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3、行啊,都有默契了【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十分钟后,墨上筠回到宿舍。

    里面没有人。

    跟走时一样,两个床位被褥整齐,平坦、没褶皱,书桌收拾的整齐,生活用品摆放到位。

    挑不出什么错。

    没关门,墨上筠走进去,先将窗户打开、通风,然后从衣柜里将笔电和手机找出来。

    她刚将其放到书桌上,就有人从敞开的门外走了进来。

    “回来了。”

    林有些刻意地跟她打招呼。

    墨上筠将笔电翻开,摁了下开关后,朝林看了过去。

    林正紧紧盯着她,好像她是个定时炸弹似的,神色略带犹豫和紧张。

    “眼神不错。”墨上筠挑了下眉,语气带着调侃。

    “……”

    林脸色一黑。

    原本五天不见,她还觉得墨上筠顺眼了些,不曾想,还是一见面就膈应人。

    但想了想,她并没有给墨上筠甩冷脸。

    “一切顺利吧?”林没话找话。

    压根不知道墨上筠去做什么的,但出门一趟,这样问总归不错。

    墨上筠身子后倾,眉眼微微垂着,摇头道:“事事不顺。”

    这模样,半真半假,林没那么人精,一时间竟是分辨不出来。

    本就随口一问,也没想到她会“不顺”,林顿了顿,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半响,她才挤出一个字,“哦。”

    总而言之,她并不觉得墨上筠需要安慰,而安慰墨上筠的话,打死她她也说不出来。

    跟墨上筠聊天,就是一个艰巨的过程。

    墨上筠耸肩,瞥见电脑开机,便坐的端正,从抽屉里将鼠标和鼠标垫拿出来。

    她打开一个名为二连的件夹。

    林暗自发誓,自己真不是故意去看墨上筠电脑的,只是见到她的动作,无意间扫了一眼。

    也就是那么一眼,便彻底愣住了。

    密密麻麻的档。

    林虽然看不清,但几乎可以确定,二连每个人都有独立的档。

    这女人……

    林登时觉得头皮发麻,脑子轰地一下就炸开了。

    墨上筠扫了眼档后,就缩小件夹,打算登陆邮箱。

    她输入密码时,偏过头,看了林一眼,“你确定继续看着?”

    “……”

    林面露尴尬之色,回过神来,倒也自觉地背过身。

    墨上筠输入密码,收了几份资料,打算先浏览一番。

    等了会儿,林想到有任务在身,便按捺不住了,想了想,又转过身来,走到墨上筠身边。

    “你刚回来,下午有什么计划吗?”

    林尽量用很随意的语气问,表明不是很在在意的意思。

    然而,以林平时的作风来看……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墨上筠说话,就足够反常了。

    这样的性子,当卧底,怕是很难了。

    掀起眼睑,墨上筠淡淡看她,问:“有事瞒着我?”

    “没有。”林不假思索地回答。

    “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没有!”林蹙眉,加重了语气。

    自己能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搞的跟自己出轨似的……

    “那么,”墨上筠继续给她找理由,“先讨好我?”

    “没……”林张口就先否定,可立即灵光一闪,将最后一个字咽了回去,片刻后,她颇为艰难地吐出一个字,“是。”

    一切以大局为重。

    服个软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哦?”墨上筠饶有兴致地挑眉。

    林不擅长这种对话,但眼下,又不得不继续下去。

    脑海想法迅速转动,她找了最合适话来接,“你什么时候有空?”

    “那要看你想做什么了。”墨上筠漫不经心地看着资料,随口答了一句。

    跟林说话,简直不需要费脑力。

    “找你帮忙。”林道。

    “说说。”

    “……练枪法。”林迅速找了个理由。

    微微一顿,墨上筠好笑地看她,“我能帮什么忙?”

    枪法靠的就是经验积累,最基本的技能,作为排长的林都清楚。

    墨上筠都不好意思指明她对话中的多出漏洞。

    “没你厉害,想找你指点指点。”林沉着脸道。

    “暂时没空。”墨上筠淡淡道。

    “……”

    林总算是松了口气。

    没空就好。

    顿了顿,林打算结束话题,“那算了。”

    “嗯。”

    墨上筠把那些资料一关,将笔记本合起,自己站起身。

    林刚放松的身体,瞬间就紧绷了。

    “你做什么?”林猛地抬高声音,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情,都表现得无比在意。

    懒洋洋地抬眼,墨上筠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觉得耳朵有点疼。

    “林排长。”

    墨上筠朝她招了招手。

    林一愣,心觉不对,但还是朝她靠近了些。

    墨上筠一伸手,揽住了林的肩膀,林冷不丁想到她说过的“男女通吃”,登时浑身都僵硬了。

    要不要甩开她,成了林短暂思考的问题。

    然而,紧随着墨上筠的话,却让她没空再思考这些。

    “我知道你们有什么瞒着我,当然,我本来是不会知道的,但你们……”说到这,墨上筠感慨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继而有些玩味的勾唇,“我说,你们是怎么把心虚表现的怎么明显的?”

    “……”

    一时间,林又恼又窘。

    恼的是,墨上筠早先就知道他们有事藏着,刚刚的对话是故意在给她挖坑——也就是说,逗她玩儿。

    窘的是,自己竟然被墨上筠玩得团团转,而且一点都没有察觉。

    不过——

    林紧紧皱眉,难以置信地问:“很明显吗?”

    墨上筠忽然头疼了,“是谁给你们的信心,让你们认定我被蒙在鼓里的?”

    “……”

    林忽然就接不上话了。

    也就是说,他们费尽心思想瞒着墨上筠的事,却被他们自己的行动给暴露出来了?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如果要追究源头的话,应该还是他们的连长出的纰漏。

    跟墨上筠的电话里,就让墨上筠起了疑心,一回到二连,那群热情的不像话的人,又极其、无比地展示着他们的心虚,想让人不起疑都很为难。

    最后,摊开来的林,直言问道,“那你想怎么做?”

    “我不管你们想瞒着我什么,”墨上筠松开她,然后去拿手机和充电器,她不紧不慢道,“当然,你们大可一试——试试能不能瞒住我。”

    林:“……”

    单方面的行动,眼下放到墨上筠身上,就成了墨上筠一个人跟整个连队的斗智斗勇。

    偏偏,墨上筠还表现的很淡定,似乎不觉得以一敌百是一件困难的事。

    林不由得仔细打量她。

    离开几天,她没有丝毫变化,还是那副可以掌控全场的张扬模样。

    墨上筠拎着手机和充电器,把书桌旁的凳子放回原位。

    没急着走,她抬眼看向林,“你……”

    刚说一个字,就注意到林警戒而紧张的神情,墨上筠没来由的想笑。

    “问你个人。”墨上筠语气缓和不少。

    “你说。”林没有半点放松。

    墨上筠问:“认不认识一个叫季若楠的?”

    “认识。”林点头,继而一脸莫名,“你问她做什么?”

    “熟吗?”

    “……见过,不熟。”林如实回答。

    心里却愈发觉得莫名其妙。

    按理来说,墨上筠跟季若楠更熟才对。

    她们俩,在学校都有一定名气,不仅是公认的美女校花,而两人关系也是公认的劲敌。

    只是墨上筠行为更加诡异神秘,真正接触过她的比较少,而季若楠在校内活动较多,人脉极广,以至于季若楠的风评也更好。

    据林所知,墨上筠处处“针对”季若楠,季若楠在校时,只要她参加的校内活动,墨上筠基本都会参加,而且把人压得死死的……只要有墨上筠出现的地方,季若楠都是第二。

    不过季若楠毕业后,墨上筠的校内活动就减少了,愈发低调神秘,渐渐就被人称之为“未解之谜”。

    总之,在侦察连见到墨上筠之前,林对墨上筠的印象……大概,就是那种行为做事都很不寻常之人。

    “她很厉害吗?”墨上筠继续问。

    林诡异地盯了墨上筠一眼。

    她自己把人挤成第二,又来问这种话,这是什么意思?

    让人拐弯抹角的夸她?!

    “……算吧。”林道。

    “哦。”

    墨上筠微微点头,倒也没多过问。

    倒是林,提及到这个人后,就忍不住问她:“你跟季若楠,是不是有仇?”

    “我不认识她,但听说……”墨上筠一顿,耸肩道,“我跟她有点纠葛。”

    林:“……”

    不认识?!

    不认识你处处针对人家?!

    墨上筠没有多说,见到林那哔了狗的表情,却没有再多过问。

    浮沉往事,青葱岁月……

    谁爱计较,那就计较去吧。

    她拎着手机和充电器往门外走。

    “你去哪儿?”林条件发射似的问她。

    “办公室。”

    没有隐瞒,墨上筠闲闲地回应一句,便走出了宿舍的门。

    林眉头一皱,脑海里还被墨上筠和季若楠的“瓜葛”占据,过了片刻,才想起去找二连的人开会。

    既然墨上筠都如此明直接地摊开来讲了,那,他们也就光明正大的采取行动了。

    *

    林把墨上筠的意思传给二连。

    一时间,二连惶恐不安、如坐针毡,商讨过后,一致采取了“死扛着不说”“见到墨上筠就跑”的闪避政策,然而,整个下午过去了,他们却没见到墨上筠采取任何逼迫他们的手段。

    换句话说——

    墨上筠盯上黎凉了。

    一个下午,黎凉累计起来,在操场跑了三十圈。

    一次又一次的“作总结”,一次又一次被“挑毛病”,全部不合格。

    然而,每一次不合格都是罚跑五圈,跑完了又得来办公室跟墨上筠“作总结”……如此反复,似是永无止尽。

    最初墨上筠来连队,让黎凉罚跑,二连的人全部站在黎凉这边,眼下,他们虽然有着截然不同的理由,但还是坚定不移地站在黎凉这边。

    夜幕降临时,墨上筠去食堂吃饭,路过操场,看着二连全部到齐了,一窝蜂地聚在一起给黎凉喊“加油”,送水的递毛巾的,那架势,比粉丝见到运动明星还要热切。

    墨上筠远远地看了几眼,然后拎着保温杯优哉游哉地去了食堂。

    他们挤在这里,正好,食堂清净啊。

    有了她放话,没人敢靠近她,知道她在食堂吃饭,二连集体以“临时加练”为由,在训练场陪着黎凉一起跑,自觉地推迟了晚餐时间。

    确定墨上筠离开食堂后,饿得饥肠辘辘的他们,这才朝食堂方向汹涌而去。

    然——

    他们刚来到食堂门口,一脚还没来得及踏进大门,就猛地刹住了脚。

    夜色漆黑,广阔天地一片黑暗,食堂内亮着白炽灯,白色的光线从门内投射出来。

    随之出门的,还有一抹高挑的倩影。

    墨上筠只手放在裤兜里,另一只手拎着空荡荡的保温杯,慢条斯理地走出了门。

    她往前一步,二连就集体往后退一步,坚定不移地跟她保持着绝对的安全距离。

    “来这么晚呢?”墨上筠轻挑眉头,似是未察觉他们的防备。

    “加练,加练……”

    “我们比较自觉。”

    “饭晚点儿吃没关系,训练绝对不能落后。”

    ……

    一堆人七嘴八舌的解释。

    百来号人,一人一句,实在是吵得很。

    墨上筠从兜里掏出个哨子。

    还没来得及吹,顿时集体噤声。

    墨上筠勾唇笑了,难得夸赞他们一句,“行啊,都有默契了。”

    ------题外话------

    你们,想要三更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