”

    “去办公室说。”

    掀了掀眼睑,墨上筠朝鬼鬼祟祟的藏着两人的灌木丛扫了眼。

    隐藏的过于明显,也不知他们的潜伏伪装练着是干嘛用的。

    朗衍似乎也察觉到了,点头道:“好。”

    两人一路都没吭声,不紧不慢地回了宿办楼。

    至于身后的小尾巴,见“偷听无望”,也只得就此作罢。

    一进办公室,朗衍就把门给关了。

    “说吧。”

    朗衍把件夹放到办公桌上。

    墨上筠走向饮水机,拧开保温杯的盖子,接了点热水后,又走了回来。

    “这件事,我会当做不知道。”

    将保温杯放电脑旁,墨上筠慢条斯理地出声。

    “……哦?”朗衍颇为惊讶地看着她。

    墨上筠走到办公椅前,随手翻了翻近几天的训练资料,“我知不知道,本来就没有任何意义。”

    事情因她而起,但,根源却不在于她。

    朗衍沉默了。

    渐渐地,神色有些沉重。

    过了片刻,他问:“你想说什么?”

    “知道三月的军区考核吗?”

    朗衍点头,“知道。”

    年底的时候,他从上面得到军区考核的通知,近期内,上面就会采取方式从侦察营选拔一定的名额出来。

    听营长说,墨上筠早先就被定下了,成为这次军区考核的人员之一。

    “我问过了,”墨上筠抬眼看他,“时间定在假期结束。”

    下午,她就跟阎天邢打了电话。

    当然,日期是她提议的,而阎天邢在考虑过后,同意了。

    “所以?”朗衍凝眉,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啪”地一声,墨上筠将手中资料丢在了办公桌上。

    “我打算让三连一个名额都抢不到。”墨上筠的语气倏地冷了下来。

    朗衍停顿了下,将她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两遍,强行把那份惊骇的情绪压下后,让自己恢复冷静。

    “我觉得这事还需要商量一下,”朗衍冷静分析,“虽然这事确实是三连不对,但我们二连也算冲动,你若真这样做了,绝对会得罪三连,到时候保不准影响两个连队的关系。”

    “我倒是觉得,”墨上筠声音凉凉的,目光隐藏着危险,“做错了事,就得承担责任。”

    不知为何,这样沉着而危险的墨上筠,让人毛骨悚然。

    朗衍想了想,然后道:“是这样的,我觉得咱们一码归一码,这件事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只要我们明天赢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倘若二连输了呢?”墨上筠打断他。

    “……”

    朗衍一时语塞。

    倘若二连输了,那么,就是二连结结实实地吃了次亏。

    “朗连长,”墨上筠半倚在办公桌上,斜斜地看着朗衍,“我来的时间不长,但你应该知道,陈连长是怎么护短的。”

    “……”朗衍没说话。

    于是,墨上筠继续道:“你讲道理、公正客观、就事论事,比只会撸袖子干架的人来说,好太多。但是,带兵打仗靠不能全靠讲道理,我们本来就是要动刀动枪、上战场打仗的,军人,该硬的时候也得硬。这一次,是他们要跟我们结梁子,我们受了气,凭什么要忍?”

    “反正,”墨上筠眸色一冷,抬起手指在办公桌上叩响,她一字一顿,“这件事,我忍不了。”

    朗衍怔怔的看着她,竟是无法反驳。

    就如墨上筠所说,在连队遇到事的时候,他会第一时间分析对错。

    他们连做错事了,他会站在连队面前,将事情好好解决,但,他们连做对了,他也会为了避免让人难堪,息事宁人。

    久而久之,尽量减少跟其他连队的冲突。

    但是——

    他忽然觉得,自己错的有些离谱。

    是的,他们是军人,该硬的时候就得硬。

    就像墨上筠教训自己连队被人围观那次,她直截了当地去了陈连长那里,给二连把场子找了回来。

    陈科最后也没对她怎么样。

    二连当时清扫了一连的积雪,还堆了无数的雪人讽刺一连,那时候,墨上筠也是极其护短地站在二连这边的。

    那阵子,一连也没跟他们结下梁子,只是想方设法地想找场子。

    这里,始终跟外面不同。

    眼下这桩事,探究根源,确实有些严重。

    倘若明天的比试,二连真的输了……

    朗衍忽然觉得有些愤怒。

    “我觉得,”朗衍神色颇为沉重,朝墨上筠点头道,“我应该反思一下。”

    墨上筠眉头微动,惊讶于朗衍如此迅速地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她以为,得用点强硬的手段才行。

    “不管明天二连输没输,你都放手去做,”朗衍说着,眯了眯眼,语气放松下来,“结果嘛,我来担就是。”

    “行,那这事到底为止。”墨上筠扬眉,把桌上的那份训练资料拎起来,“我们来说说前几天的训练问题……”

    “……”朗衍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不是吧?

    今天下午才回来,她连歇都不歇一下,一桩接一桩的事来办,还没完没了了?!

    “朗连长,”墨上筠语气加重,手指在桌上叩了叩,恨铁不成钢地道,“心软了吧,这才几天,就让他们偷懒了?如果我走了,你是不是得把他们当孩子哄啊?要不我离开前,给连里买几箱奶粉和奶瓶,就当意思意思?”

    无形的怒气,登时铺天盖地地汹涌而来。

    这下,完全没理可说。

    朗衍立马认怂,“我的错,以后绝对不会了。”

    “以后?”墨上筠眯起眼,朝他笑。

    “你……你说,怎么解决?”

    “既然是你惯的,他们缺了多少训练,全由你来补。”墨上筠从那叠资料里抽出一张纸,敲在桌面上,“我帮你算过了,今天晚上,绝对能补完。”

    “……”

    朗衍内心惊悚万分,简直怕了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