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02、绝对够面儿!给您长脸!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第12章

    12、

    来的都是一队留下来的人。看到网

    无法确定墨上筠的身份,于是特地赶过来确认,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阎天邢上了直升机后,并没有把这事跟墨上筠说。

    直升机空间很大,墨上筠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此刻正百无聊赖地盯着大门,见他上来,掀了掀眼睑,不知在想些什么。

    阎天邢走过去,就在她身边坐下来。

    过了会儿,发现墨上筠一动不动,机舱门已经关了,但她的视线还停留在那儿。

    “入定了?”阎天邢朝她递过去一块巧克力。

    墨上筠这才看了他一眼。

    将巧克力接过来,掰断,撕开包装,淡淡道:“思考。”

    吃了小块巧克力,墨上筠又将其丢回去。

    “思考什么?”阎天邢顺口问了一句。

    顿了顿,墨上筠简短道:“训练。”

    阎天邢:“……”

    还没回去,就开始进状态了。

    自己连队的训练,墨上筠也不跟阎天邢透露过多。

    再者,特种部队的训练和普通连队的训练是不一样的,他们很多的常规训练,放到普通连队里,那简直是惊世骇俗。

    墨上筠找飞行员要了纸和笔。

    一路,都在写写画画。

    阎天邢跟她离得近,无意间瞥了一眼,看到她写下“初一——初七”,然后划掉“七”,写了个“三”。

    确实够狠的。

    于是,阎天邢开始思考牧程所说的“让墨上筠当教官”的可能性。

    *

    直升机飞了一个半小时。

    顺利抵达。

    只是顺路送墨上筠一程,阎天邢自然不是在这里下来的,两人就此分道扬镳。

    “再见。”

    朝阎天邢说了一声,墨上筠将纸一收,站起身来,再把笔给还了回去。

    阎天邢懒懒看着她。

    慢条斯理地戴上绳降的手套,墨上筠站在机舱门口,不经意间朝下面扫了一眼。

    直升机在二连操场上空盘旋,螺旋桨在上空激起阵阵巨浪,可下面的人不仅没有散开,反倒是一窝蜂的朝这边汹涌。

    这里,不若京城那般的冰天雪地,没有皑皑白雪,也没凛冽寒风,午后的太阳在高空若隐若现,天气倒是好转了不少。

    墨上筠抓住绳索,动作专业地滑了下去。

    稳稳落地。

    松开绳索,她仰头,朝飞行员做了个手势。

    对方立即收绳、飞离。

    “墨副连!”

    “副连,你回来了!”

    “连长,新年好!我们想死你了!”

    墨上筠摘完手套的功夫,旁边那帮二愣子登时围了过来。

    视线扫过,没有人敢靠的太近,但个个神情里皆是激动喜悦之色,跟以往的态度比,简直是两个极差。

    把手套放回兜里,墨上筠眉眼挑笑,挺和气地样子问他们,“都闲着呢?”

    离开五天,又不是五个月,他们这殷切诚恳的模样,做给谁看呢?

    “这……这不是想欢迎您一下嘛!”

    “对对对,您要回来,也不早说一声,不然我们事先召集整个连队来迎接!”

    “是啊,那场面,绝对够面儿!给您长脸!”

    ……

    一群人立即表明诚意,描绘着想象中宏伟壮观的画面,七嘴八舌的,只恨不能用行动来表达。

    事出反常必有妖。

    墨上筠慢慢地从兜里掏出个黑色的哨子来。

    见到她手中的哨子,聪明人都识趣的闭上了嘴,并且偷偷往后退了两步,隔开一点距离。

    “哔——”

    哨声响了一次。

    瞬间,所有嘈杂的声响都被压了下去,等短促刺耳的哨音一落,顿时所有人都识趣闭上了嘴。

    耳根总算安静下来。

    墨上筠挑眉,视线扫了一圈,最后停在听到哨声往这边赶的一抹身影上。

    “黎凉!”墨上筠抬高声音喊了一声。

    “到!”

    走近的黎凉,忽然听到熟悉的喊声,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下意识铿锵有力地应声。

    等反应过来,这边所有的视线,都齐刷刷落到他身上。

    透过人群,黎凉看到大堆担忧、暗示的视线,还有他们几日未见的——墨上筠副连长。

    黎凉只觉得压力山大,脚步都顿住了,不敢贸然向前。

    “过来。”

    懒懒出声,墨上筠微微低着头,将绑着哨子的黑绳缠在左手手掌处。

    顿了顿,黎凉才认命地喊道:“是!”

    紧随着,小跑着过来。

    周围的人给他绕开了一条小道。

    然而,每个人都在给他递眼神,挤眉弄眼的,明显在暗示着什么。

    黎凉承受着莫大的心理压力,一步步朝墨上筠走去,气氛被他们弄的很紧张,以至于连他都有种“走向无间地狱”的错觉。

    “你们……”墨上筠斜斜地扫了他们一眼,慵懒的语气里带着命令的口吻,“散了。”

    完了完了……

    绝对藏不住了。

    众人在心里哀嚎。

    感觉到极不信任目光的黎凉:“……”

    有了墨上筠的命令,他们也不敢在原地久留,于是一步三回头地走了,那架势,搞的他们真的多想念墨上筠一样。

    “我不在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墨上筠直视着黎凉,直入主题地问道。

    “报告!”黎凉立即立正站好,身形挺得笔直,一板一眼地回答,“您走的第一天,我们按照计划训练、吃饭、睡觉。您走的第二天,我们还是按照计划训练、吃饭、睡觉。您走的第三天,我们白天按照计划训练、吃饭,晚上集体组织包饺子、看春晚……”

    眉头狠狠一抽,墨上筠朝他笑了一下,紧随着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任由他将每一天的流程说完。

    黎凉被她笑的心里发毛。

    但是,为了不辜负四面八方传递来的殷切目光,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详细说明”,硬着头皮说到今天上午顺利进行的拔河比赛,还有安然无恙的午餐。

    末了,顺便特真诚地表示了下炊事班过年期间对伙食有所提高,二连集体战士都对此表示很满意。

    墨上筠从头到尾全部听完。

    一直等着她生气的黎凉,在说完之后,手心里冒着汗。

    纯粹是紧张的。

    他的回答,无异于找死。

    不曾想,墨上筠听完后,双手抱臂,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把他盯得背后冷汗涔涔后,才淡淡道:“操场,五圈。”

    “……报告!”黎凉迟疑地喊道。

    “说。”

    “理由!”

    黎凉定定的看着她。

    “身为排长,连归纳总结的能力都没有,”墨上筠声音渐渐沉下来,挑眉问,“你自己说,要不要跑?”

    “……要!”黎凉无可反驳。

    “半个小时后,来办公室找我。”

    “是!”

    黎凉肯定地应声。

    很显然,墨上筠是盯上他一个人了,与其分散注意力追问他人,不如当众吊打他一个人。

    至于结果,要么是他死扛着,要么是她中途放弃。

    眼看着墨上筠离开,黎凉默默做了“死扛”的准备。

    *

    离开操场,墨上筠走向宿办楼。

    路上有见到二连的人,大部分对她避而远之,有少部分朝她问了声“新年好”,然后就迅速闪没了影。

    十足的异样。

    她不知道的是——

    宿办楼一间小型的会议厅里,此刻聚集着每个排的部分骨干,门外是紧张守候的两个哨兵,门内正针对墨上筠召开紧急会议。

    “不是让连长时刻盯着副连,打听她回来的具体时间吗,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她没带手机,连长联系不到她。本来计划离开一周的,也不知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咱们怎么办,明天还得拖一天呢。”

    “都冷静冷静,大家好好想办法,最好是能拖住她。”

    “黎排长被她拎过去问话了,不知道黎排长能不能撑得住……如果是我,估计被她瞪一眼就如实招了。”

    “黎排长跟她杠上过,应该不会这么怂,他就是,不会撒谎而已。”

    “……”

    气氛顿时陷入了沉默中。

    停顿了足足有十秒。

    最后,还是张政拍桌,“大家别杵着了,赶紧商量吧!”

    于是,一群人就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与此同时——

    抵达宿办楼的墨上筠,刚想顺着楼梯走上去,意外在走廊拐角处听到细微的声响,眉头微动,便大步流星地朝那边走了过去。
小说推荐